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8 October 2012

大家一起来泼漆



哦,胡栋强的车被泼漆?唔唔,老师说,泼漆是不对的。。。而光头说,如果我们以人性为探讨的出发点,只有那些落于下风的,害怕斗不过人家的,才会如此做。

换句话说,占上风的,或在一个对立的形势中占尽优势的,是不会,也不需要使出下三滥手段的。那倒不是占上风的人情操很高,或很有修养。而是因为他已经占了上风,无需这么做,要不,形势会变复杂。

槟州民政根本已经是 not relevant,踩多一脚都嫌费力的太监政党。除了开开党大会讲鸟话自爽外,就靠许子根捧着教育蓝图,白痴般微笑的让人拍照上报过日子。

形势如此悬殊,谁会向你的车泼漆,以使本已稳定的形势复杂化呢?

大选近了,有人一直要制造一种“国阵民联相差不大,投谁都一样”的道理。所以前有蔡鸡勇的耍无赖耍泼,在主流媒体的平台反复唠叨一些已站不住脚达南案件论点,后有无数的质疑民联州政府贪污滥权的把戏,有的没的都像真抓到人家痛脚一样,兴奋到口吐白沫喃喃自语打飞机,加上平面媒体的配合与适时增删,一切有如历历在目。

看看那新的免费周刊的论点,你心水清的,就看到这一切都是有协调的, 一条看不见的线把这些都连接起来。你也就会明白他们的攻击焦点在那里,和怎样的避重就轻。《两个阵营相差不大,投民联也是一样烂,而且也会乱,巫统有暴民,民联也有,又有两极化的危险,还是稳定为上策。》

避重就轻,就是没有人会和你坐下来谈华社如何被出卖和如何解决朋党贪污种族偏差等等等。

你气不过,想找人理论,谁知接下来,你发觉可能会有更多的国阵民联的“暴力互动”。你傻了眼。搞不好那天的“暴力互动”有升级版,阿鸡哥赶紧非常方便的宣布军管,不用大选。

所以胡栋强别担心,只要照着我以上的逻辑去推理,包你很快抓到凶手,水落石出。不用感谢我。

27 comments: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波大,你又踩到狗了,放心啦!它還衰過賣華呀,冇人得閒屌佢哩!

翁詩健 said...

感謝波大識穿了太監黨的苦肉計~~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得罪人多,钱银瓜葛,样衰欠扁,被淋红漆不一定与政治有关。

Botak said...

IAMFG:我知道,可是他们实在很可爱。他们和外界脱节到非常严重的层度。他们以为有人会信。

翁诗建:有本事叫人殴打许子根,打到眼青鼻肿,那或许有人会相信。

Botak said...

大佬:表酱,有什么桃色内幕快快说来听。。。。

我是马来西亚人 said...

要不然就直接放火烧了民政总部,然后让cctv拍到穿火箭的衣的行凶者,一切诉诸悲情。

Botak said...

我是马来西亚人:留下来做古迹不好吗?何苦诉诸暴力?他们已经无足轻重了。

Fair仔 said...

有两父子的冥国银行户口无端端各多了8亿。 大选要到了,该不会是下面的老党员要意思意思一下有胜算候选人名单?

我觉得泼漆的人很善良,要阻吓威胁人至少要让人感觉生命受危险,好象弄坏煞车机制,不死也吓到漏尿。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63771

新泼的漆可以用汽油等溶剂搞定,水漆更容易,用水冲就行。同样的工夫,随手拾起石头砸破镜子是让人更破费的手段。也不用带着桶漆这样招摇。

tamiya said...

其实,每天看到他们上报指东话西,真的很讨厌。

张涛 said...

一个没脑博士的歪论,
每天活在自我自大的世界里,
无药可救。

游荡花旗 said...

放火烧好一点!

moot said...

Fair仔 真的眼尖。 我看了那图片,哈哈哈哈, 那么少漆? 连涂bumper 都不够。 难道要省着来泼? 哈哈哈哈。


Botak said...

FAIR仔:哈哈,真的很省,漆贵呢。

塔米亚:可以当看小丑啊,哪,顶楼那位还说我踩到狗,马上有人对号入座了。记住啊,我不删贴的,难得有动物园,迟些可以收费。

花旗佬:你这家伙,就会放火。。。

MOOT:哈哈。漆不便宜阿。。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自导自演,最是丢脸。

我是马来西亚人 said...

那胡先生是不是有财务隐情,而被阿窿泼红漆?

mengon said...

這樣的事件就算是太監黨黨員聽了,也會發出會心一笑。試想一群奄奄一息的太監,有誰會願意浪費一罐紅漆去潑它,太無喱頭了吧?會相信的,除非是在太監的褲襠內活的太久,腦筋“焗”壞了的傻嗨。

Botak said...

麗蓮:說對了一半. 其實他們擅長的是抹黑.取得不完整的資料, 加以誇大, 還有主流媒體的配合. 全都是有計畫的.

馬來西亞人:嗯.....那就是就來給人斬了?

Botak said...

明安: 我問了,的確連民政自己人都不信, 你說, 誰會信?

鼻屎同学 said...

吸取经验,下次再来GENG一点的吧。。。

Botak said...

鼻屎童鞋: 下一次? 一次開銷很大的....這些帳目怎麼報?

yeo said...


白痴亮说, 泼漆找他!

是不是自導自演哦?

Botak said...

YEO:塞爆亮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游荡花旗 said...

要成为先进国,就要用先进国的方法。这种 case,花旗国最爱用 Molotov Cocktail,效果一流。如果能打爆车窗,丢进车内,效果更佳!

一介草夫 said...

如果自己人还是整天在自相残杀,最后失败的还是自己的族郡!敌人必然在暗笑!

Botak said...

花旗佬:放心,還有很多招數他們會使出來.

一介草夫:何謂自己人? 部族? 指的是華人嗎? 如果指定全部華人都要投同一個政黨的, 那是種族政治, 屬於還未開化的國家的. 政黨必須是跨種族的.

至於我們的種族政治,玩了這麼多年, 證明的就是所謂代表華人的政黨就是出賣華人最厚顏無恥的政黨.
團結牌不是這樣打的, 團結在一起給馬華民政帶著一起去死?

不敢面對真正的課題, 看勢頭不妙就抓"族群"來說.希望你走出70年代.

A secret man said...

Borrowed Botak word "不敢面對真正的課題, 看勢頭不妙就抓"族群"來說.希望你走出70年代" Thus, must look forward for 2 allince (party)system...

Botak said...

嘿嘿,你们没有发现,那份号称逢周六出版的华人周刊,第二期竟然没有出?
不可能是财务问题吧,有人资助的。。。
一期就收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