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5 November 2015

左膠和回撚的勾結與狡辯

我很少掉書包。但是今天可以給大家上一短課。冷戰過後,極端左派無處可去,就藏身於各類NGO中,如環保組織,保護動物組織,和各類人道或“少數民族權益”組織。他們把用暴力塑造政治正確的手法帶進這些組織,學者們把他們稱為 Neo-Marxist,即新馬克思主義者。

我曾熟讀馬列,所以認為這稱號實在羞辱馬老。但是從此所謂的弱勢團體開始成為恐怖組織。在英國,他們挖掘癌症研究室人員家人的墳墓,盜走屍骸,因為他們認為白鼠不應該被實驗來救人命。在澳洲,鯊魚喫太多人後政府往往有防鯊措施,保護鯊魚組織的人可以在示威中打人,因為鯊命比人命重要。

然後慢慢的,由於我們都怕暴力,他們的主張變成政治正確,你發現冷戰時期的言論自由已經離我們而去。比如,地球暖化必須一定是工業化的後果;要是你敢說可能是地球變冷後再變暖的自然循環,就會被毆打,在學術圈被排斥。而回教,就被這些左膠標籤成弱勢團體,以便打入西方社會,從而破壞資本主義經濟的。

你們可知道每個人權律師在代表回教渡客都不是免費的?和他們打對頭官司的政府還得付他們錢來幫助“可憐的渡客”!這是西方人制度的文明,也是悲哀。所以以“人道”為名的NGO圈子,包括人權律師等,在和回撚勾結之下,環環相扣,上下都是Multi-Million Dollar Business。明白了嗎?

不信的,別看西方,就看我們的淨選盟,籌款百萬後不再選區劃分,也不納吉下台了,而去“呼籲”小黑總統“質詢納吉”。果真是外國勢力比較可靠。呵呵,混日子混到這樣,你們自己評論咯。

所以,在巴黎的大屠殺後,你們會看到許多左膠的“人道”文章,他們的有幾點,你們要很小心分辨才不會被拉著鼻子走。一,他們,巴勒斯坦,敘利亞,死這麼多人,怎麼不見你們哭,只會同情巴黎?二,這一切都是美國造成的!美國不打伊拉克就沒事。

答案一:世界動亂因回教而起,不管你們現在死多少人,你們回教不開始殺人,沒有人會過去殺你。敘利亞不同教派之間的互相殘殺,關我們屁事?人家殺回教徒都是為了自保,要不俄羅斯也不會從這麼遠跑去殺你們。巴勒斯坦本來就是戰場,千年以來兵家必爭之地。以色列人有對權力屠戮敵人來保護家園。以前我支持巴勒斯坦人,現在我全力支持以色列和俄羅斯消滅所有敵人。

答案二:這是把是非本末倒置的問題。就像,如果AV男被殺,有人會是對的,因為他用可蘭經抹屁股,卻沒有人去想,殺人本來就是錯的,就算他用可蘭經抹精液,也不代表他可以合法被追殺!你們不好被人拉著鼻子走。站在保護國家的立場,美國有對權力打伊拉克。

但是美軍打伊拉克和敘利亞被炸不能合理化回教徒在敘利亞的砍人頭和強姦婦女。更不能合理化搶劫劉蝶廣場,和拆人家教堂十字架。明白嗎,豬頭們?

我們大馬華人的自我閹割,在馬來人面前的刻意討好以便人家把我們當一家人的態度,已經到了精神錯亂的地步。馬來社群大致上都拿巴勒斯坦來打飛機,不同情巴黎屠殺,而華人也有許多跟著罵西方,畢竟罵西方是潮流。有的更說西方本來就歧視我們,企圖把歧視擴大以便把自己從文明世界扯出來,和回撚站在一起。

聽著,西方世界歧視大馬人,或大馬護照,是因為回教徒的連累,因為老馬向全世界說我們是回教國。你們不敢埋怨馬來人和回教拉我們下水,卻還是非不分的企圖討好並以“人道”,“歧視”,“西方霸權”等潮吹字眼來模糊視線,我建議你去參加IS做人肉炸彈好了。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