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6 February 2015

馬華不要做戲啦!

馬青張盛聞敲鑼打鼓,自爽到好像華族救星印海報遊行那樣,原來為的只是要依斯邁道歉!喔。就像那個爭上位的馬華三線演員,什麼宣傳局副主任葉慶華,透露了奴才本性尚不自知,一句話出了馬華的低賤,微小,與悲哀:“華社要的只是一個道歉而已。”

哈哈哈,他媽的,華社要什麼你知道?你憑什麼華社要什麼?原來是,弱弱的,好自己的價碼,有什麼事別搞那麼大,別生氣喔,我們只是要道歉而已。這是什麼政治人物啊?底氣在哪裡?代表華社?

身為一國閣農業部長,出這種話,一般民主國家的機制應該是要他辭職!他辭職與否,能被迫到辭職與否,是次要,但是正確的要求一定要提得出來啊!

馬華之賤,在於替巫統呈現打折扣,減價的要求,然後在華社領功。而這種招式,也只有在愚民社會,和如政府喉舌的主流媒體推波助瀾下,才能行得通。每次都這樣,每年都這樣,到最後總是不了了之,你們不悶的咩?

可是這也不是最要命,最要命的是最後大家都在“該不該道歉”兜圈子,卻忘了稻米局的蛀米!

視線被轉移,才是馬華立下的最大功勞。Bernas 專橫霸道,比如,適耕莊華人種的稻米碎粒最少,品質最好,卻不能自由賣到外州,而必須以被按低的特定價格賣給 Bernas,這些才是華人生計,又不見馬華出聲!

邦莫達的Bernas 壟斷到連米都屯到發霉,農長發表右翼言論不過要轉移視線而已!

當然到轉移視線,也實在是總會長的強項。一句“他(依斯邁)知道怎麼做了”充分詮釋什麼是《無能》,也製造了笑料和樂。也更加證明了馬華真的真的不能入閣!因為入閣的馬華連開口也不敢,還是沒有入閣那些還敢開口叫道歉。所以,要馬華做事,就要他們永遠在野啊!

不知道怎樣做奴才?看人家廖叔教你,“春袋,是這樣托的。”


2 comments: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又一单的醜事被转移了,几好用的方法,又袋々平安了。

Botak said...

我是看到馬華的臉孔很好笑。賤人就是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