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4 October 2012

星洲日報的星雲真善美傳播貢獻獎



真善美新聞傳播?星洲?蕭依哈哈哈,他媽的。

做為佛光山弟子這麼多年,第一次感到生氣。佛光山可知道新聞獎的意義?

無論什麼形式的新聞獎,你們頒給一份其老闆通過政商關係進行媒體壟斷,從而取得商業利益的報章;一份其新聞報導不全面,其社論替貪腐的執政黨歌功德粉刷太平的報章,是對大馬人的羞辱,還是對佛光山開的玩笑?

偏偏,該新聞傳播獎委員會還:《在新聞自由受到限制的環境裡,蕭依釗和她的編輯團隊頂著各政治和經濟壓力,並和各社會勢力周旋,堅定不移的維持世華媒體集團旗下報刊的獨立、不偏不倚、客觀和公正的立場,使世華媒體集團的報刊,深受馬來西亞華人信賴和支持

獨立是委員會無知,還是說謊臉不改色

還有,蕭老太婆因公便利去搞所謂的真善美事業,而不是個人去搞,有什麼好表揚呢?哪,他們自己也說《藉著工作深入社會關懷弱勢,積極走進窮鄉僻壤,冒險進入受災地區,並探訪貧困學生散播愛心,三十餘年如一日。 》原來是“藉著工作”吶!有很多時候還是拿讀者錢做善事啦

頒個獎給他,自吹自擂,有假公濟私之嫌啊!那些什麼淨選盟媽媽和環保婆婆之類的,才應該是類獎的得主啊

佛光山是以台灣為基地的。以台灣的水平來說,星洲早就被杯葛。他們還可以頒獎給星洲?雖然他們可能就是照著某機構所呈上的名單頒獎,也要查清楚啊!用的是大師的名譽呢。

現在的宗教團體和商人組成的社團一樣,親執政團體,擅長搞關係,你給我方便,我給你榮譽,大家一家親。佛教徒追求真理,不畏艱辛,視人身為皮囊的風骨,在那

誰和你說風骨和佛理啦?大乘佛教走到今天,大家都在攀緣啊攀缘啊!

10 comments:

翁詩健 said...

原來雞哥的“You help me, I help you”已經滲透入宗教界了,可謂害人不淺。

Fair仔 said...

是搞不清状况,还是分猪肉奖?以为随便颁给一个大报就算? 这不是负责任的行为!

星云由始至终是亲国民党的。 台湾什么东西都被政治沾上一边,虽然我认为马来西亚好不到去那!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无孔不入,关丹独中也给方嗨兴放去九皇爷庙叫人损钱啦。

LOL said...

botak, 你有所不知。 星云根本就不是什么好鸟. 香港的古德明写过一篇讽刺星云的文章,见血封喉!
-------------------------------
今古高僧

国际佛光会会长星云大师月初从台湾来港弘扬佛法。那个佛叫做胡锦涛。胡锦涛佛法星云大师归纳为两句话:「香港要发展成为国家主席胡锦涛倡导的和谐社会。和谐社会就是皆大欢喜的社会。」

星云大师其实还应列举实例,阐释胡锦涛和谐大法的真谛。
首先,他可以说二○○五年十二月六日广东省汕尾市事件:汕尾市东洲镇村民不满当局强占民房,集会抗议。胡锦涛七宝莲台座下千多位防暴武警马上赶到现场,乱枪扫射,二十多个村民死亡。
类似的和谐故事,整个新中国无日无之。今年一月中山三角镇、四月开平长沙镇、十月顺德杏坛镇等,都是例子。《维摩诘经.嘱累品》有言:「一切大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星云大师不妨照样念诵:「一切大众,闻佛枪声,皆大欢喜。」
当然,胡锦涛莲台座下除了军警,还有「欲创和谐,何患无词」的护法。中国归主会领袖张荣亮拒绝加入官方会,今年六月被判入狱七年半,罪名是骗取出境证件;山东陈光诚挺身维护被迫堕胎妇女,八月被判入狱四年零三个月,罪名是聚众扰乱交通;河北郭起真在海外网站撰文批评中共贪污,十月被判入狱四年,罪名是煽动颠覆。南朝沈约《究竟慈悲论》有言:「释氏之,义本慈悲。」星云大师也不妨照样念诵:「胡氏之,义本监狱。」
唐朝末年,钱镠以功拜镇东军节度使,灵隐寺高僧贯休往贺,赠诗说:「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钱镠叹赏之余,派人对贯休说:「(『十四州』)改为『四十州』,乃可相见。」贯休见他有不臣之心,一口拒绝说:「州亦难添,诗亦难改。余孤云野鹤,何天不可飞?」他马上收拾衣,拂袖而去。

唐朝亡后,贯休寄身蜀国龙华寺。有一天,蜀帝王建来游,召见贯休,知道他能诗,想听听他的近作。贯休见诸王贵戚在侧,就朗诵一首《公子行》:「锦衣鲜荤手擎鹘(猎鹰),闲行气貌多陵忽(盛气凌人)。稼穑艰难总不知,五帝三皇是何物?」王建明白贯休存心讽刺,但对他恭敬不减,赐号「禅月大师」。后来贯休圆寂,王建还把他礼葬,为修灵塔。古人奉贯休为高僧(《唐才子传》卷十)。
但贯休这样的和尚,不会见容于和谐新中国。今年六四那天,江西宣春市化成禅寺圣观法师做法事超渡天安门死难者,当局于是说他「和三个女居士发生不正当关系」,要把他逐出江西。
新中国只喜欢星云大师之类高僧。他和贯休、圣观等完全不同,一不会吟诗讽上,二不会慈悲六四,但是很会赚钱,很会顺胡锦涛口气说话。
《维摩经.不思议品》说:「龙象(奇雄逾常的象,常比喻高僧)蹴蹋,非驴所堪。」圣观和星云谁是龙象,谁是秃驴,留与后人论断好了。

Botak said...

翁詩健: 宗教界與人方便, 皆大歡喜的做法,向來都是這樣. 但是, 這次做锝過了些. 因為星洲太爛了.

FAIR仔: 他的政治立場是他的事啦, 國民黨也不一定親那吉, 哈哈. 相信這是他們委員會的決定, 但是, 頒給星洲還說他們獨立, 就真的吐血.

IAMFG:那是另外一回事. 焦點不在那兒.

LOL: 看來我倒吸引了很多星雲的仇家出來呢. 哈哈.

鼻屎同学 said...

咦~ 学佛的怎么搞到要办这种奖的?

* 波大,最近还有在拍片吗?

张涛 said...

这奖应颁給Botak,他人一概没资格。

Fair仔 said...

我对星云没有敌意。 就算德高望重的人讲的话,也要经过思考。他的信徒会不会怀疑他说的话?

Botak said...

鼻屎:还在筹划,新的题目应该和大选有关吧。

FAIR仔,赞成!世人崇拜权威。但是就算是权威,也要被挑战和怀疑。

大头猪 said...

风骨要来何用,钱越多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