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6 March 2014

超人對話


鹹蛋超人與底褲超人飛到一半累了停下來喝茶,聊起來。

“底褲仔,你就好啦,底褲外穿,衣著暴露,有時還勃起,那條goreng pisang 看到死伯清楚,這樣都不ban你,ban我?真是幹尼瑪極白的。”

“所以你不懂啦,鹹蛋仔。我打人是炫耀muscle 而已,我沒有用十字架射人哦!”

“什麼?去死啦,那個哪裏是十字架,這是令伯最拿手的必殺交叉十字電光。。。”

“吶吶吶吶,還講沒有十字?現在番薯人自卑又自大,有什麼做不出?我猜啊,可能他們認為番薯仔看了會學,等於用十字架射電光,有損宗教威嚴啊!”底褲超人眨眨眼。

“這。。。神經啊你,這。。。我是打壞人的英雄啊!”

“哦,你別!番薯人做東西不需要理由的。現在連阿拉也不可以講,你不給有人叫錯你的名字,叫成Alaman, 不是Ulta-man?或者你近來打的怪獸有沒有河馬在底褲超人還是要作弄他。

你!死底褲仔!我是人民偶像!這樣亂來人民會質問的!”

“質問?質問你的鹹蛋啦!別人民咯,連號稱代表他們的民聯也是這樣遲鈍啊!當初給你足足兩個月的補選期限也沒有一個民聯領袖懂得抗議,全部一聲不響逆來順受。看,人家沙巴兩個星期就選了,原來兩個月是人家等你上庭啊。還學人制造補選,自己拿來衰。”

鹹蛋超人氣得出煙,交叉雙臂,手掌佌佌有聲,看來交叉十字電光隨時射出,底褲超人臉色大變,要開溜已經來不及,突然,叮叮聲作響,只見鹹蛋超人胸前紅色蛋蛋急閃,原來講話太多,battery 用光鳥!要回去re-charge

底褲超人看著窘得不知所措的鹹蛋超人,哈哈大笑,“他媽的,我明白了,你這點像他們啊!做東西三分鐘熱度,不能持久,什麼計劃到一半總會超支,塌樓,塌橋,停工,有recharge, 才有維修,有維修,才有project啊!”

完,紅披風一晃,趕快溜走了。

7 comments: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小心肥超拿底裤套你的光头!WaKaka.

Botak said...

嗯,誰叫他扮底褲超人?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sim Heng.(1963)。 said...

番署国怕了超人,真的是太可笑了!哈哈哈哈。。。。。。我变。。。。。。哈哈哈哈。。。。。

vincent said...

你條粉腸,死牛一邊頸,屈得就屈!咸蛋超人食得鹹魚抵得渴,心口掛住個勇字,老虎都打死幾隻,有咩浪未見過!

大头猪 said...

内政部以咸蛋超人“威胁公共和谐和安宁”为由,宣布马来文版的咸蛋书为禁书。

咸蛋之王叫啊辣,就能“激怒穆斯林,危害社会安全”

咸蛋超人是危险的家伙。
与之相比,外劳手刃差佬,又有什么关系?

大佬 said...

真是无得顶。

Botak said...

各位,絕對不能讓無知的小孩以為,他們偉大的神,眼睛是兩粒鹹蛋。
想想嘛是有點道理,以後電視機播映凹大面時,馬來仔會不會指著螢幕說:阿拉,阿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