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1 December 2012

名女人访问记 – 续篇



记者:夫人,可以大略说说你的自传吗?

名女人:讨厌,说了你就不买了(抛个媚眼,记者打个抖索,尿泌出少许)

记者:不,不,呃。。。大概大概咯,书摘嘛,

名女人:嗯,就澄清那些讨厌的谣言啦。比如,我自小到大真的储蓄了很多钱的,比如,我没有与很多男人有一腿。比如。。。。

记者:慢着,夫人,什么谣言说你和谁有一腿啦?怎么没听过?

名女人:哦,没有??。。。想死啊你,造谣?要我炸鸠死你吗?

记者:不不不,是你说的啊。。。。唉,好好,那蒙古。。。

名女人:我告诉你,说我不敢去蒙古也是谣言。事实是蒙古人不敢来这儿。

记者:不是去蒙古,是炸弹。。。

名女人:炸弹?谁说我用炸弹?谁说我因为那蒙古骚货太烦要求太多佣金吃水太深而叫人用炸弹把她炸碎的?乱讲!

记者:夫人,我没说骚货和佣金啊,我只是说炸弹。。。

名女人:哦,没有??。。。想死啊你,造谣?要我炸鸠死你吗?

记者:夫人。。。不不,唉,我们就。。说说你丈夫和马。。。

名女人:马?那个马脸?马六甲那个马脸?谁说我和他有一腿?谁说我的女儿像他不像肥鸡?你们造谣?要我炸告死你吗?

记者:(近乎虚脱,裤子已经湿了一大片)夫人,我是说前首相马。。唉,算了。。我们说说羽球选手好吗?你最喜欢的一哥。

名女人:告诉你,都是谣言,说我抱住他时感觉超high也是假的。

记者:感觉超high?我有说吗?唉,好啦,那个地毯佬近来爆料。。。

名女人:你听清楚,说我和地毯佬有一腿也是假的。我总共才嫁了两次,此外最多和三五个人有一腿,我和地毯佬只是生意来往!

记者:呜呜呜。。(号啕大哭)我。。。我可没听说你和地毯佬有路啊!我是说,他对肥鸡和你的指责你有什么看法?

名女人:没有?你污蔑我!说我和地毯佬有一腿还说我收小白脸!太过分了,来人!把特小C4绑在他的春袋上,引爆!

(记者在惨叫声中,被拖出去。远处,传来一声闷响,如旱雷)

19 comments:

Thiam Teck (1983 - ?) said...

那新聞最讓我拍案叫絕的就是這句了:

“罗斯玛从孩童时期至现在所经历精彩的事件,都可以成为我国历史的一部分。”

tamiya said...

请问有哪一国的国家领导夫人有出自传的?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哈哈,应该由波大帮河马写山寨版自传。

大王蛇 said...

小心,中型C4还没拿出来…

anakmalaysia said...

Watch out for her body slam !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可以买一本来镇宅。

Botak said...

Thiam Teck: 从她来潮算起吗?

塔米娅:呃。。。。

大佬:咳咳,我是写山寨版的人咩?

大王:不错不错,中型才是最管用的。。。

Anakmalaysia:nightmare lo....

丽莲: 你不是刚刚搬了新家?

苦妈 said...

波大,河马看了你这篇博文,会不会以为你想跟她有一腿?!

Botak said...

亲爱的苦妈,难得你想象力丰富。不过,我想那会是恐怖片情节,不如你杀了我算了。

一介草夫 said...

冷眼看热spot! 小心河马载满炸药,然后把你拖入水中引爆!哈哈到时满身是屎!你就知道河马有多厉害!

游荡花旗 said...

马来西亚首任女首相的事迹当然可以成为我国历史的一部分。

“罗斯玛从孩童时期至现在所经历精彩的事件,都可以成为我国历史的一部分。”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所以鬼看了都怕,那里还敢来。。

亲爱的苦妈,难得你想象力丰富。不过,我想那会是恐怖片情节,不如你杀了我算了

波大若她真看中你,你不就当给鬼压咯,过后给你几亩田和封个蛋斯里或公公你都够你丰衣足食的过完下半世咯。。

Ahmad Johari said...

他妈的,真是烂博士,写的尽是垃圾。

Ahmad Johari said...

陀衰家,什么兰博士。

无眼直眉比较合适你这lanjiao秃头。

游荡花旗 said...

少林寺的铁春袋有听说过吗?只要练成,铁春袋是炸不掉的!

mengon said...

Batak,你這樣影射地獄夫人,會對牠的契家佬們造成很大的傷害哦,要服務一個龐然大物已不容易,還要遭到冷嘲熱諷,這⋯叫那些在鏠隙間討生活的"人"情何以堪啊!

Botak said...

明安,啊哟,什么隙缝中讨生活啦,这么看得起他们?
一群狗崽,狗娘生了出来,但没教养,喝了马华的奶,蔡犀利的精液,从此不能光明正大做人,匿名留言打游击,连完整的句子都写不出,难怪,毕竟口吃癫痫症是杂种的基因。
奴性又重,连中文假名也不敢用,想必是切皮入回教时切多了两寸。搞不好人家心仪回教党,早就想弃暗投明,只差没有去麦加。

上次姓张,这次切了懒叫,但是毕竟是我的粉丝,连你们都忘了我是博士,他从以前到现在还口口声声博士,你能不疼惜这狗杂种吗?

上次踩了华人周刊他们爽,这次说了颜天禄他们高潮。告诉你,马华大洗牌就来了。矮子和蔡CD扛上了,各自有代理人,姓颜的骑墙,风光不久了。毕竟甲州发展商对某人早已恨之入骨啊。。。所以做人别吃水太深。

哈哈哈!我们在等看好戏,而狗杂种的过场,是餐前开胃菜啦!

我是马来西亚人 said...

Botak兄,那位A.J.公公这么辱骂你,是不是你在揭露人家身为记者而去访问河马精的伤心往事,现在无法享受女色而一直挂念他的阳具。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奇怪!現在還有這種爬蟲奴才,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