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6 June 2016

對回教的讓步=文明的毀滅

回撚瘋狂殺死49個基佬後,世界左膠再次展現轉移視線,避重就輕的功夫,譴責“暴力”,“恐怖主義”,“IS”。包括無能的小黑總統,一句也不敢提起回教,只是用“憎恨”,“仇殺”,這些字眼。

,慢著慢著,有人不爽了,因為我用“基佬”這字眼,對不對?不要緊張,我故意做的實驗,目的就是讓你們看看大家的雙重標準和鵪鶉。你們會抓字蚤來表示你們大愛平等,卻不敢對旗幟鮮明反同志殺害同志的回教做出針對性的指責。

當初因肥超一句“蘭花手”就群起圍剿的正人君子和蘭花手姊妹團現在除了share 外國新聞,截圖,假惺惺兩句感慨的話,就完全封口了。現在有本地馬鏟明目張膽的在網絡支持奧蘭多的同志屠殺,這可是比蘭花手還要嚴重的文明罪行。怎麼沒有看到早已經跨出去的“馬來通”和開明馬來人關係融洽的文人們,兩句?

西方社會價觀建立於人道立場,被左膠扭曲來包容回撚。問題的根不在於IS,不在於槍枝管制,在於回教!我早過,沒有開明回教徒這回事。殺你頭的是偏激極端份子,在旁勸你別亂話否則會被殺頭的,就是開明派啊!明白嗎?

嗨說殺人是因為槍械氾濫。好,以後禁止擁槍械。然後?殺人的是刀,好,以後禁止用刀。到最後,是不是禁止同志?禁止了就不會被殺了喔!接下來呢?如果有學校女學生因沒包頭被槍殺,那文明社會是不是再從管制槍械開始辯論,到最後結論是女人全部要開始包頭?

回教是和現代文明完全衝突的。現在的倫敦市長禁止暴露女體的廣告,已經是回撚 1;文明社會 0。有誰看到:這其實是我們向來的生活習慣,何需要以包容之名來改變?

回大馬吧。我小時候,沒有所謂的大愛理論,華社和馬來人的關係也不是水乳交融,反正那個鴻溝是存在的啦。但是,齋戒期間,我們可以自由自在的在馬來人面前吃東西,他們根本不會有“應該不爽”的念頭出現。在吉蘭丹州的下,華人結婚,拜天公,燒豬照樣在馬來人的房子面前抬著經過,也沒有人覺得不妥。

那時大家覺得用各自的文化過生活是天經地義的。曾何幾時,我們在人家齋戒期間不能吃東西?更有賤貨為了討好,身為非回教徒故意等回教徒開齋才吃,中文媒體還濫情的推波助瀾!這種做壞行情的自甘墮落,會使以後齋戒期間非回教徒不能吃東西變成理所當然!

你們齋戒月讓步,不吃了,接下來呢?你們的女兒去學校要包頭?再接下來呢?華人餐館不准賣豬肉?相信我,只要有人繼續強調包容,這些都會發生的!回教法今天以私人法案提呈,明天就難。一切逐步來,三十年或五十年,就看你讓步有多快。

這種讓步,是不必要的!吃東西是基本權力!因為和馬來特權無關,要站穩立場根本不難啊。美國還有一個川普,膽敢出問題的根源在於回教。而本地膠人比外國的更不堪的是,他們在包容的架構下,連種族不公政策也一併包容。

政客為利益用開明來包裝回撚,大家也就樂於繼續活在假象中。問哈迪,問抹砂布,問橙性黨,問馬華民政,甚至問林吉祥,他們對奧蘭多大屠殺有什麼看法,誰對誰錯,別驚訝於得不到一個確實的答案。我國除了拳頭黨(PSM)膽敢出立場外,全部政黨和民間社運團體都變鵪鶉,因為同情被殺的同志就是政治不正確。

一句蘭花手,或基佬,是不會讓文明毀滅的。但是對野蠻的讓步,面對野蠻逼近時的漠視和鵪鶉,就一定會。

2 comments:

TZUULEONG WONG said...

短々十多年,就颠倒是非到无药可救的死步,该死的大爱笨旦与白痴华文报,自作孽。

bs anjo said...

你的恐惧是一般人无法看到的,我们就等30年后吧,angela merkel 将被记载为千古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