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8 September 2016

Adios!下地獄吧

黃泉安一句叫人安息的 Adios 令一眾豬玀的玻璃心碎裂。和歇斯底里告訴人家自己是強國的支那豬一樣,自卑生自大,疑神疑鬼,杯弓蛇影,用沒教養的態度在文明社會濫用文明準則,用鼠輩惡毒而懼怕的眼神,過濾每一個可能令自己陷於自卑的字眼,在大眾駭然的眼光中,嘶啞狂喊要求人家的“尊重”。

不然?不然他們就訴諸暴力,那是合理的,理所當然的。他們的邏輯是和IS一樣的。

當然,很多時候,問題在於自己,拿拐杖拿了五十多年,無論怎麼,看到牆上的影子都不是人,是豬。是以,一句Adios 激起眾蘇門答臘逃犯後裔們 Mengamok 的因子在血液中的翻騰。

一句Adios,不是多元文化的顯現嗎?他媽的那些大愛族,勸人跨出去的,限制華人不可反抗不可鬥爭的走狗,沒了聲音?

呵呵,何止大愛族沒有聲音,連華人也叫黃泉安收聲。最後林冠英實現了終極出賣,竟然和黃泉安切割,趕快明這和黨無關。哈!這是大是大非的問題,黃泉安何錯?如果你這也不敢撐黃泉安,站出來道理,我們如何相信你會撐我們?

火箭鵪鶉,不是天生的,而是賤粉鵪鶉造成的。鵪鶉的賤粉,縱容火箭繼續鵪鶉,反正是鐵票,林冠英可以看著黃泉安死,他還是會有人支持。他們吃民糧的偶像不準被責問,大家避重就輕,也幫政客替大家洗腦,大家hea 著做就好了。

不准問候 Adios?那不如自己逃避不了現實,包頭黨這支持回教法的賤貨哈侖丁,死都要跑去美國動手術。有本事騎駱駝到你阿辣的中東國家動手術啊?幹什麼去萬惡的,由猶太人主宰的美國呢?還要葬在美國呢!要不要臉啊?

這才是問題所在,他們臉上早已經因心虛而掛不住,已經在找咂,已經在死命躲避自己牆上的影子。躲不掉的時候,黃泉安自以為很有型的一句 拉丁語Adios,點著了自卑的野蠻火種。

至於那些還在替林冠英,還在罵黃泉安的鵪鶉們,記得,腦殘要吃藥,要不然不會好的!

Tuesday, 13 September 2016

納吉倒了就好了

和一澳洲白皮天,發現他得意洋洋的炫大la la la的英,又懂得 cha-kui-tiao,河粉, 時說兩句北福建,或句大廣東話,一之下,原他娶一馬華人女子。

他不。我哦,大馬現在很,治安很。他:是啊,就是因為納吉在位。吉下台了就好。

我大誰說的?

他得意洋洋:my wife。”

我一有炸肺的感,要不出口,後想想也是。了八年,馬華人都不明白,要如何用一句話讓白皮老外明白?但是他接著吉就不他爸爸好,他爸爸就不污。

我老人家衝腦,晃了一晃,看在他人比我高,按下了拳他:誰說的?你知道五一三

我老婆的啊!其他的首相吃人民也有得吃,這個首相他自己吃完啊!。。。。什五一三?”

教你的。。。你老婆是粉愚民啊。。。。哦不,咳咳(轉換話題),你自己澳洲理吃一,但是有分吃可以?”

他傻笑。有點臉紅。不敢答我。

了口小受民主教育,道看不出大問題在於馬來人特族主
是啊,是啊,是啊。”他不是不知道的。

如果華人在家受苦受罪,在外卻對外國人說一番從小被灌輸的三大民族和諧共處的政治正確,那麼外國人永遠看不到大馬真正的問題。

突然有啼笑皆非的感。真他的累。

Monday, 12 September 2016

光頭離奇短篇小說 - 賭注

鵪鶉國舉國緊張興奮,因為他們的一號羽毛球球手王小明在半決賽與死對頭陳蛋蛋再次碰頭。

似乎沒有人關心決賽怎麼打,反正這兩人是宇宙最強。雖然只是半決賽,誰贏了,大家都認為,冠軍就幾乎拿定了。

小張是個賭徒,他幾乎什麼球賽都賭,但這次他有點迷惑。他下注的是敵對方的陳蛋蛋,其實大家心照不宣,陳蛋蛋的狀態的確比較好。只是小張比別的賭徒多了一份機心和觀察力。他總覺得陳蛋蛋和王小明這許久來的多次對決,有好幾次都怪怪,又不出所以然。

畢竟,這社會當然聽讀書人的,誰會聽一個賭徒的話?

鵪鶉國賭球是犯法,所以當然只能買地下廠。大部分的人,雖然“愛國”,都買了陳蛋蛋。然後第一局結束,不出所料的,陳蛋蛋勝利。但是,小張駭然發現,賭場對於買王小明勝利的賠率沒變!

不明白嗎?賭球的規矩是,你不一定要在賽前下注,你甚至可以在比賽中途下注。當然越接近結果,賠率就越不理想。比如:如果A 輸了第一局,買A最後贏的賠率應該會提高,道理就是,風險更高了。

換句話,賭場竟然對王小明那麼有信心?在輸了給世界第一高手陳蛋蛋一局,買王小明贏的賠率竟然不變!!

然後,第二局陳蛋蛋輸了,不知道為何,小張感覺到他輸得很怪。然後第三局,不出所料,王小明贏了。由於買陳蛋蛋的是大多數,賭場大賺,天性鵪鶉的大家,金錢損失從愛國心那兒得到了補償。

然後決賽,不必,大家都下注王小明了!陳蛋蛋都輸了,捨王小明取誰?小張心裏靈光一閃,就不下注了。果然,王小明“有點”意料之外的,輸了。賭場再次大賺。

由於是鵪鶉國,顧名思義,國民皆和理非非和懶散,崇尚妥協,金科玉律是:沒魚,蝦也好。有藉口搞嘉年華慶祝,維持各族團結的假象就是皆大歡喜。所以王小明的銀牌也使舉國歡騰,商家競相討好,送錢送房子,錦上添花,全國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

小張拿著啤酒坐在電視機前,電視銀幕播著王小明含著淚,激動地為了國家暫時還不會退休。當新聞播報員不斷以“愛國”,“感動”,“團結”等用詞在嘰嘰呱呱時,小李突然跑進廁所,嘔吐起來。

(本故事全屬虛構,如有雷同,是你賭太多了)

Monday, 15 August 2016

老馬與火箭的自取滅亡

老馬組個種族主義政黨,老林張開雙腿撲上去,你們可知道對火箭和希盟的意義是什麼?

希盟再怎麼爛,至少也是打著多元政黨的招牌。就連叛變了的回教黨,雖一定是回撚,也是多元種族政黨。這對於結束獨立以來國陣的以種族為標籤的政治,起著根本性分別的作用。雖然,現時裏頭大多是沒用的政客,但是,只要架構,形式,和意識形態是正確的,等下去,人民總會有一絲希望。

但是現在你聽不見火箭“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這火箭的根本原則和精神了。這也已經不是救國,只不過是聯合巫統反巫統,把老馬的幫派送進國會,把雞哥的幫派踢走而已。老馬的意圖最明顯不過:他要借新黨回巫統,而且把他的班底都搬回去。

國家的災難性根源,在於巫統。就算希聯沒能力倒巫統,也至少要把“倒巫統”堅持為政治原則,那麼所謂的“改朝換代”才能理直氣壯,歷久常存,和陣營分明。但現在卻是兩群想入閣,不理人民死活的人,不過一群在朝,一群在野而已。

現在不是倒巫統,是倒雞哥。是,你們可以繼續打飛機的,但是閉上眼睛自己想,只是雞哥倒了,一切以種族為依歸的問題會解決?把種族主義之父捧上權力寶座,現時國家因種族問題而崩潰的現象會消失?不會的,一切會照舊。

死腦筋們還是故意問一個老問題來逃避現實,“難道叫我投國陣?”這些自小抄答案,不曾獨立思考的人,一生人都缺乏信心。我們了很多次:如果投希聯和投國陣沒有分別,就不投票。讓希聯死一次,那麼下一次他們才會站回人民這邊。

國陣是奸的,你以為希聯是忠的?智障的障字,意思就是阻塞不通。只懂得二次元分類的人,你再怎麼,他們還是不通的。

現在全體華社已經決定集體自瀆:陷入一個自我催眠的幻象:“只要雞哥下台,一切都會好起來。”呵呵,堂堂六百萬之眾,不敢站穩自己的利益和立場,不敢對他們的政客偶像問責,只是相信西瓜靠大邊。所以,民聯的52%選票不大,老馬才大。好聽是維穩,不好聽,是奴性。

政治嘛,其實就是常識分析。國陣的結構是種族性的。所以馬華,國大黨等奴才政黨可以很好的契合在。希聯/民聯的結構,是多元的,也是當初我們大家所追求的。所以希聯和老馬的種族主義政黨的聯盟,是根本性的格格不入。注定要以崩潰收場,老馬的政黨也不會撐得久。

老馬從沒答應希聯什麼,更別對自己的所做所為道歉,或表示抱歉。老馬這種人,會隨時反悔,隨時反插希聯一刀的。一切都是老林等人自我矮化,自己張開大腿迎上去。只怕等到發現染了政治梅毒,就是整個華社要一起承擔了。

Thursday, 21 July 2016

火箭林家家天下

大眼仔不同意,閃電州選暫時胎死腹中,也許不是壞事吧?火箭在別州已經勢危,但是在檳州還很穩。現在的危機,根本不是檳州火箭的危機,是林神本身的危機而已。以迫害之名,訴諸悲情,林神沉,火箭也跟著沉,全黨抱著林冠英一起死。

看到林冠英的宣傳用詞(見圖),還真的哭笑不得。勞民傷財解散州會用投票來決定你有沒有罪?搞民粹搞到這種失去理智的地步,沒有愚民的配合也真難。

如果覺得我國司法系統不能信任的,而自己又那麼無辜的,就來粗的,上街頭用群眾壓力來反,明不承認法庭和警方!要不,你不能一方面乖乖聽國陣話,上庭,過堂,交擔保,一條龍套路跟著做完,然後出來做其勇敢狀,嘶喊司法已死。所以你有罪是司法已死,你沒有罪就是司法是公正?

要保住火箭最好的方法就是釜底抽薪,林冠英暫時下台,換曹觀友上,給大家看到檳州照跑,不會因為林神被控而掉。那不但能壓制國陣的氣焰,下一屆大選還能打“我們失去了林首長”的悲情牌大勝。而且國陣看到牽制林神不能撼倒火箭,搞不好林神就沒事了。

然而,我的這些利益都只是屬於黨的,從火箭的觀點來看的。問題在於火箭現在要保住的是林神,關注的是林神個人的利益,和首長寶座。老林現在就用整個火箭來保他的兒子。這,就有點難了,搞不好,整個黨會因為林神而賠上。尤其,你讓國陣看到,牽制到一個林神,就可以牽制整個火箭,多好!

難道閃電州選後繼續當首長,就不會被判有罪嗎?要不,是不是要用閃電州選來把自己老父或者老婆推上去,頂住先,反正火箭向來是家天下的。如果像安華那樣叫一個議員辭職就太明顯了,對不對?我不知道。這些問題,都要等火箭回答了。

我想起一個舊個案:當年還是火箭的黃朱強,馬婆金融官司纏身,毅然競選火箭堡壘的武吉本登國席,中選後結果被判有罪 。在一個具爭論性的判決中,法官,由於黃朱強在選舉前已收到一個罰款通知,就是他應該知道自己是“有罪之身”,還參加選舉,就是知法犯法,現在席位由第二高票者,既馬華李崇孟所“繼承”,而不需要補選!強吧?判案,可是有遵循“過往案例”的習慣的啊!

我不知道火箭的師爺們到底在想什麼策略,人家肯定比我們聰明。但是只要林神人還在局中,不捨得出來,人家要動你還不容易?林神不捨得權位,林家不能放棄家天下,拿自己的利益和火箭綑綁,火箭就得跟著下沉。當然下沉的時候有大群腦殘粉絲邊歇斯底里狂罵26億邊揮手歡呼相送。

Sunday, 3 July 2016

林神被捕:火箭的救命稻草

林家祖宗顯靈,林神被抓,一下子,火箭的票源被住了一點點。黨外迫火箭改革,黨內迫老林父子下台的異音又被壓了下來,,因鄉民火啊!鄉民說:怎26不抓,抓的?比爛哲學,根深蒂固,人民的愚昧,支撐了無恥政客,也一再的暫緩了華社急需的火箭換血和改革。

你罵林氏父子,白痴就會要求你先罵雞哥。問題在於,誰應該是代表你和保護你的人?雞哥,還是火箭?如果火箭變得沒有原則,和老馬勾結,怕事鵪鶉,和馬華無異,你要火箭來幹屁?

505 後,在野黨無作為,人民的熱情又不被毫無實質坐和假示威消耗,支持率漸漸下跌。但是在野黨的卻被對林神逮捕暫時化解了。因鄉民TVB電視劇養大的。人們對悲劇比是非黑白要賣帳

世界不是一方是人,另一方就是好人的。傻逼。

在在野和在朝的界逐漸模糊,尤其在505後,我完全感不到有在野在保 !所以,林冠英有有罪來說,根本有切的感然是人,難道林冠英就是好人?不,他只不哥的對頭而已,當火箭已不再保人民,你要我怎同情他?

火箭知道自己民意大跌,竟然不要臉到趁機利用林神被捕炒人氣和悲情,更用捐款作為人氣探測器。老林更說要全馬走透透詢問民眾他兒子是否需要暫停職務,這簡直荒唐!州議會沒有程序可以參考嗎?

這毫無原則,東搖西擺的政治婊子啊!突然想起老林在趙明福屍骨未寒時拉隊去撐殺人兇手反貪局,現在兒子被捕,算不算報應?

向民眾募捐保釋金?被罵了,肥超就掰說那是抗戰資源!這樣Spin,不但好笑,而且無恥。更可怕的民的不在意,不過問,和不知道分在哪!你不在意你捐的是什,只因為“才十塊錢,不要捐就別吵?”德的一百Bersih ,林神的一百,都是同樣沒有人過問 case,捐了就心安了!

很多人說,“我捐是我的力,哼!”對對對,但別人為納稅人和公民,也有權過問和要求政客的人也無權過問華人的心理是逃避現實的:叫我做什大事,最好捐錢可以解決問題!所以你才會看到“捐10塊對抗國陣貪腐”的駭人腦殘留言。 唉,飛機打到這麼大,我看再捐多點,雞哥就倒了。

那火箭在21小時內籌得100萬,是民意回流嗎?未必。 華人花錢辦事是文化,捐了錢,不用抗爭,不用示威,心安理得的觀念更是深入骨髓。華人捐錢也是人情,打賭一塊錢:大港轉投國陣的那些華人漁民,只要叫到,他們也是會捐錢給林神的,捐得比你還多呢!信不信?

在大馬做反對黨很爽的,只要你貪少過26億都可為所欲為。愚民會用26億作為例子來給你吶喊和支持,就像火箭文宣每篇文章都用26億來遮醜。你也不需為民怨吶喊,伸張正義。就算人民水深火熱,被槍被打被姦,只要執政黨比你爛,你就還是偶像!

賤粉其實也在逃避,他們不是看不懂,他們是不要懂,一直用26億打飛機,無論你說什麼他們都歇斯底里的用“你怎麼不罵納吉”來噴到你滿臉口水,所以林氏父子就永遠是聖人!局勢其實很容易看的:如果負有制衡使命的在野黨也墮落,那麼就不用看執政黨了!家的落,其實根源不在於政府,而在於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