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2 May 2015

光頭短篇小說之《聖戰》

他在彈孔纍纍的斷牆後喘息:幹!怎麼逃走時忘了帶鎗!

十五分鐘前,他還是一個自豪的聖戰士。長官叫他處決一個什葉派教徒的小學生 。他抗令:“我長途跋涉,是來參加聖戰的!不是來殺小孩的。”眼看著當初一起來的同胞都墮落了,強姦婦女,砍人頭什麼都幹,只有他,堅持聖戰就是聖戰。

長官狂怒,下令殺他,他拔腿就逃,竟忘了帶走他的AK47

想起家,中五他考獲三個A,讀本地大學的Matrikulasi,考試有馬鏟貼士。及格後進大學讀工程系。讀了一年,發現班上的華人同學根本是怪物,算數比馬來講師還快。倒是把回教祭出來時那些華裔才矮了半截。他從此熱衷于宗教。最後還響應IS號召,跑過來,跟著組織從敘利亞一路打到伊拉克。

跑到一間破敗的煉油廠前,他知道裡面有一群被囚禁的客工,教導了IS如何操作煉油廠後,將全部被驅逐~~這當然是恩典,總好過被割頭。 他鑽了進去,看到一群客工縮成一團,全身顫抖的望著他。

突然,一把非常熟悉的聲音:“Ahmad!”他循聲尋去,看到一個瘦小個子的華人。那是他多年的同學,從小玩到大的小明。“Beng!”小明衝上來,兩人抱在一起,大哭,恍如隔世。

小明看著他,笑起來:“Brader,你做了恐怖份子啊?”
屌你,是聖戰士!”他激動的更正。“不是一樣的咩?”小明笑。阿末裝著聽不到,看著小明,:“你怎麼會在這裡?”

“唉,SPM考得不好,家裡沒有錢讓我讀學院,只好出來修理機械,三年前我老闆標到這裡石油工程的一份維修工,要大馬人做工頭,那時候還沒有IS,我就跟著過來咯,順便賣日本AV老翻。”小明說。阿末大驚:“考不好?你也是 A啊!”

小明苦笑,“哎喲,我Cina嘛,而且馬來文掛了,拿8仔,二號紙,家裡又沒錢。哈,你這個是什麼號碼來的?”他指著阿末衣服上的一組號碼。阿末挺起了胸膛,說:“這是我聖戰士的編號。”“哦!我一定要打電話回去買!你是 Terrorist,你的lumber一定很有殺氣,很ONG的啦!HUAT啦。”一時把阿末氣得翻白眼。

突然,外面吵雜的聲響由遠而近,IS在搜索他!他慌忙做了個別出聲的手勢,然後緊緊握住小明的雙臂:“brader,這裏也是死路一條,不如我們回去搞游擊隊,幹掉那臭政府,把眾貪官處死!成立純正的,真正接近真主阿拉的國家!好不好?”

小明怔了一下,突然猛力推開他,大喊,“He is hereHe is here!”阿末驚駭得還來不及反應,一群 IS衝了進來,看到阿末,提起機槍就射,子彈在他身上開花,鮮血飛濺,身中六彈的阿末往後就倒,一雙佈滿血絲的眼睛望著小明,他不是不知道他這好兄弟從小市儈,怕死,自私,但是絕沒料到會在生死關頭出賣他。

小明看著他,良久,待他激烈起伏噴血的胸口緩緩的靜止了。才說:“Brader,我們連生活都成問題,你還要聖戰。我們怕 Hudud 怕得要死,你還要成立純真的回教王國!你這樣的聖戰士回去,也不知道會搞出什麼來。與其我們給回教國逼死,不如你死咯!哦對了,你要保佑1758開出頭獎哦!我會買 Halal 的東西拜你的。”

3 comments:

大佬 said...

虔诚的马来友遇着狡猾的支那人。阿拉都没眼看。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傻骇到底了,还是傻骇,不死有淋用咩!拜神会有饭吃咩?凸!

Botak said...

哈哈哈,這故事是一個悲劇,但是只有馬來西亞人看得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