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9 January 2013

南周報人好樣的


近日闹得轰轰烈烈的南方周末被强改稿件事件方兴未艾,现在由于报馆的官方微博被迫上缴(就是被迫将密码告知上级),南周记者宣布罢工

如果这发生在香港,或台湾,那没什么奇怪。但是,这发生在大陆!一个异议分子被抓被杀被关的地方,记者为了新闻自由而罢工!

有良知,人文水平高的新闻从业员,无论在什么环境之下都会向往新闻自由。人家不反而已,一反,大是大非在哪儿,清清楚楚绝不含糊。

我们的新闻从业员呢?其实没资格称为新闻从业员,低层的文化水平只够写email和留言,写网页新闻还错字连篇。高层的厚颜无耻,追求真善美境界。你叫他们罢工啊?愚民读者会说这么偏激干什么整千人没工开怎么办。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和新加坡还是唯一在本区有选举的所谓民主国家中还没试过政党轮替的。因为我们没种,因为我们人文水平低落。因为我们到了关键时刻总是软下来,说门面话胡混过去。

709 428,振奋人心,引人落泪,已经成为辉煌历史的一部分。不刻出席那些后来想起都有遗憾。而现在的112呢?在等警方安排协调场地!那如果人家不给你,你是不是取消?

公民运动的意义和斗争手段,我们真的要向香港学习。至于那些事先说明期限的跨年倒数减肥绝食团,我只能说,不只没有杀伤力(就算只要100小时也别说出来嘛!),断食排毒法肯定超过100小时啦。至于认为落发就能反莱纳斯的,我只说那割包皮可以殉道了。

我们真的很善良,本来300里苦行是神来之笔,掀起的滔天巨浪,在彼岸的我们一群游子都为之动容,含着泪默喊加油。谁知最后一软,领导头风一起,不去国会了。犹如就快到高潮时突然泻了,哪个意义就没有了。现在黄德还先通知廖仲莱会去找他,你说那个廖十五会在那边等你?

如果有天中国大陆不但在我们推翻国阵前推翻了中共,而且比我们更民主,我也不会奇怪。因为我们善良。我们不只要反,还要合法的反。乖乖的反。在人家的划定的范围内反。。。

不说了,要不人家说我只会说。其实评论人的社会责任在此。不喜欢看的可以走远些。南周的记者们,好样的,干杯。

9 comments:

游荡花旗 said...

跟警察申请准证时,可不可以要求不用催泪弹?吊!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波大这次用词也很“善良”了,也是这国家太多善良的人了,这次派的五百大洋更拢获了更多善良人的心。

我是马来西亚人 said...

什么是合法? 执政党任为合法时就是合法? 那宪法是什么? 现在这国家需要激烈的改革手段才有成效。臣民思维的人是薪水大于一切。

Matthew Teow said...

Botak, 謝繼麟 has passed away, I feel sad. Although I do not know him personally but many many years ago I met him twice in musical shows. May God brings peace to him. Ah Long.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很多傻駭報人對你說:搵食叱!傻駭說:他沒犯法!

Botak said...

花旗佬:我就怕其他的,在体育馆内,其实是瓮中抓鳖。更加容易被陷害。

丽莲:嘿嘿嘿。

我是马来西亚人:你看出来了啊?啊?哈哈。这个什么集会其实是聚会让领袖演讲而已。要改变的,是重新划分选区。上街的目的,就是要瘫痪政府,迫使他们屈服。吉隆坡有全国十分之一的人口,才10来个国会选区,乡村人又涌向它,你不输都假。
现在的斗争,是秀场。

Ah Long, I know, 我和他不是很熟,不过,很难接受得来。化学的人生。。。

IANFG:对了,何必那么认真。。

游荡花旗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游荡花旗 said...

如果当天民联领袖们坐着的舞台"突然间"倒塌,或体育馆屋顶"突然间"压下来,压死所有人,我这个假扮马来人的行动党员就可以当首相了。

Botak said...

花旗佬,告诉你,你不是第一个这么和我说的。在体育馆,要害你还不容易?制造恐慌导致人群践踏就行了。不过你的嫌疑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