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0 January 2018

奴才的咆哮 - 反廢票

這幾天,令我驚訝的不是廢票論越演越熱,而是反廢票的在野黨和一眾支持者完全本末倒置,繼續譴責廢票和恐嚇選民,明如果不投票國家就會怎樣怎樣,可是就沒有人去認真回應廢票論者的要求。

對,這些譴責,衊,標籤的人,全部都懂,今天喊廢票的人,都是當年投在野黨的人。他們堅信,票,是罵得回來的。

含淚投在野黨,是華社自我奴化的一種精彩表演。反正對執政黨不敢罵不敢要求,投個在野黨,猶如夢裡打飛機,早上一褲子遺精就心安理得。

華社的奴才 DNA 表現得最出色的當然是華團,當年因『訴求』事件被巫青團上門的雪華堂,今天在始作俑罪犯老馬的面前,不敢提出要老馬再答應一次訴求,而是全部對著老馬跪下,求大家別投廢票。真是一群子養的,雪華堂改稱麗春堂好了。

至於那些繼續把我們和納吉扯上關係的人,這麼做只有兩個道理:

一來無話可,眾在野黨理虧,明知道老馬信不過且罪狀罄竹難書,還是含了上去。所以只有標籤我們,畢竟他們也只有馬華可罵了。

二來腦袋簡單,只看到輸贏,『投廢票就是納吉贏』,然後聲嘶力竭的張開狗嘴:『你真的要納吉贏嗎?哈?』

喔,納吉贏又怎樣?對華社,有分別嗎?選你對我沒好處,我為何讓你贏?我又沒睡過你妹!我不投納吉,你就要笑了,傻嗨打靶仔,『納吉贏』不會成為我的道德綑綁的!

廢票,是人民的憤怒和無奈,還有民主力量的展現。民主,最基本來,就是用選票威脅政客替我們做事的制度。火箭不懂,粉絲不懂,因為都是共黨。

當劉鎮東的馬來海嘯論變成了馬來廢票,連馬來都沒有的時候,網絡上的謊言就開始散播,從狗嘴教授投廢票會被警察抓,到製造 WhatsApp 音頻散播謠言,孟加拉人會投票叫人打孟加拉外勞,還說『別打死』,呵呵呵呵。馬華狗又有報警的差事好做了。

有本事的打嘉馬的紅衫軍啦!孬種。

廢票雖說是我們提出,但是只是突出了問題所在而已。 不滿的情緒卻是一早在民間醞釀。法家不過做導洪工作,給個洩口,使大家明白原來還可以這麼做。

但是,明明上流崩霸,洪流近在眉睫,政客仍舊選擇對轉身著樹影狂吠。到全部被沖走,做落水狗時,又要怪人家落井下石了。

4 comments:

mc said...

廢票的出現只有两種可能。1,有人太笨,不懂的填選票。2,有人自作聰明,故意投廢票以抗議。

廢票到最後就只是廢票。因為政客只會認為廢票的出現是因為選民太笨,或是選民在抗議它敵對的政黨。所以嘛,廢票論听听就好。當真投廢票就真的是揾笨了。。。

我是马来西亚人 said...

投廢票的本質就是對垃圾政客說不。。愚蠢的賤民就是太蠢,明知擺在眼前的的都是廢材,還逼自己去二選一。投廢票就是表達不滿候選人的質素,要更多的選擇去比較

Hong Poh said...

有的人愿守旧,接受现有的施政方针;有的人愿尝试新气象,希望新政新作风,期许有个更好的将来。不管那一方面当朝都好,毕竟每五年的选择权还是来自民间,善用本身的权利维护社稷的美好将来才是负责任的公民,这才能鞭策施政者好好的将国家带康庄大道。

tzuu leong wong said...

有時候連和他們吵都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