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7 February 2011

埃及啟示錄

還是談回我們番薯國吧。

在去年12月中旬,我的新書推介禮上,潘永強說了這麼一番話,大意是;“還沒聽過不展示群眾力量,單靠選舉就可以推翻一個根深蒂固的專制政權的。”

當時,很多人都不諒解他說的是什麼。我雖然當時完全了解,卻不好意思說出來。

不錯,對於一個這麼牢牢控制著國營企業,國家資源,媒體,軍警,龐大的公務員群,甚至操縱着司法界,與皇權勾結而公然違憲,與黑社會關係密切的無恥狗日的政權來說,你們真的期望他們可以在選舉中下台?

又或者,你們真的認為你們會有個公平乾淨的選舉?

看看南韓,台灣,泰國,沒有一個國家的民主不是群眾走上街頭而得來的。只靠選舉?既得利益者的勢力老樹盤根,所謂的選舉他們絕不會輸。

在番薯國與埃及這樣的爛國家,走上街頭等於面對軍警+司法+黑社會串連的一條龍鎮壓配套。你我都怕。怎麼埃及人就不怕了?

不是他們不怕,而是他們不需要怕。當百萬人走上街頭的時候,就連軍警也要想清楚了。“要不要留條後路,以後和新政權好打交道?”當年的南韓和泰國,都是軍警按兵不動,沒有大事鎮壓而成事的。當天的埃及的軍警如果要真的幹,早就血流成河了。

選舉,很難撼倒一個腐敗政權。哪,就當我說笑吧:只有上街,霸佔機場,造成動亂,影響經濟,造成國內交通癱瘓,股市狂跌,死幾個人,流點血,這樣才能引起國際注目。這樣才能逼人下台,才是搞運動,才能達到目的。不想犧牲,一味講求穩定,就是落入圈套了。置之死地而後生,才是辦法。

話說回頭,我們的問題,或許不比埃及嚴重,卻比埃及複雜得多。埃及的問題,就像泰國,台灣,南韓當年一樣,只有一個大目標,那就是推翻專制腐敗政權,實現民主化。對立的兩方很簡單,就是政府的狗腿,和人民。

我們呢?種族與宗教特權兩種東西,跨越對立的雙方,有時是人,有時是鬼。多數時候人鬼不分。在這上面還有個莫名其妙的皇權。一條對立的直線劃得歪歪斜斜。如何分楚河漢界?

所以我們那百萬人走上街頭的一致性很欠奉。種族問題會冤魂不散的繼續纏著這美麗的國家,把它的民主進程往後拖。

民聯肯妥協的程度也是很可怕,比如,基本上補選時已經把郵寄選票當成不可擊敗的一環,計算對手勝算時先把郵寄選票算在內。大家寧願把這污濁手段理所當然了,也不願走上街頭,歇斯底里的力爭到底。也不願家醜外揚,叫聯合國派人來監督選舉。

從沒有人要徹底的改革。從沒有政客懂得要求真正的公平與民主。他們能夠執政幾個州,已經很滿足。太亂的搞不好他們中選了也沒有議員做啦。

別擔心啦,哪裡會亂?埃及那一套這裡絕不會發生。人家就不肯丟掉拐杖嘛。那自然是提倡拐杖的政黨勝利,不管它有多臭。以一人一票來說,還是民主勝利啦。

16 comments:

Fair仔 said...

加上砂沙两洲,我们真是个可悲的"民主"国家!

tamiya said...

还有摇头摆尾的出卖尊严的政党

moot said...

波大不是学过经济的吗? 津贴的力量威力强大啊, 那是“还可忍受”和”受不了了“ 的比较。你没看到小鸡鸡看到事件发展到利比亚的时候, 立刻改口说RON 95 汽油不涨价。

许多原本应该大量使用科技的行业, 因为油价大津贴的竞争,就变得太廉价不可行。

Douglas said...

分而治之,屢試不爽。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一文道出“现实与事实”,改朝换代还早的很。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上街示威,大佬我是敢的。

Botak said...

FAIR仔: 可悲的是種族問題凌駕民主之上.

塔米亞: 每個地方都會有走狗. 它們是歷史的點綴品.

MOOT: 汽油津貼百試百靈. 我們要等到走路上班時才會醒悟.

道格拉斯: 不用分, 明目張膽欺負你, 在你面前給別人吃不給你吃, 又怎樣?

麗蓮: 不管行不行, 既然只有投票一途, 還是要投票.

大佬: 其實每個人都一樣. 這些是逼出來的. 如果有那種大環境, 被欺壓的一方膽敢不顧死活大規模走上街, 我也會寫好遺囑走過長堤來.
問題在於, 大部分的人還是認為不到非反不可的時候, 還認為他們過得很舒適. 罪案多不是自己請保安啦, 每什麼大不了. 你上街被抓了, 背後還有同族的人笑你. 那就別做無謂犧牲了.

Nick the bookaholic said...

自从看了BOTAK的博客,我醒了,很多人都醒了。。。只可惜装“睡”的人太多,不愿醒的太多。
2020宏愿现在已经变成“恶灵恶灵”宏愿。
马桶党那只鸡别的都不会,瞎掰贿赂欺骗打太极却样样都精,丝毫不含糊。

eric foo said...

所以对于下届大选,没有什么信心的说!根据西西大大的消息,应该很快到来了,Botak,记得一起回去投他妈的一票哦。。。哈!

二楼后座 said...

马来人自我满足,华人一盘散沙,印度人有心无力,东马人长期无奈,皇室自我利益,再加上宗教与文化的利益纵横交错,要想掀起一阵暴风雨,除非经济上起了一个tipping point或非常性硬着落,要不然,都是徒然。

鱼米之乡 said...

选举制度已经不可信,但大家还得跟着游戏规矩玩,无奈呀!

据闻污桶已经利用选委会做手脚;在马来选民多过60%而又输少过2000票的选区来个污桶选民大风吹,再加上志愿警卫队。。。。选举结果已经是可预测的。

祥林嫂 said...

就算不能通过选举推翻这烂政府,但也要尽力否决它2/3国会议席,不能太消极啊!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上街示威被警察扣留,还可以上报纸的话,可为自己在政坛做点宣传,提高知名度为选举出来竞选铺路。但是我每次要参与示威都被临时取消,结果与朋友去附近茶店饮茶算了。

翁詩健 said...

Botak, 你说的对。我们真的要让镇暴部队工作。不能白拿薪水。头可破,血可流,民主不能不追求。遗憾的是,又有谁会愿意为这民主牺牲自己的生命?

kuah siew aim said...

耐心等吧!等有人饿了,就会走上街头示威的了!

钱越来越买不到东西了!快了!

到时你可要回来哦!

WL said...

自从去了新加坡后,你写部落格的速度也慢了,是因为新加坡真的很繁忙压力?还是远离了马来西亚看不到事情?还是工作后,时间都拿去应酬朋友然后回家打电话给老婆呢?

呵呵……

因为我发现我也是这样。

我时不时有回来检查你的部落格更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