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3 May 2017

靠攏馬哈迪:對民主的徹底背叛

我明年五十了,打從投票開始就沒有投過國陣。我一直強調原則性鬥爭,是希望在野黨明白,如果你沒本事完全撤換現有的腐敗體制,那人民最需要的,不是你“做政府”,而是你“制衡腐敗的政府”。你就算失去做政府的機會,也必須堅持大原則,做個稱職的反對黨,做人民的喉舌,那大家會感謝你。

如果大前提只是“做政府”,入閣做官,那不如加入國陣算啦! 你們現在聯合的土團黨,就是失勢的巫統,想借希聯打回去巫統而已。

反對和老馬結盟的不只是黨外人士。火箭柔佛州前任主席巫程豪在他星洲日報428日的文章中提醒大家, 在老馬執政期間,1997年國家銀行炒外匯虧損國庫300億;柏瓦惹鋼鐵廠累積虧損100億;土著銀行醜聞累積虧損100,都是無頭公案。這些還不包括動用國油資金拯救包括老馬大兒子船務公司的朋黨公司。

由於涉及公眾利益,林吉祥他“也原諒了馬哈迪”是極度不要臉的。因為這出賣了節操的火箭強人,根本沒資格代表全體納人和選民原諒馬哈迪。

80後出生的青年也許不知道,這國家到今天還活在老馬遺留的禍害中。除了是朋黨經濟的始作俑者,老馬也在1988年開除大法官而動搖了大馬的司法獨立,並強逼平面媒體每年更新執照而得以控制新聞容。他的M計劃引進數以百萬的菲律賓回教徒以贏得當年的沙巴選舉,而導致使今天的沙巴沿岸民賊不分,海盜猖獗而難以控制。

而身為華人,我也不會原諒馬哈迪在1999年對大選承諾不認帳後,罵華社為共黨,到現在還沒道歉。就算是今天,老馬還是不能壓制他對華人的仇恨,一直把各類中國投資說成是中國移民來恐嚇馬來選民。

在野黨替老馬洗底的動作越來越大,火箭文棍更不停的鼓吹老馬的重要,模糊在野黨已經背信原則的焦點,一切以“先做政府”為先決目標。面子書版的火箭報還留言,先靠馬哈迪上台,然後再清算馬哈迪,結果被眾人笑到刪了留言。

喂,如果“希盟上台後會清算馬哈迪”不是敷衍選民的謊言,請翻譯成馬來文給馬哈迪看咯。別用土團騙馬來人,火箭騙華人,那是國陣的模式啦!

505四週年,在野黨聯盟打著反貪腐的旗幟,搭上竊國大盜,想起四年前的激情,倍感滑稽。此舉名不正言不順,而且老馬大選後回歸巫統的可能性十分大,除非在野黨已經準備進入建制,同流合,否則,肯定兩頭不到岸,走成死局。

大中華烏托邦:華社的避風港

  十九世紀末,我們來馬的祖先,在挖礦賺了錢後,很少有人佈置自己在此的政治勢力。他們最想做的事,就是從中國捐個芝麻官,把官服運過來,穿上拍張照掛在三代同堂的大廳。所以,從十九世紀開始,馬來蘇丹和英國人都早看穿,華人的自尊,在大陸。


到了今天,這些人對於自身所受的恥辱視為理所當然,也不敢組織起來爭取自己憲法下的權益,更不敢鞭策自己選出來的在野黨代議士替自己伸張正義。在大馬土生土長的他們,漠視和族群相關的本國歷史,可是對於大陸那一塊的榮辱卻又執著得令人吃驚。

所以,沒有多少人去肯解讀柯嘉遜教授所寫的 513史實,更別說去發掘此段歷史的真相,但是他們可以歇斯底里的認為尖閣群島(對了,你們叫釣魚島)屬於中國。但是那關我們什麼事?

大家都恨國陣政府打壓民主,可當你以為華社很擁護民主,可有些人竟然認為六四血腥鎮壓是必須的,而且支持打壓港台民主發展,咒罵台獨。他們躲在不相關的大馬,民粹勃起,要求港台居民對中共妥協來滿足他們這些海外華僑的大一統大頭症。

他們對於日本修改教科書怒髮衝冠,但是對於大馬歷史教科書扭曲和污衊華族和印族,卻不甚在意。一邊做土生土長的二等公民悶聲不響,被人毆打也會說是我們按車笛錯在先,自我矮化來合理化暴行。不過看到葉問打十個日本人的虛構歷史鏡頭就會興奮得潮吹 。

你可知道為何電影裡陳真踢斷東亞病夫的牌匾時,大家那麼興奮?因為我們一直以來早把東亞病夫四個字扛在肩上了。

本地華社之所以可以這麼沒有尊嚴,是因為他們構造了一個代表他們自尊的精神烏托邦。受辱了,就躲進裏頭自瀆。這邊被羞辱,那邊看到人家拿奧運總冠軍了,又覺得自己站起來了 。自己這個烏托邦一天不拆除,華社的尊嚴就不會生根本土,勇敢站起來面對叫囂的種族主義份子。

大馬華社也把中華和中國混淆,不明白中共霸佔了那塊土地不一定繼承和代表幾千年的中華文化。大馬The Voice 歌唱比賽荒謬的禁“方言”歌曲參賽,竟然沒人覺得是羞辱中華文化,因為全國沒一個華文老師明白,客家話,福建話和廣東話這些有千年歷史的古漢語,才是我們的母語,所謂的普通話或者華語,不過是200年前滿州人的官話。

弔詭的是,中國大陸偏偏又是一個他們不肯移民,而只肯去做生意和嫖妓的地方。不過,他們一聽到中國航母下水,褲襠又濕了。

從改朝換代到只要納吉下台

想起 Bersih 5

上街的黃衣人都是對國家問題和他們孩子的未來感到焦慮的人。他們抓緊了這個上街的機會,沒察覺淨選盟的政治焦點越來越模糊 。國家亂得他們快窒息,他們迫切要出席一些集會,要走出來,要感到自己總算做了一點東西,得以自我安慰。

再往前一些,想起民聯。

幾天前張念群竟然在面書說民聯的競選宣言承諾會承認統考,嚇了我一跳。一個食民糧的人民代議士竟然會大言不慚的企圖用一個已經不復存在,沒有約束力的組織來忽悠選民,可見華社的軟弱好欺負和火箭的跋扈。

民聯已逝,且不現在的希聯有極端種族主義的土團黨,其實在野黨奮鬥的目標早都不約而同的打折了。淨選盟早已不務正業,不再選區劃分而鬥爭;而在野黨把當初民聯的使命“改朝換代”大減價變成今天的“揭發1MDB 26億醜聞”和“納吉下台”,至少80巴仙的 discount

納吉是一個被凸顯的目標,使大家可以假裝看不到大馬真正的問題在哪裡。要救國,要倒的不只是納吉,而是整個以朋黨為主的貪腐系統和種族主義。漠視根本問題,“納吉倒了目的就達到了”,是混水摸魚轉移視線的技倆。 這個Discount 真的很大,工作也容易多了。

為何有那麼大的 Discount?只因為今天和在野黨聯盟的,是利益談不攏分贓不勻而分裂出來的前巫統成員。因此在野黨迫切的不是改朝換代,而是要“做政府”,這就是為何在20158月,林吉祥竟然厚顏無恥的不排除和國陣組聯合政府,只做樣子的加上一個所謂的“釋放安華”的條件。

在群眾的亢奮中,沒什麼人覺得不妥。就像今天老馬也可以大言不慚的土團上台就釋放安華。但是老兄,不管是否政治迫害,安華是按照正常法律程序入獄的,你們上台後難道要劫獄?這種罔顧法律程序的謊言,還是有人buy 的!

在野議員和支持者假裝忘了什麼是改朝換代,忘了巫統,忘了老馬遺留的禍害,忘了整個以種族特權為掩護而黑箱作業的貪腐制度,忘了腐蝕國家經濟急需改革的臃腫公務員大隊。沒有人敢承諾徹底而完整,真正可以救國的改革,沒有人肯花時間弄一份拯救國家的經濟藍圖!只要納吉下台,希聯收工,土團回歸巫統,朝野一家,官賊不分,蛋糕齊分,皆大歡喜!從一個朋黨和利益集團換上去另外一個。

因此,在野黨和粉絲到處散播一種比爛的思想,使大家得以接受已經不再是反對黨的反對黨。無論你們要求什麼,都是一句回應:你沒看到 26億嗎?

是,也許我真的高估了大馬人 。當朋黨經濟的始作俑者,扼殺司法獨立的罪魁禍首,Bersih時在廣場走一圈,就替自己洗了底,就有奴才稱他為國父。此國滿地愿,真不是開玩笑。

所謂換政府,不只是換人做而已,而是要換掉腐敗,換上正義!老馬和老林兩人,是救國,還是救兒子?如果大選之前納吉下了台,在野黨是不是沒東西可反,還是早已經準備加入沒有納吉的國陣?如果人家不收你,你是否才再重組,重新去反不肯接納你們的巫統?

別再消費消費稅,給個對策來

說到反消費稅,自然是人人皆反,在野黨更是炒了又炒。但起先他們說會取消,然後旺姐說不會取消,不過零消費稅;過後老馬又說取消,就在大家不知道聽誰的時候,安華家公主,公正黨努魯說,不會取消,但會減少,減多少卻沒說。我只能說,還是努魯老實。怎麼說?

納吉逆民意而強施消費稅,是因為國庫穿了大洞。國庫穿洞,是因為從馬哈迪開始的朋黨經濟,經歷幾朝政府,三十多年來侵噬著國庫;此外,龐大而無效率的行政開銷無人整頓,以種族與宗教特權之名濫行的項目更是明目張膽的黑箱作業。這些,不是一日之寒,而是整個貪腐體制已經和我們的日常生活合為一體。

最後,當國庫快要見底的時候,石油價格大跌,納吉成了音樂椅上的最後一人。馬哈迪時期有石油錢任他揮霍,愚民還當他是發展之父。現在窮了,納吉要填洞,只有實施消費稅。

所以,你們朝野什麼政黨都好,誰承諾取消消費稅的,請給個經濟藍圖來:“如果消費稅取消,你們用什麼去填這個洞?如何施行?”如果你們到時還是用別的稅來代替的,那和國陣這邊取消內安法令,那邊實施國安法,有什麼分別?

要救國,要救經濟,就必須有徹底整頓的決心。如果不敢有釜底抽薪 的政策,不敢去動特權和黑箱作業,不想損害自己朋黨的利益,那麼至少要敢刪減行政開銷。如果連龐大臃腫的公務員體制也不敢提,那麼就是沒人肯去真正研究對策,而只是期望喊口號來騙選票!

國家現在需要的不是空洞的口號,而是經濟政策。國陣的政策都是短視的,就像現在對金錢遊戲著魔的鄉民,是不看長遠的。在野黨真要救國的,就給個詳細的對策來,告訴我們,納吉現在要填的洞,如果沒有消費稅,你們打算怎麼填回去?如果減低消費稅,落差用什麼來填?

火箭身為全國第二大政黨,寧找黨員在報紙混淆視聽,也不正經花時間努力制定政策。一句“現在沒有,遲些就會有”其實就是在混時間。那“巫統也許今天不好,明天就會變好”?一個普通火箭黨員的信口開河,代表得了林吉祥,老馬,還是希盟?你們希盟現在連共同綱領和首相人選都難,什麼時候會有政策?


要反消費,就別再消費消費。要救國,要做政府,就給個對策來!

Thursday, 20 April 2017

要選票,請給承諾!

華社對在野黨的比爛策略早已習慣。比爛的結果可以讓在野黨避免給予選民承諾,因為“國陣比我們爛啊!”

比爛哲學可以立足,源自於華社習慣自比二等公民的盲點。因此只要有人仗義執言,說點好話,就會感激不盡。但是如果在野黨打算做政府,那這就不夠了,我們還需要承諾。

馬華當家不當權,副部長是擺樣子,眾所週知,火箭一直罵馬華在統考和獨中的課題上敷衍華社,不知為何火箭不直接摃上巫統的正部長?而華社對這樣的拉扯戲碼已經厭倦!那在取笑馬華之餘,希聯是否有個競選聲明,斬釘截鐵說明希聯上台會承認獨中文憑?

同樣的,希聯和老馬的土團可否做出承諾,他們上台後,華小的撥款會比國陣給的五千萬多?如果有多,多多少?

再者,油價漲罵國陣,但陸兆福竟然和國陣一樣替民眾打油賄選,而希聯竟沒有經濟對策說如何降低油價。355 法案罵馬華“約制不了巫統”,但卻沒有承諾上台後廢除分裂社會的各類清真政策!

這等於兩男爭一女,一個男的對那女的說另一個男的不長進,但是不肯對那女的保證:如果嫁給他後,他會如何長進。他連保證都不屑給,就要那女的嫁給他。因為“嫁了先再說!”

這如同行動黨支持者一直喊的口號:“先換了政府再說!”如果未做政府你連承諾都不敢給,我們可以期望你做了政府會做?如果兩個男的一個爛賭一個爛嫖,為何那女孩一定要選一個?難道不可以不嫁?

505後,種族與宗教的洪流一直衝擊和分裂著社會:神廟的神像太高要拆掉,組屋走廊拜了多年的天公要拆,教堂十字架太大要拆,劉蝶廣場自衛逮匪的華裔店員被毆打和判罪,而擁有前所未有多議席的在野黨,包括火箭,在國州議會內安穩做官的代議士們,噤若寒蟬。

如果我們在用血汗錢養這群YB後,還要受苦受難;那麼就我們現在一定要明白什麼是公民社會,什麼是納稅人權益,和知道要如何鞭策和教訓政客。

就像我前文所說的,為了和土團黨合作,華社的利益已被擱置。505時我們看到希望,因為安華領軍的民聯,不但至少有做做樣子的橙皮書,還有三黨領袖的眾口一詞,所以那時才有海嘯。就連許多馬華的基層,都投了火箭。

而現在這個聯盟,土團對馬來人,和火箭對華人,各自說的話都不同,火箭急了,就叫你們別問那麼多,讓他們做了政府先。那我選的是希聯,還是國陣2.0?選的是火箭,還是馬華2.0

火箭政客對你說馬來海嘯來了,華社別錯失機會,我聽了好笑。別說馬來海嘯在安華入獄後不會再有,就算有,為何人家海嘯我們一定要跟?記住這金科玉律:如果對我沒有利益,我為何要投你?反正都一樣,我就投廢票讓你倒,你才會改變,重新站回選民這邊。

所以,要選票,請給承諾!不是空口白話,我們要的是一個希聯四個成員黨都簽名承認,用馬來文書寫的競選承諾!

2017420日刊登於中國報人人咖啡店

Friday, 14 April 2017

行動黨對選民的背叛

由於對政客的無能和顢頇日漸灰心失望,和對日常生活所遇種種不公感到憤怒無助,在來屆大選投廢票的法,近來在華社逐漸醞釀成風潮。而這課題的出現竟然招致火箭領袖的斥責,和火箭粉絲軍團們在網絡對持異議者抹黑,舉報,極盡衊能事。

林吉祥那句莫名其妙的“投廢票是支持貪腐”,反映出火箭領袖在505後與民眾的節。當年的反對黨鬥士和憲法捍衛者,難道不知道投廢票是選民的對權力?

所謂投廢票,是支持者給火箭一個沈痛的訊息,“我還不打算直接投國陣,我也不信馬華,火箭你現在打算怎樣?

505過後,有一些馬來人不能面對實行了五十年的種族優惠制度拖了國家經濟,制度化了貪污,降低了他們競爭力的殘酷現實,就轉向種族和宗教極端來取得心理平衡和慰籍。

在這個非常時刻,火箭只有堅守多年來的金字招牌“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大原則,從捍衛種族平等的立場出發,才能主持社會公義。此舉雖艱難,但做為食民糧的代議士,要對得起良心,火箭YB們都應該這麼做。別忘了,他們這擁有36 國席的國會第二大黨,是靠85%的華人票當選的。

但是,林吉祥是向相反的方向走,走向討好馬來人。本來討好馬來人沒什麼不對,但是由於華社現在處於叫天天不應的局面,這使到原本不平衡的種族關係和社會利益分配一下子更加傾斜。

更有甚者,在野黨泡上了馬哈迪,從決心改朝換代和取代巫統,變成和巫統的分裂派系合作。這麼做的後果就是必須保持一切現有朋黨的利益不變,那就是抹殺了任何給予華社承諾的可能性。這也使華社突然失去了政治制衡的保護,就像一艘舵盤損壞的船,被拋入驚濤駭浪。

所以,相對於 505時的橙皮書,這次大選在野黨根本連做樣子的承諾也給不出,因為我相信一切改革的可能都已經被出賣。要一貫種族主義的老馬和慕有丁答應合作,一切可能擺上檯面的條件必須收起,提也不能提。

而如果一切競選策略還是從反貪腐出發,和以前被自己猛烈攻擊為貪污腐敗始作俑者的老馬合作,對於行動黨根本是個死局。

所以,華社必須明白,火箭必須受一次沈痛的教訓!對於華社,情形已經不可能更壞,換不換政府,對華社已經沒有區別。

而且華社必須記住:民主的真諦是,對我有好處,我才投你。如果對我沒有好處,我為何要投你?難道就因為你是我的偶像?

在來屆大選,華社如有第三勢力則須投第三勢力,沒有則投獨立人士,再沒有,就投廢票,或不投票,不能再做含淚也投火箭的順民!

只有這樣,才能逼政客向我們低頭,重新為我們伸張正義。畢竟,火箭已經忘了,在308505時選他們上去做官的人,才是老闆。


(原文刊登於414日星期五中國報晚報《人人咖啡店》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