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7 March 2011

哈斯南出城記

公司接了個大項目,人手不夠調動,請個新人又怕在項目做完後不知如何處置他。於是在番薯國的總公司派了個工程繪圖員過來幫忙。這種 Staff Pool 在我們公司是常有的事。

來的叫哈斯南。三十歲左右。大塊頭,憨厚和 tidak apa 的表情,一個典型的馬鏟。不只是第一次來夜郎國,也是第一次出國。

他英文不靈光,在夜郎國等於啞巴。(番薯國的英文教育看起來真的出了問題)但是當他和夜郎國的本土馬鏟說馬鏟話時,本地馬鏟都用英語回答。(可能是一種害怕被邊緣化的心理吧。)

我怕他水土不服,人地生疏,就和同事帶他搭巴士,地鐵。和他說哪兒有哈老餐吃。哪兒的食物是不哈老的。

結果,在第二天,他就問我,辦公樓那兒的祈禱室(Surau)在哪兒?

我怔住了。因為我根本沒想過這問題。於是就跑下樓去問賣mee rebus的土生馬鏟pakcik。他微笑說:就用樓梯間啊。七樓的,挺乾淨的,要不鋪張硬紙皮也行啊。掃地的西蒂也笑著說:樓梯間啊!

當我如實相告時,我看到了哈斯南眼中受傷的表情。本來同情他的我,突然心底一陣涼快。在番薯國,祈禱室無所不在,怎麼不起眼,簡陋的建築物,都會有一間舒適的祈禱間。不只是花了無數公家錢的問題,還有就是一種不言而喻,突出而明顯的特別待遇。

然而現在,這種特別待遇突然消失了。也許哈斯南覺得,回教徒在這兒被"虧待"了。但是,從小到大的教育和生活環境,使他的腦筋轉不過來,而永遠想不到一點:怎麼就只他們需要祈禱室,別的宗教就不需要?

還有最令他受不了的是每天五點半下班後都沒有人離開,夜郎國的工作狂文化令他無所適從。星期五問我們哪裡有回教堂也沒什麼人知道。我們叫了德士給他去回教堂竟然到最後上不了車。司機以為他是菲律賓人而硬說車不是他叫的。中英文都不行的他,根本不能回應,只好下車。

誰說夜郎國的德士司機水準都很高,從不拒載的?

番薯國馬鏟有許多是踏不出國土的,因為自小給拐杖寵壞。但是夜郎國的年輕一輩也一樣。除了懂得讀書外,對外面的世界也是一無所知。看什麼都以夜郎國的角度去看,膚淺,幼稚。稍微複雜的環境就生存不了了。

水土不服,文化差異,語言不通。哈斯南吃盡了苦頭。兩個星期後,今天早上,他走了。

39 comments:

強哥哥 said...

沙发!

Fair仔 said...

我可怜他,天大地大就只有蕃薯国能容得下他。
他感恩的是害他的人!

Douglas said...

真有此事?!

心真涼快!!

馬殘也有吃不完兜著走的一天?!!

大快人心!!

上议 said...

在地球村裏,这拐杖族的苦果才剛开始.

anakmalaysia said...

No one to be blame but them self.

moot said...

哈哈哈哈,佛教有小乘,注重那些无关痛痒的枝叶什么。 番薯国的伊斯兰教也有小乘, 没个祈祷室就死好像死老母。 如果在日本城市生活,空间更窄小,那是不是要跳楼?

菲律賓人出国工作的英语都还过得去,我看司機以为他是缅甸人。 还有, 那家伙肯定 95% 是生活白痴, 别告诉我你办公室不能上网。 要找回教堂,上去Google map 就有大把。 OMG!

薰衣草夫人 said...

因此他们只能在自己脚下那块土地上"呀文呀舞",离开一步失了拐杖就栽斤斗,白痴都懂此道理.

大王蛇 said...

哈斯南大概以后都不肯离开拐杖国的摇篮了。

仁哥 said...

还要请人吗?

林季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林季 said...

人才回流。

才:意思是刚刚。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其实也只有番薯国才适合他们,我国是专门养废柴和番薯的。

Bathtub said...

番薯国的保护政策害死了很多中下阶层的马来人。

不过这家伙真的是极品,明知道自己去另外一个世界,怎么还不动动脑筋调整自己?

他们不平时也这么说,lu datang sini,kena hormat sini punya adat & budaya !

或是,他们以为全世界都好像番薯国?

祥林嫂 said...

那他上厕所怎么办?新加坡很多厕所都没另设一个水龙头,提桶水上厕所?

WL said...

不行,我看了这篇文章两篇,字字琢磨回味,真的是痛快。

kk5432 said...

大家都覺得爽快。

但我只覺得可悲,因為馬來人素質差並不只是馬來人的問題,這是整體國民素質,教育水平低的問題。從同一個教育體制出來,其他種族的程度也降得很低,從公立大學畢業出來的華裔生,說得一口流利英語的也是極少數。

另外,如果文中的馬來人的水平是佔多數的,那麼馬來西亞的政治改革怎麼可能實現?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老实说一句,以我现今的程度,去夜郎国也肯定挨不住。

Botak said...

傻強: 近來還好吧?別忘了找個老婆。

FAIR仔:番薯國成功了。

道格拉斯:其實,我突然發現,馬鏟,也沒那麼威風。走出去,就完了。國內應該注意一下回教化給整個社會帶來的問題。

上議:拐杖族最終會回歸宗教,拒絕文明。以便生存。

ANAKMALAYSIA: That’s what they ask for.

MOOT: 他們一般上都不喜歡菲律賓人. 能夠不載就不載. 其實, 一般外勞都受歧視. 尤其他們不認得路又不相信司機又偏偏語言不通. 你以為孟加拉佬可以像在小傻強工地那樣快活? 哈哈.

夫人: 我只是沒想到情形會那麼糟糕.

大王蛇: 家.....是溫暖的.....(溫馨的背景音樂響起)

仁哥: 呃........你懂得工程繪圖? Draftman? 用CAD?

林季: 當浮一大白....

麗蓮: 小心我們自己變成了番薯.

浴缸: 他的確是極品. 公司裏的大馬人見怪不怪. 倒是新加坡人, 把他當成了化石.

祥林嫂: 沖水的時候用手飛快的向某個部位潑水......不夠, 再拉一次水.

WL: 唉....說來讓大家好過些罷了...要自強啊.

KK5432: 我國華裔大學畢業生的英文其實已經到了令人擔憂的地步. 這事教育部要負全責. 特意降低英文水平以遷就馬來人的後果就是這樣. 不過, 我們的政治改革是無望的.

大佬: 夜郎國沒有你想像的厲害.

Foong said...

Botak, update 多一点这样的post. 真痛快。
哈哈哈

tamiya said...

强哥又帅又有才华,只是少了那几分钱。放心,老婆还是找得到的。

自古适者生存,出去外面,才知道外面的竞争已经到了什么境界。

一直躲在kampung里的土地公,怎么会舍得去做那么辛苦的调整?

shirley said...

和豆浆一样,心涼!

Teong Hock said...

夜郎国讲的是“绩效”, 他们欢迎的是如波大等的精英。蕃薯国的整體國民素質和教育水平多偏低,相信不只哈斯南,很多蕃薯國民都可能会水土不服。可悲。

Botak said...

Foong: 我就來說多點夜郎國的壞處了...嘿嘿.

塔米亞: 土地公可以upgrade成為拿督公, 也不錯.

SHIELEY: 大家都一樣...偷偷笑.

TEONG HOCK: 我? 精....就有, 精英就不是了.

eric foo said...

其实在心凉的同时应该想想华裔的处境。很多人会认为番薯国的华裔来到小新一定可以大展拳脚,错!除非你是精英中的精英,如果是普通老百姓,sorry,你还是得挨还需被人歧视。

英文差的其实不只是马来人,还包括华人。我接触过来自不同州属的人,英文程度普遍低落。令人惊讶的是连最靠近小新的新山人英文也很糟糕。华校生尤其严重,连pronounce都有问题。所以番薯国的华人在小新并没有什么优势可言。

近年来,小新政府大力促进人口增长。其中以菲律宾`中国移民最多。前者英文能力绝对比我们好,后者在各领域以低廉`勤奋的态度大副度抢滩,番薯国的华人除了文化差异较少的优势外,还有其他吗?我们华文比较好?会说马来话?这里的日常/工作应用的都是英文,马来话连这里的马来人都少说了,我们会马来文有个屁用?

Cctiga said...

千呼萬喚, 終於有新"文"了.

"但是當他和夜郎國的本土馬鏟說馬鏟話時,本地馬鏟都用英語回答。"

>> 對以上這句, 我有一點見解.

小新國的第二語文教育(也就是母語)真的很有問題. 這裡真的沒有母語學習環境...

君不見個個小孩的英文說得滔滔不絕,口若懸河. 但一說起母語就結結巴巴.

我也曾試着跟小新國的巫裔說馬來文, 他竟然說"我說還可以, 讀馬來文就很吃力了".... 華人也一样, 看英文小說快得很, 但一般上連讀華文報就有問題了....

我小孩還未上小學, 但母語已說得沒英語遛...正努力培養她對華文的興趣....擔心中.....

正在小新國的..... 過客

karyn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JC Wong said...

去年参加了Singapore SunTec Convention & Exhibition Centre一个展览时认识了一位Indo来的画家.人生地不熟的他要求我帮他找祈祷室.我问了SunTec那边几个职员,包括两个土长马来妹,也说没有祈祷室.连附近商场都没有.后来那Indo友人在厕所解决了.好佩服他对阿拉的虔诚.
连李嘉诚开的SunTec都没设祈祷室!

Botak said...

Eric: 不錯. 搞不好, 能力稍差的都變了廉價勞工.

CC3: 英文強勢不是問題. 問題在於他們滅方言, 那對於學習母語是事倍功半的. 我以前寫過一篇 "老李還是錯了", 說的就是這個. 忘了什麼時候貼的.

JC: 祈禱室要來做麼? 睡覺?

Cinn said...

很肯定这厮回番薯国之后,又不懂要怎么误导番薯们了。
不怪得越来越多番薯都认为夜郎国亏待他们的人。

锡明 said...

好一句 “而永遠想不到一點:怎麼就只他們需要祈禱室,別的宗教就不需要?”.....

SC said...

where is 夜郎国?

张玉燕--Yoke-Yin said...

娇生惯养!叫他回乡种番薯吧!

Bathtub said...

新加坡华人的华语程度看他们的华文报纸就懂了。大概也是全世界最浅白的华文报。

早报还好,那几份晚报真的不堪入目。

大家都不要那么看小马来西亚人,在商场上的经验告诉我,想比起各国商场精英,大马华人的忍耐力,适应力,还有应变能力是相当不错,可以和香港人媲美。

这多亏了我们番薯国提供给我们从小到大不平等的历练,这是其他国的人民所没有的福气。

Bilis.Sam said...

我同意,夜郎国的年轻人,是很难在夜郎国以外找吃。太娇生惯养了。
I have a singapore customer, he said m'sia/KL is so dangerous, singapore so much better, convenient and safer, he will wanna live sgp forever. and he always look down at malaysia and malaysian, feels that we are 2nd class compared wt singaporean. i never felt upset abt his point of view as i think im ok here in m'sia :) no need to compare :)


rgds Ikan Bilis

爱的小花 said...

我们的拥有的优势之一是我们能够说多种语言/方言。这在夜朗国这一个区域中心是很受用的。

至少我本身就受益良多,公司就因为我是multilingual而给我很多到国外出差的机会,像去中国,香港,台湾,印尼等国家。我的夜朗国同事都没我那么幸运。

还有我很多的红毛上司/同事(过去现在)都比较喜欢和我们共事,他们告诉我他们觉得夜朗国人做事一板一眼的,always follow the book,不太懂得变通, 没什么creativity。

Cctiga, 讲母语要从家里,特别是从父母开始,小孩才会跟着学。我和我老婆在家里都不跟我小孩speak English。在夜朗国你还怕他们没机会讲英语吗!

爱的小花

anakbmy said...

哈哈,酱也好让他感受一下文化震荡。

不是我自夸,我们马劳在新国绝对是“生存者”,好过新国年轻人多多。

没礼貌,吃不了苦,爱耍嘴皮,办不了事的新国年轻人我见多了。

supervision2006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supervision2006 said...

对哈斯南来说这次的"出城記"真是个好深刻的体检.

Botak said...

CINN: 夜郎國的馬鏟過得挺舒適的. 又有一些看不到的特權. 爽得要死.

錫明: 最主要的是, 我們非回教徒必須懂得那麼想, 不是什麼事情都是理所當然的.

SC: 夜郎國, 夜郎自大之國. 你說呢?

玉燕: 種番薯也不懂呢!

浴缸: 早報晚報都差. 最糟糕的是國際評論. 我懷疑他們中文不好而編輯部被大陸人占領. 那種論調和大陸官方新聞報告幾乎同出一轍.

BILIS SAM: 他們的優越感是政府培養的. 一種自我膨脹的情緒. 要不他們其實什麼都不懂.

爱的小花: 對, 我們的優勢我們對環境的適應能力.
ANAKBMY: 吃不了苦, 愛耍嘴皮, 沒禮貌. 一點都不錯.
2006: 看來他再也不敢出國了.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