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4 September 2009

狗改不了吃屎

看三美得意洋洋的抓起黨選勝利者的手, 只是好奇, 他到底知不知道, 大家都在笑?

所謂代表印裔的國大黨, 印裔的代表性已經成了笑話. 三美多年的狠刮猛斂, 黑幫治黨, 竟然在印度人淪為三等公民的今天, 還敢大言不慚. 不過, 這倒不是吉靈佬獨有的態度.

似乎全部國陣成員黨都瞎了眼, 看不到問題所在, 把頭埋在沙堆裡, 繼續斂財, 繼續濫權, 繼續內鬥.

馬華的鬧劇就不說了, 還是讓那些有內幕消息的去說吧. 和吉靈佬同樣的, 他們對於消除異己絕對理直氣壯. 絲毫不讓步, 全神投入, 不管浪費多少時間. 對華社問題視如不見.

好玩的, 他們和吉靈佬一樣, 認為國陣輸了錯在巫統, 馬華和國大黨是給巫統連累了.

還有更好玩的, 那吉不斷的在或暗示或警告的, 一叫馬華停止內鬥, 二叫國大黨不受印度人歡迎的三美唉唷唷退出政壇. 因為, 那會影響國陣的勝面. 好像巫統會輸就是因為老翁和三美兩人太不靠譜.

哈哈, 媽的, 這可是像萬能插頭, 一個插一個, 圍成了圓圈.

歇斯底里的老翁認為高風亮節的他沒有錯, 選舉失利錯在巫統.

三美唉唷唷認為把印度佬和國家的錢撥點進自己口袋並沒有錯, 選舉輸了錯在巫統.

那雞認為阿蛋肚牙被炸與拿牛頭遊行侮辱人家宗教影響不大, 對國陣有巨大負面影響的是馬華黨爭和不知羞恥的三美.

反正錯的永遠是別人, 這叫狗改不了吃屎.

19 comments:

leejiajia said...

老实说我最近真的有点气,最近的人为什么动不动就侮辱那些狗狗!那些姓三、翁、蔡和XX的都是猪狗不如的禽兽,哪里有狗的高尚呢?
波大,你知道吗,母狗舔幼狗的屁屁洞是为了帮助它的孩子顺利的大便,所以才会吃屎。上面提到那些动物,他们会这样做吗,逃都来不及了,可能逃去女人胯下他们就会。

张玉燕 said...

Botak: 其实你人在国外,是怎样刮到这些料的?想不到吉灵人竟沦落为三等公民。不过,华人也好不到哪里啦!

anakmalaysia said...

The time is up for them.B End.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leejiajia
这些人。。。。
你讲他是狗,还真的把狗给“污辱”了。

二楼后座 said...

没办法,阿查党中央代表都是喝到high high地去投票,小华的是看了飞机超人和冰淇淋物语才去的。
话说回来,作为污桶的小狗,小华和阿查党有哪一次在大选是靠华人和阿查票过关的?还不是靠马铲票!所以他们在大选落马,怪污桶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讲明一点,他们在国震的地位,不是要为自己的民族争取利益,而是帮忙污桶安抚自己人,好让污桶一而再再而三地推出一堆不平等政策,强奸非马铲。
没办法,俗语有言-政治家是为了下一代而斗争,政客是为了下一次选举。
华人或阿查的领袖,如果能利用耗费在党争的力量和智慧去争取本族人,不对,是全马来西亚人民的福利,botak兄,今天你我就不是在隔洋打字,而是在新源隆茶餐室里,喝杯白咖啡吹吹水,讨论孩子以后要进本地哪一间大学,要拿政府工程还是去当个公务员,对不对?

方人也 said...

三美连和丰都保不住,还推说国大党没错,错在国阵。千错万错,都是别人的错!逃避现实和敷衍塞责确是国阵政棍本色。何止国大党,污桶马华民政领导人的内心反应又何尝不是如此!只是三美脸皮较厚,放屁不怕脸红,反正中央代表认为是香的就可以了。

eddieliow said...

全部都是‘圣人’,永远不会做错的。千错万错都是我们的错,‘圣人’永远是对的。

Anonymous said...

誰對誰錯有什麽關係呢?

沙米大兄橫眉冷對千夫指,管你冷風熱嘲,一樣袋袋平安,你吹咩?

你在這裡怒髮衝冠,叫駡什麽禽獸卑鄙小人也好,小心心臟不勝負荷,得不償失,人家可是財源滾滾來,夜夜笙歌,左擁右抱好不快活。

Botak said...

李家家: 糟糕. 沒想到用狗形容也會惹來抗議, 可見大家對國陣痛恨至深.

玉燕: 這些料不用刮的. 它們陪伴我長大. 只要稍微注意新聞就行了,

ANAKMALYSIA: Yes, time's up, but dont know what trick are they going to play. Thay are not letting go easily.

賣博士: 唉,又一個愛狗之人, 看來要改題目了....

二樓: 公務員我就不當了, 不過我知道你想做駐日本大使...

方人也: 說真的, 他的臉皮厚得可以讓人寫一篇文章. 足以列入傳奇系列.

EDDIE: 聖人? 聖豬還差不多. 唉, 又侮辱豬了...

無名: 他是全家一起發財, 和馬華當年的豆皮林一家一樣.

二楼后座 said...

我当日本大使,
傻强兄当av主角,
你当导演。
金刚铁三角。

大王 said...

三美:“咦?你们不知道我这个职位是永恒的咩?”

西西留 said...

这是好事啦,再输一场就更加好事成双了。

安华吉祥和捏大师这几天睡得很香。

戆居居看天下 said...

三美:“没看见我的头发永远那么黑又厚吗?”

Botak said...

二樓: 你們自己搞好了. 我做觀眾.

大王: 他是永恆的笑話. 已經成為傳奇.

西西留: 他們好像真的變了駝鳥, 完全不知道外面發生了甚麼事?

ANGKUKU: 老實說, 戴假髮他不夠螺絲馬.

smiley said...

Never ending wooing game at all these Party level.

草禾刀 said...

除了怪误捅,许多阿查也开始怪阿华剥削了他们的权益。。。
经过多年“隔离政策”各个族群都免不了rasicm了起来。。。唉!!

Botak said...

Smiley: When you lose, you start finger-pointing....that seems to be human nature.

草禾刀: 啊查自己本身也有問題, 多年給人奴役養成了他們的奴性. 政治立場左右搖擺, 欺善怕惡, 目光短淺. 看看荳蔻村事件的發展就知道. 要不然三美也不會當權這麼多年.

小傻强 said...

后座:
唉,这不是我想要的3P!

二楼后座 said...

傻强兄,
就算我不是大使,如果你老人家肯飞过来,我带你去新宿打个白鸽转,你要多少P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