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2 October 2012

背腹受敵的阿雞哥



當馬華接二連三的驚人自爽談話,與對首相的愛慕表達,成為眾人茶餘飯後笑談的時候,似乎沒什麼人注意到國陣內部洶湧的暗流。而這暗流,對於民聯的影響是正面還是負面,還是個未知數。

那天土權對馬華嗆聲,說蔡總羞辱回教徒。呼吁回教徒别投馬華。頓時民聯粉絲額手稱慶,認為狗咬狗了。但是這些人沒搞清楚,這兩幫,是不同的狗。

記得邊加蘭吧?怎麼土權跑去反徵用馬來甘榜土地,即反邊加蘭計劃?整個石化計劃,是巫統找吃的路,政府機關,國陣成員黨,在明在暗都是支持的。怎麼徵巫統外圍的土犬卻在這緊要關頭抽後腿?這不是和自救聯盟的人站在一起了嗎?當然不是。

要搞清楚,土權根本不是阿雞哥的人。也不完全是巫統的人。確實來說,土犬是老馬的人。看來,有人要插阿雞哥屁股。難道馬雞又搞臭了?

雖然土犬向來不按牌理出牌,但是不可能不知道對蔡CD嗆聲這些舉動都是替國陣減分的。他們這麼做會間接使雞哥難堪。以人性的分析來說,他們這麼做,根本沒有顧慮國陣。因為那不是他們首要考慮的,奇怪吧!

然後看這則當今大馬半夜十二點半才上的新聞:前全國總警長慕沙否認將前往泰國開記者會,揭露蒙女案內幕。哦?撲朔迷離啊!如果是真的,他要揭露什麼?他現在站哪邊,吃誰的飯啊?這人到底是奉命倒雞哥呢,還是假借爆內幕之名,替雞哥插死兩個替死鬼?

我不知道阿雞哥怎麼解散國會。他根本是背腹受敵。但是要記住,他慘並不等於巫統也是一樣慘,至少巫統內部有人這樣認為。也許有人會覺得,雞哥是累贅。如果國陣因他而倒,大家就一鍋熟。

不知道,是否有人要在大選前抽雞哥的雞腳呢?再拖下去,就是年底1127日舉行的巫統大會了。雞哥早已強調必定是大選過後才黨選,而且為了大選,黨選可以再延後。(他當然這麼想,但是否木有釘也那麼想呢?)

如果是這樣,如我是阿雞哥,我會在人家還沒動手之前盡快解散國會,孤注一擲,大選

9 comments:

moot said...

阿鸡是富二代,阿鸡老父是无耻的忘八蛋。忘八的二代还会有什么孤注一掷的把戏。 马大帝念念不忘的,肯定要他的富二代做首相。

这些国阵的富二代和他们无耻老爹一样,还用60年代,那种管理10万人口村落的思维,还想继续用来执政。

悲哀的是一群傻逼,还以为“有经验”用1000人管理10万人口的效率,就可以继续下去用同样的效率, 傻逼认为,200万个公务员去”处理“2800万人口的区域不是大问题。

Fair仔 said...

污桶里也许有人认为拉下鸡鸡,推个新`钉'当首相,就可以象伯拉一样再骗吃两届。

· 康華 · said...

扶不起的阿斗~

Botak said...

MOOT:老马的儿子?哪里轮到他?轮到罗斯玛也轮不到小马。

FAIR仔:对,所以我想有人酝酿大选前倒鸡。

康华:这届政府,是最多庸才的。从来没有这么多笨蛋在内阁。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肥雞不是你,它最好不用選,奇怪就是,除了死老馬,之後的睡覺鴨和肥雞都是沒春袋的!

我是马来西亚人 said...

现在鸡哥根本不在乎选举结果, 国阵胜选不难, 因为愚民和幽灵太多, 如果只做最短命的首相, 那河马精一定会请他吃藤条. 所以拖字是它的救星, 间中就拼命提升个人形象来取代国阵形象, 所有的不满, 我鸡哥就可以帮忙. 如果接下来的六个月社会风平浪静, 愚民就会淡忘了, 再打压反对的声音
..那就是时候了..

Botak said...

IAMFG:不是意气用事的问题,和骨气没关系。而是。。。似乎有人在大选前就要他倒。。

马来西亚人:这才是我奇怪的地方。我觉得,国阵还是占优势的,但是偏偏他们好像丧家之犬那样,败相毕露。难道是天意?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只要民联一有什么大瓦事,就是那鸡解散国会的时候。

我是马来西亚人 said...

鸡哥可能在计划成立新国阵, 马华肯定是他的第一个成员党,I love pussy madly. Aka I love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