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4 May 2015

膠人的政治正確

2006年,當我還在英國當研究生時,在Sheffield華人社區做兼職社工。一天帶一個取得暫時難民身份的大陸女孩去看牙醫,當她的翻譯。我問她什麼難民啊?她政治難民。我興趣來了,那類政治難民啊?她一點也不靦腆的:我一到機場就直奔海關,我是法輪功的,要求政治庇護。結果就批了暫時難民身分,等待調

我目瞪口呆,因為我知道,等到調查完畢,斷定她不是真的政治難民,需要遣返時,可能已經找不到人了。而在批了暫時難民的這段時間內,我們得幫助她註冊國民保健,以便有免費醫療。

西歐海關這種傻嗨作法,叫做 follow the book不懂得變通,也不敢變通。因為在左膠猖獗的西歐,這就是政治正確。罔顧實際國情,凡事以理論出發,就算是錯了,放了他們進來我就不用被左膠暴徒抨擊。

英國近來愈發嚴格了,而歐陸的歐盟成員國,簡直對非法移民束手無策,反正從北非擠滿一船人過來,到了西班牙或義大利,你就一定要收留他們,他們會在記者面前作狀哭天喊地,上了岸就海闊天空,因為除了沒有簽申根公約的英國,瑞典等國外,其他歐盟國之間來去是不用護照,沒有海關的。

左膠當道,回燃猖獗,歐洲淪陷。近來IS更是把成員擠上難民船,以便登上歐洲大陸去建立據點。“文明政府”們不是不知道,但是被左膠政治正確荼毒的歐盟政治圈,根本不敢站在國家利益的立場大聲說不!人家炸了你,還要聘請律師替他們打官司,確保他們的權益受保護,但是誰敢當街罵回教,就會在歧視的罪狀下被控!

所以歷史告訴我們,野蠻永遠戰勝文明。因為文明是自願綁著雙手和人打。

這些禍國殃民的左膠,不再只是一群不理現實,懷有世界大同思想,奉行人道主義的傻嗨,而已經是一個龐大的利益集團。從人權律師,弱勢團體NGO,民間社團,到大學主持相關研究項目的教授,都依靠著鉅額的政府撥款和納稅人金錢在生存。支持回燃,把恐怖份子標籤為弱勢團體和少數民族,就是左膠的生存之道。膠人的議程不是大多數國民的利益,而是刷亮他們照顧弱勢的招牌。You help me I help you

看回我國,就更加好笑。我們的膠人連左膠也沒資格稱,只能叫他們維穩愛心膠。他們表面進步,骨子裏維穩,永遠避重就輕。迴避特權,迴避蘇丹,迴避拆十字架,迴避霹靂與彭亨菜農被趕絕趕死 。你敢罵馬來人你就是種族主義散播仇恨,頓時你發現你的言論自由不只是被萬惡的巫統限制,也被膠人的政治正確所侷限。

他們動輒把“普世價值”這光芒萬丈的金字招牌丟出來以表示自己和國際接軌,所以難民課題是他們最愛,反正後果他們無須負責,而且課題很“國際”。不顧船民歷史背景不理船民上岸後果,用悲情製造光環。你敢反對,你就是冷血動物!

保護弱勢群體沒有錯,但是罔顧社會利益,本末倒置,以理論凌駕實踐,就大錯特錯!現在不是黑白分明的七十年代,所以你幫壞人有弱勢救主的光環,你幫平民大眾就被罵成法西斯!在今天這個人們不再在乎大是大非,矯揉造作被稱頌模仿的亂世,我們看不清膠人政治正確中的偽道德成分,就會隨波逐流,被拉著鼻子走了。

關於羅興亞難民,建議點擊此處閱讀草莽公社的《別只顧著人道》   

5 comments: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有何良方?

大佬 said...

别说我对罗兴亚难民惨无人道,他们死好过我们死。

Botak said...

不可以再讓他們進來啦。這些不是難民,是偷渡別國找吃的。可憐是一回事,我們也要顧著我們的國家社會啊。

大头猪 said...

新加坡立场一向坚定,虽然没说出口,但我相信他们的海军是会用子弹来招呼那些偷渡的难民。

仁慈和大爱,是要有坚实的基础支撑的。马来西亚政府差劲的行政和治理能力,连目前在国内的400万外劳都搞不定,还敢胆粗粗的收留罗兴亚难民?

Botak said...

用子彈招呼?事情很大條的喔!不會啦,新加坡不會動粗,不過也不會讓他們靠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