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7 February 2017

許牧師綁架案與在野黨的沈默

人家我不懂話,好,罵人前先好話,先恭喜林吉祥昨天在馬來甘榜認領了一個馬來小孩做義孫,終於得償所願。好,言歸正傳,必須再許景裕牧師被綁架的個案。
我之所以不厭其煩,是因為在野黨對這案近乎沒有聲音!除了一些混飯吃的議員 share新聞,然後pray for pastor”。真的是Pray 他們的雞
一個這麼明目張膽的綁架,閉路電視拍下的這麼多人,這麼多車,這麼專業的手法,警方一點頭緒都整理不出,幾乎沒有進展,主流媒體相對的沈默,這當然是十分有問題的。
我們難道期望執政黨出聲?呵呵。當然不。馬華春袋有多大大家都心照。然而在野黨所做的,就是在 FB share ,然後 pray
看到如果這些事情在野黨議員也不出聲責問警方,把事情伸張搞大,那什麼是人民代議士?如何維護憲法下非回教徒的權益?非回教徒就因信仰而活在恐懼中?我們繳養豬的啊大佬!是不是把票投給老馬,許牧師就會回來?
外國的媒體,尤其澳洲的媒體最仗義,甚至已經在暗示官方宗教組織參與的可能性,還罵他們政府不干涉。我們寫雜文的,都必須這樣子線來提醒了,尊貴的在野黨議員什麼時候才會出聲?出聲啊!問責啊!你媽,是不是只有回教徒的命才是命?
會有火箭養的野狗:“我們都還沒執政”。聽著,這和執政沒關係的,你腦殘就醫好了腦袋才來問問題。
前幾天在個人面書第一次寫這新聞的時候,還有賤狗來陰陽怪氣的酸。我想,物似主人形,火箭和他們的粉絲真的到了喪盡天良的地步啊!
至於那些不敢面對問題,把提出這些問題的人標籤種族主義,再兜圈提倡對話解決問題的文棍,不也同樣喪盡天良嗎?有本事你通過對話把許牧師要回來,有本事你通過對話把被從父母面前搶走的女兒遺體要回來。
明目張膽的綁架,而負責監督政府的在野黨,就明目張膽的沈默。 Pray !草泥馬的 pray!

Saturday, 25 February 2017

簡單歷史 - 阿以戰爭故事 2

接上一篇。話1948年回撚被猶太撚 hoot 了之後,轉眼過了七年。期間冷戰慢慢進入白熱化(如何又冷又熱,得經歷過冷戰時期的老人家才明白。冷戰,是黑白分明,左右對立的美好年代)美國,英國,法國傾向以色列,前蘇聯則站在阿拉伯人那裡。

當時阿拉伯社會出了一個人傑,埃及總統納塞爾,一個民族主義,打壓“穆斯林兄弟會”的開明回撚。他把在埃及西奈半島境,國際社會視為命脈,協議好公用的蘇伊士運河,佔為國有,說這是埃及的運河(嘻嘻)。結果一群打敗仗窩囊了好幾年的阿拉伯人跟著叫好,以色列跳腳,因為那等於他們被圍城。

西方列強當然也不爽,於是在195610月,英國,法國和以色列密議攻佔運河。以色列在獨眼龍達洋將軍的率領下,攻佔運河,然後英法聯軍從旁協助,和埃及幹了起來。在以色列佔據了幾個重要據點後,美俄和聯合國介入調停。英法二國因參與此事而被國際恥笑,以色列在此戰爭後土地方面又有所獲,並在他們通往阿葛巴灣的峽道被保證不受圍堵後撤軍。蘇伊士運河交由聯合國維和部隊管理。

以上為第二次阿以戰爭。過後?過後當然沒有和平,這地區哪有和平的?在1967年,埃及那塞爾總統受不了國內說他向以色列和美國低頭的壓力,驅逐在他境內的聯合國維和部隊,並且關閉了通往阿葛巴灣的通道,等於又圍堵了以色列。

以色列看到不對勁,又看到邊境埃及軍隊的移動,好像有軍事行動的跡象,就先發制人,對埃及發動空襲,一舉殲滅了幾乎全數的埃及空軍(人家還沒起飛就炸,猶太人真壞)。埃及想把約旦和敘利亞拉進來,就和他們說埃及取得了首階段的勝利,(當時沒有 FB content farm 確認),於是就成了以色列一對三的局面。

結果是以色列取得絕對性勝利,以方犧牲的人數不到一千人,阿拉伯聯軍單就戰死的,就兩萬,以色列控制了西奈半島,從敘利亞處奪得耶路撒冷舊城,並從約旦奪得葛蘭高原。該次大戰顯露了以色列的行軍效率,精密策劃和指揮,相對阿拉伯國家軍隊和將領的顢頇。

整個過程,只是費時六天,所以,第三次阿以戰爭,也被稱為六日戰爭。是猶太佬成名的一戰。

Friday, 24 February 2017

現今的議員很好當

議員的責任是為民請命。
議員的責任是為民請命。
議員的責任是為民請命。

不厭其煩,強調再三。所以YB的別名,叫做人民代議士。吃民糧,是要做事的,不是在 FB 發文告,就可以把責任推卸掉。

為民請命,不是出席宴會,葬禮,或神廟遊行。如果只是在FB 發貼文推卸責任,推銷公民課程,那麼請加入華團,不是政黨。要不,單就看溝渠看電燈柱和寫信給水務局那些代議士,也比劉鎮東這些強。

劉鎮東,議員不是看到有人提出問題時,把公民課程搬出來卸責。這個國家的分化和不公,華社是受害者,不是參與者,我們不要聽那種“雙方都有責任“的陳腔濫調。

劉鎮東,這個國家的一切都已經被種族主義了,不從種族立場出發,根本不可能爭取公平,平等,捍衛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

火箭在林吉祥的帶領下,已經乖離大原則,變得懦弱,無能。你這個狗頭軍師助紂為虐,企圖用文字淡化華人的苦難,誰敢提起的,就冠以“種族主義” 的罪名,來掩飾火箭的無能,鵪鶉,和無恥。

火箭現在,明的,就靠劉鎮東這種文棍來,暗的,就靠 content farm 實行抹黑散播假消息。然後再靠一些熄燈文人在推廣什麼“對話”解決問題。草泥馬,你們重複循環使用那些字眼,不累的啊?

“對話”?請人民代議士把被穆斯林搶掉的遺體,被拆掉的十字架,被拆掉的神像,被綁架的牧師,被邊緣化的獨中華小,一切一切,用“對話”解決,奪回,或伸張正義,取得圓滿結果。能做到嗎?

劉鎮東,你還是回去教公民課算了。

Sunday, 19 February 2017

簡單導讀歷史:阿以戰爭故事(1)

猶太人和阿拉伯人的仇恨,就是始於巴勒斯坦這塊土地,加上阿拉伯人自己在幾次阿以戰爭中不斷的敗仗所引起的。那種自卑生自大的恨,就一直扭曲,一直擴大。雖然我們法家反回撚,支持以色列,不過這些歷史大家要知道,以前以色列立國,和現在回撚所作所為,有什麼共同點?當今西方文明社會有什麼失策?

首先要怪的就是英國人,做兩頭蛇,一方面答應了阿拉伯人讓他們在原英殖民地的巴勒斯坦建立獨立王國,另一方面又同情猶太佬沒有國家,就在1917年同意讓他們來巴勒斯坦建立家園(不是國家)。結果猶太人就開始過來,買地,建立家園, 猶太人人數開始激增。

後來二戰由於德國佬的迫害,猶太人開始以受害者形象出現。1939年英國當時有個白皮書明猶太人不可以超過巴勒斯坦人口的30%,就拒75000猶太難民的移民巴勒斯坦的申請。因為那時候,英國佬要靠阿拉伯人(尤其北非)對抗德國。

猶太人轉向美國人求助,叫羅斯福大哥。英國在歐洲又要靠美國,就很為難。戰後美國叫英國發出十萬張移民准證讓猶太難民進入巴勒斯坦。英國說可以,但是要隔離猶太人和阿拉伯人,建立兩個自治區。猶太人拒這個建議,認為他們在這塊土地哪裡都可以去居住,不應該被隔離。英國人給他們中指,take it or leave it

結果猶太人開始了恐怖襲擊,殺害平民,比較出名的是炸毀特拉維夫大衛王酒店,殺死九十一人,後來還殺死兩個英國士兵,英國人最後被迫吊死一猶太青年兇手,但是來自文明國度的英國佬已經精神崩潰。

英國人就令伯不玩了,這個殖民地我不要了,交給聯合國管理。聯合國從以前到現在都是一群傻逼,劃出了一個阿拉伯人和猶太人隔離共存的大藍圖,這邊是猶太,那邊是阿拉伯,大家和諧共處。OK?

向來猶太人不同意隔離的,現在看到英國人退出,猶太人馬上同意了,嘻嘻,他們的腦筋比阿拉伯人轉得快,記住:聯合國沒權成立國家的,國家是自己成立後才加入聯合國的。

一劃定,猶太人就開始襲擊阿拉伯人區,趕走阿拉伯人後,那區就是以色列區,最出名的恐怖襲擊就是在Deir Yesin,一個600人的阿拉伯小村莊,被猶太突擊隊屠殺了百多兩百人。阿拉伯人開始逃離巴勒斯坦,成為難民,到了1948年就有百萬人成為難民,這些人到今天,還流落在約旦,敘利亞,沙地,埃及等國家。

以色列於1948515日宣布立國。想到600萬猶太撚被法家元首送進毒氣室屠戮,大家都對他們同情和包容,果斷的猶太撚就利用國際社會的包容,一步一步在巴勒斯坦,這個古猶太人的發源地,建立國家。

立國後美國馬上承認,然後就是一個正式國家了。阿拉伯人憤怒不已,於是埃及,約旦,敘利亞,黎巴嫩,伊拉克五國聯軍,加上來自巴基斯坦和也門等國的回撚自願軍(注意這些海外回撚自願軍,到現在還是一樣的),在以色列立國當天對它發動攻擊。結果戰爭持續了十個月,以色列居然獲勝,這是第一次阿以戰爭,接下來還有兩次。

五國聯軍退軍是小事,留在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才是輸家。以色列趁機擴囊更多的土地,而且被聯合國合法化。以後,每打一次,以色列國土就擴充一次,巴勒斯坦難民就多幾倍。阿拉伯國家除了收難民,只有跳,和不承認以色列一途了。

那個恨啊,當然持續燃燒,只是奇怪關馬鏟淋事?

Saturday, 18 February 2017

課金

好啦,我也學豬哥,在我的博客放了課金的按鈕。

有好事之徒之徒(而且不只一次)叫我收課金做競選基金。嚇我一跳,害得我一直不敢放。我說:媽的,如果是這樣你們就別捐。

我的政治理想對於本國是很不實際的:那就是推倒皇族,走向共和,取消種族與宗教優惠。不但根本不可能註冊政黨,而且無論哪一條黨章都會坐牢。

加上我的脾氣,很難全職搞政治,你們也不希望選個人進去州會或者國會第一天就對著馬來人罵芭比,然後被踢出來又被逼辭職這類不負責任的事情。

你們需要的代議士,是願意委屈在現有的大前提下為你們服務,但是卻不忘維護你們憲法下的權益,在承認馬來人的利益下爭取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所以,我們要改造火箭。那就要先打給他死,再生一個出來。

所以讓我做我自己,旅居國外多年,我比國人看得清公民社會是甚麼,而引用來提醒國人;憑著這個基礎,寫文章九年,我總算是做到了發民智和替華社鞭策政客的壓力集團角色。就這點,學非洲黑人騙點錢,心也無愧。

現在的政黨文化,那種基本的公民意識都沒有的文化,其實就是始於民,歸根於教育。這點,我用文章教導,比同流合更好。

我的課金按鈕只是在博客的連結,面書沒有。照理不需開paypal account 也可以,不過不知道為何,有些人需要開。還有,這是外幣口,按金額的時候小心,雖然它會自動從你的口轉換,呵呵。

其實只是年晚煎堆,人有我有。這次的大選過後,我應該不會寫大馬的政治了,九年啊,累啊!我可能會寫我比較興趣的歷史和鬼怪故事。當然,我不是歷史博士。謝謝大家。

Friday, 10 February 2017

劉鎮東可以不要那麼賤嗎?

豬毛掃事件,中文媒體已經很克制的據實報導。這是一單無理取鬧,宗教霸權意識駕凌一切,置國家經濟於不顧的執法行動。劉鎮東不但不敢據理力爭,反而鵪鶉自閹,給火箭支持者上公民課

結果玩黑白臉的納吉,最後出面下令喊停。頓時此消彼長,強調不要“制造族群恐慌”,不要有“圍城心態”,呼籲媒體不要“炒作”的劉鎮東,還有鵪鶉的火箭黨中央,成了雞拜臉。華社看到火箭的真鵪鶉和國陣的假開明。

別跟我這個YB話,那個YB有發面書文告,個別小YB放炮是不的。如果火箭這幾天都一直在黨中央發文告罵,老林也罵,到納吉一停,你們是不是可以 claim 功勞,是你們爭取到的?

劉鎮東,如果你真是傳中以後的接班人,我完全看不到下一屆華社出來投票的理由,火箭不死一次,該不會胎換骨了。你回去學校教公民課好嗎,搞政治要鬥爭的!鬥爭啊?明白嗎?不是坐在那兒舒服的理論,媽的。



Wednesday, 8 February 2017

Not a bad start, though is not enough, but where is DAP?

DAP has been abandoning Chinese since Lim Kit Siang the eunuch has decided Malay votes are more important. But if DAP really wants to pinch Malay votes, this is the demonstration (on 18th Feb organised by Siti Kasim) they should support and participate. Not the one at US embassy.

Well, the demonstration is a good start, though appealing only to repeal Act RUU 355 is not enough. What we want is to revert to our CONSTITUTIONAL RIGHTS – to live as a secular nation, everyone, including Muslim, has the right to convert to other religion.

# We are not a Muslim Country. We are a Secular Country with Muslim Majority. Don't blur the line. #

There are urban Malays who despise Islamic rules. These Malays hate PAS and JAKIM. We always find Malay couples having sex in parks or bushes because they would be prosecuted if they go to hotel. These are the people DAP should defend, if they want Malay votes.

As we know, Malay gays and transsexuals are the most oppressed and abused group in Malaysia, but who is defending them? What about the Malay women who are not happy to wear hijab and hate to see their hubby marrying 3 other women? Is DAP defending the secular rights of this nation, or the rights of fanatics?

DAP should try to win the supports of the young urban Malays who are less religious by advocating for their secular rights. Unfortunately DAP is such a pussy that the one it tries to please is the conservative bunch!

If DAP dare not even fight to repeal RUU355, or at least take a stand to tell Hadi off, then DAP is drifting away from its key principle of “Malaysian’s Malaysia.” It is sad to see that DAP is  such a pussy, as it has not only betrayed non-Malay, it is betraying the “open-minded” Malay as well. 

《是個不錯的開始,雖然還不,但是行動黨呢?》

大家都知道,林吉祥這太監遺棄了華人而去討好馬來人。但是如果火箭真的要馬來票,這個馬來民運份子 Siti Kasim 發起的在218日,反哈迪366私人法案的示威才是他們應該全力參加和支持的。

這示威是個不錯的開始,雖然所要求還是太保守了。基本上Siti 本人還是很回教的。阻止哈迪的355法案不,要讓我們回到憲法下世俗社會的權益,才是完整的。

一次,憲法上來,我們不是回教國,我們是回教徒佔大多數的世俗國,不容模糊了界線。#

有許多城市馬來人是很賭懶回教法的,他們也討厭回教黨和宗教局。馬鏟之所以一直被我們看到在公園或山野之間野戰,是因為他們上酒店會被抓。而這些人,不正是維護世俗,討好馬來人的火箭應該保護的嗎?成年男女開房,是世俗權利來的。

還有馬鏟同志和變性人,這個被壓迫性侵的群體呢?誰替他們伸張正義?(我們的大愛族?)還有那些不想包頭,不喜歡老公娶另外三個女人的馬來婦女呢?看到火箭不支持這些人卻去美使館示威,到底火箭是在捍衛世俗的大馬,還是狂熱份子的大馬?

如果火箭真能捍衛這些摩登/城市馬鏟,他們的票會靜悄悄給火箭,雖然不敢聲張。很不幸的,火箭只是一群沒卵蛋的,他們想討好的,竟然是保守勢力的馬鏟!

本來,要求反哈迪355提案已經不了,而火箭連果斷公開表示立場都不敢,一會兒陸兆福要研究,一會兒賴別的政黨,還一直和哈迪藕斷絲連。火箭根本背棄了他們“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這個大原則。

這個反355提案的示威是由馬來人舉辦的,火箭參加,不但可以討好馬來人,對於我們非穆斯林的利益是可以達到壯聲勢的效果。但是,火箭已經背叛了華人,現在又背叛開明馬來人。火箭他媽的就是沒卵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