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2 January 2011

好久不見

大家還好吧?(其實不是很久啦,才一個多星期)

我還活著(哈哈),暫時很多事情要辦,還沒安定下來。

在這一板一眼的島國,對著電腦往往就是頭腦一片空白。才一水之隔,感覺上和大家很遙遠了。怎麼會呢?

雖然忙碌,但是我沒有停止思考,也沒有停止觀察。更沒有停止我最擅長的冷眼旁觀。

但是,看到番薯國一群禽獸每天都在製造同樣的課題,也真的是寫不出東西。預測蘇丹和馬來特權會繼續成為被玩弄的課題。也很驚駭有人在獨立了五十多年後,向後退還退得那麼順暢。

民不民主都好,二十一世紀資訊時代的民智不應該和二十世紀初期的民智一樣。科技的落後不是問題。再玩特權和皇權,就會在思維上被世界完全拋棄。這是個徹底失敗的民族。

我還在沉澱,人到了一個階段,如果不沉澱,看到的就是渾濁一片,也會失去方向。

很高興自己的書有人喜歡。我會再寫,但是要先安定下來。

40 comments:

anakmalaysia said...

Take your time my friend, wishing you all the best.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一日不見你寫愽如隔三春,何況一星期啦!不必等到你安定下來,拿你的^遊戲人間^放下去出書分分鐘好賣之外還有漫畫家和你買版權;看!財路一條!對不起,生意佬是那麼的市瞶了,沒辦法啦,在蕃薯國不想辦法找多一分錢萬一亂起來沒水買槍和那些冚家鏟打過!哈哈!

Douglas said...

等你!!!

加油!!!

鱼米之乡 said...

真的很久没那么混沌过日子了;已经一星期,头脑还理不出一个鸟来;或许是看到那些番薯干的好事,愈发觉得番薯国没希望了。

薰衣草夫人 said...

去到新环境,暂且放下紧繃的心情吧,53年不变的政治形态,太多懊恼气愤只会让你头发掉光.沉澱之后,也许隔岸冷眼旁观,你会有新的领悟与发现.
祝愿你一切顺利.

moot said...

如果后退到封建时代,那才好玩呢。 想那皇室苏丹家族的【宫心计】加上巫统什么的, 来个明阵暗斗,抹黑,威胁,放间,抽后脚,破坏,谋杀,黑吃黑, 那才好看。

ChongSiew said...

加油!!!

kuah siew aim said...

加油!偶像!

tamiya said...

如果倒退到全部可以用武力解决,那该多好啊。。。

最近再重看“寻秦记”,那里的世界只有武力才是王道。

大头猪 said...

喜欢你说那是“一板一眼的岛国”。我每次去那岛国都会感到窒息,不知道为什么。

番薯国没什么变,除了唇红齿白的光头佬风骚地说:“美好感觉”回来了。

eric foo said...

楼上的,我每次从KL回小新都有种被迫回监狱的感觉,哎。。。谁叫番薯国不争气,比监狱(地狱?)还糟糕呢?

Teong Hock said...

波大,你好。放下紧繃的心情,寫一些轻松小品先吧。(比如:利物浦。。。)

相信你在彼岸“隔岸观火”后,必能寫更加精彩的言论,非常期待。

祝你一切顺利,事事如意。

游荡花旗 said...

还以为你被捉掉了... 原来跑到对面去了!写写你在那里的生活吧,就像你写英国的那几篇。

kaygoh said...

噢,又一人才外流。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剛剛才在浚國文的博<文情幵茂>上看到他與賣華青年(應該是爬蟲吧)在面書上公佈的對話(內容你看吧),不知它是收錢了不做不行還是喜歡強岀頭的出位言論,唉!套用你以前那句:有時罵了人后自己也廷傷心的。這種爬蟲應該不時會走進來和你對話吧?

大王蛇 said...

人在狮城,心就不要整天惦记着番薯国,一心不要二用,要不然青丝不保!

KS said...

我来了新加坡第六年了,当初来的时候是心不甘情不愿,到了现在还是没有归属感。

这里是个工作的好地方,没有种族歧视,没有固打,完全是凭真才实料。公司里的决策人物有很多是马来西亚华人,鬼佬老板觉得马来西亚华人很能干,比较smart,又知道变通。。我说这是被逼出来的,政府无能,我们只能靠自己。

eric foo said...

楼上的,我也迈入第六年了。。。同感!同干(第三声)!

Matthew Teow said...

nice to hear that you had settled down happily :) AhLong

Botak said...

Anakmalaysia: I will, thanks. We go curry mee again.

IAMFG: 用水枪啦。

道格拉斯:好。不过没有油。

鱼米:是人民。政府只是一小部分人。是人民的反应使我们觉得没希望。

丽娟姐:在这里的确有很多新发现。

MOOT:如果是封建时代,那就需要大侠为民除害。

CHONGSIEW:漏油了。。。

绿草:什么偶像。Sot sot了你。。。

塔米亚:我们的是寻禽记。太多禽兽了。

大头猪:这里有很多东西很可笑的,不过都被他们理所当然了。

Eric: 监狱就没那么严重,不过扣留所还可以。哈哈哈。

Teong Hock:还说利物浦,你是椤景还是赠兴?现在利物浦很差。。。呜呜呜呜。。。

花旗佬:吊你啦,咒我。。。?

Kaygoh:我这个不算人才。流掉了好。要不进森林搞革命军就不好。

大王:没有惦记番薯国。只是惦记大家。

KS:六年?没有归属感可能是思乡,也可能是一些基本观念改变不了。大马人比新加坡人更懂得怎么生存。他们太娇生惯养了。

Eric:不要整天干啦。

AhLong:Not yet la。People like me Singapore don’t want one la---too naughty。

翁詩健 said...

Botak,看來我得好好學習,至少以後抓筆還可以有口飯吃。
番薯國倒退很有意思,我覺得那是自作孽,不可活!

Teong Hock said...

波大,绝无此意。只想听听你的独到见解啦。。。
相信全球利物浦迷都有同感 - 利物浦现在真的很差。。。 呜呼哀哉。。。
希望国王道格拉斯可以起死回生,重塑利物浦王朝。
也期待波大的生花妙笔可以写出利物浦迷们的心声。。。
:)

eric foo said...

弱弱的问一下:翁詩健和翁詩杰有什么关系?

冷眼热血 said...

惊输国和破裂国管治上的基本分别是:一个什么都要管,什么都要理;另一个什么都要管,什么都不理。同样是家长式管理,一个是严于律子严于律己的严父,对孩子的事什么都要干涉,但绝不会让孩子饿肚子;另一个是严于律子宽于律己的兽父,在外花天酒地不说,回到家还把孩子当作出气筒、泄欲工具,让孩子饿肚子。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你要保重,期待你再继续写作,你一定得好好活着,让我们一起为那个祸国殃民的老马倒数。到时写一本臭嘛嘛屎记,别让他们把历史给改了,所以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翁詩健 said...

借波大的場地回答eric foo的問題:

就是同宗咯,只是同人不同命。

Matthew Teow said...

Hey, Botak, at least SG has not hardly impose ISA to their naughty boys yet :) AhLong

翁詩健 said...

昨天的電子新聞:因為非回教徒律師投訴回教祈禱的呼喚聲很大,結果被穆斯林示威.看了這則新聞,一個字.屌.如果3R出現問題不拿出來討論,一味把問題自動消失掉,究竟要到什麼時候才會進步的一天? ><||||

杨 霓 said...

我也想看你写"住在新加坡的日子"或"思念老婆"“挂心女儿“之类的文章....


祝愿一切顺利,加油哦!

Frank C said...

I use facebook share your article, just don't give up.

芯灵 said...

加油~!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死botak,幾時才潛完水出來教育我這些愚民?好歹寫幾行字交待一下最近怎麼樣了、母老虎與小老虎近況好嗎?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嘿嘿~再不出来叫奥沙马炸你家。

游荡花旗 said...

甘文丁没有wifi咩?被抓了也写写“我在甘文丁的日子”,再post几张照片上来看看!

Matthew Teow said...

新春快乐, 希望兔年大家顺顺利利....发发发发发发发发发发发发发啊!!!

AhLong

Frank C said...

新春快乐~

光头。。。。。

Tong said...

丁能补选决战在即,博达是该出来说说话了,殊不知卖华民震那一副副[婊态],吾不欲观矣...

Saw Tan Melaka said...

翁诗健竟然在这里出现!

anak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anakbmy said...

博士,没想到你去了岛国工作。酱也好,住在那里能让你比较两国的差别,有时候抽离反而能够让自己的思绪沉淀,能够从远距离看清番薯國,期待你的新作。

我在岛国生活多年了,认为番薯国没到绝望的地步,不要奢望官爷们会怜悯我们,大家必须为自己和孩子的未来继续奋斗。

We must fight for our future, the fight has to be carri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