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 December 2016

政治鬥爭沒有坐享其成

以下的話很多賤粉不想聽,他們寧願活在夢裡。希望一覺醒來,老馬可以帶來改變。
但是,我偏偏要給他們聽。
政治鬥爭沒有捷徑。當火箭推出了各類的討好馬來人計畫,廣收馬來黨員後,如果真看死吃定華人票,如果真想討好藍海,就應該派馬來黨員努力下接觸鄉下馬鏟。沒有 short cut
這樣做一開始一定有阻力的,也許會有人被村民趕,也許要靠藍眼幫忙,也許橙性黨也要下鄉打招牌。怎樣都好,對沒有捷徑。這就是鬥爭,和巫統面對面的幹!也不是一兩個月,甚至一兩年可成的。但是長期鬥爭可能會看到成果,就算動搖不了巫統鐵票,也會削弱。
但是火箭偏偏要速成,因為老林不能等,他就來死了,他兒子也不能等,他就來坐牢了。所以,走捷徑,拉攏老馬,做奴才。押上黨的前途。
然後,老林和粉絲們希望,奇跡會出現,老馬是摩西,馬來票可以一夜之間轉過來。於是政客懶,粉絲也懶。這點美國早就領教了,幫到這麼出面了,還要簽名叫美國人說出誰是 MO1。懶成這樣的政黨和粉絲,簡直是世界奇蹟之一。
所以我們沒有政治人物,也沒有公民。只有政客,和鄉民。
然後一個巫統大會敲醒了大家的美夢,給大家看到什麼是兩頭不到岸。不過偏偏有人還是要掩住耳,罵26億,把巫統和馬鏟切割,說巫統種族主義。與現實節的不只是老林,還有老馬,還有你們。
火箭是時候滅亡,老林見閻王,林神入獄,再輸掉大部分議席,然後覺悟改過重生吧

Saturday, 26 November 2016

從詛咒說鬥爭

《從詛咒鬥爭》

許多靠和理非非,打擦邊球贏取光環,昧著良心寫東西騙人的賤貨,也許下意識害怕天譴,很不習慣法家對於政客的詛咒。

詛咒,對是鬥爭的一部分。不懂的我可以教你,但你要先放掉從小到大被灌輸的鵪鶉毒素。勇武不一定要上街打警察,因為你最強大的武器是你的態度!而整個華社,幾千人,幾十萬人,幾百萬人,有這種態度,就是一把無堅不摧的利刃。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更何況我們根本沒有搞革命的本錢,但是在和邪惡貪婪的政客鬥爭,如果連區區詛咒也不敢,那麼什麼要雞哥下台,要政客聽你的?學人什麼搞政治要不擇手段?

你懂不擇手段?你懂個屁!你們的草包腦袋以為,不擇手段的意義,就是聯合老馬而已?不擇手段的意義,在於側面打擊讓敵人痛苦而屈服於你!

比如,戰爭是一定要犧牲平民的。不犧牲平民,只是士兵交鋒的戰爭,不會有人感受到痛苦而對政府施壓,從而結束戰爭的!1945年,杜魯門總統如果學左膠,對廣島和長崎平民憐憫,二戰會那麼快結束嗎?

就比如,紅衫軍嘉馬囂張,如果有不知道那裏組織起來的什麼人,秘密對他的住家,商鋪縱火,或毆打他的家人,做得秘密,沒人出面認頭,也沒有人知道是馬來人還是華人,你會不會對他造成壓力?(誰叫你上街穿黃衣和他們對打啊?你傻的啊?)

對於出賣華社的政客,如張盛聞和林冠英,當你看到他們的家人,孩子,你是跑前去selfie 留念出風頭,還是走前去對他們大罵? 如果有很多同學在學校對政客的兒女!因為你是XXX的兒子,你父親PO 馬來人,我不和你做朋友!這樣從(哎,無辜的喔)兒女下手,從而反應回他身上,你他會不會感到壓力?

偏激?過分?不人道?犯法?你啦!這樣以後就不要問我“這樣厲害你來做”,因為這才是鬥爭!鬥爭是要給敵人壓力的。要不然不會達到目的。鬥爭不只是聯合老馬,那樣是貪婪,想做官,背叛選民!鬥爭不是有 SOP的上街,過後還幫忙檢垃圾。你說,留下垃圾能給人壓力,還是弄乾淨街道能給人壓力?紅衫軍給你們的教育,你們都不會吸收啊!

這些我很少,因為這種作法在大馬沒有市場!可是我早在專頁寫過,整個華社必須對你們的(所謂的)開明馬來朋友:因為我在馬來特權下受辱,所以我們不是朋友!犧牲掉一份友情,換來一種衝擊!全部人這麼做,何等震撼,上什麼街?開明馬來人回到他們的社區會做什麼回應?

如果 如果每個華人見到林吉祥不是爭著和他握手,而是當面吐痰在他臉上(我肯定會),你,他能這麼自在的舔老馬?你可憐“八十多的老人”?那麼就該死你們被政客欺負啦,今天他老馬好,就是老馬好!明天他雞哥好,就是雞哥好!

你們必須記住,我們是納人,自己的好處最重要!政客是我們養的,逼死了,就換過一個肯為我們鬥爭的!所以,如果你吐痰在林吉祥臉上,他回家氣不過,死了(好可憐喔,嗚嗚),那你,火箭會不會對繼續討好馬來人投鼠忌器?

再說我沒給解藥你們。很多時候說了,你們不想聽。 我們很多時候看主流媒體新聞,然後嘲笑外國示威很暴力,卻忘了看下集:暴力過後往往得償所願。當然,我明白,我們這裡,馬鏟沒文化,野蠻,軍警都是馬鏟,所以很難!但是很多時候是不用上街的。記住:《武器就是你們的態度!》鬥爭是冷血,不擇手段的。不一定要上街,但是要因你們的態度使政客痛苦,從而屈服與你們!

不想聽的,不怪你們,聽不懂的,你們的水平還沒到那。不敢勇武就算了,偏偏有許多人還要說,法家整天咒人死全家,太過分了。唉。這些人,食民糧,欺騙選民,違背競選宣言,死全家,不就便宜了他?

Tuesday, 22 November 2016

問題不在於勇武與否

B5所受的批評,和因B5而引發的許多選民前所未有的逆向思考,搖動了希聯的基本盤,使得這兩天來希聯文棍們有點氣急敗壞:你有本事你來衝啊!

衝什麼,哎唷,現場有人要衝都被淨選盟壓下了。不要過後才來挑戰人家好不好啊!怎麼又老生常談的轉移視線了?應該帶領你們衝的是你們選出來,你們納稅養的代議士吧?為何每次這些智障都把責任推在指出他們問題的評論人身上?

追根究底,還真不是衝不衝,勇武與否的問題啊!

國家問題一籮籮,尤其你是非土著,似乎只有等死一條路。在野黨政客全部連表面功夫都不做,然後把全部問題歸咎與那雞,歪鼻們只是傾注全力鼓吹一樣事情:只要那雞倒台,一切引刃而解。

然後很少人發現這個新聯盟,包括組織了種族主義政黨的老馬,沒有針對現在的民生問題做出任何的改革承諾。

Bersih 5集會應該勇武與否,是表面,重點是這次的Bersih 已經被老馬的權貴集團騎劫。自從老林等人倒向老馬,在野黨對政府的制衡已經死亡。政客們不想你思考這些,而B5 上街,正好把一切合理化,也把視線轉移。

B5 的配套:倒雞+合理化老馬聯盟+與巫統反叛份子奪權變國陣第二+雞哥倒台經濟會變好= 一切盡在B5

火箭其實已經在建制中,他們不會有大舉動,或什麼大的改變。因為他們要的只是做政府,和誰聯盟都一樣,所以一切避重就輕,以免以後難做人。雞哥對付的是政敵,不是“反對黨”。

我不明白,為何老林連舉個牌都是小心翼翼的 Jangan salah guna SOSMA,“別濫用” 而已?去年四月,SOSMA79票對60票三讀通過,希聯政客沒出席!他們什麼都hea 著做,就是希望投機的靠向老馬能一夕之間做政府,而不需要經過艱苦的,對人民有利的改革過程。因為他們已經活在國陣的建制中。他們不想跳出來。

你們不過在等著換人做,新瓶舊酒,一切照舊。

人家要亂?挑戰人家衝?Come on 啦,希聯最怕人家提起的就是:身為在野黨改朝換代的原則性!我們一路來鼓吹的,如果對我沒有利益,為何投你?希聯不改,不為我們設身處地著想,不做出改革承諾,就投廢票,或不投票,讓他們下一屆輸!輸了讓他們換血!他們對這問題的恐懼,只能以“這麼厲害你來衝”來掩飾。

解藥令伯早給了,你們不接受,是你們的事,別一直來“那你這麼厲害你XXXXX。”要看好話看正能量去看文棍的文章。

B5的自我陶醉配套,上一次街全部搞定,大件夾抵食,希聯基本盤,最怕亂的華人中們,自然趨之若鶩。Bersih發展到今天,已經成為買票進場的園遊會,跟著警察的路線即可,就像進戲院要坐在某個號碼的座位一樣。


黃衣和紅衣就是戲票。只要買票,大家都可以玩。希聯支持者和巫統的墓有釘支持者可以一起玩,只不過你們的黃衣要錢,車資要付,人家丁爺從柔佛找上來的人可以免費而已。反正你們最大的目的也是趕著回家,小心翼翼摘下頭上的光環,然後下載照片到FB,標榜自己愛國而已,對不?

Tuesday, 15 November 2016

瘋狂小小說:嘉馬被殺

蕃薯國舉國震驚!囂張跋扈,目中無人的紅衣人領袖嘉馬,在家被人幹掉了!

殺手還在家中造成破門行竊不逐,被搜索後的凌亂景象,子彈正中胸口,一槍斃命,十分專業。

流氓總警長也不先向老闆報告,而直接告訴媒體,是軍事子彈。

阿雞震驚了!想不到老馬為了B 5,竟然勾結到軍隊的人!難道表弟出賣了我?他想。

老馬震驚了!想不到雞哥舉手投足之間,就可以幹掉一個他厭煩的下人,換另一個。嘉瑪這樣的人,要多少有多少啊,哪怕沒有?雞哥他,他,他敢隨時動用軍人替他辦這些瑣事!下一次,輪到我兒子嗎?

流氓總警長告訴他的副手:他媽的嘉馬這傢伙給我們很多麻煩,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令伯忍了很久。所以我把普通子彈說成軍事子彈,我們不用開工調查。哈哈哈哈。

玩笑的結果,老馬和雞哥開始重新走在一起,有事好商量,重新部署利益拼圖,對外打著“馬來人大團結”的口號。塵歸塵,土歸土。

鵪鶉在野黨被中出即飛,老林做了婊子到最後還是被人拋棄。

*********
當天破門行竊,慌亂中準確射中人家胸口的印度竊匪,百思不解,他的手槍明明是中國黑星,他媽的怎麼射出軍事子彈來了?

Monday, 14 November 2016

三三六六講清楚

如果有誰還感到混淆的,這麼吧:
上街要納吉交代26億,要納吉下台,是反對黨的工作。現在到處被紅衣人揪出來打到半死的,被半路攔截的,應該是火箭的人和藍眼的人,甚至是老馬土團黨的人,而不應該是 Maria 大姨的馬仔。
因為這些,才是政黨的鬥爭,才是吃民糧的代議士要做的--如果你身為在野黨,真的覺得國家的根本問題是雞哥,是26億,的話。
淨選盟,是監督選舉制度,確保選舉乾淨的民間組織。它是獨立於政黨的,雖然它一定是和執政黨對著幹的。但是以要雞哥下台的名義上街,籌款,賣衣服,是完全違背這組織的精神的。
當我們看到林吉祥等人安適舒服全身乾淨的坐在老馬身邊,而淨選盟的成員在摩多上被紅衣猴子揪下來打,而不覺得有問題,那是這整個社會有了問題。
但是現在淨選盟不選區劃分沒人認為有問題,老馬的議程凌駕希聯議程也沒有人認為有問題,那等於淨選盟其實已經在執行老馬額度議程了。當然,民們也不認為有問題。
誰還敢選區劃分啊?哎,老馬上台的話,土著團結黨在選區劃分方面,和巫統是沒有差的!淨選盟從爭取乾淨選舉的民間組織,變成了政黨鷹犬,流血流汗被打,當然要籌款賺點錢。要不,等那些舒服不出聲,等著繼續做官的歪鼻出面嗎?

為何這些分明是政黨議程的事情,要等一個民間組織來發動呢?是否火箭等人要留條後路給自己,萬一以後老馬不行,還可以回來舔雞哥?

Saturday, 12 November 2016

沈默大多數的撥亂反正

反川普的英國名嘴 Jonathan Pie 聲嘶力竭的對左膠喊,“我們都錯了!停止無病呻吟!停止語言暴力!停止用政治正確封人家的嘴巴!長大吧!你們要學的就是對話和商討!不要見人投川普,就人家種族主義,人家性別歧視,人家宗教歧視,人家反同志!看,結果就是,川普這摸女人屁股的粗鄙鳥人贏了!”

這視頻的Link在這裡,不知道有多少膠人會去認真的看。但是,在反川普的陣營,Jonathan 是清醒的少數。身為川普的支持者,我對 Jonathan 的評論拍案叫

其實,想和大家的是:物極必反是大自然定律。

幾十年前,阿富汗Mujahidin 對前蘇聯的抗爭,巴基斯坦與印度的鬥爭,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對抗,柯梅尼驅逐獨裁的伊朗巴列維國王建立民選的回撚政府,都使西方人對穆斯林生一種鬥士的印象,進而對逃到他們國家的回撚加以厚待。

以前,女權受壓迫,女人地位卑微;同性戀者不敢公開自己的取向,在西方,同志被流氓打死而警察草草了事是司空見慣。結果文明社會開始出現平權的聲音,把他們都當弱勢團體來輔助,並捍衛他們的權益。這些,是西方文明繼民主進程之後再次的提升。

以前沒人理會環境問題,西方工業化之後留下的環境爛攤子阻礙了落後國家的發展。於是開始有了反核能運動,有了全球暖化這個概念,有了限制溫室氣體排放量的京都協議。

很少人注意的是,許多極左份子在冷戰結束後,跑去這些平權組織,環保組織,弱勢團體等安身立命,並把他們暴力鬥爭和思想洗腦那一套搬過來。結果就是,他們取得了文化鬥爭的勝利,而把他們那套融入了西方文化成為廿一世紀的普世價。西方的孩子,尤其九十後的,從小就被洗腦。

從此,二戰後,冷戰時,百花齊放的言論自由被一棍打死。所謂多元,其實就是打壓多元!非常搞笑。

哪,看:全球暖化的源頭一定是工業化,誰敢可能是地球自然規律會被打死。卡通片都把發展商描繪成破壞森林的反派,拯救森林正是可愛的動物們。不可責罵回撚殺人和強姦婦女是對不同文化的容忍,是政治正確。你罵,就是種族主義,而且引來回撚殺人是你的錯!

極左份子把穆斯林歸類於少數權益份子(Minority Interest Group),和人權律師掛鉤,以人道之名引進,進而對資本主義經濟進行破壞。

你反希拉莉做總統就是性別歧視,反女權。(媽的,甘地夫人早在撒切爾夫人做英國首相之前就做了印度總理,難道印度的女權有提升了?)同性戀的不但要求合法伴侶地位,(這無可厚非),還要把自由選擇是否成為同志放進學校教程,你敢質疑,不被打死,也被罵死,被標籤法西斯。你是小孩的父母也沒權益。

到後來,沒有人記得非穆斯林,非移民,非同志,這群“大多數人”的權力。你敢要求自己的權力,你就是反多元!大大的帽子扣在你頭上。美國最後出現“只要你認為自己是男(或女)你(妳)可以自由選擇不同性別的廁所”這種萬能隨時變性的權力時,小黑批准,希拉莉會跟隨,川普反對

最後,沈默大多數爆發了。但是他們的爆發不是上街,而是啞忍到投票的時候,劃上川普這老粗的格子。

而最可鄙的,是希拉莉根本不是左派,她一方面支持IS 的金主沙地,一方面在國和只懂得打嘴砲的小黑總統,鼓動所謂多元拉票。

小黑八年,美國積弱,回撚肆虐,中國在南海耀武揚威。他除了裝腔作勢些自由派的鳥話,其實一無是處,媒體都是左膠,他們會和你加州爆發反川普示威,不會和你有多少示威者不是美國公民,甚至是非法移民。

除了伊斯蘭是與文明社會格格不入,必須被驅逐以外,其他的都可以共存的。問題是像 Jonathan 的,左膠的自以為是和自我政治正確已經使他們目空一切,繼續的用各種罪名標籤反對者,哪裏可能有融合與對話?

美國種族主義?別笑死我啦,這偉大的國家曾選出黑人總統,而且還讓他在第二屆大勝連任。你們都忘了?

Monday, 24 October 2016

別再作秀,我們要承諾

政客一直 hea 著做,模擬兩可,他們反對某樣東西時,我們的鄉民不懂得反問,好,那如果你們執政,會怎樣?有多大的不同?

對了,這就是公民社會的發問!所謂在野黨,就是執政黨給不到的,他們給!這道理在任何民主國家都是鐵一般的制度基礎。但是我們的鄉民要的,不是他們能得到甚麼,而是能幫助他們的偶像政客得到甚麼。所以,人賤,是沒藥醫的。

現在華社水深火熱,從教育,經濟到人生安全,叫天天不應,已經到了被任由自生自滅 的地步。華人承擔了這個國家80% 的稅務,名副其實的養豬,但是被欺壓得抬不起頭,林神也只懂得撥款給回教堂。而希聯還以為可以憑一些幼稚的作秀來拉票?現在,我們要希聯做出承諾,而且必須是由希聯領袖搖扇婆婆說出來!這些承諾應該包括:

希聯上台,獨中被承認。

希聯上台,華小撥款比國陣多,而且要說明多多少?

希聯上台,回教法私人提案一定取消,完全不可能實行回教法。

希聯上台,趙明福案件重審。

希聯敢做出以上的承諾,才算是和國陣不一樣。否則,你們不覺得很滑稽嗎?

不明白?比如,馬華出賣華教是不爭的事實,但是火箭除了批評,卻不能做出獨中被承認,華小撥款增加的“實質”承諾,那麼你們的批評不是五十步笑一百步?就像先前的批評消費稅,到頭變成零消費稅而不敢取消一樣!

我一直在教育鄉民:我是納稅人,對我沒有利益的,我做麼要投你?

請問大家,改朝換代,是要希聯實現我們在國陣得不到的東西,還是讓老馬操控的墓有釘代替雞哥,火箭代替馬華而已?

如果是這樣,我投你幹屁?我不如讓你在大選死一次夠力夠力,換血,下一次換一批肯聆聽民意的人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