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6 June 2019

同樣是華人,為何大馬華人如此柒?

港人牲了,位港人死的怒火,616 上街的港人,義無何香港民這種魚破的心?因,他看不到未

拉中華膠再次柒出國際些畜生居然取笑跌死的反中勇士。然而他們歇斯底里的癲癇底下,是中不足的氣虛。港台同胞不知道的是,人在校根本沒讀華歷史,哪怕是已改的中華歷史都有。我們讀的是馬來歷史。

浩瀚垠的中華歷史,許多大馬華人只從長輩農場網站得知一些片段故事。自小我被告知秦皇大一是必的(祖國夠大才有尊),被校老告知母是『華語』,在校不能方言,很多大馬華人不知道廣東話和福建才是中言。這無形中替後中共那種規格化的文化侵略和傳統提供了根基。

們動自己是中人,但什是中人?是?你的血有多少是人?再,什人?你自己自己的民族定都搞不清楚,你支持的不是一民族,而只是一個政權,一個挾持你的民族文化來統戰你的極權國家!

哎唷,中淋啊,煙網,以前我叫唐,叫宋,叫明,叫清,中國這名字只是近100年的事。

了那土地,不代表他就代表了那土地千年的文化!我作個驕傲的中民族,不需要同中移民共和。比如,台本身就是一民主小中這點,智商少 60 的就理解不了,所以中華膠氣敗壞,他們的自尊,建立於2200年前秦皇滅六國的時候。他們從小被父輩告知,任何切割都是不對的。

馬華人也是於口腔期的生物,只要有得『食』,就事大吉。他們會說『香港人要什?都有得食了』。所以他這裏對馬來和回教霸不敢聲張,只敢把自卑感發洩,反正他們都有得搵食了。

馬中華膠最喜歡說的是:怎以前英國時期就不反抗?英國時期,英國人把在英國那套搬過來,公屋和綜緩奠下文明社會基礎,廉政公署消除了公務員的腐敗陋習。香港人不反抗,因為英國總督聆聽民意,而且最主要的,香港人知道他們猶如獨立的小國,有自己的貨幣,自己的法律,邊界,主權,海關受英國保護。不會出現有人被綁架押回內地的野蠻劇情。

為何香港人寧願被英國人管?因為英國時期一切都離不開法治。就像馬來西亞在英殖民地時期,上大學是看成績的,而不是像現在,馬來人兩個 A 可以進本地大學,華人十個A還不一定進得到。

說穿了,就是文明。被文明統治,心甘情願。150年的英國統治,培養出一群優秀的華人。馬拉中華膠除了繼續癲癇的謾罵我是『帝國主義走狗』外就沒話說了。不知道大馬的社會蛀米蟲,即和華裔商人關係密切的馬來蘇丹們,算不算帝國主義?

希望香港人能撐過去,逼得林鄭下台,送中令被撤。香港是塊福地,不會這麼快滅亡的。大馬華人社會除了中華膠,還有許多人是支持你們的。加油。 

Friday, 14 June 2019

香港亡,就是中國亡

很多馬新一帶的中華膠,人文水平低劣到,不但以人口來衡量對錯,(比如,動不動就你問過十三億人了嗎?)也以人口來衡量經濟實力。這些人愚蠢到認為是中國用十三億人口的『市場』在『養』香港。

那香港還沒回歸前,中國還沒開放前,本來就沒有十三億市場啊?香港那時怎麼就那麼繁榮了呢?聽清楚:香港之所以繁榮,在於英國人設下了良好法治背景,而不插手自由市場操作,而讓勤奮的香港人在文明法治的架構下把香港發展起來!

鄧小平當年宣布的改革開放,根本不是真的改革開放,只是開放和外邊的世界做生意。所以,繁華的大都會底下,高鐵摩天樓的背後,仍舊是那群不曾開放的,篤信槍桿子的共黨。

一群不講道理的共土番,只要市場的錢,但卻不照市場規矩玩。香港逐成為一個對外窗口,許多大喊『一國兩制太優待他們了』的本地中華膠沒看到的是,因為有香港,外資把母公司都設在香港,錢進錢出,大陸的經濟才活了起來。還沒在香港和外國雙邊上市的公司,提供了大陸投資者境外賣股兌現的便利

聽好,是大陸靠香港,不是香港靠大陸,雖然,香港『只有區區七百萬人』。送中條例通過,等於和人家,香港的獨立性和不受大陸干預的文明法治將完全消失,剩下的,只是法律形式。野蠻可以直接插手文明,中央可以直接插手地方,一國兩制形同虛設,投資者必定卻步。因為人家要的是大陸的市場,卻不信任大陸的法律。

如果有港人在看的,請原諒我的囉,我明白這些是連香港小學生都懂的常識。但是大馬中華膠連這些都不知道!他們不看數據,不讀歷史,不明條規,不辨黑白,自小對於二等公民身分逆來順受,然後對著他們幻想的大中華烏托邦打飛機。秦皇大一統是他們的政治正確,任何『分裂』行為都會觸動他們可笑,脆弱和反智的自尊。

所以大馬華人一方面要民主,學人上街抗議打卡放面子書,一方面卻用最惡毒的語言譴責香港人為生存而做的抗爭。把港人的抗爭當著是『外國勢力支撐』,發洩自己自卑生自大的大頭症,因為自己在面對外國人時是沒有自信的太監。

要港台同胞向大陸屈服來滿足他的民粹快感,然後自己繼續做馬來人的奴才,但是卻又不肯回去拿中國身份證當中國人。

香港的自由完蛋,大陸經濟也就完蛋了。 香港,這個曾是世界上中西文化最相融的地方,他的人民既有中華民族的刻苦精神又有西方的法治觀念,堪稱中華民族楷模。但是現在這塊福地已被隨地大小便和跳大媽舞的低等生物繁衍其中,優質文明已被染。加上送終條例,等於替文明香港送終。

請香港同胞不要放棄,天佑香港!

Tuesday, 21 May 2019

但願長醉不願醒,按住春袋做賤人

世界只有大馬華人,政府做不好的時候,轉過去罵反對黨。

他們必須持續的活在自己的泡沫中,他們不會去面對火箭比馬華更爛的事實,政府越種族主義,他們就罵馬華罵得更兇。這是十分詭異的。

以前國陣時期,九五,眾火箭狗和火箭議員們,事無大小,都略過巫統的馬來部長,找馬華來罵。『馬華出來交代』已經成為我們取笑九五的名句。他們不敢動馬來人,就像那些華人黑社會,只敢對華人兇,一個馬來人他們就軟了。

這種沒春袋的態度,扭曲的人格,正是九五的寫照。他們把六十年受馬來人的氣(巫統就是馬來人,別學黃進發替巫統和馬來人分界線),都推在那雞和馬華身上,完全逃避了六十年的種族主義,是在老畜牲主政的22年中加劇的。

像評論人豬哥的:九五『509 前入戲太深了』,所以只有繼續強逼自己相信謊言。諷刺的是,那雞卻是相對開明和對華人和善的首相。美化老馬和把種族主義推在那雞身上,是華人所做過最不可思議的蠢事,因為他們信任火箭,而火箭如此做是為了入朝做官,把華社典當給老畜牲。完美。

你們反貪?丟,別笑死我啦!和你們老馬盜竊國家財林冠英海底隧道72億的事件,你們:『哎呀,從政的哪個不吃錢,懂得抹嘴就好。』懶世故的雞樣。這種話的人配擁有民主嗎?這種口腔期的低等生物,應該 Balik Cina 的。

那你們這麼恨雞哥,是恨他吃錢,還是恨他不懂得抹嘴啊?

那你們這麼恨馬華,是恨他們7席不能制衡60多席的巫統,還是恨他們不懂得學42席的火箭對12席的土團的靜靜啊?

土團就是巫統,馬雞狸執行的就是老畜牲的政策,滅掉華小是老畜牲的終極目標。現在制衡完全崩潰,因為馬來人至上政策有42席火箭做後盾,而 42席火箭有九五華社做後盾,是你們自己合理化了這一切。

現在九五就越慌,就罵馬華罵得更兇。自己不懂得站出來指責自己選的代議士,只懂得不停得堆砌幻想,期望政棍替他們實現夢想,不懂也不敢思考,所以山打根再次讓火箭大勝。

現在怨什麼?山打根的勝利就是 90:10 的 mandate來的!如我是希盟,我都不會改啦,反正你們還不是投我?回去繼續做夢啦,繼續罵馬華,夢中世界美好啊。

澳洲大選:工黨為何功敗垂成?

三年一度的澳洲大選,有兩個主要陣營,中間偏左的工黨,和中間偏右的保守黨聯盟,該聯盟主要由自由黨和農民支持的國家黨組成,保守黨聯盟中自由黨是大黨,自由黨黨魁在選舉贏了就是總理。

還有一些較右的小黨與國家黨都有聯盟協議,就是在懸峙議會時他們會倒向聯盟。

至於極左,就是綠黨等;極右,就是當年以白人主義上位的一國黨。他們都沒有人肯和他們正式聯盟。這次選舉,他們都各自有一席。綠黨更在全國有10%選票,雖然只是一國國席,不可忽視。

自由黨在選前的亂,被視為弱點。當年工黨那個會普通話的明星首相 Kevin Rudd,在領導工黨勝利後在黨被那個接受難民的八婆 Julia Gillard 踢下台,失去黨魁就是失去總理,人民頓時嘩然,因為當初選工黨不是這個黨魁的。後來在選舉前 Kevin 又再把 Julia 推倒,一個任期兩換總理,人民已經很煩,所以大選輸了。

保守聯盟上台,大嘴巴 Tony Abbott,就是那個命令印尼的假難民船回頭不給靠岸的,上任不久就在自由黨黨爭中被推倒,精明商人出身的律師Malcolm Turnbull接替,但是又在黨爭中倒台,由木訥不善言辭的財政大臣 Scomo 上任,一個任期三年,三個首相,成為笑話。這時,人們已經嗅到保守聯盟大敗的味道。

得一提的是 Julie Bishop 這個自由黨人氣女王, Tony Abbott 下台就是因為她不再支持他,Malcolm Turnbull 也是她的基層捧上去的。後來也是被拉下。她的勢力支持誰,誰就是黨魁。她如果出來競選,肯定是女首相。可惜保守派就是不讓她做黨魁。她在這屆選舉退出政治,大有『沒有了我看你們怎麼死的意味。』

大家看三換首相,看人氣女王退選,看 Scomo 在候選人辯論中被工黨的 Bill Shorten 質問得結結巴巴。勝卷在握的工黨推出了他們的競選綱領:更多的福利!一系列的新福利!結果一個老工粉問 Bill Shortern:我一生人都投工黨,你告訴我,這些福利,錢,哪裏來?你如何挖錢來填?工黨黨魁答不出。

而市場突然靜了下來。我問什麼回事,一個人對我:『別亂花錢,要加了,因為工黨這次贏定!』(當時光頭就笑了。當大家這麼想,工黨怎麼贏?)媒體也每天替工黨造勢,一副保守聯盟輸定的語調。 Scomo 的木訥蠢樣,到處可見。

而保守黨再蠢再離地,都嗅到了血腥,每天就在電視機打廣告:Vote labor,  Bill Shorten will tax you

熟悉大馬洗腦操作的我,看到這樣的宣傳就知道工黨要糟,也越懷疑媒體的準確度,可是不敢下定論,畢竟澳洲政治我不熟。然後?然後就是歷史了。

承諾,不可以亂給的。當初我和豬哥在中國報提的一切問題,就是那個老工粉的角度,是替人民提的。可惜,大馬九五的態度,是民主的恥辱,九五趴對領袖那種共產黨式的狂熱,羞辱了整個民主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