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7 February 2016

除夕講故事之:火箭新年新希望

把為自己辯護的沈兩人打成破壞黨譽,林神故意在年廿八宣布中止兩人黨籍,羞辱之意明顯,也有“使你過不了個好年”的含義。身為首長,其行為之癲潑,令人側目。我想到“上帝要滅亡一個黨,必先使它的領導瘋狂”,但是沒有毀滅就沒有建設,這也令人看到希望。我先帶大家回顧下歷史,順便釐清兩個歷史疑點,再希望在哪。

林神當初入獄後,馬六甲同仁都在獄外替他申冤,搞活動聲援,但是探獄的卻不多,據說是探訪時間有限,所以都讓給了林太。但這樣也有小人在林神耳邊說話,說人家忘了他。他覺得他犧牲了這麼多,馬六甲的同志還遺棄他,從而開始了他的自憐情緒爆發。

出獄後,除了因為找不到工作而沮喪,更發現馬六甲領導們,尤其吳良山的辦事能力,民望,均在自己之上,那種被人辜負的情緒開始向負面衍生。但是他總算憑著老子與坐牢的光環當上了副秘書長,而在他上頭,就是老爸退位後接任的秘書長郭金福。

2004年大選,在行動黨堡壘馬六甲市區,馬華新人王奶汁擊敗郭金福,多數票219,廢票1959。這就是著名的“廢票倒郭金福”疑團,也來到我們的第一個歷史疑點:很多親馬華網站說是林神勸人投廢票的結果,但這是錯的。

即使有林神支持者唆使“別讓郭金福贏太多”,廢票不可能過百張。真相是:第一,當地華團替王奶汁拉票,第二:回教黨跑票!因為2004年卡巴星呼籲火箭不能和回教黨合作,包頭佬肚懶,過後馬六甲州委檢查時發現:某些回教黨強區,比如Teluk Mas,有過千張的廢票。

不管怎樣,傷害已成,鴻溝已深。林神又一直搞小圈子,不和馬六甲州委合作,州委和基層很多人火滾。郭金福敗選後,黯然退位,林神接任秘書長。這就來到第二個歷史疑點:很多人說“林神夫婦在州委選舉墊底是今日報仇的導火線。”這也是不太對的。

2006年火箭州委選舉,林神執意要參選,全部人嚇了一跳。原來秘書長是“當然州委”,根本不需參選。也許他要看有沒有人敢不投秘書長,也可能他要證明是馬六甲不要他,反正沒人知道。還有不知道什麼原因,他的支持者很多都沒有出席投票!這樣一來,想不墊底都難,如果他的支持者有出席,林神不可能輸得這麼難看。

好了,這下子林神自憐的情緒可以說發飆到最高點。他已經給世人看到:馬六甲遺棄了他,他再留下也沒有意思,出走檳城也不會有人說。當然也有恨意,畢竟秘書長墊底,說不恨是假的,不過事件是否有人故意安排,借這個機會來恨,而趁機出走檳城,就永遠是個謎了。

所以今天林神這麼羞辱馬六甲州委,表面看是報復2006年州委會選舉的恥辱,但我相信實際上,是雪洗他在馬六甲因為別人的能力比他強而不能出頭的羞恥。

我個人的看法是:林神有自卑產生自大的負面情緒爆發,而且容不下人材,所以他統理下的火箭一定分裂。但是分裂對火箭卻不是壞事,因火箭比投機(雞)政黨的公正黨幸運的地方,就是裡面有清流,這些人都不同意中央現在的許多作法,都在忍,在等機會。

我相信,以後的第三勢力,會從火箭這裏先分出來,這樣的第三勢力,加上和中央不妥被開除的一些領袖,會比沒有政治經驗的佔點優勢。只要人民不懶惰,再監督,慢慢的一切從這裡再開始壯大。

火箭分裂,勢在必行,去蕪存菁,從新開始。沈吳被中止黨籍的消息一傳開,本來打算引退,505時被吳良山打敗的馬華顏天祿,相信已準備回歸。敵人都看到希望,林粉沒理由看不清局勢。林神千萬要跟隨檳城人拜天公,保庇他老爹別死。林老爹一掛,林神會突然發現什麼是樹倒猢猻散,許多人其實是在 “Lun”,在給臉老傢伙而已。

1 comment:

TZUULEONG WONG said...

民粉是听不进耳的,说你发嗡风吧了,神已造成,由他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