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 November 2012

走不出死胡同的马华



马华文棍又一呕心沥血之作。这次把自己的立场藏得更加隐晦,最精彩之处莫过于把他们在上届大选的失败归咎于许子根的 Bo hood, 导致了华人的情绪反应,而把票投给了行动党。民政党,他们说你们连累了马华哦?要不要找马华算帐? 哈哈。
                       
文中完全不提马华不能贯彻它代表华社的任务,并一直以狭义种族观念出发,把行动党当成是取代马华的另一个华基政党。 以此框架为出发点,把华社投行动党当成是一种暂时性的情绪反应。
                                   
由此,我们看到了马华无可药救的根本信念,和他们永远不了解华社,与华社越行越远的原因。其实,华社已经看透了种族政治架构的弊病,要不,他们就不会把票投给回教党啦,傻骇。

这点,马华永远在逃避,说不过人时就cut and paste, 断章取义,抹黑,泼屎,耍无赖,因为他们不能接受华社未必要投所谓华基政党的事实。

你看马华对于行动党可能代替他们成为华基政党的歇斯底里反应,就看出问题根本所在。他们竟然会怀疑火箭蓄意代替他们在国阵的地位!当火箭呼吁巫统开除马华出国阵时,他们的惊慌反应不像是执政党,看了你会失笑。

说到这儿,不得不说太监党比他们稍强。虽然他们在槟州像个委屈的小媳妇,又泼漆又纠缠着阿英哥蛮干,至少人家在混“政策”这样东西。要混,也混得像样些。而马华,一个执政党,竟然在大选前夕可以避谈政策,而一直诉诸种族情绪和宗教,兼中泼屎发烂渣,叫人不要乱。如此丑态,前所未有。

听说这份周刊在雪州没人要派,结果他们找了前南洋员工和马华党员去派送。大家都把整叠放在小贩中心,放了就走,也不敢说是谁派的。哈哈。蔡总要明白,很多马华基层都反了,要不,上一届火箭不会赢那么多啦,真的是大令憨。

现在马华的死忠派只有一群向来在官商勾结的场合中的既得利益者,不管它是食物链的底下层也罢,习惯了歪斜着狗眼,延着脸吞吃着上层丢下来的渣碎,一方面指挥着流氓狗崽捣乱,一方面举着我爱PM的标语,等着蔡总的青睐,赏他一条懒叫含。

14 comments:

Fair仔 said...

他们不想放开种族政治, 也不能放开。马华一直说行动党跟它们一样。其实是它们不能面对现实。

民政在看上去比马华好多了, 因为马华实在太烂。单元种族政党在现在压根儿不应该存在。

路見要鳴 said...

这篇blog,点中卖华死穴。

leejiajia said...

《马华。。。。。。也受到牵连,输得很难看。》
哇卡卡卡卡,原來被牽連而死的,真是壯烈犧牲,都是民政的錯。

Botak said...

Fair 仔:对,民政现在虽然干些买房子没钱给的无赖勾当(还说人家为难),但是至少人家很努力的在无赖,只说政策,不玩种族。

要鸣:你是前马华,你知道我说什么。请广为转载。

里家家:这次不知要受谁的牵连了。

anakmalaysia said...

Nothing to blame but them self, whole bunch of garbage.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波大,做做好心,別再打這麼生滋發瘟狗了,等下手生東西又要浪費買藥膏了,報紙一有報道這些淋棍人,我就一翻而過。

Thiam Teck (1983 - ?) said...

還好有你犧牲小我,不惜浪費自己青春去閱讀那份『大馬華人周刊』。否則我到臨終那一刻也不會知道原來馬華是被民政黨連累的。

不知道馬華在霹靂州和雪蘭而州是怎麼輸的。希望下期周刊有寫。

eric foo said...

马华文棍这篇鸟文,说明了一点:马华至今依然没有一丝羞愧和悔过之心。所以,我们好应该日行一善,送它赴荷兰一程吧~!

Botak said...

Anakmalaysia: This is what we call the final struggle.

IAMFG: 我有責任提醒大眾啊! 再說, 近來有些狗娘養的踩上來, 突然提醒我是時候再寫馬華了! 哈哈! 你是匿名鬼祟的, 我就大張旗鼓的踩. 大選要到, 是時候落井下石, 送他們歸西. 一個生口也不能留!

THIAM TECK: 就怕那些不知就裡的婦孺之輩相信啊.

ERIC: 這是他們的中心思想, 改不了, 也不願意改.

鱼米之乡 said...

马华对课题只剩下,歪曲,转移,忽视;再来就是招牌动作,我爱首相,我爱蔡总,我爱cd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我比較喜歡當眾大聲屌賣華狗,也給那些傻嗨上門警告,但是回教黨員每次都來幫忙,它們欺善怕惡的。

mengon said...

誠然,太監黨也是廣受鄙視的政黨,但是硬要拿兩個爛蘋果作比較的話,我覺得太監黨比馬華略強,強在至少多一點點羞恥心,雖說只是那麼一點點,但是就憑這麼一點,就可當著將來再戰政譠的小本錢,反觀馬華,只能繼續在無恥中沉倫,至到黨產敗盡,文棍們不再享有優渥的稿酬,嘍羅們連麵包屑也不夠吃時,這個被稱為世界第二或第三大的政黨,從此就會在馬國消失,當然也不再有人敢自認為前黨員,縱使它們今天是多麼忠心的護主。

Botak said...

鱼米:对。本性难移。那是招牌。

IAMFG:他们那些招数和mat rempit一样,见不得光。

明安:什么第二第三。。。第一大走狗党。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除了槟州巫统,现在连马华都欺负许子根,真的够boo h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