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5 August 2016

老馬與火箭的自取滅亡

老馬組個種族主義政黨,老林張開雙腿撲上去,你們可知道對火箭和希盟的意義是什麼?

希盟再怎麼爛,至少也是打著多元政黨的招牌。就連叛變了的回教黨,雖一定是回撚,也是多元種族政黨。這對於結束獨立以來國陣的以種族為標籤的政治,起著根本性分別的作用。雖然,現時裏頭大多是沒用的政客,但是,只要架構,形式,和意識形態是正確的,等下去,人民總會有一絲希望。

但是現在你聽不見火箭“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這火箭的根本原則和精神了。這也已經不是救國,只不過是聯合巫統反巫統,把老馬的幫派送進國會,把雞哥的幫派踢走而已。老馬的意圖最明顯不過:他要借新黨回巫統,而且把他的班底都搬回去。

國家的災難性根源,在於巫統。就算希聯沒能力倒巫統,也至少要把“倒巫統”堅持為政治原則,那麼所謂的“改朝換代”才能理直氣壯,歷久常存,和陣營分明。但現在卻是兩群想入閣,不理人民死活的人,不過一群在朝,一群在野而已。

現在不是倒巫統,是倒雞哥。是,你們可以繼續打飛機的,但是閉上眼睛自己想,只是雞哥倒了,一切以種族為依歸的問題會解決?把種族主義之父捧上權力寶座,現時國家因種族問題而崩潰的現象會消失?不會的,一切會照舊。

死腦筋們還是故意問一個老問題來逃避現實,“難道叫我投國陣?”這些自小抄答案,不曾獨立思考的人,一生人都缺乏信心。我們了很多次:如果投希聯和投國陣沒有分別,就不投票。讓希聯死一次,那麼下一次他們才會站回人民這邊。

國陣是奸的,你以為希聯是忠的?智障的障字,意思就是阻塞不通。只懂得二次元分類的人,你再怎麼,他們還是不通的。

現在全體華社已經決定集體自瀆:陷入一個自我催眠的幻象:“只要雞哥下台,一切都會好起來。”呵呵,堂堂六百萬之眾,不敢站穩自己的利益和立場,不敢對他們的政客偶像問責,只是相信西瓜靠大邊。所以,民聯的52%選票不大,老馬才大。好聽是維穩,不好聽,是奴性。

政治嘛,其實就是常識分析。國陣的結構是種族性的。所以馬華,國大黨等奴才政黨可以很好的契合在。希聯/民聯的結構,是多元的,也是當初我們大家所追求的。所以希聯和老馬的種族主義政黨的聯盟,是根本性的格格不入。注定要以崩潰收場,老馬的政黨也不會撐得久。

老馬從沒答應希聯什麼,更別對自己的所做所為道歉,或表示抱歉。老馬這種人,會隨時反悔,隨時反插希聯一刀的。一切都是老林等人自我矮化,自己張開大腿迎上去。只怕等到發現染了政治梅毒,就是整個華社要一起承擔了。

Thursday, 21 July 2016

火箭林家家天下

大眼仔不同意,閃電州選暫時胎死腹中,也許不是壞事吧?火箭在別州已經勢危,但是在檳州還很穩。現在的危機,根本不是檳州火箭的危機,是林神本身的危機而已。以迫害之名,訴諸悲情,林神沉,火箭也跟著沉,全黨抱著林冠英一起死。

看到林冠英的宣傳用詞(見圖),還真的哭笑不得。勞民傷財解散州會用投票來決定你有沒有罪?搞民粹搞到這種失去理智的地步,沒有愚民的配合也真難。

如果覺得我國司法系統不能信任的,而自己又那麼無辜的,就來粗的,上街頭用群眾壓力來反,明不承認法庭和警方!要不,你不能一方面乖乖聽國陣話,上庭,過堂,交擔保,一條龍套路跟著做完,然後出來做其勇敢狀,嘶喊司法已死。所以你有罪是司法已死,你沒有罪就是司法是公正?

要保住火箭最好的方法就是釜底抽薪,林冠英暫時下台,換曹觀友上,給大家看到檳州照跑,不會因為林神被控而掉。那不但能壓制國陣的氣焰,下一屆大選還能打“我們失去了林首長”的悲情牌大勝。而且國陣看到牽制林神不能撼倒火箭,搞不好林神就沒事了。

然而,我的這些利益都只是屬於黨的,從火箭的觀點來看的。問題在於火箭現在要保住的是林神,關注的是林神個人的利益,和首長寶座。老林現在就用整個火箭來保他的兒子。這,就有點難了,搞不好,整個黨會因為林神而賠上。尤其,你讓國陣看到,牽制到一個林神,就可以牽制整個火箭,多好!

難道閃電州選後繼續當首長,就不會被判有罪嗎?要不,是不是要用閃電州選來把自己老父或者老婆推上去,頂住先,反正火箭向來是家天下的。如果像安華那樣叫一個議員辭職就太明顯了,對不對?我不知道。這些問題,都要等火箭回答了。

我想起一個舊個案:當年還是火箭的黃朱強,馬婆金融官司纏身,毅然競選火箭堡壘的武吉本登國席,中選後結果被判有罪 。在一個具爭論性的判決中,法官,由於黃朱強在選舉前已收到一個罰款通知,就是他應該知道自己是“有罪之身”,還參加選舉,就是知法犯法,現在席位由第二高票者,既馬華李崇孟所“繼承”,而不需要補選!強吧?判案,可是有遵循“過往案例”的習慣的啊!

我不知道火箭的師爺們到底在想什麼策略,人家肯定比我們聰明。但是只要林神人還在局中,不捨得出來,人家要動你還不容易?林神不捨得權位,林家不能放棄家天下,拿自己的利益和火箭綑綁,火箭就得跟著下沉。當然下沉的時候有大群腦殘粉絲邊歇斯底里狂罵26億邊揮手歡呼相送。

Sunday, 3 July 2016

林神被捕:火箭的救命稻草

林家祖宗顯靈,林神被抓,一下子,火箭的票源被住了一點點。黨外迫火箭改革,黨內迫老林父子下台的異音又被壓了下來,,因鄉民火啊!鄉民說:怎26不抓,抓的?比爛哲學,根深蒂固,人民的愚昧,支撐了無恥政客,也一再的暫緩了華社急需的火箭換血和改革。

你罵林氏父子,白痴就會要求你先罵雞哥。問題在於,誰應該是代表你和保護你的人?雞哥,還是火箭?如果火箭變得沒有原則,和老馬勾結,怕事鵪鶉,和馬華無異,你要火箭來幹屁?

505 後,在野黨無作為,人民的熱情又不被毫無實質坐和假示威消耗,支持率漸漸下跌。但是在野黨的卻被對林神逮捕暫時化解了。因鄉民TVB電視劇養大的。人們對悲劇比是非黑白要賣帳

世界不是一方是人,另一方就是好人的。傻逼。

在在野和在朝的界逐漸模糊,尤其在505後,我完全感不到有在野在保 !所以,林冠英有有罪來說,根本有切的感然是人,難道林冠英就是好人?不,他只不哥的對頭而已,當火箭已不再保人民,你要我怎同情他?

火箭知道自己民意大跌,竟然不要臉到趁機利用林神被捕炒人氣和悲情,更用捐款作為人氣探測器。老林更說要全馬走透透詢問民眾他兒子是否需要暫停職務,這簡直荒唐!州議會沒有程序可以參考嗎?

這毫無原則,東搖西擺的政治婊子啊!突然想起老林在趙明福屍骨未寒時拉隊去撐殺人兇手反貪局,現在兒子被捕,算不算報應?

向民眾募捐保釋金?被罵了,肥超就掰說那是抗戰資源!這樣Spin,不但好笑,而且無恥。更可怕的民的不在意,不過問,和不知道分在哪!你不在意你捐的是什,只因為“才十塊錢,不要捐就別吵?”德的一百Bersih ,林神的一百,都是同樣沒有人過問 case,捐了就心安了!

很多人說,“我捐是我的力,哼!”對對對,但別人為納稅人和公民,也有權過問和要求政客的人也無權過問華人的心理是逃避現實的:叫我做什大事,最好捐錢可以解決問題!所以你才會看到“捐10塊對抗國陣貪腐”的駭人腦殘留言。 唉,飛機打到這麼大,我看再捐多點,雞哥就倒了。

那火箭在21小時內籌得100萬,是民意回流嗎?未必。 華人花錢辦事是文化,捐了錢,不用抗爭,不用示威,心安理得的觀念更是深入骨髓。華人捐錢也是人情,打賭一塊錢:大港轉投國陣的那些華人漁民,只要叫到,他們也是會捐錢給林神的,捐得比你還多呢!信不信?

在大馬做反對黨很爽的,只要你貪少過26億都可為所欲為。愚民會用26億作為例子來給你吶喊和支持,就像火箭文宣每篇文章都用26億來遮醜。你也不需為民怨吶喊,伸張正義。就算人民水深火熱,被槍被打被姦,只要執政黨比你爛,你就還是偶像!

賤粉其實也在逃避,他們不是看不懂,他們是不要懂,一直用26億打飛機,無論你說什麼他們都歇斯底里的用“你怎麼不罵納吉”來噴到你滿臉口水,所以林氏父子就永遠是聖人!局勢其實很容易看的:如果負有制衡使命的在野黨也墮落,那麼就不用看執政黨了!家的落,其實根源不在於政府,而在於人民。

Saturday, 25 June 2016

大破大立:火箭分裂重組的契機

除了林氏父子,和他們身邊的馬屁精,沒有人不發現火箭其實走到了一個瓶頸。老林攀上老馬已經是人格黨格盡失,但是整個領導層還傲慢到無視安順,砂州,和雙補選華人區的教訓,尤其老林,那種明顯只是要做政府,只是想討論政治聯盟的重組,而對華社的困境與地方性議題完全不想談的態度,令人驚訝和憤怒。

其實驚訝和憤怒的何止選民?在老林稱頌敦拉薩的時候,已經有黨員跳腳,在老林強調馬來特權,與老馬結盟後,黨內不滿的聲音已經很明顯。許多黨員都看得出,這樣走下去,在下屆大選,505所贏了的許多“邊緣區”,也就是本來是馬華的混合選區,都會輸回去!

黨員會憂慮,那些代議士,就更加心底明亮。要突破這個瓶頸,只有出走一途。本來嘛,離開行動黨再中選,會有一定困難的,因為:

第一:黨員黨性重。相比馬華的黨員很多是利益和拿康頭為重,火箭的基層草根黨員,對黨是有種自認正義的死忠。這也和當年社陣的影響有關聯。所以任何領袖離開黨,都會失去黨員的支持。第二:選民由於長期受國陣巫統壓迫,寧願選黨不選人,你離開就沒有支持了。

但是現在不同了!許多黨員都在在老林背叛原則,和林冠英不斷打壓異己後,已經意興闌珊,對黨的忠心度已經逐漸冷卻。第二,選民的變化,則比黨員快,也許他們不會投國陣,但是他們看不到新的希望,他們就不投票!

火箭文棍黃進發好意思把敗選賴給不投票的選民,卻沒有人提到,上一屆的出席率,是絕無僅有的,吃到這麼老我還沒見過有華人幾千哩外乘飛機回來投票的!更別說本地選民。不給選民看到希望,而只是一味說沒有人出來投票,可見火箭已經完全和民眾脫節。

你們要記得,火箭有清流的。他們都在伺機而動,因為他們知道,跟著老林走,下一站就是荷蘭。與其大家一起死,不如衝出去,殺出一條生路!我呼籲這些不甘於和政棍為伍的人,退黨而組新政黨,並和拳頭黨PSM組成政治聯盟。為何須組新政黨?為何這些人可以更快的成為有作為的第三勢力?他們做政府的機會如何?這三大問題,會出現在你們腦中。對不對?

第一,組成新政黨,而不是加入別的政黨,是提醒選民,他們本來是火箭,是真正的,原本的火箭!只是名字換了而已。只要一群有作為的離開,剩下的火箭看起來就會像馬華,那麼就離開毀滅不遠,就會有跟多黨員來隨了。只要有代議士帶頭出走,就會有骨牌效應!

第二,這些人由於有政治經驗,他們會比較快的成為有作為的第三勢力,雖然,第三勢力還是應該百花齊放,應該還要更多沒被污染的獨立人士出來的。而且PSM形象清新,和他們聯盟有可為。

第三,做政府?屌你啦。先不要想做政府好嗎?先做好照顧地方議題,替我們伸張正義好嗎?老林的這個舊火箭,就是一直想做政府,到最後成了馬華2.0,走歪了路!看到嗎?

火箭或許形式上不會滅亡,因老林看老馬失勢了,也會靠向雞哥,但是實質上,卻是滅亡了。然而壓力大反彈越大,在這個選民徹底灰心的時刻,突然有一股清新的力量出來,就會成為新火箭,肯定受人追捧!要知道,火箭也是從小慢慢由選民扶養茁壯成長的。

雞哥為了鞏固實力,可能會提早大選。危機,也是契機。行動黨黨員與YB共勉之。

Wednesday, 22 June 2016

在野黨須深耕地方議題

要不?要不就鐵定崩盤咯 Aboden?我用一簡單的故事來描述,住過華人新村的,都會明白這典型的例子:

某新村的阿花婆,多年來投國陣,生活上的瑣碎事情基本上都還好。有申請什麼沒著落的,叫人幫忙,走一下後門,又行了。代議士是當地人,隔壁村阿花的表兄阿毛的兒子阿良,家裡有點米,老爸開咖啡店,老媽收萬字,阿良自小在這一區長大,阿花婆不太清楚馬華和火箭的大分別是什麼。反正阿良土生土長,很了解當地情形,有點 Lobang,能幫一點忙就是了。

突然到了那一天,火箭的人激昂的和她,要改朝換代了!就那麼一次,在她生命中唯一的一次,她突然意識到,雖然她的生活是平靜的,但是,司法不公,種族歧視壓迫的個案,總是在村里某些角落聽到。這些屬於“大環境”的東西,馬華的人當然無能為力,她也明白。

就像那天回教官員來拆了乩童小強的大聖壇,就因為大聖爺太高了。村民,包括議員阿良,都是眼睜睜的看著官員行兇。新村華人明白,馬華只能幫忙小環境,大環境的不公因素,大家不是都認命了嗎?她的思緒又回到了1969年,她還是大姑娘的時候,二舅在513時被砍死,難道還能申冤?

但是現在!火箭的人對他,火箭要做政府了!這是個改變大環境的契機!少女初戀情的憧憬突然回到這老太婆身上,教育背景只有小六的她,開始思考她從來沒想過的事情:改變大環境!她開始幻想一個從來沒有的情景:公平,沒有種族和宗教霸權的的社會!

踏進投票站的時候,她望了一眼落魄的阿良,心裏有點抱歉。火箭的候選人 Peter Pan是個天兵,剛從外國大學畢業,沒有經驗,群眾大會話還口吃,有股初出茅廬的靦腆。但是大家不理了,阿花婆和村民不懂英文,要不她們會和你It is now or never

和許多邊緣區一樣,Peter Pan 爆冷勝利,把資深代議士阿良踢下台。It’s now or never,這些村民,還有阿花婆,就那麼一次的,把國家大事,放在自己瑣碎方便的lobang 和利益前面!這些小人物,一生人就偉大了那麼一次!這些平時靠阿良幫忙走政府部門打點爭取什麼的,就那麼一次,他們無私的把改朝換代放在第一位。

結果呢?大家看到是民聯的顢頇,分裂,家族政治的猖獗,回教黨的背叛,然後最糟糕的,是火箭對於馬來和回教霸權的縱容,和林吉祥對華裔選民和民主的出賣。老林不止拉攏老馬,補選輸了還要拉攏回教黨。阿花婆和村民感覺到被狠狠了一腳。

然後阿花婆屋前水管破裂,找到那個新晉議員,Peter和她,他的使命是在國會罵納吉貪26億,他不是看溝渠的,不過阿花婆不需擔心,他昨天在facbook 替阿花婆發了貼文罵了水務局。阿花婆不清楚什麼是facebook,她回去找阿良,阿良:妳上次又不選我?

阿花婆有點憤怒,她不知道26億關她什麼事,有多大,Tiao-Ngia-Si-Fut,這純樸憨厚的客家婆開始嘮叨,她知道改朝換代不成,就不如照顧好自己,她下一次一定投阿良。

是。這故事是火箭505贏的至少40%選區的縮影!505的海嘯,不會再有。人民就那麼一次,給了政客機會,政客背叛了他們。以後他們就會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而不是虛無飄渺,和回教法藕斷絲連的改朝換代。安順是第一個警鐘,砂州警報再拉一次,雙補選華人區的淪陷是第三次。下一次大選,火箭如果再玩華麗字眼,只想著做政府,什麼希盟+1,而不回歸地方議題,不回歸地方服務,不照顧華裔課題,就等著崩盤。

跟著老林走,Stesen yang berikutnyaHolland

Tuesday, 21 June 2016

不反省就走向滅亡

617日,我在個人面書用華巫裔選票走向來預測的補選得票比率是49%-24%27%(巫統-回教黨-橙性黨),預測巫統大勝,回教黨墊尾。但我還是太看得起橙性黨,結果是54%22%24%。回教黨沒有了華人票果然墊尾,但是別忘記回教黨的22% 是純馬來票。如果華人不投票,真正墊尾的是原則性模糊的橙性黨。

這次補選最令人心寒的,不是巫統大勝,而是火箭傲慢和拒絕反省的態度。肥超好像人家欠了他似的囂張跋扈,賤粉與紅豆兵的流氓作風,其實都在趕票。在人文水平高的國家,你不會聽輸了的政黨文宣和支持者會對選民謾罵,“蠢”,“該死”,“住在樹上”,“貪圖小利”,“認賊作父”,等等 。

沒有火箭領導肯承認老馬結合希盟對選票的負面影響,還有選民看穿“人民宣言”是騙局。老林也許不知道,大港有火箭黨員在都門也不回家投票。原則性的東西,騙不了人民,騙不了忠心的黨員。

選巫統就是支持貪,老林和老馬聯盟就不是?拿國陣派的錢票投民聯就是正義,拿國陣的錢票投國陣就是賄選?回教黨要回教法是錯,但抹砂布回教法會使社會美好,橙性黨選美違反教義,就沒有人出聲?嘉馬罵華人是豬就是種族主義,老馬罵華人是共黨是什麼呢?這就是豬哥的,賤粉的道德標準。

肥超還好意思炒作華人豬論,大家卻都還記得劉蝶廣場事件中,希盟與火箭的鵪鶉;還有林吉祥開座談會讚揚屠殺華人的513發動者納吉他爸敦拉薩。誰在賣華?你們以為選民瞎的?

那些頭腦還停留在505 ,看東西二次元,把一邊標籤為正義另一邊標籤為反派的傻逼要記住,壞人固然是國陣,好人對不是希聯。不能為了“做政府”而贊成對人民沒利益的政治結盟。

現在阿茲敏為了保住大臣寶座,可能會和回教黨合作。火箭為了做州政府,相信不會反對。可見他們真的當人民是白痴!希盟+1是什麼懶叫?就是掛羊頭賣狗肉!問問你們自己:這樣的聯盟對自己有利益嗎?如果沒有,就要反對!不是“希盟是忠的,做什麼都是對的”,不是“先讓他們做了政府再看看”。

還有,希盟將來崩盤的另外一個原因,就是不理會民生困境,地方議題,而一味的用26億,換政府,等大課題來矇混!

問問你們的良心,你們最需要的,是塑造一個在野黨執政,意淫改朝換代的假象來讓自己好過,還是有人在你被禁止齋戒月吃東西時站出來替你話?你們要的是“先讓林吉祥做政府看看怎樣”,還是有人在神廟神像被令拆掉時,站出來引述憲法據理力爭?拳頭黨已經帶領耕地被奪的農民抗爭了,火箭在哪裡?

還提26億?我過,馬來人不介意貪的,他們更在意眼前的利益。但是在馬來人愈加愚蠢和種族主義,華人的日常生活更加困苦,人身安全在種族與宗教霸權下朝不保夕的今天,火箭只有回到華社,替少數民族申張正義,才是他們的未來二十年的定位和基本盤!

那些死不服輸,還要一直提選委會/巫統派錢/我們的支持者沒回家投票blablabla的人,好心啦,問問你自己,505時沒這些問題嗎?怎麼砂州和全國都還可以贏那麼多?拒面對問題,永遠是別人的錯,罵火箭就是賣華,就是“馬華走狗”。呵呵,這些極品智障,難道看不到,最大的賣華者,就是林吉祥?

505時一心要改革的,其實是人民,不是政黨!民聯剛好乘了這個勢頭,而根本沒有改革的意圖 。火箭,公正黨這些政客,不放下身份,關注民生民苦民憤,還一直玩弄“大局”字眼,如:“巫統將會分裂”,“加上XX黨就行”,“只要回教黨不提回教法”,“可以否決大多數”等,下屆大選鐵定崩盤。尤其是火箭,他們領導人格墮落的速度,真的令人吃驚。

Thursday, 16 June 2016

對回教的讓步=文明的毀滅

回撚瘋狂殺死49個基佬後,世界左膠再次展現轉移視線,避重就輕的功夫,譴責“暴力”,“恐怖主義”,“IS”。包括無能的小黑總統,一句也不敢提起回教,只是用“憎恨”,“仇殺”,這些字眼。

,慢著慢著,有人不爽了,因為我用“基佬”這字眼,對不對?不要緊張,我故意做的實驗,目的就是讓你們看看大家的雙重標準和鵪鶉。你們會抓字蚤來表示你們大愛平等,卻不敢對旗幟鮮明反同志殺害同志的回教做出針對性的指責。

當初因肥超一句“蘭花手”就群起圍剿的正人君子和蘭花手姊妹團現在除了share 外國新聞,截圖,假惺惺兩句感慨的話,就完全封口了。現在有本地馬鏟明目張膽的在網絡支持奧蘭多的同志屠殺,這可是比蘭花手還要嚴重的文明罪行。怎麼沒有看到早已經跨出去的“馬來通”和開明馬來人關係融洽的文人們,兩句?

西方社會價觀建立於人道立場,被左膠扭曲來包容回撚。問題的根不在於IS,不在於槍枝管制,在於回教!我早過,沒有開明回教徒這回事。殺你頭的是偏激極端份子,在旁勸你別亂話否則會被殺頭的,就是開明派啊!明白嗎?

嗨說殺人是因為槍械氾濫。好,以後禁止擁槍械。然後?殺人的是刀,好,以後禁止用刀。到最後,是不是禁止同志?禁止了就不會被殺了喔!接下來呢?如果有學校女學生因沒包頭被槍殺,那文明社會是不是再從管制槍械開始辯論,到最後結論是女人全部要開始包頭?

回教是和現代文明完全衝突的。現在的倫敦市長禁止暴露女體的廣告,已經是回撚 1;文明社會 0。有誰看到:這其實是我們向來的生活習慣,何需要以包容之名來改變?

回大馬吧。我小時候,沒有所謂的大愛理論,華社和馬來人的關係也不是水乳交融,反正那個鴻溝是存在的啦。但是,齋戒期間,我們可以自由自在的在馬來人面前吃東西,他們根本不會有“應該不爽”的念頭出現。在吉蘭丹州的下,華人結婚,拜天公,燒豬照樣在馬來人的房子面前抬著經過,也沒有人覺得不妥。

那時大家覺得用各自的文化過生活是天經地義的。曾何幾時,我們在人家齋戒期間不能吃東西?更有賤貨為了討好,身為非回教徒故意等回教徒開齋才吃,中文媒體還濫情的推波助瀾!這種做壞行情的自甘墮落,會使以後齋戒期間非回教徒不能吃東西變成理所當然!

你們齋戒月讓步,不吃了,接下來呢?你們的女兒去學校要包頭?再接下來呢?華人餐館不准賣豬肉?相信我,只要有人繼續強調包容,這些都會發生的!回教法今天以私人法案提呈,明天就難。一切逐步來,三十年或五十年,就看你讓步有多快。

這種讓步,是不必要的!吃東西是基本權力!因為和馬來特權無關,要站穩立場根本不難啊。美國還有一個川普,膽敢出問題的根源在於回教。而本地膠人比外國的更不堪的是,他們在包容的架構下,連種族不公政策也一併包容。

政客為利益用開明來包裝回撚,大家也就樂於繼續活在假象中。問哈迪,問抹砂布,問橙性黨,問馬華民政,甚至問林吉祥,他們對奧蘭多大屠殺有什麼看法,誰對誰錯,別驚訝於得不到一個確實的答案。我國除了拳頭黨(PSM)膽敢出立場外,全部政黨和民間社運團體都變鵪鶉,因為同情被殺的同志就是政治不正確。

一句蘭花手,或基佬,是不會讓文明毀滅的。但是對野蠻的讓步,面對野蠻逼近時的漠視和鵪鶉,就一定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