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6 January 2012

行刺

他躲在人群中已經三個小時。自小生活在嚴寒乾燥的北方大漠,這炎熱潮濕的天氣弄得他滿身大汗。那種汗水黏著衣服和肌膚的感覺,他似乎沒有試過。

但是他不敢動。心中的仇恨使他冷靜得像頭狼。迢迢千里來到這兒,就是為了報仇。生死,他早已置之度外。政府,律師,或國際刑警,沒有一個能幫到他,全都只是在推搪塞責。他心灰意冷。

他從小青梅竹馬,而又一直暗戀著的她,在這國度被炸得粉身碎骨。而兇手就在台上。

只見那頭髮像人首獅身像,河馬身型的胖女人就站在那兒,皮笑肉不笑的在頒獎。台下記者相機閃爍不停。

他慢慢挪動身子,緩緩擠到前面去,沒有人注意他,但是他卻注意到了,今天,那胖婊子怎麼看起來高大了些?

不管,反正機會只有一次。他得在保鏢開槍前幹掉這婊子,然後在身中多彈後像上海灘的許文強那樣轉十多個圈後才倒下,以讓她明白他的深情。然後和美麗的她在天國依偎著哼唱蒙古情歌。

機會來了,他終於擠到了最前面。那河馬般的壯碩身軀就在他眼前。咦?在台下的他怎麼似乎看到了粗長的腿毛?這臭女人........他嘀咕。但是已經不容他細想。

咬牙一鼓氣,血氣上湧。眼睛带着血丝,他衝上台,拔出了銳利閃亮的刀。

忽地手腕一震,手上的刀被人踢落。他沒有震驚,只是一陣心悸和蒼涼。怎麼........這婆娘的保安這麼嚴密?

在眾人的呼喝聲中,他心底凄凉,繼續往前衝。就算殺不死她,也要她受傷受驚和出醜。他強而有力的手伸向她的頭髮。他早聽說那獅子頭般的頭髮,是假的。

的確是假的。令他駭然的是,一抓,不只頭髮脫下,連著頭皮,臉皮,一併被拉下。沒有心理準備的他,腳下一個收不住,身體一軟,雙臂已經給人從後嵌住。

假頭髮假臉皮底下是個胖子,有顆光滑的頭,和紅潤的嘴唇。他想到了Man in Black 裡金蟬脫殼的外星人。和他一樣,那人也是滿頭大汗。

“什麼回事?為什麼會這樣?”他大喊,聲音帶哭,他不甘,但他已經放棄了掙扎。

唇紅齒白的胖子吃力的抹著汗,看著他,吐了口痰,“我幹!還好說呢?她堅持要扮成我到國會去主持會議,我只好扮成她來這兒頒獎。”

18 comments:

游荡花旗 said...

哈哈!下次用枪比较快。

anakmalaysia said...

QC !

Fair仔 said...

难怪她总是皮笑肉不笑。。。。

大头猪 said...

好久没讲河马了,哇哈哈哈。大选快到了,河马必定到处露脸,以示她才是真正的No.1

eric foo said...

哈哈哈~!!!’河马厌恶症候群‘正式启动~!

Botak said...

花旗佬: 蒙古人在大馬買不到槍....

anakmalaysia: what? quality control?

Fair 仔: 我覺得早就換了...

大頭仔: 這女人會把雞哥帶去荷蘭. 我們樂見其成.

Botak said...

ERIC: ?? 我不厭惡她啊.....我封她做偶像.

啤酒花™_J said...

河马身型的她皮笑肉不笑,我没办法做到因为你写得甘盏鬼!哇哈哈哈。荷兰的河容不下河马身型的她啦。。。

ZhangYe said...

绝!绝!有James Patterson 的节奏!
我还以为台上的是RPK呢!

大王蛇 said...

下次他会记得剃脚毛了。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改行做編劇,包你找到吃!

mengon said...

想起一齣戲,Martin Lawrence 主演的big mommas.笑死人。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以前人说 “红颜祸水”,大致是指美女贻误国家的意思。皆因“祸水”都是美女,但近代看到的都不是“美女”。波大会认为她是美女吗?

anakmalaysia said...

Ray, Queen control.

Botak said...

啤酒花: 她向來不是皮笑肉不笑的嗎? 就是怕臉上的粉掉下來.

ZHANG YE: RPK?....這太天馬行空了吧?

大王: 被河馬拔毛就有份.

IAMFG: 我改行? 那麼那些編劇不是沒飯吃?

明安: BIG MOMMA比河馬漂亮多了.

麗蓮: 禍水的是紅顏, 但是誰說紅顏一定是美女的? 美河馬可以嗎?

ANAKMALAYSIA: I SEE……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哇哈哈哈,太好笑了,波大兄不减当年无厘头搞笑之风,借来转载。

一介草夫 said...

如此这般形容那个一号王妃,也太绝了一点吧!直接呼唤她的第一夫人大名,不是更干净利落吗?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波大新年快乐,龙年添丁。。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