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3 April 2011

一個趕回家的下午

從機場出來,又是一個熱得令人煩躁的下午。我提著簡單的行李,上了德士。

“老闆,AYE還是PIE?”他看著反射鏡。

“吊你啊,他媽的你們煩不煩啊,每次一定要問,替我拿主意行不行?我怎知道哪條大道不塞車?”我腦中還在想著越南的公事。煩得要死。

“不是啦,老闆,你不是新加坡人啊。這邊的人很會complaint啦!等下喔,你替他們拿主意,選走的路塞車,就中招了啦。我以前剛駕德士的時候,也是這樣啦。憨憨的啦。”

“P…PIE好了。你駕德士多少年了?”我往後一躺,心想希望今天沒選錯。

“三年啦。以前我是在工地做鐵工的啦。”

看他的年紀,應該比我老幾歲,怎麼這麼老才轉行?“為什麼鐵工不幹了?”

“我當年幹鐵工,才千七新幣。後來老闆和我說,請我一個人可以請兩個大陸人。我還好意思留下來咩?”

“千七在這邊已經很低了,那些外勞只拿一半,能活嗎?”我一怔。

“他們幾個人擠一間公寓,我的OT是乘1.5,他們的OT只乘1.1呢!”

我無語。PIE沒有塞車。我望向窗外,一路順暢,夕陽的光芒很刺眼。

“後來我就駕德士囉。我不識英文字,吃了很多苦頭。起先路牌還不大會看。後來慢慢學。。。”

“駕德士好賺嗎?”我打斷他的話。

“這邊生活水準那麼高,現在我已經把家安在JB囉!”

“什麼?每天來回?那不是柔佛人才幹的事嗎?怎麼新加坡人也幹了?”我坐直了身子。不曉得自己已經不太認識這地區。

“你多久沒回來了老闆?這麼做的新加坡人才多呢!許多低收入的,都把自己新加坡的房子租出去,在柔佛住。我每天下班了就交車,然後坐巴士過去,我老婆在那兒接我。”

“那邊治安不好啊。。”我說出了在番薯國安家最大的隱憂。

“管它治安啦。最重要便宜啊!”他把車轉進我的组屋區。

我下車,付了錢。他突然也下車。“老闆。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為甚麼和你說那麼多,打擾你了。”

我嘆口氣。“不要緊。四海之內,都是朋友。”

20 comments:

kk5432 said...

我在新加坡工作近四年了,可能因為都在大學裡,看到的“新加坡”肯定不及botak兄在新加坡的四個月……

eric foo said...

新加坡只是欢迎有钱人进来是事实,所以说‘马劳’的地位很快便会被取代了,只是时间问题!

anakmalaysia said...

The poor try to survive no matter where they are ! Try hard, work hard, we can do it .

薰衣草夫人 said...

生活的悲歌处处有.....

tamiya said...

悲歌处处,只有切身体会了,才能懂得。

多走走看看,问问听听,那些辛酸泪,不比呆在藩属国。

lkf said...

和当年的香港一样,都要北上安家。

moot said...

新加坡,中产阶级的普通小天堂。 低收入和没两个钱的退休人士地狱。 至于有钱人,那是无国界的。何必住在窝居在sinkapor.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我觉得十年前很多大马人,现在中国人居多,上个月去了一趟小新,在商店里跟几个来自中国的售货员谈天,她们都说那里好找吃,来了都不想走,很多都想嫁新男的说~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1963)。 said...

兄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哎呀!丫丫 sin girl @boy

Anak Tom said...

德士司机也是尊重乘客才会问你的意见,你都没必要发脾气。人家也不希望等到乘客下车时才被投诉说司机绕大圈而要付更多的钱。入乡要随俗,再多的抱怨也无法改变现实,每一个国家都有他们的生活方式,你要试着去接受他,乐观一点。要不是咱们的番薯国不争气,你也不会出现在那边。

Biyun said...

生活逼人呵。。

Douglas said...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生活逼人啊。

二楼后座 said...

有钱人没有国界,
底层人才分你我。

wk said...

哇,一上车就吊人;火气旺盛啊。

Botak said...

KK5432: 不能這麼說…只是我習慣用不同角度看東西而已. 四年肯定比我看得多.

ERIC: 有錢人和有能力工作的人. 被榨取乾後就要看有沒有本事度過晚年.

ANAKMALAYSIA: the Chinese would always find a way out.

夫人: 但是新加坡的窮人還是比其他地方的好命了..

塔米亞: 比番薯國更慘的也只有落後國家了. 我驚訝的發覺走在胡志民市的街頭比吉隆坡安全!

LKF: 北上安家, 還有北妹可以慰勞一下.

MOOT: 一點都不錯. 全中.

麗蓮: 你知不知道還有很多大陸人回去時說, “再也不來新加坡”, 這是德士佬告訴我的. 有人辭官歸故里, 有人半夜赴考場.

阿興哥: 對啊. 我去到那裏, 都是對中下層的情形比較有興趣的.

TOM: 這點脾氣你也看不慣啊? 那你最好別看我的博啦. 這很斯文的啦.
有時我們罵人是對那社會整體的一種反抗. 社會會進步, 國家也是. 新國人被洗腦成認為只有輕聲細語不著重點的討論才是”成熟”的. 所以人家說新加坡男人沒有懶耙就是這個道理.
“再多的抱怨也無法改變事實”…是一種要不得的態度, 要不國陣不會執政這麼久.

BIYUN & 到哥拉斯: 我知道. 我在為誰而寫? 為他們啊.

二樓: 河馬呢? 有錢的河馬失勢了會去哪裡?

WK: 收歛很多了啦...kekekeke

二楼后座 said...

河马?我可每当过它是人。
失势了的时候?当然是潜水去。

蚯蚓 said...

时常被新加坡人叫johor kiah,今天真想不到新加坡人今天变成johor kiah...有点不惯!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老板孤寒的结果,富人越来越发,穷人越来越贫,外劳越来越多。穷人往外流,外劳边多数,富人变少数,乱起来就扑街咯。

anakbmy said...

中产阶级也在下沉,民怨日益积累。Botak 兄有空多出来走动就能体会了。小新现在光明正大的捞偏门,当铺越开越多,一个社会的崩坏已见雏形。

JC Wong said...

我的包租公从事烧焊多年,是散工。开工日$100-120一天。直到印度外劳抢滩,日薪只须$25-50。还好,他有间组屋可待和收租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