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4 February 2015

華奴的國王新衣

大馬華人做奴才做久了,苟延殘喘,被虐卻又甚為自得。心裡逐築起一道保護網,自與外,自爽於。自我感覺良好的大前提是:自己是二等公民,要求平等就是破壞團結。吃人家吃剩的渣沒問題,因為我們勤勞刻苦,吃渣一樣可以過好生活。

久而久之,二等公民的奴才態度已經在意識中變成不得被挑戰的理所當然 ,並衍生出一套邏輯,稱之為華奴豬圈心理學。豬圈心理學排斥厭惡一切對豬圈潛規則提出的質疑與挑戰,對鞭笞鎖甘之如飴,就如穿著一套國王新衣,不容被刺穿,不能面對現實。

華人受盡委屈,從來沒有對不起馬來人,吃虧了打落牙齒和血吞,到頭來,在馬來人自己把經濟搞後,還是被人怪罪,施予暴力。這時開始有清醒的華人站出來,質疑擁護特權的正確性時 ,就馬上被自己的同胞冠上各種帽子。

我們赫然發現,要求廢除特權,要求平等,就是批評馬來人,就是種族主義。只可以批評巫統,不可以批評馬來人。硬把巫統與馬來人切割。然後不時祭出個“開明馬來人”來自瀆。

五十年前美國黑人在巴士上是要坐在有色人種的位置。他們爭取權益就是破壞團結?我們是土生土長的大馬華人,我們有對權力要求廢除馬來特權,爭取各族平等!如果不能實現,我們認命。但是如果這要求被扭曲,冠上各類罪名,那我不禁要問,這些人的議程是什麼?

寫文章弄群眾的文棍當然有其替政客粉飾太平的議程。但是,最可悲的是華社知識份子中總有一群自律甚嚴的和理非非,被馬來人插屁股就悶聲不響,看你用字粗一點就趕快跑過來你“破壞種族和諧,散播憎恨。”然後一群人如乩童般的搬 Pak Samad出來晃。唉,馬來人有多少個Pak Samad 啊?打飛機也爽?

這些人,都穿著國王新衣,不容被穿。穿的人被恨死,因為把他們拉回現實,使他們不再能自與外,自爽於。一群政客與評論人,起跨族群團結,口若懸河,其實就是本著那個大前提:我們是二等公民,要求平等即破壞團結。

弱弱問一句,難道,我愛馬來人,就不能叫他放棄特權?他同不同意是另外一回事,我知道無補於事,但是難道土生土長的我沒有這個權力當面問他?難道我沒有權力站穩立場?

現在縮起春袋的民聯當然不會替你爭取平等。還有,和你打賭,滿口道德不准人罵人的衛道之士與和理非非的華團NGO,最後一定基於“我不會犯法”的原則而靠向當權者,因為他們連罵人都覺得是罪過!

不能被穿的國王新衣到底,就是馬華模式:折扣的權益+折扣的民主,施捨給你,有一點總好過沒有,就好像變形獨中的關中。他們不能被穿的意願就是希望換湯不換藥,換貪官不換皇帝,罵巫統但不能批評馬來人,挑戰國陣但是不能挑戰特權!我這類人令人討厭,因為我指出國王沒穿衣!

朋友,比偽善更危險的,是睜眼瞎。政客愛死你們了。Muak

3 comments:

大佬 said...

即使有敢质疑马来特权的政党,极多数华裔选民还是心属民联,因为受国阵打压过久了,那个脑已经被洗了,被火箭利用了。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日子有功嘛。

Botak said...

老實說,現在局勢還很複雜,迷離,如果人民給民聯點壓力,可能會讓他們清醒些,別認為我們是鐵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