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7 September 2017

宗教統戰妄想症(轉自豬哥)

上週末在亞庇時,也約了一個從事本地著名佛教慈善團體的大叔喝茶。
大叔
他們團體大愛,也有去幫助羅興亞人。
,看著來,西馬許牧師的前車之鑑,不是嚇你的。
大叔
,他們也知道。我,你們懂條毛。
3年前的吉蘭丹大水災,佛教團體也有運送物品救災,結果貨物被回撚攔住,官方的法是巫統的人阻止救災,把救濟品印上國陣的東西再派給災黎。
不過真正的原因是,回撚怕佛教團體借救災之名行傳教之實。
佛教團體的大叔對我,都不明白那些回撚的,心理有鬼,我們真的救災,哪裡醬得空傳佛學啦~
我對大叔,都你們這些大愛懂條毛咯,馬鏟的心理你懂的話,我還有的撈?
大家都知道回撚給zakat不需要給個人所得,不過你以為zakat100%用在回教徒之間的嗎?不是的。
天課,也可以用在非回教徒之間。
不過,不是隨便用,只是用在 “對伊斯蘭有好感,準備皈依伊斯蘭教義,但還不是真正的回教徒的人當中”。而這些準回教徒,有專業名詞,叫muallaf
muallaf意思可以很多,一是嚮往回教但還沒有皈依的人,也可以剛剛皈依回教的人,也可以是多年的回教徒,但對回教的信心還不是很強的人。
對於這些人,尤其是貧窮的,回教徒就會撥一部分的zakat,幫助非回教徒的他們,好讓他們對回教有好感,最後皈依回教。簡單來,就是統戰資金,
所以,雖然我很肯定佛教慈善團體只是單純要幫助災民或窮人,神父也或者真的只是單純幫助沒有錢吃飯的馬鏟,不過在馬鏟看來,心有鬼,以為你們也要統戰,所以情急之下,什麼東西都做得出來的。
所以不要以為自己真大愛就大完,很危險的。
畢竟這個時代,國陣是黑手黨固然不在話下,在野的火箭,寧願抗議美國阻止回撚入境、寧願為羅興亞人發聲,都不敢高調施壓政府交出被失踪的一大堆基督教神職人員出來。

(原文20179月11日,題目為我自行替豬哥加上)

回撚殺脫教者的 SOP(轉自豬哥)

回撚殺教者,其實也不完全正確的。回撚殺教者,有很嚴格的SOP要跟,而這嚴格的SOPcode of conduct,往往就是回撚用來反駁他人指著回教是殘暴的宗教。

首先,一個人如果要教,或者已經了,回撚團體會先遊好像你劈炮唔撈,你的老闆都會假假問你是不是做到不開心呀、是人事的問題還是薪水的問題呀?做種種動作,來挽留你。

如此這般,經過幾次,如果你還是執迷不悟,死都要,他們也沒有辦法。最後只能放棄,和你分開,勸你保重。這時,還是【不可以】殺。

除非,你教後:
a.唱衰回教
b.挖角“舊公司的同事”
以上ab犯了任何一樣,就可以殺了。


a.屬於詆毀回教,b.屬於“散播錯誤的教義”,比如你了後進基督教,然後回頭告訴舊公司新公司幾好幾好,拉人跳槽,這就犯了江湖大忌,必殺之。

一些不是“真正的回教”徒/國家,看人教就喊打喊殺,我相信沙地也是立刻死刑,哪怕教者沒有犯任何的江湖錯誤。這種,大部分的“開明”馬來人也是批評的。

不過,如果教者犯了ab,那時再被殺,你試下問下你認為開明的馬來人,他/她認同這些犯了ab錯誤的人,應該被殺嗎?他們一定該殺,如果不該,那麼肯定騙你。

這也是為什麼,之前的無神論者大集會,許多你們這些民認為“開明”的宗教師,都認為這些該被殺,或者什麼“教後靜靜就好,何必高調,自己拿來衰”云云。
就是因為他們認為“高調”活得很精彩的人,無形中犯了b的錯誤,會讓許多舊同事的同事覺得:咦,你的新公司好像很開心,準時放工bonus又多,可以喝酒可以濫交,還請人嗎?refer我過去。

這樣,就等於犯了殺人SOP,可以做掉了。

看了寶寶的解釋,是不是讓你好像菊花被華哥通了一樣,立刻恍然大悟,之前不明白開明馬來人會突然嗜血的納悶,現在完全清清楚楚,思緒通暢無比了?


(原文20179月13日,題目為我自行替豬哥加上

Friday, 15 September 2017

面子書再次為回撚服務

豬哥所說,句句屬實。身為大馬華裔,感受很深。
這世界,說真話的被打壓,偽君子滿街是,捧回撚就為了光環。


Thursday, 7 September 2017

不是佛教打壓回教,是內戰!

隸屬火箭的檳州研究院院士黃進發,轉來轉去,還是把緬甸的戰當成宗教打壓啊!這不冤枉佛教嗎?這關乎宗教自由嗎?
他轉了一個圈,還是
,是佛教打壓穆斯林,所以問我們為何不支持外國干預,但是卻歡迎美國干預大馬的宗教不自由。
老天!這和宗教自由無關啊,這是關乎國家安全啊!緬甸境的其他族群的穆斯林怎麼就沒事,就羅興亞人有事?緬甸軍隊圍剿羅興亞人,不是因為宗教啊,而是因為羅興亞人幾十年年來對緬甸人發動的戰,屠殺,和要在緬甸立回教國啊!
佛教軍隊在殺人時有沒有喊『阿彌陀佛』?有沒有在砍人頭時引據任何一部經典?!沒有吧?那就是說,佛教軍隊殺人不是以宗教角度出發啊!只是剛好軍隊是佛教徒而已,笨柒!
這是緬甸戰啊!我們不但要袖手旁觀,還得祈禱緬甸軍得勝。老天知道這群人湧入東南亞會發生什麼事。
為了馬來海嘯,討好馬來人,就賴佛教?什麼宗教打壓?他媽的回教徒殺佛教徒時又不見你出聲?

Tuesday, 5 September 2017

面書打壓言論自由的鐵證

面子書屈服於回教霸權的政治正確,打壓言論自由的鐵證。豬哥這篇短文只不過很委屈的要求宗教被尊重,竟然被封殺。越封殺,反抗會越大。
The evidence of FB succumbing to political correctness to suppress the plea for mutual respect.


Thursday, 17 August 2017

廢票的反抗意義:我們不卑賤

一個民主國家會有許多政黨在國會,因為那代表了不同的利益集團。

而全世界最卑賤的六百萬大馬華僑,在505時用選票把許多政客送進了國會,但是,卻沒有一個政治集團是代表他們的利益(別跟我是馬華)。

但是現在卻有在野黨叫他們投票去實現別人的政治利益,因為“馬來海嘯要來了”,要華人投票實現馬來海嘯,其他的,“讓他們做了政府才”。

所以,當朝野都是豺狼,都沒有代表自己利益的集團,不投票或投廢票,就成了維護自己尊嚴的手段。

這次大選,是馬來人政黨利益的重新分配,由於馬來人的對優勢,華社的利益被刻意忽略,大家關心的,都是如何爭取馬來票。

誠信黨將會大敗,因為馬來人當他們是回教黨的叛徒。回教黨在馬來人心中,是“馬來人的反對黨”,是巫統以外的另類選擇。在馬來人來說,不滿巫統的時候,“傳統反對黨”就是回教黨。

公正黨向來在混合區勝出,即60%馬來票40%非馬來票那種,如果有回教黨搞局,他們會輸,所以他們要拉攏回教黨,他們不會介意實行回教化政策。

土團黨其實就是巫統 2.0,隨時會回歸巫統。他們強調馬來人至上,有心要填補誠信黨取信不到馬來人而遺留的真空。

以上政黨所贏都不足以執政,所以行動黨就負責穩住華人票,不讓華人提出要求,用林吉祥的光環,要大家“看大局”,踴躍投票,用華人選票變相贊成這次希盟對馬來社會,甚至對回教黨,所承諾的各種權益提昇 。

我當然明白華人屬於少數,但是反抗也有溫和的,那就是集體不投票,反正都和我無關!反正沒人理會我!反正連火箭都在極力討好馬來人,反正我們的神像廟堂十字架被拆了這麼多沒有人出聲,反正我們受到一切的不公平和違憲的對待而在野黨都視若無睹!

這時有人就會用道德來綁架華人:“你不投票是不是要讓國陣贏?”問題是,誰贏我們的情況都是一樣的壞啊,我才不管誰贏呢!雪州議長楊巧雙在面子書已經說:“如果納吉悔改也可以合作!”這些沒氣節沒原則的政客,憑什麼用道德綁架我們呢?說難聽些,華人票可能就是他們投誠的籌碼而已!

所以,你卑賤嗎?如果不,就要求希盟給予華社承諾!他們如果不給,那麼下屆大選,華人如選區有社會黨(拳頭黨)就投社會黨,沒有拳頭黨就投獨立人士,若懷疑獨立人士是國陣喬裝的,就投廢票,或不出來投票,真正實行一次大規模的,沈默而有力的無聲反抗。

在野黨倒一次,他們才會回頭找我們,知道華人票不是理所當然要投給他們的!

(刊登於2017年8月17日中國報大講堂)

Tuesday, 8 August 2017

大選慣性炒作和華社盲點

看到火箭張聒翔和馬華建南的所謂辯論,啞然失笑。馬華本來就當家不當權,火箭只敢追著馬華咬,辯論得個爽字,輸贏華社沒有實質利益,對巫統施政完全沒有影響,所謂辯論,只是華社的意淫而已。

華社習慣的大選戲碼當然少不了群眾大會的嘶喊和序演出,議員,候選人或專業戲子棟篤笑藝人等,摘取某課題,無限上綱乃至極盡揶揄能事。歡愉之餘,華社無人察覺我們更需要的是詳談經濟對策的新聞發佈會。

反之,沒有憑據的信口開河倒是很多。比如大剌剌取消消費,卻沒如何填補每年400億的大洞。試問國庫空虛,國債高築,如果沒有消費,我們如何撐下去?政客不,選民不問,被人騙也自己騙自己。在民主國家,這些是影子閣的財長做的事,但我們連希盟首相是誰都不知道。

最普遍的騙局,就是在野黨的文人和政客,在各類中文媒體以隱晦的希盟代言人身份,用自創的理論詮釋現有的不合理,為政黨塗脂抹粉。 更有甚者,大開空頭支票代表希盟做出各類承諾,言之鑿鑿的希盟上台後第一步是什麼第二步是什麼,好像他是首相那樣。

總在逃避現實的華社聽了自然心廣神怡,但就忽略了一個大問題:這些人,代表不了馬哈迪,代表不了希盟,甚至代表不了火箭!他們的話只是用中文刊登。一旦中選,被質詢政治諾言兌現時,會被政黨一句“某人並不代表希盟”輕輕帶過,被騙者啞子吃黃蓮。記住,真正的承諾,是希盟各造領導開記者會一致用馬來文宣布的

就好像在群眾大會,看棟篤笑藝人取笑一馬醜聞和羅斯瑪的鑽戒後,哈哈大笑之餘便莫名其妙的認為一切將會好起來。所以華社年復一年,口罵政府,票投火箭,有事自己出錢搞定。卻不要求選出來的代議士代為出頭。許多火箭議員平時都找不到人,大選時在群眾大會嘶喊罵馬華一下,就會繼續中選。怪乎?

我也不想投國陣,但如果你們一心要投在野黨的,那麼請告訴你們的候選人,時代變了,七十年代群眾大會搞情緒的那套不再管用了,請代議士們專業一些。我們要看希盟如何破解現在這個經濟困境的技術性解釋,我們要影子內閣,要看到希盟各造對於關係到華社利益大課題的一致性立場!

當然,我們必須要知道誰將是首相。

如果你們相信火箭宣傳的馬來海嘯,那你們就是相信馬來票將分裂,如馬來票真的分裂,那華人票就是造王者,我們是時候提出訴求,政黨必須放下身段聆聽。要不,對我沒有利益,我為何投你?左右都是被騙,不如不投票算了。

(刊登於2017年8月8日中國報全國新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