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0 October 2014

別忘了老祖宗啊!

在阿花姨以典型的巫統奴才口吻亂放屁後,一個民政老伯伯,柔佛代表陳來順,在一眾代表的軟趴趴不舉中,突然一柱擎天,在大會中當著阿雞哥的面,馬來人和華人,印度人一樣,大家都是外來者巫統就是印尼來的,還土權神經病。

就在我們拍爛手掌時,民政領導都啞了。因為還真和中國一樣,在這國家老實說歷史是犯法的。老傢伙只不過出了一段歷史,馬上就有馬來組織報警,告他煽動。結果民政領導層的春袋畢竟比基層的小,馬上以“不符合大馬精神”的罪名凍結了陳老的黨籍,總算保住了太監黨的英名。

我想起我的中國朋友把“三年困難時期”得順溜,就知道謊言得多就會進腦,變成睜眼瞎。沒有人會19591961三年大躍進死了幾千萬人是老毛好大喜功的結果,因為在黨的教育下,十三億人都已經非常順口的把它稱為“三年困難時期”。

從照片看到這些報案的馬來組織,我看到了他們眼裏的恐懼。真的怕成這樣啊?你們的自尊,都是意淫得來的,都要建立在謊言上嗎?

從這件事聯想開去,我又發現了一個有趣的問題。在大馬來人主義被巫統大力推行的今天,馬鏟甚少提到印尼!這個就近在咫尺,和他們同祖同宗,也是世界最多回教徒的國家。相反的,他們的飛機都打到很遠:巴勒斯坦,中東,IS,等等等。

如果馬鏟要一個可以威風炫耀的例子,除印尼屬誰?不但同祖同宗,還同語言同宗教!到民主進程,經濟發展,哪一樣不拉風?但是,有提到印尼的時候也只提起人家的排華,提起人家華人沒有中文名,近年來印尼日漸開放和民主化,馬鏟便漸漸不提了。

當然不提。所謂發展,就是越來越進步的意思。在印尼馬來文聖經是當街擺賣的。而最致命的,是印尼的回教徒可以轉教。且不印尼幼稚園開始教中文。

避開印尼 硬說這裡幾個國家本就是大馬來區,硬他們來去都是這裡的人,所以從一個國家到另一個國家,不是移民。嘿嘿,突然來個他媽的無國界,國家不成就區域,也不看看印尼認不認你們。臉皮還真厚得可以燉湯。

歇斯底里又狂躁,卻又不敢看一個回教徒為主的國家可以如何長進,如何把二億多人的國家管理到成為世界第十六大經濟體,資源比馬鏟少卻不餓死人。脆弱到看到別人喝啤酒,看到馬來妹紙摸狗,就會癲癇症發作。唯一最自豪的事情不是什麼體育經濟文化政治的成就,而是:他們是這塊土地“最早過來的人。”

我一直告訴錯愕的老外,“凡是大馬公民皆需公平對待”的精神是屬於高級生物的認知。在本地,是要算人口的,這叫野蠻大多數。


民政頭頭們畢竟不舉已久,剛抬頭給人嚇兩下就早洩。我希望陳老頭頂住了。反正這把年紀了,又沒有官做,死豬不怕滾水燙,你要撐下去,千萬別道歉,因為你沒有錯!要硬啊!你可以的。(要軟的時候就想想阿花姨吧,加油哦)




5 comments: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就一句连卖菜阿嫂都懂的实话历史,就是连讲出来也要道歉,这是又什么逻辑,是我说还要把他发扬光大,让一岁孩儿都知道,毕竟这是事实。

Botak said...

妳看看民政黨給的理由才令人噴飯啊。

tzuu leong wong said...

明知没种的政府,骂都费事。

大佬 said...

安顺补选的风光又丢失了。

Botak said...

祖良:這單。。。好笑啊!

大佬:安順補選是一個回流,又會流回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