Sunday, 26 April 2020

中共不可能比香港長命

兩個星期來,港共在香港攬炒,令人側目。很多人覺得,中共要食言,提早27年回歸一國一制。

我們都明白中共是文明世界的渣滓,本來就不把承諾,協議,條約當一回事,就連納粹和日本軍國主義也比牠們守信用。不過如果這時候搞貨真價實的一國一制,等於自殺。

人民幣其實是廢紙,和美元掛鉤的不是人民幣,是港幣。靠著港幣和美元的聯繫,和香港這個對外窗口,中國的經濟才活了起來,紅二代的貪腐體制也得以把國家財富往歐美搬運。

提早鎖國,把香港變為直轄市,等於叫美國把美元和港幣脫鉤~~對,要倒中國,這招就夠了。不過,以國際氣候來說,這天似乎還沒到來。

中共是看美國在忙著抗疫,趁機秋後算賬,打擊香港市民,二來是試水溫,看看美國能不能騰出手來反擊,三來是像明居正教授說的,以香港的人命威脅歐美,抗衡全世界要向牠們索賠的壓力。

別以為索賠不能要中共的命,有新冠膠會說我不賠不就行了你吹?當然沒人會期望中共賠償,但是中共在歐美各國都有資產,可以做的實在太多了。而比索賠更要命的,是世界去中國化的大趨勢。

中國向來和歐美討價還價的籌碼,就是本身人民的身家性命。拿刀抵著自己人民的胸口,大聲斥喝外國人就範。這種荒唐的流氓戲碼,只有中共,別無分號。

中華膠要說這不算?噢是,對不起,的確不算,香港不屬於中國喔,是中國侵佔的地方而已,OK?中國現在不敢公然宣布一國一制,但是無底線的干涉扭曲司法,是希望趁世界大亂之際,讓一國兩制名存實亡,卻繼續享受一國兩制的優惠。

一下子香港,一下子南海,一下子台灣,看似很威風,其實雜亂無章。維尼的已跌到金三胖的level,那種射導彈後看你睬不睬我的爛胚格局。

所以香港人要撐住了,不能絕望,除非牠們有本事把七百萬港人都殺掉,否則一個文明水平比牠們高幾級的社會是牠們永遠不能無憂慮的完全吞食的。我不敢說中共就來滅亡,也許還早,但左看右看,就看不出中共可以比香港長命啊。

Sunday, 1 March 2020

火箭粉成了最大廢票黨

火箭到處去慘嚎『民主已死』,有種無厘頭的喜劇感。火箭粉絲的最大問題,在於他們可以毫無羞恥的缺乏原則。他們沒有法治和憲政的認知,只有看到大人物就腿軟,靠民粹意淫支撐自己脊椎的小農 DNA

他們可以在安華領導時對菊花華歌功頌德,唾罵老馬,然後可以馬上轉為歌頌老馬,對安華棄如敝屣。

在老馬開始搞馬來人大團結,和巫統公開談條件時,他們慌張失措,老馬唆使阿茲敏反出希盟後,他們看到了轉移視線的攻擊目標,欣喜若狂,瘋狂撕咬叛徒。

然後老馬也走了,火箭又支持安華了,他們的回憶剎那間從 Trash Bin 回到了desktop,開始罵老馬是民主叛徒了。

可是火箭 U 轉,回去舔老馬,他們連一秒鐘的錯愕也沒有,馬上跟著轉身罵墓有釘,大喊哎唷幸虧老馬回來了,要不然希盟就慘了。

然後墓有釘做首相了,他們比孟姜女還要淒慘,癲癇症發作,說民主又死了。民主在過去十天內,又死又活很多次了,再死也不需要AED電擊了,反正遲些又會活的。

口口聲聲民主,遇此亂象,卻不敢主張還政於民,解散國會重選。說穿了,就是行動黨怕輸,怕被秋後算賬,因為每人都有爛尾。火箭粉捧在手裡的,不是國家利益和民主認知,是偶像的官位。他們沒有尊嚴,只要偶像做政府,哪怕是出賣他們,也照舊潮吹。

一眾政棍妖孽,可以把這些低端生物玩弄於股掌間。老馬收買議員就是正義,老墓收買議員就是貪腐。愚民以為自己投了一票很偉大,就是解決了所有的事,不去監督用納稅錢養的代議士,似乎互相收買的戲碼是理所當然的,現在火箭粉竟然等著老馬收買夠人,再給他們一個『看,我們又贏了』的局面。這些不是貪污,雞哥的貪污才是貪污。

這樣的生物,膽敢罵香港的勇士蟑螂?他們自己毫無尊嚴原則都能生存,生命力強盛,大馬華人才是真正的小強!

阿公宣布了是墓有釘,你們才來說我買夠人了,老馬有把阿公放在眼裏嗎?凡事都有條時間線,你不在交了考卷後說『老師等下我現在知道答案了』?

吶吶吶,不用哭哭啼啼,還有個機會給你們啦:39日在國會你們支持的政棍還可以對老墓投不信任票,那麼老墓就完了。不過被委任的首相被拉下,好像就必須解散國會重選咯!

我猜啊,老馬買不到人,會跳過去老墓那邊,反正只要不是菊花叔就行,他也怕秋後算賬。到時火箭就是千年反對黨,萬年屎忽精。以前的標語要從垃圾桶內找出來,一場老友,我先替你們找了一個,貼在下面。祝你們九號那天好運咯。

哎唷,當初跟你們說前有狼後有虎,華社有原則的要投廢票,被你們罵,現在你們搭飛機回來投的票兩年內成了廢票,火箭粉絲成了最大廢票黨,可賀可喜,歡迎加入廢票黨啊喂!

Thursday, 20 February 2020

A new world order without China

武漢病毒的蔓延再拖下去,世界秩序會重新洗牌,進而出現沒有中國的新世界秩序。別誤會哦,我這麼不是中國不見了,十四億人就算被瘟疫刷掉一半,還是很龐大的數目,人家不可能看不見。我是,中國不再是主導性的大國,或者已經分裂了。

這點,大家必須咬緊牙關通過陣痛期,然後慢慢回想,以前沒有中國,我們怎麼過的,還不是照樣做生意,過日子?當中國不再主導我們經濟,一切都仍舊可以如常,只是需要調整而已。所謂調整,不是簡單的事,而是政策,習慣,和心理的調整。

比如:也許歐洲旅遊業受到重大打擊,但是他們慢慢會發現,沒有了喧囂無禮的遊客,他們更加可以保存自己的文化傳統了。

更重要的,沒人會用經濟效益來威脅你,干涉你政。

中華膠看不到的是,在中國撤資的歐美企業開始放眼東南亞。可惜老馬不停的開口得罪人,而且希盟政府專注鬥,治國無能,要不然,此起彼落,危機就是轉機,中國的墜落會引來東南亞的另一個黃金期。我知道你不信,這些當然要經過陣痛期。

有句話懂的就懂,不懂的怎麼也不懂:中共亡了,中國倒了,海外的華人才能甩掉大中國的陰影,重新贏回尊嚴,讓人家把你當獨立的個體尊重。當然,中華膠不作如是想,也看不懂我寫的是什麼。

再拖下去,死的人越多,中國的強國地位越薄弱,如果再加上亂和經濟崩潰,它分裂的可能性會出現,世界秩序就會重整。重整後的世界秩序能擺中國在各國令人厭惡的滲透,和消滅低俗文化的傳播,使文類文明重回正軌。

美國一併取消香港的WTO優惠地位,就是要藉著香港把中國扯下去,這是用短痛來解除長痛。這個大藍圖希望香港人看到,也要撐住。由於已經『回歸』,你們在邊界的自主性很弱,這是致命傷,但是你們的鬥爭方式,就是要活下去。只要你們比中共長命,你們就贏了。

瘟疫拖久了固然會重整世界秩序,可是也會導致文明世界中人中疫陪葬,這從歷史長河的大角度來看,避免不了。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中共倒台,和A new world order without China.

Wednesday, 12 February 2020

因自卑而訴諸民粹:中華膠迫害妄想症的根源

華人必須根除因子裡那種迫害妄想症,才會看到他們邏輯上的矛盾。必須自我認知是華人而不是中國人,才能跳出中華膠的迷思,做一個有自信,不需要用標籤來找回尊嚴的人。

不要一直人家歧視你。雖種族主義份子確實存在,但如果西方世界的主流價觀真的都會因膚色而歧視人的,怎麼人家就對日本人和韓國人有更多的尊敬?是真的因膚色的歧視,還是人家因你一直融不進國際社會而投以異樣眼光?

問問你自己,是否洋人在客觀的質疑你的意見時,你就跳起來人家歧視?是否從沒想過改進自己,沒想過與文明並進,而永遠不停的訴諸民粹,歇斯底里而理所當然?

那就是,其實華人潛意識的把自己當成地球低端人口,骨子裏希望人家能以『憐憫我們還不進步』為名而繼續對你妥協讓步,否則你就嘶罵人家歧視。

你硬要把幾千里外一個國家的榮辱牽扯上身,結果批評中國就批評到你。在全球面對嚴峻的疫情考驗時你在意的是全世界是否『尊重』中國,不是全世界的健康安危。你要人家如何看得起你?

以前你自憐自艾的中國弱人家看不起你,所以中國一定要強起來 。後來中國變成第二大經濟體了,連航母都有了,怎麼你的迫害妄想症和自卑感還沒消除?問題的根源在哪裡你知道嗎?

就因為你想藉著這個『中國的強大』來合理化華人的劣根性和文明世界的格格不入,繼續食用民粹鴉片來逃離現實。

中國對你是什麼?它不過是我們祖先的來處,就算我和你,同樣是大馬出生的『華人』,血統也未必是同一種族的人,不過剛好我們有著相同的文化傳統罷了。你的出生地和居住地才是你要關心的。以前鄰國森林大火霧霾籠罩大馬時,你有沒有捐口罩?

你是華人,不是中國人。你用中文,過農曆年,不需要中國的批准。中國不過剛好是在那塊我們祖宗來處的土地的一個主權國家罷了。一個才幾十年的政權對那塊土地幾千年的文化沒有話事權,也代表不了你。想通了這點,你才能做個現代的地球人。

跟隨中國的眼光看世界,不但會一直被排斥在主流外,也會一直活在仇恨和懷疑中,美國,日本,台灣,甚至整個西方世界,都是敵人;全部人都嫉妒中國,都要害中國。永遠的自憐自艾,陷於自卑生自我膨脹的泥沼中,永遠的在等待一個亢奮的情緒爆發。

Friday, 7 February 2020

李文亮的死是民怨爆發點

17年前,台灣和平醫院工作的林重威醫生,在當時由於大陸隱藏疫情而全部醫護人員都沒防護的情形下照顧病人,染上 SARS,去世時只有28 ,是台灣第一位因為抗煞殉職的醫師,同年8月本來準備和女友完婚。

曾有政府員工打電話問林醫生的父親林亨華是否願意讓林重威入祀忠烈祠,被林亨華斷然拒。他「林重威不是英雄、是被害死的」。

中國的李文亮醫師也無意做英雄,他只是適時把應該給朋友聽。他是專制和言論控制的受害者。

現在微博因李文亮的死而生的大爆炸,是前所未有的。大家瘋得不理言論管制,發表自殺式留言,在微博上紛紛用『言論自由』等字眼,蔓延著一種『要封就封沒大不了』的亡國末世情緒,讓人看到了當民憤過於龐大,專制政權是沒有那個人手去管理壓制的。

李文亮不是英雄;就像胡耀邦也不是民主鬥士,六四的爆發,是人民藉著胡耀邦的死來發動對當局的反抗而已;周恩來本來就是毛的忠僕,但1976年清明節的四五天安門事件,就是群眾藉著悼念周恩來而發洩對四人幫和毛的不滿。胡耀邦和周恩來,只是火引,李文亮也是。

群眾的憤怒被壓抑久了,就需要一個火引,一個爆發點。大家也別太高興,中國太大,貪腐專制積習已深,一個火引不會發生什麼大事的。但是再多幾個,就難了。

以下截圖下載自批批圖







Wednesday, 5 February 2020

庚子伊始,天下大吉

中國全國廿七座城市封城,軍隊緊密調派,武漢已經是軍管,各大城市相信會陸續跟隨。習近平神隱六天,2月 3日新聞報告習講話,一讀到底,沒插入畫面。極不尋常。

我在一星期前可能戰,當然是半開玩笑,但也代表我的祈望,希望能藉此摧毀共黨,也希望藉著相當程度的人口淘汰能使世界的資源少人爭奪,資源和環境染程度降低,和最重要的:人類文明秩序不受低文明和低俗文化的侵擾。

剛剛聽到明居正教授在訪談節目中就把這種各地劃地自限拒外人的情形進一步的分析,詮釋為地方主義的萌芽,覺得很有道理,也明白為何要軍管:

中國現在最大的問題是資源嚴重不足(當然沒人明白為什麼一個5G領先全球而且有航母的軍事強國居然無法提供受災民眾和醫療人員物資),中央調配不到,加上各省市相繼拒外人,各地爭奪資源,或捍衛自己資源的結果,就會生地方主義。

地方主義的擴大,加上地方資源不靠中央,最後的結果就是地方不聽中央。發展到極限,中央的權限實際被削弱。

我想,就算有地方主義,如果中央實施軍管,那麼分裂不會那麼快到來。但是如果軍管軍人因受災或各種原因不滿中央,而依附地方,那麼才有戲。

騰訊連續兩次發佈了龐大的死亡數據後又刪除,換上政府首肯的數據。是不是不滿中央的聲音在嘗試浮出水面?

無論怎樣,一切才剛開始。我們都會被波及,只是程度不一。請把保護自己居住的環境和國家列為優先,少發民粹大夢,停止捐獻口罩,並給壓力政府封境把關,囤積和保衛資源,你的社區和家人才是你要關注的。大爆發的時候,你對祖國的愛心是救不了你的。

Monday, 3 February 2020

集裝箱啊?火神山醫院還是監獄?

一波接一波,九被香港人勇敢的抗搞至焦頭爛額,到台人民明宣示主,到美中貿易被川普逼著束多年在 WTO 的欺和技術盜取,習維尼成末代君王的象越加明

 玻璃心中華鱉連連 butthurt算找到一『六天建好院』自嗨,果被是集監獄後,敗壞掰成『隔室不是這樣?隔不封不如住去你家』 呃,呃,可是喔,中早前明明院啊,怎們現在被我一下,就成『隔室』了呢?哎唷唷,懂什麼是『醫院』嗎?哈哈哈。

人家另有打算呢?我等病人入住的治視頻啊,看不起中?喔了,躲避最重要的話題喔:武漢紅十字收藏了上的捐品,領導私囊,醫護員資乏,要出人命了。

這時候建扣留所,就是小山的翻版,不是要治,是要封口和封消息啊!武焚化24了,中華鱉又要是大局,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