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1 February 2016

再說廢票和第三勢力

拆天公神台只是一非常簡單的例子。在七八十年代同樣性質的事情不是新,反正嘛,居民,代士插手一下,局迂一些施,法落幕的。可是現在有代士插手,我們憲法上的宗教自由呢?才有人理呢!

505在,我經經歷無數例子了。有人理。他會騙你:喔,我們還沒做政府啦!你投票讓我們做政府先啦!可是你發現他們所做的一切都在步巫統後塵,包括撫慰馬來人的不安。

那些票和第三疑的傻逼,那些是迷信只有民可以拯救他的死忠,要看清楚所未有大的在野黨陣容是如何的助,一切不公睹。

要的不是反正我少就出席國會的在野政治袖,或者模作出席了TPPA 投票交叉手做 Ultraman selfie 的政棍。我要的是可以人民鬥爭的人,鬼都知道如果有大多啦,。有大多數議用你 fight?

可以繼續意淫民或希可以救你,但是我和你打塊錢,就算菊花被放出,和投老林站在一起,他也不會對區區租屋逼拆神台嗆聲了保住家天下,他的女可以對蘇祿軍賣國家。

在野要做的是帶領,抗不是跟隨國陣的步伐,不是在國陣劃定的做大

如果全民公民意提升,瞭解在野黨沒用,那任何一人民自的政,或有政分裂出的小政,甚至立候人,都可以給現有的所在野,一個當頭棒喝,的得票造成威重新聆人民。

人民醒的,就要自救,不是等偶像救。人民,尤其是非馬來人,在經歷了那多苦後,要明白得把偶像拉下。安,老林,都不會帶走很,是們滾蛋,而不是用我們的選票來保障他們的政治利益。

人民醒的就必須夠狠夠果斷,有第三力投第三力,第三力投票。喔,有人會和我說,那不是誰贏了嗎?幹,我才不管誰贏呢!有差嗎?長痛不如短痛!只有這樣,才能提醒政客,是老闆誰人。他來問你:Yes sir, what can I do for you

誰還是要把希聯都還沒有做政府怎可以的,我只能不是你,由於自小背家原》和熱衷於數理而鄙視人文,也沒被教議會,我的教育制度造了忠於袖的愚民,邏輯思考障明人高材生。這樣黑白倒的話說來還洋洋得意,也真死你又一

1 comment:

TZUULEONG WONG said...

罗马已形成,要折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