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8 August 2012

反星洲不用脸红气喘


星洲的支持者(或员工??)在网上做悲情反击,“你们要星洲关门才甘心吗?”(语气有着琼瑶式电影的哭腔)这句话很笨。答案:是,把话说得白些,就是要你关门。因为,媒体垄断和极权国家的一党专政,同样的罪恶。反星洲,就是反垄断,反霸权。

而对于一些对于反国阵和反星洲感到困惑,企图从中划分以便显示自己的“理智”的文艺界人士,我忍住了笑:反国阵和反星洲,是一体的。你不能趴在星洲身上,娇弱的喘着气,转身对我们说:哟,我们反国阵而已啦,你们别对星洲太过分啦。

我们看东西得从大格局的方向看。当我们轰炸星洲时,你的目标是什么?郑丁贤?曾毓林?不对。你的目标不应该只是这些个人,而是一个污浊无耻三角关系的其中一角:流氓国阵政府,黑手党警察与执法机构,和歪曲隐瞒事实以愚民,垄断平面媒体的主流报章。

星洲,在树桐佬中华魂的带领下,干的就是以上的 Axis of Evil 里头的第三种角色。当前锋报在马来人社区中诬蔑华社挑起种族事端时,星洲就对华社干着隐恶扬善,剪辑真相,和对政府歌功颂德的勾当。

这,才是我们不能放过他们的原因,必须把他们当成是人民的敌人,国阵的帮凶,而不是文抄公小丑而已。

现在星洲因抄袭假道歉,其实在平面媒体只字不提,推出了罗正文顶罪,又说人家有忧郁症,要诉诸悲情,一些人又心软了。或星洲员工化身的网民也借此大事反击,“人家都离开了,还有精神病呢,你要怎样?”

怎样?我可不会同情你哦。就算他怎么可怜又怎样?在打击星洲的过程中,是必须要有人牺牲的。因为,星洲不是一个名叫星洲的人,而是一群人组成的。这些人不逐个倒,星洲怎么倒?

知道星洲势力有多嚣张吗?

你们的偶像丘光耀,当时为何为了援交论而道歉?就因为党内高层的压力啊。为何党内高层给他压力?就因为世华集团垄断平面华语媒体啊!要让华社听到火箭的声音,看到火箭的文宣,就要捧星洲的大脚,火箭也怕了他们呐!要不,林公子的专栏被抽起,他自己竟然一声不敢出,要劳烦网民代他出头?

看到了吧?大卿帝国》势力庞大至此,以后就算改朝换代了,星洲在那儿继续作前朝的狗腿,而民联政府的讯息不能下达华社民间,恐怕民联要继续舔中华魂的懒耙呢!

只有星洲的公信力低了,名望跌了,销量受波及了,树桐佬中华魂名誉受损了,才能打击媒体垄断,还华社一个公正。所以不管星洲里头,哪个人受到影响,精神病了,便秘了,发狂了,跳楼了,失业了,等等等,我们都应该冷血对之。如果能让每个星洲的基层员工觉得,在星洲工作是种耻辱,那么我们就离成功不远了。

你们不是在喊改朝换代吗?那么记住,要倒的,不只是国阵啊,还有它的帮凶呢。他们的痛脚?尽量的挖吧!

12 comments: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星洲不是早已腥臭了吗?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你说过,它是最多愚民看的报纸,烂船还有三分钉,会仆街吗?要很久啦。你看,独立在线就收了。

Chua Boon Jung said...

大婆怒打負心漢,當然不會放過二奶。
可二奶大叫: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Botak said...

丽莲:早已经臭了,可是每天还是有人看。

IAMFG:没办法,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政府、与什么样的媒体。

CHUA:。。。。有这么样比喻?厉害。

游荡花旗 said...

郑丁贤, 他阳萎啊!你还追着他打, 你要怎样?他阳萎啊!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反正都很久没有看性州日报,倒了也对我无关系。

moot said...

波大快人快语,不拖泥带水。。

我看有些人因为有些“感情分“去为星鸡日报分辨一下,结果就被一群星鸡日报蛇随棍而上,把原本的概念骑劫偷换掉。笑到我。。

Botak said...

花旗佬:你厉害。给你讲先。。。

大佬:不看就好,看了会吐血。

MOOT:很多人其实是有利益关系在。抓笔杆的,替第一大报协过稿,哪会突然倒戈相向。世华媒体涵盖面很广啊,自然要护主一下。护主等于护自己,要不主任不清白自己又如何会有好名声?

Lord Helmchem said...

说到底,也有很多维护者都是为了五斗米折腰呀~

Botak said...

LORD:对啊。。。世华给稿他们写啊。。

Anti Botak said...

你这番言论是“自以为是”的看法和观点,从你对人的谩骂、诋毁、蔑视等侮辱歧视性语言,明显你是有语言暴力倾向的惯性和常态。

以“无耻、虚伪”送给你,因为在现实生活中你必然是粗鄙不堪的道德败坏、人格分裂,并辜负多年受母语教育栽培,用各种虚言为自己的卑劣的灵魂辩护。

可以不要人情、可以人身攻击、缺乏教养,甚至通过这样的言论下了这样的判断。在道德上也有一定不当之处,企图糟蹋知识精美的至高道德。

翁詩健 said...

文章寫得很好,那些反對者除了說你的文筆粗俗之外,根本挑不出有任何問題。而且他的反駁也說明了你的批評不是胡言亂語,好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