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31 December 2011

很累的兩年

心血來潮,一時玩興大起用廣東話寫了一篇,想不到許多人投訴說看不懂。真不好意思。

自己寫廣東口語其實十分在行,因為小時候時常看《龍虎門》(不是龍虎豹啦。那時候《龍虎門》叫《小流氓》),和各類香港漫畫。小小年紀對廣東三字經猶有心得,加上好學不倦的態度與朋友間的努力切磋,在小六時就已經是@#$%**X%@#一代宗師。畢竟,這些母語(方言才是母語,別搞錯)國粹還得靠我們讀書人來研究,方能發揚光大和演進。粗人做不來的。這點,在下畢竟有讀書人的使命感,願略盡綿力。

時隔這許久,一篇貼文的點擊率告訴我大家都在一夜間回來了。感動之餘,我把這想法告訴朋友,她聳聳肩,“根本就沒有人離開。離開那個是你。”

是嗎?我愣了愣,給她揸告到。這兩年啊。 。 。

2009 年年尾一下機,我可說回到了一個我只知道它的大環境,卻不再熟悉它小環境的地方。但是一切的改變,卻和我八年前離開時對朋友說的預測幾乎一樣。不過沒有人說我是仙家。他們都忘了我走之前說過什麼。

我實在不想在這地方把孩子養大。但人總要生活。經朋友介紹,有兩份工作機會,一份在柬埔寨,一份在吉隆坡。我選了後者。2010年便開始一個人在首都打工,然後兩個星期一次的周末回鄉探望孩子的生涯。

工作其實不順利,又常見不到女兒。一個人蝸居,不是苦悶可以形容,但人到了Uncle的年紀就沒有憂鬱的奢侈,一個家等著你扛起。偏偏一閉上眼睛,英國生活的每一個情景歷歷在目,夢裡不知回去了多少次。我回到了我的家鄉,但我連個地址也沒有,填表格時就最痛苦。這些,都形成了水壩滿溢的洪水,就等那閘門開。

冷眼橫眉,就是那閘門。手在鍵盤上跳移時,一切都宣洩而出。寫的東西漸漸和在英國時不一樣。人家是躲得越遠越敢寫,我是回來後寫得更瘋,風格強烈轉變。回來後不到幾個月,我達致了我寫作的高峰期。被邀在風雲寫稿時,狀態簡直好得嚇人。所以我和好友說,我的文章,是壓力“壓”出來的。

去老顏的畫展時,他問,怎麼你近來寫得很頻繁?我說,“停不了,到干枯了寫不出了就會自動停。”想不到一語成讖。

後來丟了工作,幸虧得昭光收留,專職在風雲寫專欄。一天要看幾份報紙,過濾新聞,然後在最短時間內選出當天社論的主題。那幾個月的“辦報”或“辦媒體”經驗十分寶貴,也是我一生人工作得最快樂的一段時期,因為那是唯一一次有人請我做文字工作!

出了書,搞了推介禮後,為了現實考量,我就到了小新。沒想到,把家人接下來後,我才明白為何過去一年我可以寫得那麼輕鬆。因為,有女兒在,基本上根本不可能伏案疾書。晚上照顧她睡覺後,人已經很累。

這一耽擱,加上工作忙,就停了下來。有幽默感的讀者問我是否閉關,我哭笑不得。但是就像跑馬拉松,你一停,就漏了氣。加上有種心理漸漸浮起來,就是認為我要說的話都已經說完了,筆鋒開始變啞。

上星期,好像有話和大家說,又開始動筆。

我不知道下一站在那裡,我不理明年是否世界末日,我對國陣的詛咒從未停止。無論如何,新的一年總會有些展望。Shhh,別說出來,聽說默禱會比較靈驗,尤其註意有沒有流星飛過。嘿嘿。

人老了總是嘮叨些。新年快樂。給不離不棄的你們。

54 comments:

杨 霓 said...

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今年一整年,我也是累夸了,不过日子过得还好,充实!

玛丽 said...

真的,没有人离开过,一定要继续写哦!
新年快乐!

Bathtub said...

你真的回來了。

老顏 said...

也沒讓你完全停著不寫啊!有女萬事足,有一天我大概會明白這感覺:)祝大家元旦快樂

mengon said...

新年快乐,祝福你在新的一年里,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地址,当然也希望能看到你更多的佳作。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祝你新的一年里天天快乐,丰衣足食,猪笼进水(这句祝语广东人喜欢)。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有时爆粗用广东话比较传神…最重要能表达;看的人爽就好了。家有大小老虎是很累的…能写是种福气!祝新年快乐;国阵快完蛋旦;大家性生活快乐。

wk said...

新年快乐。

Susuteh 奶茶 said...

久违啦,兄弟!

晨灵 said...

开心就写,不想写就搁笔。随意过日子,自在自由,抱抱孩子,别强求。

路見要鳴 said...

新年快乐。

汪锦贵 said...

不需要强迫自己,有不忿要渲泄是自然会让你写个不停!我们都会耐心等待的!祝你新年快乐,一家平安健康!

anakmalaysia said...

Happy New Year, wishing you and Family healthy and prosperous in 2012 !

Fair仔 said...

新年快乐!我会在有流星时为你__(说了就不灵) 哈哈!

薰衣草夫人 said...

不管你在那里,仍会对你不弃不离,祝新的一年一切顺心,新年快乐!

上议 said...

用廣東話寫那一篇文,很傳神~

Botak said...

霓女人: 充實就好, 累不怕.

瑪莉: Try my best.

浴缸: 嗯...我一直都在.

老顏: 女兒纏身, 有苦自己知. 還有沒有畫展?

明安: 你人在家鄉吧? 新年快樂.

麗蓮: 豬籠入水! 我喜歡啊...瓦卡卡卡卡.

IAFG: 國陣完蛋後好日子未必即刻到來, 要自己去爭取的.

WK: 萬事如意.

奶茶: 聽說你不賣奶了?

晨靈: 對. 隨意過日子. 我這種人? 哈哈. 很難啦.

要鳴: 祝你二手車大賣.

錦貴: 謝謝. 我從來不強迫自己. 所以和這個世道很合不來. 哈哈.

ANAKMALAYSIA: SAME to you. Will not go back to Ipoh this coming CNY. Miss the curry at Ipoh Garden.

FAIR仔: 哈! 別害我啊...

麗娟: 收到. 放在心裡了. 新年快樂.

Botak said...

上議: 哈, 稀客啊. 你好吧?
對了, 你到底是東馬人, 還是在東馬的西馬人?

西域废人 said...

新年快樂!只能夠說感同身受,加油!
西域廢人

JT said...

You never walk alone !
Happy New Year !

大头猪 said...

同意楼上说的,能写多少就多少,可能有时只有只字片语,嫌字数不够的话可存档日后再补再发。。。继续写下去吧。

顺祝新年快乐。

Matthew Teow said...

Happy new year 2012.
Nice to know that you are still writing :)
AhLong

Botak said...

廢人: 新年快樂. 還在美國?

JT: Liverpool performs much better this season.

大頭豬: "嫌字數不夠可存檔.." 哈哈, 給你榨到.

Ah Long: hahaha, where are you now?

山城大熊 said...

没有你(文章)的日子,人生少了很多乐趣噢!

张玉燕--Yoke-Yin said...

新年快乐,步步高升!
你的人生经验是丰富的!

Unknown said...

有一天在cck看到你买早餐。没叫你,怕吓到你。:)

yeo said...

祝你~新年快乐,工作顺利!

新的一年,
开步走了就别停,
愿好文章源源来!

槟城老唐 said...

冷眼冰封多时,慈眉善目的老爸该是重显怒目金刚肃横眉的时候了!

游荡花旗 said...

一本香港杂志,竟然培育及造就了一名大马文字工作者!而且,还间接地贡献及推动马来西亚的改朝换代。

龍虎豹真不简单!

Botak said...

大熊: 人生的樂趣滿街都是. 我的文章算什麼? 單單翻開報紙閱讀馬華的小丑行徑就已經樂趣無窮.

玉燕: 新年快樂. 我寧願簡單些過日子--如果我行的話. 哈哈.

UNKNOWN: 你確定你看到的是我? 以後看到就叫啊.哈哈.

YEO: 謝謝. 不太寫得動了. 嘿嘿.

老唐: 老爸老了...要休息.

遊蕩花旗: 你又讀錯了. 該配老花眼鏡啦. 我說的是龍虎門.

civic said...

孩子更当是改变的动力! :)
YES,龙虎门精神打残国阵PKHKC!

eric foo said...

随心吧,一个人在外的压力是没有多少人可以理解的,我身同感受。。。

tamiya said...

回来了?回来了?
不要假假。。。我不相信。

Frank C said...

朋友还是老的好.....

哈哈哈哈哈~~~~ 波大回来了...

我和你一样,享受天伦+敦伦之乐也有整整一年多了.....

游荡花旗 said...

Botak, 你不要骗我。 龍虎門是没有 “馬騮打飛機” 这一招。

Frank C said...

不要忘记我们当年的热诚,我们就是这样沸腾起来的.....

反清复明这件事情,没有带给我们任何牺牲,可杀狗贼这件事情,带给我们的共鸣,是外人无可体会的...

看! 我又要举我的 KERIS 剑了.....

来,一起举起你的 KERIS 剑 .....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性年快乐,我最近几乎一个星期要写一次,不过都是放别人的姓名屌政府,哈哈。

A secret man said...

welcome back & happy new year.

山城大熊 said...

个D馬華小丑既行徑悌得多只会使人越来越低B!

Botak said...

CIVIC: 不錯, 孩子是改變, 也是不改變的動力. 最後還得看老子是哪樣人..

ERIC: 隨心, 不錯. 如果真可以隨心. 哈哈.

塔米亞: 本來就是假假的….

法蘭雞: 別只顧着在沙巴敦倫, 要回來看我們.

遊蕩花旗: 所以就說你年輕, 別讓我笑你, 因為你沒看過. 龍虎門以前(七十年代)叫”小流氓”. 用廣東話編寫. 要什麼粗口會都有.

法蘭雞: 什麼反清復明, 你真的要喝涼茶了.

大佬: 今年是龍年, 不是性年.

秘密的人: 還不知道是不是back, 哈哈.

大熊: 不用腦想的東西, 也可算是娛樂啦.

啤酒花™_J said...

我由潜水到留言到天天来,后来变久久来。。。期待你写!
2012,万象更新,新年快乐

二楼后座 said...

你远走老新,我被放逐边疆到神州(因为全公司只有我懂中文)
难得过年回东瀛,多两天又要再捐精报国了。
图案两只狗是在69,像马华,以为在被人含得爽爽的,结果不知不觉自己也在含人条7。

二楼后座 said...

anyway,你也不要太在于能不能写,毕竟我也觉得吊得没力了。
能写就写,不能写就算了,尽力而为。good luck!

p/s:自从黄玉郎入狱以后,我也告别了龙虎门,全心投入龙虎豹那里去了。
现在,希望在神州把av发扬光大。

Botak said...

啤酒花: 別抱太大希望. 哈哈.

二樓: 知我者, 二樓也! 當浮一大白.

ChongSiew said...

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很抱歉,我有点来晚了!

Frank C said...

好喜欢二楼的狗狗69.

童真里带点猥琐的可爱......

kuah siew aim said...

波大,还是会想念你的!

祝一家大小好!

TH Gan said...

波大兄,很高兴你又继续写了!
祝新的一年一切顺心,一家平安健康!

Botak said...

Chong Siew: 新年快樂. 又不是上班, 怕什麼晚?

法蘭雞: 猥瑣就適合你啦.

秀蔭: 好久不見啊, 還好吧?

TH GAN: 哈哈, 先別高興得太早.

Frank C said...

你的书内页的照片为什么是黑白的?

Botak said...

法蘭雞, 其實這問題就好像為何我們有兩粒春子一樣, 是沒有得解釋的. 因為它是黑白, 所以是黑白. 嘿嘿......

小馬 said...

光頭,
新年快樂,
潛水很久了,
無論如何想跟你說:新年快樂!

Botak said...

小馬: 謝謝. 新年快樂.

Frank C said...

也对,可能是因为它没有颜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