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5 September 2018

納吉的提控和我國現況一樣,都是鬧劇

上回控狀還沒寫好,這次眼看其實 26億這一單沒什麼可以挖了,再次匆匆忙忙,拿那雞轉帳時的交易來控,罪名是洗黑錢。還去騷擾雞哥的母親,希望給雞哥壓力讓他閉嘴。哎,證據確鑿的需要這樣咩?

為何這麼胡鬧?因為受不了那雞在面子書一直爆料,林財長招架不住,老馬覺得沒面子,大選前的謊言,一個接一個的被踢爆。國家其實沒有破,但是 GST 取消後國庫空虛,政府想辦法刮錢,汽油津貼將取消,PTPTN 從大選承諾的不用還變成老馬的『不還的很無恥』。制弄巧反拙,SST更加混亂,百物騰漲比GST時更糟。

這次雞哥的沉著,表現了他的高EQ,以前我他是紈絝子弟,真是看走眼。他出『歡迎審訊,因將揭露真相』的話,不管真假,人在危難和眾叛親離時的氣度裝不來的。怎麼希盟大聖爺林冠英就不敢歡迎審訊,讓真相揭露呢?總檢長湯米臉不紅氣不喘的說那是政治提控,怎麼安華的不是政治提控呢?

我沒阿雞哥是好人,但是好的潛水艇弊案,蒙古女郎命案,和趙明福案呢?這些才是大條的啊!

這種提控,一來要那雞滅音,二來轉移國家經濟被希盟搞得亂七八糟的視線。反正火箭粉絲是超 high 的,而且已經進入自我催眠狀態。他們相信區區26億就能使國家 ,相信錢都被轉移去買名牌包包,選擇對老馬貪千億,濫權,打壓媒體,破壞司法獨立,視若無睹。

相比於馬來社會的冷靜和客觀,華社歇斯底里的阿Q令人嘆為觀止。他們一股腦兒的把六十年來巫統所犯的全部罪孽,其中大部分是老馬的, 包括陷害安華入獄那一單,全推給雞哥。

所以我們法家給雞哥起了個新的花名,叫做『殺父仇人』。這個有史以來最開放最不推崇馬來特權的首相,是華社的『殺父仇人』!呵呵,不明白?看那火箭粉絲們咬牙切齒的留言你就明白了!

不但如此,阿Q們阿Q 得紅了眼,連安華也恨上了,叫安華退休,別出來槍首相的位置。一個外國人如果看回當初的烈火莫熄,308505,那些才不久前的民聯歷史,再看到現在他們這樣,他會以為自己精神錯亂。

華社之所以可以鵪鶉和鴕鳥到如此程度,因為他們只有歌頌老馬,神化老馬,讓昔日的奴隸主成為今日的救世主,才能埋葬自己如奴才般的過去,才能掩耳盜鈴的合理化這個他們用選票一手搞出來的爛攤子!

檳城理大的檳泛島大道論壇因『與政府政策不符』被令取消,支持希盟的網紅律師Azhar Harun 竟然不需通過國會被委任為選委會主席,林冠英的辯護律師湯米變成總檢察長,雞哥的辯護律師被鬧劇般的提控,火箭報前總編輯旺哈米迪任馬新社 CEO,等等,等等等。

這些看在我們這些年過半百的人眼裏,一點都不奇怪,在老馬的治理下,沒有媒體和司法獨立這回事的。我預測,應該還有新一輪小規模的對政敵的逮捕和對媒體的干預吧。

叨的再一遍,沒什麼壞得過老馬,他的馬來人大藍圖勢在必行,國家危在旦夕。現在朝野沒人反制老馬。唯一有能力反制老馬的人,就是身陷官司的雞哥!弔詭吧?老天有眼,老馬快點死,雞哥加油啊!

Tuesday, 18 September 2018

沐猴而冠的林冠英

林財長語錄:
509前)『大馬已經破產,大家要救國,變天後令吉就會回升。』
509後)『大家捐款希望基金救國減少國債。』
(任財長後)『我看到帳目非常吃驚!』
528日)『國債有1.3兆!(眼角含淚)』
621日)『大馬是時候打敗新加坡了!』
729日)『受 1MDB拖累,百日新政要一年才能實現』
913日,令吉連跌四個月後)『令吉表現全世界最好!』
918日)『大馬經濟基本上是強大而富有彈性的,八大因素可看出我們的優勢。』


我國財長林冠英,就像一隻穿了西裝的猴子,在馬戲班翻筋斗逗人喜樂,扮鬼臉喧嘩取寵,前後左右跳躍引人注目,逗得觀眾大笑拍掌有掌聲了就哇哇哇的臉紅興奮不已。

但是猴子究竟是猴子,就算被冠上財政部長頭銜,還是變不了人的。

Sunday, 9 September 2018

火箭是華社的飛機杯

無拉港補選火箭當然贏,能輸才怪。我們不說週末長假投票率不到一半,不說得票少了一半,畢竟贏了還是贏了。我要說的是很多有識之士的提問:『怎麼華人就不懂得制衡?』

制衡?制衡他們也不會投馬華。華社對於馬華的憎恨,源自於他們不敢面對巫統,源自於他們不敢反抗馬來人,他們必須有個稻草人給他們發洩對政府的不滿。馬華就是這個代表巫統給華社打的稻草人。火箭就是華社的縮影,打馬華當著打巫統,火箭拿光環,華社樂在其中。

然而獨立六十年後,華社鵪鶉症併發,把六十年來被種族主義和回教霸權欺壓的苦難,一股腦兒算在雞哥頭上,然後把最種族主義,欺壓他們最甚的老馬,捧上了台。

他們如此心安理得,因有火箭的招牌讓他們自瀆。在林吉祥背叛黨鬥爭原則靠攏老馬那一天起,我們的制衡一夜之間崩潰,火箭已經不再是火箭。不過華社是知道的。他們裝著看不到而已。投了火箭,罵了馬華,心就安了。

倒台的巫統無可避免的拉攏回教黨,這是華社的悲劇。弔詭的是,被拉下來的雞哥,雖然不是好人,也貪污,卻是歷來巫統首相中最洋化最開通的一個。如果希盟不是老馬領軍,而是一個有開明遠見的領袖還好,但是現在華社前有狼後有虎,左右不是人,這是共業,自找的。

因為制衡,廢票,監督代議士,捍衛自己政治利益,這些字眼,都不在大馬華社的人生字典裡。

馬華和民政應該翻身無望了。我們必須等到希盟把經濟完全搞垮,到時的時局會出現另一群的人來做真正反對黨。魏家祥做反對黨做得非常好,比火箭那些三流政客出色太多了。但是『凡事賴前朝』的風潮受愚民熱捧,馬華死而不僵,就是繼續做稻草人而已。

就因為有這些比鐵更硬的鋼票,火箭可以淡定的跟隨老馬討好馬來人。這些因素環環相扣,使得最後華社無論誰在朝誰在野,都不會有人理會。華社在還沒變天之前至少還有人爭相討好,現在拼盡吃奶之力以 95%的勢頭硬把政府換了,卻變成政治棄兒,可謂現代史奇談。

變天後很多人後悔了不敢出聲,很多文棍不聲不響轉台了開始馬後炮,但是無拉港選情告訴我們,投馬華制衡火箭對許多人來說還是不可思議的。華社唯有習慣性的握緊火箭這個飛機杯,繼續擼下去。

Sunday, 2 September 2018

國慶感言-老馬上台是大馬國難

在享受了馬來特權六十年後,馬來人在希盟上台後今天由一國首相親自主持土著大會,再次強調他們的特權,再次強調過去六十年無論華人如何奴顏卑膝,他們都還是覺得不夠,還是覺得受委屈的是他們

在大家感嘆和驚訝的時候,高官厚祿的火箭狗官們,轉過來罵華人『種族主義』,罵你『土著舉行土著大會有什麼不妥?』

你錯愕的發現,希盟上台,不只是 FB充斥著文革式的舉報和抹黑,不只是我們又回到九十年代老馬時期的媒體白色恐怖,就連你提出感想的權力都失去了。你開始想,老馬慣用於鞏固政權的大逮捕會不會重臨?

然後你看著堂堂一個廿一世紀的首相,在土著大會著『如果 300萬中國人移民過來馬來人要搬進森林』的荒謬言論。你不明白這種毫無根據,捏造數據,危言聳聽的言論,是如何出自一個首相的口?

要預測老馬未來的政策走向不難,來去就幾個大方向:

1.    不理會國庫將虧損多少錢在賠償上,一律刪除政敵所簽署的項目,換上自己朋黨和兒子的。
2.    堅持『更多更大硬體建設即是經濟發展』的過時思維,忽視公交和環境課題,交由朋黨建設國家,留下更多的大白象。國車和第三大橋只是開始(你們忘了 Bakun 水壩吧)?
3.    砍掉全民分享的援助和利益,援助專注給馬來人。
4.    干涉司法,罔顧憲政(公然以奢老會架空民選部長就是一例)。

那雞是貪沒錯,但是他下台前至少有一些東西是做對了,比如:
1. 實施GST,全民繳,而不是SST的選擇性徵GST公平而透明,不是我們繳稅而馬來人繳宗教課工,而且退手續一目了然。
2.  收通過 BRIM 惠及全民,雖然數額不大。但已被老馬腰斬。
3. 國有化大道,繼續收費來維修大道。他知道老馬簽下的合約充滿利益朋黨的漏洞,大道不可能被廢除
4. 發展 MRT,但新階段被老馬腰斬。

那雞的政策不是有遠見的,但卻是止血的。因為在馬來特權的籠罩下,任何首相都不可能實施治本不治標的方案,而只能見步行步。這國家在實施了六十年的土著特權加上油價大跌,已經流血不止。現在老馬一上來,就把膠布撕掉。

記住,SST 不是全民繳,所以對不填補廢除 GST 留下國庫收入的大洞,加上要更加照顧馬來人,華人要準備繳付更多隱藏

還有,一個時日無多的領袖對不會理智行事,所以老馬不會理會後果。他訪華時離擬好的雙贏劇本而序演出就是一例,在東鐵上不肯讓步但又要中國借錢,如同小孩鬧令大陸人瞠目結舌。

我在509前一天寫了老馬的馬來人大藍圖,這是老馬一定要完成的心願。老馬上台對是災難,一個極端種族主義野蠻固執無恥的老妖怪要把過時的一套搬來治理國家。助紂為虐的是火箭和藍眼,以42席和46席的強勢民意支撐著12席的弱勢土團,任讓老馬為所欲為。

林吉祥為了自己的兒子不坐牢,不但埋葬『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原則,也把華社賠上。網絡小丑和文棍附和政棍扭曲事實用文字弄人民,替大馬帶來災難性後果。如果真有報應,我祈求上天,希望訃告前呼後應,補選連連。

Wednesday, 8 August 2018

子彈還在飛

不是復出,退隱的感覺很好,暫時不打算重開『筆劍社』,我何苦花時間花精神教育那些喪屍?手癢時想起我這裏還有個賣書專頁,寫兩句刺激一下狗奴才。

狗奴才,包括火箭做了官的領導,和他們的基層或支持者,還有華社 。華社的奴才 DNA,性喜迎奉苟合,被人奴役鞭韃而不究,喜滋滋接迎老馬來擾亂國政。也正因為如此,奴才也看不到火箭的禍國殃民。

火箭支持者的人格扭曲,睜眼瞎話,才是可怕。大選前可以信誓旦旦希盟一定會承認統考,罵馬華,罵張一里,大選後可以其實統考不重要,火箭文棍更在網絡散播兩種教育制度破壞團結的鳥論,乍看之下還以為是巫統的文章翻譯成中文了。這些話如果是馬華的人會怎樣呢?呵呵。

這些低等生物,腦中沒有道德是非黑白,而只有共黨式的敵我之分,馬華出賣華社不行,林吉祥出賣華社沒問題。巫統六十年暴政,有三分一是老馬幹的。現在狗奴才們把一切推給那雞,如白蓮教般迎接老馬,明知道是自欺欺人,就不容許人家刺穿泡沫。否則就歇斯底里人家是馬華。哈哈,馬華早就收檔。馬華2.0 42席,剛開始啊!

行動黨罪大惡極的地方,不在無力承認統考,而在於挾 42席的強勢,任由只有 12席的老馬坐大,為所欲為,絲毫沒發揮在朝的制衡力量。為了做官,可以忘記初衷,替老馬圓謊,文棍更為之塗脂抹粉,這些人都要下地獄啊!

變天到現在,經濟秋風苦雨,健全而公平的 GST 被廢除,SST將掀起另一輪的通膨,老馬為私怨砍掉多個項目,強國如中美與之疏遠,王毅完客套話沒下文。他重新挑起和新加坡的爭端,和東南亞各國除了表面客套話,至今還沒有進一步合作。所以他只有厚著臉皮不停的去騷擾日本。我國在外交上是否已經被孤立呢?但我想可能沒人要和一個93歲行將就木的老妖怪簽署任何協定吧?

日本當然不會隨便借錢給他,他們知道他借錢是因為要做戲做到底,因為國家根本沒有破,只是希盟硬。『希望捐款』是我國有史以來最大的騙局,而95% 的捐贈者,華社,更是世界史上其中一個最下賤的民族。自己的權益沒有保障,繳了沒有回饋,還要捐錢給騙子,去討好壓榨我們的人。這一切,都在火箭的掩護下,以『正義』的招牌進行。誰不捐款,誰就是不愛國。

沒錯,這裏發生著的,是文革2.0,全國華社只有一種政治正確。你看中文報章就明白,雞哥時期你可以罵政府的程度,和現在你寫政府不好可以去到多遠,比較一下。老馬的真面目,很多年輕的火箭小狗,不知道。

這些火箭狗不能兜了,就不停捏造事實,拿法家來罵。呵呵,畢竟他們需要稻草人啊!只有打稻草人可以轉移視線,而他們最痛苦的是:法家說的,逐一實現,他們不能說法家對,又不能說法家錯,這些火箭狗的人格要如何扭曲才能寫得出東西呢?

對於那些還肯聽我說的人,有幾樣東西大家要注意:第一,老馬不停用一些突發性事件來轉移大家對於嚴重經濟事故的視線,比如,突然說雞哥將被扣留在反貪局過夜,喜歡看熱鬧的愚民,會覺得這比經濟崩潰通膨來臨和外資撤離重要。第二,現在親希盟的 content farm四處發放假消息,大家要小心。

還記得嗎?我在今年58日於『筆劍社』曾寫過:老馬回來就是要完成他的『馬來人大藍圖佈局』,然後短期幹掉納吉,中期目標瓦解藍眼,最後對於已經沒有防備能力完全麻木的火箭抄家,一舖清袋。筆劍社重要的文章我都放在我的博客『冷眼橫眉』了。

是這樣,得空再寫。

201888日刊登於《愚民大國》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