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5 September 2009

代代相傳

烈陽下, 我握着蠟筆的手已經冒汗.

那是怡保市的兒童繪畫比賽, 時為1977年, 地點在怡保 DR 公園. 我的畫本來就麻麻, 平時又不肯下苦工學, 只知道每次交作業時讓父親改兩筆, 便會峰迴路轉, 整張畫活了過來, 然後就拿高分.

現在可好了, 不只是畫, 還是寫生. 你在室內擺個花瓶給我, 我也畫不好, 戶外寫生? 偏偏老爹堅持我必須參加. 令伯這次死梗了.

之前和父親商量用何種材料, 他不假思索: 蠟筆! 水彩不方便, 尤其坐在草地上, 油彩根本不用想, 我不是那塊料. 我很沒出息的問: 爸, colour pencil 可以嗎, 然後用 magic colour 畫邊囉, 他瞪着我: 那是幼稚園的小孩用的. 我只好作罷.

那天他也不理我, 只是替我撐傘, 那種大大的廣告傘. 老媽帶着還在流口水的老弟和老妹在旁邊傻傻的坐着替我打氣. 一副全家郊遊的鳥樣. 只有我頭頂在冒熱氣, 像在練九陽神功.

“怎樣? 還有十分鐘.” 父親冷冷的問. “還沒有囉…” 我的聲音像在哭. 突然, 待巡場老師一走過, 老爸火速搶過我的蠟筆, 一掌打在小光頭上: 媽的, 看! 你給令伯看清楚: 這裡要留白, 不用怕, 這裡要敢放深色, 看到沒有, 藍色和綠色就要混合用, 那暗影才會出來. 看到沒有? KNN…

我畫了一個半小時, 然後老爸花了不到五分鐘幫我收拾殘局. 整張畫看起來終於不太難看.

頒獎典禮上, 司儀唸出全市 B 組第二名是我的名字時, 我恍惚的走上台. 我從來沒拿過繪畫的獎, 那也是人生唯一的一次. 我再也不敢參加繪畫比賽了. 我回頭看父親, 竟在他眼中看到了掩蓋不住的自豪.

三十多年過去, 老婆和我說: 以後女兒讀書時那些功課你得幫忙呀. 我聳聳肩: 學校老師不會教啊? 她一拳打在光頭上 (怎麼又是打人家的頭?), 問: 你老子以前也沒有把你留給學校老師吧?

我征住了. 思緒回到了怡保 DR公園那一幕. 幫忙兒女的功課是一種參與他們世界的方式. 你不一定幫得到他們, 但是有你在, 他們會感到安心. 我別的不用老爸幫, 就繪畫和寫毛筆字, 有好些分數是他的.

望着高燒剛退, 熟睡在我懐中的女兒. 我又好像看到了老爸坐在我面前. 似笑非笑, 一副終於輪到你了的幸災樂禍的鳥樣. 我咽喉一哽, 眼睛又濛了. 心中想: 死老傢伙, 這幫兒女騙老師的家傳功夫, 我定會持續下去.

26 comments:

koon said...

爸爸和女儿,任何一种画面和感情表达,都让我很感动。光头,bravo!

leejiajia said...

现在的父母无时无刻都在帮孩子骗老师的啦!
小学:帮孩子涂颜色,因为功课太多做不完。
中学:帮孩子写请假信,说孩子感冒。(独中生缺课要扣分,目前a流感肆虐,感冒可以不用扣分)。
还有很多的,一人写一句大概也洋洋洒洒的几大篇了。

Anonymous said...

孩子有些事情父母是需要插手的。

不过每个人都对这种情况所需要的程度都拿捏不准。因为其中需要很全面的情况了解。

就这样,有的造成了怨恨,有的造成了感激。

与其做他们的父母,我大多数比较喜欢当他们的朋友。

jiaying said...

很感动,父亲的爱真是伟大!
光头真的很感性!
你的女儿真幸福!

HK said...

不應該叫騙老師啦,這是父母和孩子之間的互動,分工合作也!喀喀喀~

木子 said...

讀完后竟然眼眶紅,很感動 ~~~
你很想你爸吧?

tamiya said...

botak,你女儿才七八个月大,就要你操心这个了啊?

回想起来,我在读书时,我娘都没有真正帮过我什么呢。哈哈,是我自己懒,不要她教。

二楼后座 said...

dr公园的写生要在深夜,而且最好的材料是喷彩。
不过这都已经成为绝响了。
你知道我在讲什么吧,嘿嘿嘿。


我个人呢,是从斯巴达式教育挨过来的,父母只问结果,不问过程。
他们只给我一句话:“做得好,是因为别人差,你走运;做得不好,是因为你能力不够,还需要更努力。自己做的事自己承担责任,长大之后要吃面包或鲍鱼,决定权都在自己手里,我们能做的,只有确认你不走歪路。”
这种教育方式好吗?
好的是,从来不会偷懒,也不敢偷懒,自我管理意识超强。
不好的是,当成绩出来时,只要是7字头的,就准备买铁打酒,如果是6字头以下的,索性不回家,不,是回不了家。
我在想,这种方式,我应该传给下一代吗?
还是应该是说,我的下一代,有胆量和毅力去接受这种方式吗?
我会传颗好球给他们,他们能不能完成过人射门进球,就看他们自己了。
当然,如果他们可以千里单骑完成进球,连球都不用我传,那就不枉此生了。

张玉燕 said...

哇赛!原来令尊还会画画啊!我想他的字体也会不错,对吧?不过,画画还是要有天分的。

黛丝 said...

光头,加油!
不管好不好,随着感觉走吧。。。。。
这幅画面已经是最好的了。

kinkyskiny said...

濫情!濫情!

草禾刀, blee said...

嘿,波大您想太多了啦,刚刚才忧怎么让女女认识传统节日。。。。现在又。。。。

不过哦,感觉到您蛮享受这过程。。。

eddieliow said...

马始终都是马,牛怎么也不会变马的。就算你把一只牛交给全世界最好的练马师,那只还是牛。我们需要正确教导小孩,而不是去逼他们做一些他们做不到的东西。所以现在得小孩很多都有轻微的精神衰弱症。就好像我妹妹,她
只希望他的大儿子考试时没有红字就满足了。

小蓝 said...

我女儿的project,画画,手工的功课,大多数(80%)是我在做。她们遗传自父亲,没有一点艺术细胞,最惨的是我还有两个未上学的儿子,天分和姐姐不相上下,我还有排忙。。

薰衣草夫人 said...

所以呀我说,先别说别给孩子压力别逼孩子让他自由发挥什么的,理论和现实永远背道而驰,到了那一刻,你会发现你不过是和一般父母做着同样一般的事,没什么希奇.

鱼米之乡 said...

惨了!惨了!我到现在还是坚持只要女儿高兴就好,功课做的完就好,名次是其次;看来可要加强她的心理素质不可了!

我们也是这般走过来,为什么现在的孩子要承担那么大的压力?成绩,是以父母的标准还是以孩子的能力为标准?愈来愈羡慕芬兰的教育制度。

Botak said...

KOON: 其實我是想念我父親.

麗夾夾|: 我倒不自覺又那麼多東西是父母幫忙的. 我父親只是幫忙我畫畫.

無名: 做他們的朋友有時他們不會怕你. 我父親小時從來不把我當朋友, 不過甚麼都和我說.

JIAYING: 唉, 我甚麼都還沒有做. 我女兒怎麼幸福?

HK: 對, 那不是騙老師. 看來你也是行家.

木子: 我就是想我爸. 怎麼我還有這許多事和他說他就不在了.

TAMIYA: 不是啦. 是我老婆說以後女兒的功課我得教, 才使我想那麼多.

二樓: 說真的, DR公園出名還真虧了晚上在那兒打野戰的男女. 可是它留給我的回憶就是一個兒童遊樂場. 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

玉燕: 繪畫要天分. 一點都不錯. 我有一些, 但沒興趣學. 我老爸一氣之下傳了給我妹妹. 她只學了我老爸七成. 學校拿獎狂風掃落葉, 結果做了美術老師. 後來才轉教英文.

黛絲: 跟着感覺走. 我們一生不就是這樣?

KINKY: 很濫嗎? 哈哈.

草禾刀: 不知道, 每次看着她, 總會想: 小臭貨, 妳到底要甚麼?

EDDIE: 小孩的精神衰弱和大人的精神衰弱也息息相關啊, 哈哈.

小藍: 你還真坦白. 看來妳比我父親還勤勞. 試試給他們獨立些嘛.

夫人: 我就一直在想, 光頭能不能和其他父母不同?

魚米佬: 對! 孩子的心理素質很重要. 我們有沒有幫他們是其次, 但是他們心理素質不好以後很難自立. 我的心理素質是母親打出來的.

smiley said...

"幫忙兒女的功課是一種參與他們世界的方式"

Besides helping, making them to understand and learn is equally important.

记得在中学第一学期因转科系,考试商科得了零分,老師说0分太难看了,就加多了一画,变了九分。当时那老师说:You better buck up. 也对班上同学们说 Nothing is impossible unless you want to 'sapu longkang' when you grow up. 然后就每天另外给了很多功课练习。考SPM 得了高分。

我只能说:Whatever you learn, nobody can take it away from you.

叶蓓怡 said...

天下父母心
只有自己当上了父母
才知道

天下父母心

是什么一回事。

=)

anakmalaysia said...

Botak, like your father, you will be a good father too.

Botak said...

Smiley: my dad used to talk to me about his school and uni days. That brought me to another world and I was not afraid of going to school, and always looking forward to going to university.

培怡: 我像你這年紀可沒妳懂事.

ANAKMALAYSIA: Ha, I really hope so. Just wait and see...

poll4malaysia said...

经过三天的投票,共有27票投下。
成绩分析如下:

A) 翁派的人所派放?> (33%)
B) 蔡派的人所派放?> (15%)
C) 党外人士所派放,准备坐收渔人之利?> (44%)
D) 其他 > (8%) (博主仅此致歉,由于系统出现乱码,因此无法得知这两票是说明什么。)

根据网上投票看来,还是有较多的人比较相信这次的光碟重现江湖一事,非党内人士所为,这共有44%。这也符合普遍民意,认为是有心人乘机浑水摸鱼,希望制造两败俱伤的局面。不过,MCA人马也无须过早开心,如果不是自己不争气,会有人有机会下手吗?有心人乘机推出光碟(如果真如所说的,非两派人马所为的话) 就是看死你马华自己打自己,勤练“七伤拳”,还没打到党内同志,就先自己中了内伤。

另外,相信是翁派人马所为的占有33%。这也是不可忽略的,说明不关你老总道德制高点多高,只要涉及政治斗争,没有人相信双方完全没有涉及肮脏手段。如果把这部分看成是支持蔡派者,百分率高达三成三。

接着认为是蔡派所为,所谓大打悲情牌,自己伤自己,然后再归咎对方的也高达15%。如果把这部分看成是支持翁派者,百分率高达一成五。

结论:如果以此项网上投票做为分析(当然,只是做为“学术研究”之用啦!不然,你以为….?) 翁派的死忠支持者大约有15%,而蔡派暂占上风有33%。不过别忽略了中间比较理性的44%,这一部分(segmen)者将会根据接下来的报导,在101010特大做出决定。而博主相信,讲得越多、伤得对方越多,并不代表稳胜,反而会导致反感,希望双方切记切记,点到为止就好。

《敬请浏览www.poll4malaysia.blogspot.com》

Eric How, said...

Bro.We won 6-1....
Torres 3, Stevie 1, Babel 2

老 头 said...

我还真的想不出我老爸让我感动或思念的地方.....给我十年时间应该也想不到吧.....

Botak said...

Eric: Ya, but MU won as well...next week is the bog match, vs Chelsea.

老頭: 何必那麼傷感? 我們一直向前看就是了.

千丝万楼 said...

看来你是没遗传到你老爸的真传哦。你说的对,有家人在身旁陪伴的感觉是很窝心又有安全感的。就像我死去的外婆一样,以前都一直在我身边可是却不觉得怎样,等真正那天她离开的时候,突然不知所措,变得孤零零的,常常就会想起她在生时的情景,所说的每一句话。看到你所写的阿爸,他一定都很疼你们,看到我都“眼湿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