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9 December 2015

我們有資格學人大愛嗎?

當然沒有。我們連基本的,真正的人文意識,公民社會教育都沒有受過,我們連西方大愛左膠最注重的平權也不敢。我們所謂“跨出去”,“愛他族”的口號底下,是怕事,無知,鵪鶉,討好,愿,河蟹,跟風,時尚的潛意識。

西歐左膠雖然被我們鞭撻,但是他們整個社會對回撚同情的出發點,和我們大愛族跨出去討好馬來人的出發點,是徹底不同的兩回事。

白皮老外自小對自家歷史醜陋的一面,和他們祖先的惡行,簡直是滾瓜爛熟。在一般的圖書館的“少年部”,你可以看到用卡通形式繪畫的,描繪中世紀以宗教為名到處劫掠燒殺的漫畫歷史。(他們喜歡用漫畫繪製歷史,因為不會悶。最出名的當然是Horrible History 系列,主編是一個左膠)

人家一個十四五的少年,已經明白以前羅馬天主教和新教徒之間曾經發生的相互屠戮,而學校的老師也會提醒他們十字軍東征是以基督教之名,召集無知農民參軍到別國,包括諸回教國劫掠。

所以,你們看到大愛左膠是如何形成的嗎?他們經過了文化復興,提升了人文素質,深沈思考和自我反省的能力,到今天,他們站在文明的最前端,回顧歷史之餘,油然生出一種原罪的愧疚。就是這種莫名的原罪,使他們的社會對回撚生出一種包容心。

不忘歷史,背負祖先的原罪,精神包袱沈重的白皮傻嗨,認為以宗教為名的對抗不應該再出現。但是他們錯了!這不是宗教對抗,這是文明與野蠻的戰爭。This is war,另一種形式的戰爭。不把敵人消滅,敵人就把你家女人的頭蓋上頭巾。

因為回撚不是經過文明洗禮的人,回撚沒有所謂的開明派,只有砍人頭的(激進派)和站在旁邊看人砍人頭的(溫和派),回撚明白如何利用西歐的法律文明來達到他們的目的。回撚不會尊重其他宗教,因為他們明白,要生活得自在,只有把其他人都變成回撚!

這是西歐大愛左膠的盲點!也是歐洲必然淪陷成為地獄鬼國的原因。但是我們大家蕃薯民要看清楚的是:人家的大愛,是建立在平等,平權,同等待遇的平台上的!別假裝看不到好不好?

我們蕃薯國的大愛族是最滑稽的。他們不但不敢提平權,不但沒有以平權平等做為社運的基礎,反而譴責的爭取平權的人是種族主義份子!被壓迫的人出聲就是種族主義,因為大愛的社運份子很奇怪的和壓迫人的一方站在一起了!這種扭曲的現象,有多少人覺悟到,看到?

大愛族當然也是潮流,喊和西方回撚同樣的口號會給人“先進”的印象。問題是我們根本沒有西方的人文社會基礎,和你打賭一塊錢,如果西方大愛知道了本地情形,一定會問:“為何會有馬來特權?為何大多數人民支持馬來特權的存在?為何你們國家支持歧視少數民族?”

所以,蕃薯大愛族的口號其實就是對正了本地非回教徒鵪鶉的愿心理,不必爭取,不必鬥爭?跨出去被人操就是了。所以:
1。壓迫者成了受害者,
2。被壓迫的人莫名其妙的背負原罪,
3。反抗的人是種族主義。

他媽的這些大愛族的社運份子政棍文棍不去死?

3 comments:

大佬 said...

西欧同情回撚,回撚有体谅以色列人吗?难道个个以色列人都是以巴战争的罪人吗?看下那个被朝野回撚前后双屌的伙贱仔,大爱变成大撚戆。

假如在明年的505前死多几个国州议员,来几场补选,会是好事吗?

TZUULEONG WONG said...

有和无文化的差异。

Botak said...

哇咔咔咔咔,這句話最對。就是有文化和沒文化的差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