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7 March 2014

中華膠的盲點 - 硬要攀上關係

我的定位向來都很簡單明瞭:我是一個中華民族後裔,我說中文,我知道我的祖先來自哪裏。句號。So what? 我祖先從中國來的並不代表我對於那邊什麼東西都要有個情意結。

英格蘭人源自德國北部,希特勒還沒打英國前還曾矯情的說“安格魯薩遜人和日耳曼是一家人。”少數的英國議員曾經動搖,只有丘吉爾不為所動,還是要打鳩德國佬。

記得中國剛開放不久時,八十年代末,我那大中華膠的老爸摟著來馬的大陸朋友的肩膀說,“大家都是中國人。”大陸仔一臉錯愕。

大中華膠的思維,來自把自己的千絲萬縷都和祖先來源地連接,再延伸到把自己的尊嚴等同那裏的榮辱,再把自己做人的大原則和那裏領袖喊的政治口號劃上等號。嗯嗯,麻煩了。

其實這個國家很大,根本是幾個國家。我的祖先來自南中國,說真的,我看著北方人聽著饒舌普通話,壓根兒就沒有親切感。如果不是自小被強硬告知,這是和我“一樣”的“中國人”,對我來說,他根本就是一個外國人!他的發源地和我的發源地距離比英國和西班牙還要遠。(是,中華膠要對我說北人南遷的故事。拜託,那很久了。)

中華膠的親切感,榮辱感,使命感,什麼懶叫感都好,來自大一統情意結。大一統情意結來我們從小就開始的不停的被灌輸秦始皇統一中國是“偉大事業”。秦始皇被形容為“雖然”是個暴君,卻“統一了中國真他媽的偉大的人”。

統一!這詞有魔法!從此大陸豬,香港仔,台灣佬,和海外華僑都要對這兩字如癡如醉,也要為這兩字付出巨大的人格撕裂代價。背叛這兩字,更是十惡不赦。幾十代人的因子遺傳下來,我們不懂得尊重國家的分裂和個別獨立,不少華人傻嗨竟然對前蘇聯的解體扼腕痛惜!因為大一統才是對的。

不同種族,文化的人要在一面國旗下生存,不是不行,國家民主就行!國家不民主,地方官員殘暴,黑箱作業嚴重,大一統化成野蠻,蔑視多元,強硬湊合只會更快的造成國家分崩析離。

如果大陸是民主制度,西藏,新疆,恐怕不會想要離開。怎麼?離開就是錯?哦!大一統關係了你的榮辱啊!因海外華僑大都有二等公民的自卑,所以最喜歡環抱大中華烏托邦打飛機,在大一統的迷幻中減輕被當地人欺負的痛苦。要人家強硬接受大一統的野蠻,以讓你這個海外華僑的虛榮心得到滿足。

所以我們譴責香港人和台獨分子,自己卻嘖嘖嘖的用蔑視的態度取笑中國大陸的種種,這地方你絕不會居留,(只會得空去東莞叫雞)但是卻義正詞嚴的要求港臺和達賴喇嘛擁抱共產黨。

台灣人罵大陸人“支那豬”,本地憤怒的中華膠對你說,“看!他們在罵我們“。我說被人屌啦你,支那豬罵的是應該是支那豬的人!台灣人和我們一樣都是發源自那裏,但又怎樣?早已經是兩個國家的人。只要我們的行為不是支那豬,就不是。

大中華膠的可愛就是一味的拿三千公里外的種族主義來悲情。比如,他們從來不敢罵馬來特權,但東風31射上空了他就爽了很久。所以,也活該你被馬來人欺負那麼久,也怪不得你要稱自己為支那豬。

3 comments:

大佬 said...

如果有人问大佬我愿意让中国共产党统治马来西亚吗?我肯定回答:不要。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大中华打飞机份子会越来越少的,年级大了,放心。

Botak said...

大佬:他們自己鬥隨時四分五裂。

IAMFG:那倒是真的。新一代的不會那麼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