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5 October 2019

在 FB 被舉報拉下的文章

這樣的文章,有什麼問題呢?除了揭露共產黨的真面目以外。



Friday, 18 October 2019

活該他們一世被鎮壓

其實,每次說到暴動和警察殺人,我都不禁想起一起沈痛的歷史事件。

1969513日,在政治人物的煽動下,馬來人發動了對大馬華人的無差別攻擊,頓時腥風血雨,俗稱513事件。但是因為後來有華人黑社會的零星反擊,導致少數馬來人的死傷,政府就定調為『種族暴動』。事件發生後,政府宣布戒嚴。

大馬軍警多為馬來人。戒嚴時上街遇到警察,馬來人不一定有事,但華人就鐵定被射殺或者被抓 ,許多人出街後從此失蹤沒回家,有婦女上街被人挾擄強暴,甚至殺害。

香港人覺得這情節很熟悉吧?

那時沒有面子書互聯網,這一段歷史,永遠不會有公義得到伸張,將永遠被掃進地毯下。因為那是『種族暴動』,所以『雙方都有錯』。那是1969年,被失蹤的人,沒有 CCTV 替他申冤。

這件事到現在大馬華人幾乎根本不提。我現在提了,可能還會有鵪鶉留言說我『煽動』,年輕一代知道的更少。五十年了,兩代人過去,剩下的只有隱約的記憶,恐懼和不滿。這群奴才心中那股被壓制的情緒,竟然在香港人被殺時得到發洩,這在邏輯上是非常弔詭的。

照理,長期受馬來特權壓迫的他們,應該把為自己伸張權益的情緒,投射在香港人身上,因為從他們身上看到反抗不公的身影,就像我們看電影,總會把本身代入主角,即那個抗暴的英雄。

但是,中華膠們卻是選擇了支持發動鎮壓和殘殺的一方。

他們的字典裡沒有反抗,他們的情緒投射是那個『強大的中國』,不是反抗的港人。只有看到大一統不受挑戰,他們才找到他們可悲復可憐的自尊。

他們對於大馬沒有歸屬感,只有居住的習慣。對於中國有情緒上的歸屬感,但是沒有居住的習慣,而且其實還看不起中國人。所以他們只會自己打飛機般的喊著爽,但是不會回中國。

這群習慣了自我矮化的鵪鶉,不會替513死者伸張正義,但是他們有膽量和臉皮去罵香港人是暴民,去告訴香港人他們應該被鎮壓。

這些人,活該他們一世人都被鎮壓。

Saturday, 5 October 2019

林鄭禁蒙面法的背後

禁止蒙面法,是刻意的激化抗局在黑警已經幾乎是抓人打人,以後以口罩抓人標準將會把黑警放在全面鎮壓狀態。是否正式戒,已不重要。港共要利用激化了的局勢來合理化即將來臨的更血腥的鎮壓,反蒙面法可易的警察拘捕令上抓人。

最後達致一一制,企趁股市低迷收上市民企,或趁血腥鎮壓動亂導致港資和人才外撤時,併購民企,共香港人的企。到港人大都在企旗下工作,身份和碗都被控制,就不得不低

問題是,這變相戒嚴的反蒙面法,是的意思?習總是中聯辦?向認為是中聯辦直接控制林。但是蒙面法是近平於國慶了林行的。我得要激化局,是近平的意思。因

雖然香港的自由市和社一直是大生存的關鍵,但如果近平這個時候優先要辦的就是力,打壓異議,封鎖國外新人效法港人和解決錢荒危,那麼攬炒香港,併購民企,控制人民言,摧公民社,一化他的鎖國政策,倒是以中央集權將敵對派系根拔起的有效手法。

如果是中聯辦再次叫林搞事,那麼這件事江派有什?唯一我可以想到的好,是激化了的局讓習近平在外人看起很笨柒,而且鄭這樣個無能的搞屎棍束手策。一步就逼習總放解放軍進城,使他破了全部人在港的利益而使太子黨針對他,讓他在四中全下不了台。

近平口口聲聲的『鬥爭』,早告了他要蠻幹,因為敵對派系的根地都在香港。站在習近平的立場看,如果了香港等於人, so be it

如果成就一制,最後一定會放中共系統教育出來的人上去,而不是在英國體制下長大的公務員。林鄭,警隊一哥盧偉聰,還有這些今天殺人的警員,到時都會被清算,被『在港紀錄乾淨』的中國武警取代。

歷史告訴我們,中共從來不會感恩圖報,鬥爭清洗的,往往是對自己最忠心的人。黑警如果有腦的,不會像今天這麼做,而是應該站在港人這邊。當然毅進仔的文化水平很抱歉,他們想不到這麼遠。

中共黨爭權爭加上中國經濟的內外交困,才是香港人災難的起因。中華膠只懂民粹觀點看東西,身為外國人卻不知羞恥的湊前去喊幫共產黨愛國,無形中做了共黨的喉舌,湊合了中共那種『全世界華人都要聽我話』的鴨霸思維。

香港朋友,你們已經夠苦,對於那些來你們網站吵的大馬中華膠,別和他們爭論,直接拉黑就好。因為他們水平很低,你說的,他們未必懂啊!

我希望這是黎明前的黑暗,就看誰撐得下去。香港,你們一定要比中共長命啊!

Monday, 16 September 2019

我知道我不能叫你繼續勇武

因為我不是香港人,你們上前線衝刺,被毆打的時候,我沒在現場,我這叫站著話不腰疼,得把口。我的心一直很痛,很憤怒,香港發生的事,我總是揮之不去。我不得不,你們不可以現在軟了,你不繼續鬥爭,就完了。

太子站被殺的市民,無頭公案的被自殺案,新屋嶺的輪姦案和非法禁錮,十一孩童在老師的叫喊聲中被警察擄上車,闖入民居無差別打人,抓人,這一切一切,都告訴我們,香港已經不是過去的香港,這些不是香港警察,是中國公安。這些都不是偶發的,是刻意的。

中國現在在做的,就是把香港人滅族,再把大陸人移進來取代。現在的匪國國企,逐步侵噬香港大企業,只不過是先頭部隊。大量沒有法律根據的拘捕,打殺,使你們恐懼,屈服,被同化,或者外逃

三萬警察,對壘七百萬市民,是他們弱勢。香港人必須寸土必爭,對每一個被無理拘捕的,都必須一擁而上,搶回來。香港人的弱點,在於文明和守法。口腔期生物把你們稱為暴民,暴民?呵呵,那以前南韓民主化鬥爭那些年輕是什麼?特種部隊?

因為,在警察已經變成匪徒的時候,不反抗,就要看著家人被無辜毆打,擄走。因為已經沒什麼可輸了。你們必須打回去,至少,別放過那些幫警察綁架平民的黑社會。

國際社會之所以會插手,是因為他們不能好好做生意。如果你們接受現實了,讓表象恢復原狀,外國人就會認為香港沒事了。那些白皮蠢貨是不會知道還有人滿臉鮮血的被非法扣留在新屋嶺扣留營的。

所以你們要讓外國人覺得他們的生意會受影響,讓他們覺得除非川普插手,要不然香港每天有人『暴動』,這才是鬥爭。怕焦土的不只是香港人,還有掌控香港的江派。萬億的贓款並非全是現金,有許多已經轉為香港的高樓大廈,企業,掛牌公司。當香港不再是香港,遭殃的,不會只是香港人。

中國現在外強中乾,處於前所未有的弱勢,加上外交困,本來是把中共拉下來的最佳時機,但他們一定在盡全力收買美國議員。我們要讓美國知道,中國是美國養大的,美國有這義務把牠打回原形。

恐懼,可以使少數酷吏統治多數草民。以前打仗屠城的時候,一個拿著刀的兵,可以架著幾十個平民去屠宰場,沒人反抗。別忘了你們是幾百萬人的力量。

我這番話太不政治正確,但我還是冒大不違對你們說了:請繼續勇武,別放棄。因為你不知道,曙光也許就在咫尺伸手之際。

Tuesday, 20 August 2019

中華膠對於香港問題的盲點

為了多謝中華膠一路來大力支持,特此送精美面子書個人資料圖片。

中華膠最常問的就是為什麼以前英國時期不要求民主,現在要求民主?
明居正教授得好:『以前沒有民主,但是有自由和法治。』其實,民主不是沒有的,如果以前香港居民到英國去,他們是可以投票的。

更重要的是,因為司法與執法的獨立,優秀文官制度的建立,使香港這地方非常自由。也因為法治和自由,商業得以蓬勃發展。中華膠難道不知道以前香港人可以任意批評英國首相和女王?

因為在中華膠腦袋中,只要有得投票就是民主。當然,他們故意看不到香港可以選的是中共擺出來的人選而已。

日前在東方日報看到前尊孔校長莊迪君818寫的『殖民地遺民的終極目標』,說到英國這個殖民地主人企圖消滅香港,新加坡,和大馬的中華文化,把香港人當成已經被洗腦的,和大中華對抗的『殖民地遺民』。真的嚇了我一跳。

中華文化保存得最好的三個地方,就是台灣,香港和日本。英國人從來沒有打壓中華文化。英治時期這麼久,你們看的香港電視劇難道是英文?港督還要取中文名呢!曾有膠人問我『反中國做麼還用中文』,令我笑得差點岔氣。恰恰相反,中共才是毀滅中華文化的。

聽好:不是那個政權霸佔了那片我們祖宗來自的土地,就能合理化他們對於我們文化的擁有權。這些年來大馬讀中文的孩童更是受匪語荼毒:我們不過春節,我們過年,我們讀書,不是學習。你如果真的維護中華文化,那就更要支持香港人。

一個前獨中校長撰文竟然可以如同共黨文宣,令人心寒。我沒讀獨中,不敢妄下定論,不知道獨中生是否有被這類極端扭曲而毫無邏輯的中華膠思想洗腦?

還有一個盲點,就是認為香港倒了,中國可以用深圳或其他珠海城市來代替。然而這是不可能的,除非中共倒台。香港可貴之處不在於它的硬體設備,而在於它的自由,市場機制,和法治。如果實施一國一制,中共就失去了對文明世界的窗口,除非它全國一夜間文明起來。

現在的世界文明都是建立在西方文化的基礎上,文明世界的法律都是以英國律法為根基,然後再因地而異,再翻譯成其他語言。你有本事就拿出一套明朝或宋朝的律法來治好國家,把法庭弄成包青天有狗頭鍘的排場,否則就不好說人崇洋, 卻又不捨得洋科學洋裝洋房。因自卑而產生的自大,是很可憐的。

因為這種自卑,就會用民粹的膨脹來填補自尊的空虛,被人侵略失去主權而不自覺。所以,馬來人捧印度通緝犯炸雞Zakir為英雄,從宗教找尋尊嚴;而華人則覺得中國使館在本地華社和中文媒體指指點點的鴨霸行為沒什麼不妥,畢竟大家是『中國人』。

很想要吧,中華膠?這圖拿去貼了,誰敢欺負你,戰狼就來了。

(感謝香港Serah Chou 製作圖片)

Monday, 19 August 2019

美麗的香港

818170 萬人,冒雨上街,一幅美麗的畫面。
香港人創意無限,昨天還和警察打,今天突然擺明『和理非』,『除下面罩相認』。黑幫,假記者,大陸武警,一下子無用武之地。不知道港人下次出什麼招數。
 這些日子來,黑幫和大陸武警混入香港警隊,毆傷平民,黑幫公然無差別打人,至今未捕一人。大陸軍警冒充示威人士,環球時報無記者證記者製造騷亂,親中媒體公然撒謊,等等。
這些日子來,我也看清楚我周遭許多人的真面目,人模人樣的表皮底下,是卑微嗜血的民粹。
這些日子來,我們看到了許多氣急敗壞歇斯底里的膠叔膠嬸,不停來留言企圖穩定他們的心電圖。因為他們不願面對的真相,已經觸及了支撐他們尊嚴的底線。原來除了一個被灌輸強加的身分『中國人』,他們就什麼也不是。
吾爾開希:香港人的反抗運動,已經生了生命。這倒不錯。當一小池水呆久了也會有細胞出現。一切因緣生,當一個反抗運動變成了一個都市的生命,他它就會成長,會持續。
中華膠可以繼續抓字蝨,取片面新聞,來取得自我安慰。如果你的心真的充實,真的有信心的,就不用到處去留言洩憤了。穿,你不過是要站高牆那邊,以『中國人』的身份分享共黨打壓民主的強勢,以便『與有榮焉』而已。到底,也不過是西瓜偎大邊的鵪鶉,一生人都在用中共屁股當自己臉皮。
不管香港人成或敗,他們用這兩個月書寫了歷史。他們是華人的驕傲,小小的港島,對抗著全世界現存的最大,最殘暴,最無人性的獨裁政權。
不管你身在何處,如果你身邊剛好有香港人,不用怕唐突,請用廣東話對他們:『香港加油。』你會看到一個驚喜的笑容,有時眼中還有淚。

Saturday, 17 August 2019

強國勃起-何止文化侵略?

既然文章被拉黑,那麼站在捍衛大馬的華人社稷言論和集會自由的立場,我就再一次,陳辰,你身為外交官員,意圖控制他國國民的思維,你以為這裏是中國?這裏是馬來西亞。

你不懂,大馬中華膠不懂,我可以教你:
你可以對政府的立場提出抗議,但是你沒有資格教我國國民如何做,尤其你還要我們不懂民主真諦,可是天大笑話。大馬華人或許不比西方民主國家懂民主真諦,但是,對比中國懂得多啦。

最可憐的是五毛。好不容易翻牆出來啊,見到了文明的陽光,就自卑生自大,只能在陰暗角落丟石頭。可是,另一邊廂,卻要學人移民,出國留學。然後出國了,卻又丟人現眼。

我們看到了在澳洲毆打香港學生的強國學生,澳洲人很驚訝:『這裏是澳洲,你以為你是?』對,中國所謂的『強大了』就是這種態度。把全世界當成中國。

而大家一定要記住的是,如果我們用文明對抗野蠻,一定不會取勝。因為野蠻懂得利用文明法則,看恐怖份子如何席捲歐洲大陸就明白。而香港人,給我們看到了最耀眼的例子:他們拒大陸式的野蠻,可是他們不妥協,不拘泥於和理非的虛偽。

中國有資格擁有香港嗎?這對是文化層次的問題,鍾祖康就得很到位:港中的文明鴻溝太大了。『當英國人已給香港人惡補了一個半世紀的人類文明,而中國的司法獨立,新聞自由和宗教自由還趕不上清朝,中國有什麼能力統治文明水平遠在其上的香港呢?』

支那文明落後香港至少一百年啊。

現在他們警告香港電影不可參加金馬獎,全球駭然。這種掩耳盜鈴的關門自瀆,雖是笑話,但是中國一點都不認為可笑。這就是我為何預測最後全世界會圍堵中國。因為他們一點都不察覺自己是和世界文明格格不入,以為有了兩個臭錢,就可以到處跳大媽舞,在人家的國家打示威者,還有學支那駐大馬公使參贊陳辰,以為全世界華人都受中國管。

陳辰,別對大馬人指指點點,我們這裏有支持和反對香港的人,大馬華社不會是一種聲音。我知道你不懂,因為這關係到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