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0 June 2018

納稅人向公僕敬茶?他媽的

為何納稅人要向我們養的公僕敬茶?
這樣的狗奴才是如何培養出來的?
別族會如何看華社?
馬哈迪靠 90%的華人票上台的,應該他向華社敬茶!簡直本末倒置。


倒行逆施禍國殃民的馬哈迪


為何一個馬雲來這麼轟動?因為我國經濟根本沒有其他利好因素,只有拼命炒馬雲,問題是,馬雲根本不代表中國政府。

新政府上台,沒有經濟政策,沒有危機對策。

看被林神稱為白痴的川普,一上台就是一連串刺激經濟的方案,馬不停蹄的執行。

老馬上台,馬上倒行逆施,廢消費稅,砍項目。沒有開源,只有節流;沒有外資,只有上世紀八十年代手法的閉門造車,用朋黨搞國內項目;還為了圓謊高調向日本借錢,和欺騙民眾捐錢救國。

這樣下去,國家如何發展?股市如何復原?

Tuesday, 19 June 2018

狗奴才雪華堂

1999年,因訴求事件奉老馬命來雪華堂鬧的巫青團,當時應該一把火燒了雪華堂。



讓子彈飛

嗨,我很好,休息真好,不,不是復出。口癢而已。

全國愚民自欺欺人捐錢救國,是政黨的一種洗腦手法,就是要你們參與,參與了,你們就會認同他們所做的一切,邪教都是用這種方法的。當然,你有權相信一兆國債是真的,更有權去相信靠捐錢和繼續更大量的補貼馬來人可以減少國債。

看連串的典型老馬大戲,看新任財長如同小丑喧嘩取寵信口開河,看內閣如同虛設由長老會操控,一切不需國會和法庭由老馬說了算,和『買貴哥』出任反貪主席等,那群畜生沒有出聲,卻攻擊法家,原因就是,他們不能面對法家過去的指責變成事實的可能性,所以要轉移視線掩蓋希盟的不安。

法家能比他們站得腰板挺直,因為我們的原則始終沒有改變。不管以前支持火箭,到後來推動廢票,還是支持第三勢力甚至馬華來倒火箭,我們的最終目標都是反老馬,維護華社尊嚴,和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

為何這些畜生那麼怕我們?罵我們比罵巫統和馬華多?

第一,他們贏是靠背叛華社和出賣原則贏的。是馬來票捧他們上去的。火箭簽署了強化馬來特權的宣言,這點是以前連馬華都不敢做的。真不明白賤粉對於甲州的土地事件吵什麼,那時法家早就指出來了啊,可是畜生不懂人語啊!

第二,如果法家的不是站得住的論述,為何在希盟勝選後,法家的讀者卻越來越多?追隨者凝聚力越來越強?

馬華現在形同銷聲匿跡,弔詭的是,希盟已經是執政黨,卻如同反對黨般的到處咬人,文棍重點攻擊法家,難道,法家已經成為華社最大的反希盟聲音?

弟兄們,stay low,買花生,休息下,評論鬥爭沒錢收的,不要去和畜生在留言區罵戰。記住,要完全完全撤退!讓留言區只有畜生捧老馬的反智留言,讓反對聲音出現真空,讓子彈飛!因為我們所預言的弊病慢慢開始出現了。馬華不在了,他們在找稻草人。沒有稻草人,他們才會咬自己,物極必反的定律才會出現。

現在有人羞辱法家,就是要你們反擊,做他們的稻草人。黃師傅是性情中人,他沒權替馬華拉票嗎?我就撐他跪票!丘光耀那隻狗對老馬,比跪還要賤,根本就是舔了,U 轉回來舔,舔了都沒一官半職,還在自吹自擂,說改朝換代是靠他的,才是真的好笑啊!

我們不需要為那些刷存在感的人生氣。這些不過是為了維護主子而扭曲事實的走狗。捧老馬是他們一生永遠不能面對的點。他們只能靠抹黑我們和 Spin來壓制羞恥感,和企圖抹去歷史。

當大多數的人都是不能思考只懂謾罵的喪屍,你只能冷冷的站在一旁看他們瘋。邦有道知,邦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Bye again

Friday, 11 May 2018

FB 專頁『筆劍社』倒數感想

看到一群喪屍來叫囂,突然想到,他們是如何的在乎我。看他們一直的 『Pui』,『收皮啦』,其實就是非常怕我不收皮。奇怪,不好看又一直來看你還在不在?這些智障,因為我的存在,對他們就是一個嘲笑和提醒,他們很怕我的會實現。

華人那種只要換人不理後果的態度,令外國人驚訝。可見火箭的洗腦政策很成功,造就了一群喪屍。

其實我們才幾個人在寫,然後整個希盟的文宣都無法撼倒我們,最後還得靠出賣『大馬人的大馬』原則,舔馬來人,靠馬來票過關,然後還好意思笑法家?

看看老馬什麼,那個大馬來人版圖,民政和馬華都沒簽過,火箭就簽了。嗯嗯,到底誰是走狗?我也有點困惑。當然,現在看到這些人這麼歡騰自己被出賣,可是全民太監了。自己人,不用這麼計較啦。

用華人票去支撐和合法化火箭出賣原則和老馬的種族主義政策~~大馬華人是極品。
我等著看GST 被強硬廢除後用 SST 取代的對華社和對全國經濟的後果。
我等著看火箭身為希盟第二大黨(42席)卻變成希盟裡最鵪鶉最沒有話事權的奴才。
我等著看希盟的第一個
鬥:藍眼vs土團,很多藍眼人還是把安華當成首相的。
我等著看一系列的大馬來人主義政策實行,火箭如嬌羞的小太監一言不發。
我等著看希盟宣言在100
的實踐。

喔喔,放心啦,我過退就是會退,不過我退了,你們也會感受到我輕蔑的眼神,如芒在背,一直都在,不會消失。

筆劍社』將在這星期六午夜關閉。謝謝那些私下 PM 我的讀者,謝謝大家。


Accenture 員工承認面子書審查

過,面子書在亞太區的審,是由大馬Accenture 承包的。聽現在還有另一家公司承包。

而我們在知道了這件事後,就提出來:只要是大馬員工,就有本地的政治立場,人性嘛,在所難免。但是有人我們矯情。

所以法家一直都在吵:為何我們舉報火箭的很難,但是火箭可以輕易舉報我們。當然,先
明,我們都沒有證據。

現在,這個在 Accenture 工作的人(不知道哪個部門),Cheow Zhi Xiang,在豬哥(口名Huang Lili)的一個 po 吵,但是這小孩 EQ 很低,被我們逼緊了,竟然承認Accenture 就是負責審面子書的人,還把公司policy 搬出來。

無巧不成書,在希盟勝選後,Huang Lili 的面子書即刻被黑了。沒有人舉報,Fb 原因,就是 disabled. 也許他們以為,那篇文章找不到了,小屁孩的留言也消失,他們不知道我有 cap 圖。

雖然這已經是個事實,我們傳是不打緊,但是他身為員工,是有簽了保密合約的,他這樣對外承認,我希望能害到他被解雇。 算是在關閉筆劍社前對敵人的一個回饋。

FB 早已經不是一個自由的平台,而在火箭的舉報下,大馬網絡自由在第二個老馬時代可堪憂。

我這篇東西沒有粗口,又斯文有禮,我看 Accenture 怎麼玩,我還有博客可以放。在外面,只要能寫字的地方,法家都會把這事情寫進去。



這也算是變天

老馬的舊班底都回巢,包括替他搬錢出國的前財長達因。這樣來變天,有一群貪腐換成另一群貪腐,實在是笑話。不過,理論上,算是變天了。

我不很驚訝,因為國陣腐敗太久,這已經是 overdue 的,只是感嘆,竟然由在野黨一路來抗爭的大魔頭來帶動。當然更令人感嘆的是華社的歡騰。

沒人看到,華社和馬來人投在野黨的目的根本不同。馬來人在被馬來人優先政策寵了幾十年,在經濟不景感到艱辛的時候,投向一個承諾他們更大優惠,更多援助的陣營。這些當然是華人買單。至於國家如何負荷得了,不在他們考慮的範圍。

這次的變天,是背後好條件,地方領袖帶領村民轉台的。但是,對華人來,卻自我安慰是拒腐敗,26億誤國,河馬 下台不用你們的錢買 cincin,瘋癲的圍著老馬起舞。

完全不同的目的。馬來人深思熟慮,看著手上的籌碼,靜靜的投了票,華人被火箭的政治子欺騙並拉著鼻子走,成了喪屍,到處去打罵不支持希盟的人。

最令人作嘔和感到不可思議的,是知識份子和文人用救國和重新獨立,重新建國這樣的字眼。這些都是以前反抗老馬的人。

不管怎樣,我祝福那些歡慶的人,希望最後證明你們是正確的。像我過的,這次大選過後,不管誰贏,對於大馬政治,我是封筆了。面子書專頁筆劍社』也將在這兩天關閉。但是這個博客會保留著。

2008年開始,為反老馬而寫,為爭取華人更平等的地位而寫,然後,十年後,也是為反老馬而結束。算是一個循環,一個總結。出了兩本書,算是一個交代。我始終沒變,堅持著原則,鬥爭的對象還是一樣。這點,我對得起手中那隻筆。

有人對我先別封筆啊,要監督希盟是否兌現承諾啊,要看看明早有沒有人被收買跳槽而有變動啊,希盟不一定贏等等。

不了,要的,十年來都完。寫大馬政治,到此為止。停就要停,沒必要拉扯。

感謝十年來不離不棄的讀者,感謝新一群的讀者成立猶如讀者會的法家圍爐,使得大家得以聯繫。這把劍從十年前出鞘,不曾回鞘,砍掉敵人也砍掉許多朋友,我累,它也累了,就讓它在曠野裡棲息吧。

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