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9 October 2014

肛門激發的起義

極權統治的小圈子都有個共同的盲點:到他們下台,這些死蠢也不會明白,敵對政治人物的光環,是被他們打壓出來的。

如果香港不用催淚彈對付中學生,黃之峰可能也不會上時代周刊封面。香港土共下了這麼多功夫來吸引外國傳媒,卻還要埋怨“外國勢力”。

昨晚在馬大校園,一個可以輕鬆的舉行然後散會的演講,非要搞成推倒鐵閘的壯烈舉止。如果你是“外國勢力”,你會對“安華講座”興趣濃厚,還是對“封鎖大學校園”較有興趣?

一個就來過氣的政客,一個因表現不如人意而民望開始下跌的政黨,靠著塞夫的萬能保鮮肛門支撐著人氣。

安華帶領88個國會議員表現差強人意,尤其面對大馬來人主義時缺乏衝撞力,更使華裔選民意興闌珊。 大選過後安華沒有帶領大家上街挑戰選舉成績,又急著和雞哥妥協,很多明眼人已經很有意見:人民有事你不搞運動,你自己有事才來號召抗議?

加上公正黨的家天下,鬥,莫名奇妙的補選,回教黨的抽後腿,流失大量民意幾乎是肯定的。誰知。。。峰迴路轉,天助民聯!雪州遴選大臣事件的違憲,突然團結了部份反對的聲音。在維護憲法的大前提下,大家唯有支持他老婆做大臣(雖然後來做不成)。

國陣 一直要安華吃肛交這個死貓,卻看不到,每上一次庭,安華的光環就壯大一次,塞夫的供詞越離譜,大家就越悲憤。再一次,在爛比爛的大前提下,人人當然選擇反抗司法不公。所以最後大家又會忘了民聯的不是,重新團結。

所以啊,如果安華入獄,則肯定變烈士。如果國陣聰明的就應該放了他,因為安華已經沒有作為!

也好啦,也許國陣氣數真的不長了。馬大校門事件到給我們看到了學生也有“推倒”的力量,用武力不再是土權的流氓的專利。發生了“推倒”,才是這次最大的收獲。有第一次,肯定有第二次,第三次。。。

甲午年,塞夫一屁眼,扳倒鐵閘天下反,希望這次肛門真能激發起義,來個Ass-hole inspired revolution 。更期望推倒事件猶如滾雪球,倒骨牌,越倒越起勁,越推越大膽。如果安華坐花廳也不要緊,反正曼德拉也是72才做總統,只要安華在獄中發揮曼德拉式的悲情,把民粉的憤怒保溫,那改朝換代可能真的有望啊!

4 comments:

tzuu leong wong said...

别对屁眼华带有希望,肥鸡也只剩下这些烂招,看! 狂吠后的土犬不是好好地。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对的安华已经没有作为了,他没有把握到最好的时机,我不懂民粉还在期待什么。

Botak said...

祖良,我在猜,是不是老馬在報私仇?

麗蓮:你沒發現,現在他的支持者多數剩下馬來人?

大佬 said...

国阵与民联斗烂,才是第三势力掘起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