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 January 2017

纏腳爛布:莫須有的清真認證

無意看到檳州政府 9月曾發給義大利遊輪的所謂“清真認證”,又想起兩則舊聞,2014年的檳城清真巴,和2015年檳州政府要搞的清真旅遊導遊,不知執行得怎樣了?再想到檳州已經動土的清真醫院,我在想:行動黨失去理智了嗎?

你們可知,你火箭增加回教撥款也罷,增建宗教學校也罷,都比不上這些“清真”什麼的嚴重?你們可知道這等於把國陣的種族分化,在人民日常生活中以宗教來分階級,發揮得更加淋漓盡致?

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不是鼓吹融合嗎?喔,對不起,我忘了,火箭早已經乖離這個原則。但是這些無中生有的認證,分化,在國陣時期都沒人提起的,現在都被火箭付諸行動!

我們自小逛巴剎也好,逛醫院也好,旅遊也好,什麼地方都好,都看到非回教徒和回教徒的攤位雖然分開,但是都在同一個地點,大家相處和睦,顧客互相穿梭來去。現在這個莫須有的問題被提出來,而且是火箭執政的州屬,請問以後是否全馬爭相仿效,只要有馬來人出入的地方,都要弄個清真認證?

舉例:在榴蓮季節,你可以看到馬來人走過來華人檔口買榴蓮水果等,反之亦然。這種混球認證的先例一開,國陣州屬就做會得更離譜,那以後榴蓮是不是沒有清蒸認證就不可賣給馬來人?再發展下去,任何有利可圖,馬來人懶惰做不好的生意,都要清真認證!信不信?

競相討好馬來人,我以為最多只是強調他們的利益,但是現在我們在野黨的方向卻是利用加深種族鴻溝來使馬來人覺得他們被優待?

一次,在野黨現在是“利用加深種族鴻溝來使馬來人覺得他們被優待”!而最嚴重的,是沒有人,尤其是在野黨,在法庭挑戰 Jakim!因為 Jakim 所要求這一切,包括上酒店抓非回教伴侶,根本是違憲的!

怪不得Jakim 得寸進尺之餘,麥當勞的歧視政策被在野黨認為理所當然!自作孽,不可活!華社問自己,這是你們要的?本來在野黨應該團結在法庭對抗 Jakim,把事情搞大,但是現在在野黨不但不保護我們,還率先仿效 Jakim,是不是要把非教徒逼死?


幹你娘的清真認證!回教法不需哈迪推動,已經自動自發,靜悄悄的開始。難為還有在野黨認證呢!

Saturday, 24 December 2016

鵪鶉的造王者

雞哥要贏,靠大多數的馬來票。稀土聯盟要贏,靠多數的華人票,和一些馬來票。

稀土要贏,華人是造王者。非常明顯。

但是這群造王者,不敢做出最基本的要求,不懂得納人,公民在選舉前,就是要求承諾的時候。

了還是要,我們的問題,在於特權生的濫權舞弊,誰要上台都必須改革制度,否則誰做都是雞哥第二。

好,不說改革,不說廢除馬來特權,不平起平坐,不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那要求太高了,也不長期鬥爭,但是。。。

最起碼的經濟拯救計畫,藍圖,廢除國安法,保證宗教權力,保證回教法不通過,承認獨中,華小撥款增加,也沒有人。就算其中一項,也,沒,有!

上一屆,就是被火箭拿著華人票,去討好馬來人。這次,再次被老林騙去苟合老馬。聽清楚:稀土聯盟,是老馬需要希聯,不是希聯需要老馬!而華人是這次聯盟的造王者!老林和劉鎮東這些無恥的畜生們,就在用各種美麗的詞彙和藉口,什麼大是大非,來騙華社去成就和土團這“巫統第二”聯盟的騙局。

在談判中,火箭給予對希聯毫無貢獻的老馬,最大的權益和配合,讓出話事權,完全出賣華社,而老馬這個稱華社為共黨的,至今沒有做出任何改革承諾,還組織種族政黨,一切以馬來人為先。老馬一進來就佔盡便宜,而且一句不提華社。

老林心裡清楚得很,所以現在他只能用自己的光環來騙。華社就給老林的光環拉著走,走近墳墓!愚民要卑微到這樣?接近無恥了!

叫你們要求政客你們不敢,叫你們投PSM,投獨立人士,投廢票,甚至不投票,來給火箭壓力促使他們低頭你們也不敢,還要罵我們是馬華。呵呵呵。人要下賤,神仙難救。

妓女被之前也會講好價錢,只有我們的華社,火箭粉絲,賤民,紅豆兵畜生們,是在子老林的帶領下,老馬還沒脫褲就把自己屁股迎上去給老馬的。

劉鎮東的混淆視聽

劉鎮東主張投廢票的人混淆視聽,其實投廢票是一種權力和立場表明,而混淆視聽的人,是他自己。
不過他的功力比黃進發高,所以他的亂更難察覺而已。
(看附圖)
和希聯結盟的是“不滿一馬醜聞而出走的土團黨”。哈哈,是咩?墓有釘不滿1MDB 而出走咩?以前又不見他?土團黨上下都是政治失意者,不傷害到自己利益前他們都是支持!MDB啊!到現在還在玩1MDB?給點新意好不好?
馬來人對納吉的支持率最多有三成。呵呵,這是避重就輕,OK,三成馬來人支持納吉,但是七成馬來人支持巫統啊!他們不喜歡納吉,還是在馬來特權大前提下投巫統的。
:納吉靠“收監安華”,收編“哈迪的伊黨派系”。咳咳,安華是被老馬收監的,納吉順水推舟不讓他出來而已,還有,劉不 “伊黨”,“哈迪的伊黨派系”,擺明了留條後路給老林,以後可以和 “非哈迪的伊黨派系”合作。有本事就完全反伊斯蘭為主的政黨!橙性黨什麼時候反回教法?
劉鎮東來屆大選是“支持巫統與反對巫統的人“ 的對決。這句話騙華人的!老馬從來沒過反巫統!
現在火箭避開改革承諾,避開國使人民水深火熱的重大課題,避開華社急需的政策改革,華小,獨中,一概不提,聯承諾廢除國安法也不敢,只是模擬兩可的企圖用“大是大非” 來胡混過去?你當我們 Lulu?你以為華社的票是鐵票?
劉鎮東,讓我告訴你什麼是大是大非,堅持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原則,堅持不和貪腐政客合作,堅持非土著憲法下的權益獲得保障,才是大是大非!
正一政棍!

Monday, 12 December 2016

我為何要讓你先做政府?

昨天私人面書網頁 Botak  Ray 被賤狗拉黑,使我想起了一件事。今年四月底五月左右,就收到了火箭朋友的短訊,有人要抹黑我。問他怎麼抹黑,旨意從哪裏出來,他不肯,只是含糊的說要使我以後寫的東西沒人相信。我一笑置之。

過後,就是鋪天蓋地的說我被馬華收買。呵呵。

說不過人就拉黑,污衊抹黑,眼不見為淨,又使我想到了掩耳盜鈴,賤民思想的華社。

明看著老林出賣了選民,明知道今天的希聯已經是國陣2.0,卻一句改革承諾也沒有,還是掩住耳朵,大聲騙自己說:

先讓他們做了政府再說!

老馬剛回鄉開示:希聯上台馬來特權一切不變。其實就是一切照舊。從來沒有一個在野黨能夠以“一切照舊”來做口號上台的!這是瘋狂的, Only in Malaysia。以後你們10A照舊上不了大學,統考照舊不受承認,還有,雞哥下台,墓有釘上台,國安法會廢除?油價會下跌?治安會變好?什麼承諾也沒有。

反正都一樣,反正都對我沒有利益,我為何要讓你做了先?

火箭必須大大的輸一次,使他們知道人民選他們不是義務。那麼才會換血 。下一屆,不投票,或者投廢票,是華社展示力量的唯一途徑。選舉被兩大集團壟斷,沒有人會聽得見華社的哀嚎,我們又不能期待馬華,因為馬華是拿馬來票上台的,但是火箭不是。火箭政客拿著華社的票,進入國會,去捧馬來人。

愚民這種鴕鳥症候群,和賤狗怕人家看到我的論點,拉黑我的網頁,是一樣的。接受不了真話,拉黑了就乾淨,天下太平。所以他們瘋狂的批評的任何質疑老馬和 B5 的人,這些舉動都是鴕鳥精上身,埋首土堆。鄉民們的自欺欺人,已經到了寧願相信幻覺的可怕的地步。

沈屙難起,你激動地說雞哥下台一切都會變好,是你真心的相信,還是哭喊給自己相信?

請冷靜的列出理由,我為何要讓老馬和希聯做了政府先?

Friday, 2 December 2016

政治鬥爭沒有坐享其成

以下的話很多賤粉不想聽,他們寧願活在夢裡。希望一覺醒來,老馬可以帶來改變。
但是,我偏偏要給他們聽。
政治鬥爭沒有捷徑。當火箭推出了各類的討好馬來人計畫,廣收馬來黨員後,如果真看死吃定華人票,如果真想討好藍海,就應該派馬來黨員努力下接觸鄉下馬鏟。沒有 short cut
這樣做一開始一定有阻力的,也許會有人被村民趕,也許要靠藍眼幫忙,也許橙性黨也要下鄉打招牌。怎樣都好,對沒有捷徑。這就是鬥爭,和巫統面對面的幹!也不是一兩個月,甚至一兩年可成的。但是長期鬥爭可能會看到成果,就算動搖不了巫統鐵票,也會削弱。
但是火箭偏偏要速成,因為老林不能等,他就來死了,他兒子也不能等,他就來坐牢了。所以,走捷徑,拉攏老馬,做奴才。押上黨的前途。
然後,老林和粉絲們希望,奇跡會出現,老馬是摩西,馬來票可以一夜之間轉過來。於是政客懶,粉絲也懶。這點美國早就領教了,幫到這麼出面了,還要簽名叫美國人說出誰是 MO1。懶成這樣的政黨和粉絲,簡直是世界奇蹟之一。
所以我們沒有政治人物,也沒有公民。只有政客,和鄉民。
然後一個巫統大會敲醒了大家的美夢,給大家看到什麼是兩頭不到岸。不過偏偏有人還是要掩住耳,罵26億,把巫統和馬鏟切割,說巫統種族主義。與現實節的不只是老林,還有老馬,還有你們。
火箭是時候滅亡,老林見閻王,林神入獄,再輸掉大部分議席,然後覺悟改過重生吧

Saturday, 26 November 2016

從詛咒說鬥爭

《從詛咒鬥爭》

許多靠和理非非,打擦邊球贏取光環,昧著良心寫東西騙人的賤貨,也許下意識害怕天譴,很不習慣法家對於政客的詛咒。

詛咒,對是鬥爭的一部分。不懂的我可以教你,但你要先放掉從小到大被灌輸的鵪鶉毒素。勇武不一定要上街打警察,因為你最強大的武器是你的態度!而整個華社,幾千人,幾十萬人,幾百萬人,有這種態度,就是一把無堅不摧的利刃。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更何況我們根本沒有搞革命的本錢,但是在和邪惡貪婪的政客鬥爭,如果連區區詛咒也不敢,那麼什麼要雞哥下台,要政客聽你的?學人什麼搞政治要不擇手段?

你懂不擇手段?你懂個屁!你們的草包腦袋以為,不擇手段的意義,就是聯合老馬而已?不擇手段的意義,在於側面打擊讓敵人痛苦而屈服於你!

比如,戰爭是一定要犧牲平民的。不犧牲平民,只是士兵交鋒的戰爭,不會有人感受到痛苦而對政府施壓,從而結束戰爭的!1945年,杜魯門總統如果學左膠,對廣島和長崎平民憐憫,二戰會那麼快結束嗎?

就比如,紅衫軍嘉馬囂張,如果有不知道那裏組織起來的什麼人,秘密對他的住家,商鋪縱火,或毆打他的家人,做得秘密,沒人出面認頭,也沒有人知道是馬來人還是華人,你會不會對他造成壓力?(誰叫你上街穿黃衣和他們對打啊?你傻的啊?)

對於出賣華社的政客,如張盛聞和林冠英,當你看到他們的家人,孩子,你是跑前去selfie 留念出風頭,還是走前去對他們大罵? 如果有很多同學在學校對政客的兒女!因為你是XXX的兒子,你父親PO 馬來人,我不和你做朋友!這樣從(哎,無辜的喔)兒女下手,從而反應回他身上,你他會不會感到壓力?

偏激?過分?不人道?犯法?你啦!這樣以後就不要問我“這樣厲害你來做”,因為這才是鬥爭!鬥爭是要給敵人壓力的。要不然不會達到目的。鬥爭不只是聯合老馬,那樣是貪婪,想做官,背叛選民!鬥爭不是有 SOP的上街,過後還幫忙檢垃圾。你說,留下垃圾能給人壓力,還是弄乾淨街道能給人壓力?紅衫軍給你們的教育,你們都不會吸收啊!

這些我很少,因為這種作法在大馬沒有市場!可是我早在專頁寫過,整個華社必須對你們的(所謂的)開明馬來朋友:因為我在馬來特權下受辱,所以我們不是朋友!犧牲掉一份友情,換來一種衝擊!全部人這麼做,何等震撼,上什麼街?開明馬來人回到他們的社區會做什麼回應?

如果 如果每個華人見到林吉祥不是爭著和他握手,而是當面吐痰在他臉上(我肯定會),你,他能這麼自在的舔老馬?你可憐“八十多的老人”?那麼就該死你們被政客欺負啦,今天他老馬好,就是老馬好!明天他雞哥好,就是雞哥好!

你們必須記住,我們是納人,自己的好處最重要!政客是我們養的,逼死了,就換過一個肯為我們鬥爭的!所以,如果你吐痰在林吉祥臉上,他回家氣不過,死了(好可憐喔,嗚嗚),那你,火箭會不會對繼續討好馬來人投鼠忌器?

再說我沒給解藥你們。很多時候說了,你們不想聽。 我們很多時候看主流媒體新聞,然後嘲笑外國示威很暴力,卻忘了看下集:暴力過後往往得償所願。當然,我明白,我們這裡,馬鏟沒文化,野蠻,軍警都是馬鏟,所以很難!但是很多時候是不用上街的。記住:《武器就是你們的態度!》鬥爭是冷血,不擇手段的。不一定要上街,但是要因你們的態度使政客痛苦,從而屈服與你們!

不想聽的,不怪你們,聽不懂的,你們的水平還沒到那。不敢勇武就算了,偏偏有許多人還要說,法家整天咒人死全家,太過分了。唉。這些人,食民糧,欺騙選民,違背競選宣言,死全家,不就便宜了他?

Tuesday, 22 November 2016

問題不在於勇武與否

B5所受的批評,和因B5而引發的許多選民前所未有的逆向思考,搖動了希聯的基本盤,使得這兩天來希聯文棍們有點氣急敗壞:你有本事你來衝啊!

衝什麼,哎唷,現場有人要衝都被淨選盟壓下了。不要過後才來挑戰人家好不好啊!怎麼又老生常談的轉移視線了?應該帶領你們衝的是你們選出來,你們納稅養的代議士吧?為何每次這些智障都把責任推在指出他們問題的評論人身上?

追根究底,還真不是衝不衝,勇武與否的問題啊!

國家問題一籮籮,尤其你是非土著,似乎只有等死一條路。在野黨政客全部連表面功夫都不做,然後把全部問題歸咎與那雞,歪鼻們只是傾注全力鼓吹一樣事情:只要那雞倒台,一切引刃而解。

然後很少人發現這個新聯盟,包括組織了種族主義政黨的老馬,沒有針對現在的民生問題做出任何的改革承諾。

Bersih 5集會應該勇武與否,是表面,重點是這次的Bersih 已經被老馬的權貴集團騎劫。自從老林等人倒向老馬,在野黨對政府的制衡已經死亡。政客們不想你思考這些,而B5 上街,正好把一切合理化,也把視線轉移。

B5 的配套:倒雞+合理化老馬聯盟+與巫統反叛份子奪權變國陣第二+雞哥倒台經濟會變好= 一切盡在B5

火箭其實已經在建制中,他們不會有大舉動,或什麼大的改變。因為他們要的只是做政府,和誰聯盟都一樣,所以一切避重就輕,以免以後難做人。雞哥對付的是政敵,不是“反對黨”。

我不明白,為何老林連舉個牌都是小心翼翼的 Jangan salah guna SOSMA,“別濫用” 而已?去年四月,SOSMA79票對60票三讀通過,希聯政客沒出席!他們什麼都hea 著做,就是希望投機的靠向老馬能一夕之間做政府,而不需要經過艱苦的,對人民有利的改革過程。因為他們已經活在國陣的建制中。他們不想跳出來。

你們不過在等著換人做,新瓶舊酒,一切照舊。

人家要亂?挑戰人家衝?Come on 啦,希聯最怕人家提起的就是:身為在野黨改朝換代的原則性!我們一路來鼓吹的,如果對我沒有利益,為何投你?希聯不改,不為我們設身處地著想,不做出改革承諾,就投廢票,或不投票,讓他們下一屆輸!輸了讓他們換血!他們對這問題的恐懼,只能以“這麼厲害你來衝”來掩飾。

解藥令伯早給了,你們不接受,是你們的事,別一直來“那你這麼厲害你XXXXX。”要看好話看正能量去看文棍的文章。

B5的自我陶醉配套,上一次街全部搞定,大件夾抵食,希聯基本盤,最怕亂的華人中們,自然趨之若鶩。Bersih發展到今天,已經成為買票進場的園遊會,跟著警察的路線即可,就像進戲院要坐在某個號碼的座位一樣。


黃衣和紅衣就是戲票。只要買票,大家都可以玩。希聯支持者和巫統的墓有釘支持者可以一起玩,只不過你們的黃衣要錢,車資要付,人家丁爺從柔佛找上來的人可以免費而已。反正你們最大的目的也是趕著回家,小心翼翼摘下頭上的光環,然後下載照片到FB,標榜自己愛國而已,對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