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8 September 2020

中國駭客大馬同謀被引渡

真的是大馬之光啊。被聯邦調查局通緝,人才啊。

七個人犯案,五個在中國的自然不會交出來,兩個在大馬的就被抓準備引渡到美國了。 這兩人經營一家網上遊戲公司,不在首都,卻把公司設在鳥不生蛋的小鎮實兆遠,公司規模涵蓋了五至六間三層的店鋪(圖片中左右兩邊沒有招牌的都是),這家公司SEA Gamer Mall Sdn Bhd,和雙喜樓飯店同一排。員工百多人,都從外地請來,平均薪水據說在小鎮的水平來說是天價。

 一年營業額高達三點八億的網絡遊戲公司,躲在實兆遠幹什麼?為了不引人注目嗎?到底是經銷網上遊戲,還是駭客基地? 

好玩的是大亨陳志遠是幕後老闆之一,他兩個女兒是這家公司董事。到底大亨家族對於兩個股東串同中國人搞非法活動,知不知情呢? 

 主要新聞: https://www.chinapress.com.my/?p=2195823

 陳志遠是股東: https://www.chinapress.com.my/?p=2196722




Saturday, 29 August 2020

詩華日報淪為支那大外宣

支那大外宣主力的東馬詩華日報的沙巴主編卓志康,在自己的個人面子書公開舔共。癲癇情緒性文革型態的口吻用詞,包括直接叫反送中義士『港獨』,和大陸官媒一模一樣,令人側目。 
支華日報向來親共,已經不是秘密。但大馬主流媒體的主編向來不會像胡錫進那麼露骨的表達個人立場,畢竟大馬是有相當新聞自由的民主社會,這麼做對報紙的公信力有負面影響。 很想知道,到底有多少向祖國統戰部報告的僑領在大馬啊?




Sunday, 2 August 2020

大馬連國民型中學都淪陷了

馬來西亞中學辦『親情中華夏令營』,有點不尋常。

主辦單位是中國僑聯,還有雲南省和麗江市僑聯,而這次協辦的三間中學,都是國民型,而非獨中。可見全體華校已經淪陷。

家長必須關注的是,這許多打著『中華』旗幟的組織,都是中共而非中華。

中國僑聯的全名是『中國全國歸國華僑聯合會』,這種凡是華人都應該歸國的政治正確,就是培育大中華膠的基礎思想。

內政部再不關注,大馬中文教育將會徹底染紅。



Wednesday, 29 July 2020

華為公然干涉大馬媒體操作

華為公然向大馬中文媒體要求自我審對於華為不利的報導。

大馬華為這幾天陸續邀請大馬中文媒體出來見面開會,檢討過去2年該媒體關於華為的新聞報導。

華為現在是國10大廣告客之一,屬於豪客級,嘿嘿。

各家媒體看到華為的彙報就驚呆了,因為彙報容收集從2018年開始到現在的新聞,包羅萬象。彙報的格式令人懷疑,到底華為是商業機構還是諜報中心?搞不好媒體高層有小三華為都知道。

然後華為每家媒體送三架華為手機,可是人家看了你的彙報,看到收集的資料,還敢用你的手機?

南海海盜已經開始了赤裸裸的侵略,支共插手大馬媒體已經比大馬政部還要深了。

Monday, 13 July 2020

趙麗蘭的苦情戲

趙麗蘭的苦情戲要演多久?火箭上台22個月,她消失了。22個月火箭沒人要求徹反貪局替趙明福伸冤,她不出聲。每人做官做得爽爽,賺得盆滿缽滿。然後火箭下台了,她又出來了。

皇家調委員會的報告早已出爐幾年了。火箭粉絲選擇看不到,寧願選擇到火箭的群眾大會去嘶喊叫囂,絲毫不理會事實真相,反正國陣時期過錯一切推給雞哥就大功告成。洗腦就是這樣來的。

趙明福案件,涉案有兩造:

第一是反貪局要調的李繼香和歐陽捍華的濫權和貪,這兩人確實身有屎,到現在也未見牠們挑戰皇家委員會的這個調結果。趙明福是因為歐陽捍華而被叫去反貪局而死的。

第二是反貪局濫用權力導致趙明福死亡,這點無可質疑。

馬來西亞民主行動黨沒有引黨紀律調和對付李繼香和歐陽捍華,兩人高官如故。也沒有向反貪局施壓要求揪出兇手,而是一直把這件事往當時被一馬醜聞纏身的雞哥身上推,958愚民被洗腦久了,就把兩件事合在一起看待。

然而,國陣下台希盟上台後,大家所期望的趙明福沈冤得雪鏡頭並沒有出現,趙明福做為火箭的棋子利用價已經完畢。不只希盟和火箭政棍,連那些捧希盟上台的文棍們,也在22個月中噤聲不提趙明福。

現在希盟下台了,他們又出來了。

我向來同情趙麗蘭,一直認為她被火箭利用,鳥盡弓藏,一直為趙家不。現在看來,我錯了。她其實是火箭文宣的一份子,用自己受害者家屬的悲情身分,不斷利用其兄替火箭攻擊政治對手。

而不管趙麗蘭還是火箭粉,都忽略了,或故意忽略了反貪局!那當初審問趙明福時濫權的反貪局!每個人的注意力都被扭曲放大到一個『政府』的層次。所以大家要求的是火箭的對手下台,讓火箭上台,而不是該個涉嫌殺人的公務員伏法。

這種戲碼,也只有載充斥著958智障的國家,才得以演下去。

Saturday, 11 July 2020

林吉祥污衊納吉要道歉

五年去,轟動的大察司藏油桶命案在三年前破,然後在今天有了果。六名被告死刑。Justice is done

可是大家應該記當時林吉祥第一時間跳出來說吉主使的,這種混淆民的做法,在大選時效用是大的。

長時間的栽和洗958會籠統的把全部不好的都哥。就算最後調果出不是那,你也不會見到林吉祥道歉。最好笑的,是智商 45 958,不去跟命案的程,牠們袋只會記初林吉祥五年前的言。

哥真的很大方,訴訟,只是今天酸溜溜的拿出來調侃,那度希盟得比。可是,案都不是真的,希盟年,份控也弄不出笑大方。哪像林冠英隧道案的證據確鑿

958,你候向道歉了。

要弄 campaign風風火火,呼火箭政棍和其支持者向吉夫道歉,因牠們衊這言,才使火箭上台亂國的。希盟亂馬兩年,經濟和外交害太大了,這筆帳要算啊!

Saturday, 4 July 2020

詩華日報的員工是共產黨培訓的

歷史的巧合,有些情節是很令人遐思的。比如,很巧的,東馬人幾乎控制了全馬的中文報紙。

壟斷中文報業的張曉卿是詩巫人,唯一不被張曉卿佔領的東方和詩華日報,其老闆德行劉氏家族也是詩巫的。

東馬砍樹辦報方便固然是主因,山高皇帝遠,有外力支援會不會是原因之一呢?我就留給東馬朋友去猜想分析啦。因為這個巧合實在耐人尋味。

德行收購詩華後,請了福建師範大學歷史系副教授詹冠群來幫忙培訓員工。為何大馬報紙要請中共黨員來培訓?這背後是否牽涉更大的滲透華社的陰謀?別忘了,東馬山高皇帝遠。中共要侵略,從中文報入手洗腦是很好的開始。 

(圖左為1993年走訪砂州的詹冠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