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8 April 2012

只要被罵就是好新聞從業員?

星洲日報在鬧笑話,污辱新聞從業員,和歪曲崇高的新聞自由價值觀方面,可謂功力高超。

他們除了在每日的政治新聞裡,避重就輕,斷章取義,扭曲事實,和依靠鄭丁賢寫些似是而非,立場模糊,投機取巧的文章外,總算找到他們對新聞界的貢獻,而且迫不及待的表揚。那就是, 咳咳,給人罵。

原來前陣子,彭亨州大臣發飚罵記者的事件中,正義之上日報的記者首當其衝。其中一個還拍下了該瘋狗罵人的照片。

結果星洲終於有了該報為正義壯烈犧牲的證據!昨天星洲管家婆蕭依釗隆重頒獎給三位有“無畏精神的女記者”。最令人毛骨慄然的,就是蕭管家婆說的一番話,把三個女記者形容成等如龍應台的女性:

“她們的勇氣,讓她(蕭)聯想起台灣詩人楊澤對80年代在台灣引燃野火的女作家龍應台的一段評語。楊澤說,與其說當年剛從西方歸來的龍應台勇敢,她其實更像是小紅帽,意外闖入野狼昏昏欲睡的森林。小紅帽可以棒打大野狼,小記者也可以勇敢面對大權貴。”

我操。真正的小記者面對大權貴,是對於事實的追根究底。真正的勇氣,在於面對當權者的黑暗勢力而不畏懼。當然,這些素質離大馬記者很遠很遠,離星洲的記者,更遠。

他們的追根究底的勇氣,只敢在災禍受難者家屬面前表露,他們揭露事實的勇氣,只表現在情色新聞上。而且一副藐視新聞道德的賤樣。

難怪的,今天又有哪個年輕記者明白什麼是新聞從業員操守?我 們都知道,新馬沒有 journalist, 只有 reporter, because they only report what the Government allows. (Report only 嘛……) If they say they are journalist, they are insulting journalism.

但是星洲的所做所為已經比其他的主流報章還要糟。那已經不是為生存那麼簡單,而簡直是受薪舔國陣春袋!這已經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也許在網絡給人罵多了,要爭回些面子,正好三個小妞給人罵,蕭小姐就馬上頒了獎,還自爽的比之龍應台。

可見蕭依釗的文化水平十分有限。要炫耀,也選個好的時機,好些的題材。 (比如,女記者因追查蒙古女郎案慘遭河馬襲擊,落荒而逃,等等)

最大的問題在於,被罵就會被褒獎,這樣的做法,等於荼毒年輕記者的觀念,這才是造孽至深。

也許做文化娼妓做了太久,星洲日報真的要改名為白痴日報。白痴日報只能培養白痴記者。循環不息。真乃我國報業的奇蹟。

17 comments:

山城大熊 said...

污桶一天不丢,哪来新闻自由?

张玉燕--Yoke-Yin said...

其实,当一名真正的journalist 是很危险的,分分钟都有可能把小命给搭上。

Fair仔 said...

腥粥在"政治新闻里,避重就轻,断章取义, 扭曲事实"

我举脚赞成。

"郑丁贤写些似是而非,立场模糊,投机取巧的文章"

我举双脚赞成。

不要在网上揶揄郑丁贤,等下资深前报人说你非黑既白。

啤酒花™_J said...

和龍應台比?! 呐~~~ 我爆粗鸟 呐 。!。 凸。表侮辱龍應台!(不好意思,在这里爆粗,谢谢你容许我)。

郑丁贤?!又是另一个呐~~~

什么苹果什么橙之后。来个安哥问候学生。TMD,写狗屁伸手大将军的思维出来分享。我们天然资产酱丰盛的国家给猪搞到教育费用每年高涨!纳税人的钱花光鸟!!什么私营学院大家一起太公分猪肉???!!!!

希望他表再论时事了!!!什么分析来的???

大头猪 said...

在一个大马要做大无畏,追根究底,挖出真相的记者,如二楼所说,会随时没命。

没有新闻自由的土壤,莫怪我国记者停留在“打好这份工”的心态。

莱士雅丁之流提倡Internet censorship已久,到时候我们连网络讯息流通的自由都没有了。
"~~什么都完鸟~~"

鱼米之乡 said...

正义之上有Journalist,国阵早就倒了!蒙古女郎不谈,最新的Subang Golf Club 他们敢谈吗?国阵将国家的财产转给巫统有关的公司,他们敢骂吗?

Botak said...

大熊: 自己也要爭氣. 第一大報變成第一奴才報, 人家已經替你設底線, 卻自己還要往下挖.

玉燕: 不一定, 又不是戰地記者. 看你在那個國家而已.

FAIR仔: 他們對於啟發愚民功德無量.

啤酒花: 問題在於很多人都認為, 只要是報章說的, 就是對的.

大頭豬: 等他來censor. 沒那麼容易的.

魚米: 他們哪裡敢? 追著受害者家屬逼問就敢.

yeo said...

人家是打一份工,领一份薄薪,
搞的是娱乐新闻,哪可比较外国记者!

游荡花旗 said...

你吹咩?星洲日报还是可以卖。

游荡花旗 said...

你吹咩?星洲日报还是可以卖。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做文化娼妓?改名性咒日报。

mengon said...

以前的父母都叫孩子多看報紙,多了解時事也能增加知識。
現在的父母則應該叫孩子別看報紙,因為報紙的新聞,特別是政治新聞大都經過隱瞞或歪曲,尤其是自詡正義至上的星洲日報。

moot said...

马来西亚的"记者“,真的是,让我看到无语。。。
连中国政府那么“敢和谐”,也有记者敢去报道那些“影响国家形象"的报道。。
反而马来西亚的平面媒体就像太监。。 而且更好笑的是,棒子还没下来,报纸自己先切。

Botak said...

YEO: 要是領一分薄薪就可以不理是非黑白, 那離開新聞界去外面領高薪好了.

花旗: 不吹, 只是可惜外面這麼多人給他們荼毒.

大佬: 不需要改名, 改什麼都臭.

明安: 對啊. 都叫兒女別相信報紙. 報紙只有一個作用, 用來看政府要我們相信什麼.

MOOT: 自我閹割, 本地報业傳統, 星洲發揮得淋漓盡致.

啤酒花™_J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啤酒花™_J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啤酒花™_J said...

botak, 这是我个人看到的情形:

以前如果要这片国土要做个‘称职’的新闻业者,一定有心理准备有一天SB(special branch)会找你喝咖啡的可能(当然,不是每个人酱幸运啦)。不然,某个政党也会私下找你喝茶的!(也不是每个人酱有彩啦)。这个SB到现在存在的喔。

再说,如果记者本身敢写,编辑也可能有所顾虑。报馆如果刊登,后果是什么?要面对印刷与出版法令呀!在这些法令管控之下,新闻业是什么样子,大家心里有数。

其实,经过茅草行动后,新闻业就一直没什么进步了。这些年,看到网络带来另一片天地。但是,看样子又有另一阻碍了。

网络发表的内容是不受与印刷与出版法令的管制,只受与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管制。内政部之前不是说要废除一系列充满争议性的法令吗?这会包括修订通讯及多媒体法令之类法令吧?会更严苛了!

so, Internet censorship (law) in the making now!!!

新闻也是言论自由的一部分。这里从来没有这自由。

If journalists are to be watchdogs (for the people), who then watches the watchdog? - in this land, bet you know who?! Needless to say much! (这是个歪论吧!?)

所以,新闻系出来的学生本来雄心勃勃的都会慢慢变样,不然离开这个行业(一定要声明,请不要对号入座,不是每个人都酱啦)因为要坚持,也要吃饭的。只是我无法明白为什么还是有资深报人背着良心写出不中肯的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