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3 November 2015

有做好過沒做?那麼做錯呢?

每當你罵在野黨時(由於人家名字常變,又民聯又希聯什麼淋的,故名在野黨,容易記),就會有一群民柒出來口吐白沫雙眼翻白的:“有做好過沒做!好過你們鍵盤戰士,什麼都沒做。”

“有做好過沒做”這種扭曲的政治正確,也只有政治低能兒才能心領神會。我們在國會的七八十個在野代議士,身嬌肉貴之餘,良心都餵了狗,在真正需要出聲的課題,連打個屁都不敢。

結果悶聲不響成了政治正確!但最糟的是這些人挾著308505的光環,著扭曲事實的話,做著偏離原則的事,也被粉絲們認為“有做事”。做的這些事,由於他們的身份和光環,竟也被冠以政治正確,從而誤導整個社會,影響支持者的價觀。

比如林吉祥,當年的巨人,今天的投機爛貨。不但誘迫雞小妹妹自首,對於華人受的苦視而不見,對於劉蝶廣場的受害者冷漠以待,反而對馬來罪犯Steering Lock 姊充滿熱忱提供法律援助。而且一下子要勾結納吉,一下子要勾結老馬,為了做政府毫無尊嚴原則。

由於他頭上的光環,他的粉絲被教育成:鵪鶉,認命,別惹馬來人。馬來西亞沒有法律,馬來人就是法律。(林吉祥都這麼做,哪有錯?)

比如郭素沁,跳出來罵AV男,對回撚的屠殺視若無睹。那麼她的支持者將會學到,認命,回教霸權是合法的,我們在憲法下的權益是不會有人爭取的。(火箭都這樣了,還會有錯?)

比如努魯妹妹,公正黨家天下,也不知是為的是整個大馬還是只是為她爸,竟然找蘇祿軍首領的女兒支持釋放安華。哈囉,小姐,砍砂勞越工程師人頭的阿布沙耶,和蘇祿軍關係複雜啊!

那麼公正黨粉絲學到什麼?同樣的:認命,你不是馬來人,別期望國家替你出頭。為了釋放安華,和企圖侵犯大馬的蘇祿軍拉上關係也是應該的。呵呵,那麼為何反對人家砂獨呢?

有做事,但是做錯事,不如不做!藉著自己在野黨的光環,把滿腔熱血的民眾洗腦成愿,這些人不該下地獄嗎?他們和馬華民政有分別?近來大馬華人被急速邊緣化,性命財得不到保障之餘,就算形勢比人強,不能做什麼,在野黨也應該呼籲大家站穩步,帶領大家緊護自己憲法下的權力,更應該帶頭譴責警方無能,種族主義,執法不公。這些才是上街的理由啊!這些英雄當年坐牢的勇氣呢?

他們的文棍,和大愛一族等人,向大家灌輸的認命的思想,都形成了政治正確,叫大家反抗的人頓時變了偏激份子。

相反的,評論人做的是民智的功德。網民心裏知道,我教精了他們,讓他們知道什麼是公民權益,什麼不應該妥協,把被粉飾得美好背後得醜陋赤裸裸的呈現給他們看。恨我的人,只是不敢面對現實,要繼續匿在象牙塔種而已。

不錯,真有做事的人當然比鍵盤戰士強!但是持著“反正我的粉絲不介意,反正國陣比我爛”的想法,乖離政治原則,背叛選民的人,如果還能有支持者說“有做好過沒做”,我建議這些民柒傻嗨不如說,“做錯也爽過沒做。”至少比較坦白,也可以繼續打飛機。

2 comments:

TZUULEONG WONG said...

索油索着屎水,找屎,抵死。

law said...

老百姓
突然有点怀念law by law 的卡巴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