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7 October 2016

泰國皇室的瓶頸

泰皇去世,在泰國看到的平民悲號呼天搶地的場面,當然不是假的。但是大家要搞清楚,這些人捧成神的對象,不是泰國皇室,而是剛去世的那位泰皇,拉瑪九世,普密蓬,而已。

那就是,泰國政府一向來從小灌輸泰人泰皇高高在上不可侵犯,見者需下跪膜拜的有效性,會開始動搖。因為泰人從小相信,任何仁政,任何祥和的天象,任何消弭的人禍,都是泰皇的德政。

當然,形象慈祥的泰皇,也是苦難生活的精神支柱,從小到大,人民生活在引泰皇為傲的民族尊嚴中。所以,到底泰人平民激烈反擊那些批評皇室的人,是只出於對皇室的崇敬,還是感覺到自己自尊心受創?這裏的界線也很模糊下。

撇開民主進程和皇室與軍人互相的利益關係不,一個無論如何慈祥的老人,在廿一世紀的今天,都不該允許人匍匐在地對自己跪拜。也許他也是身不由己,但是泰國政府的政策和執法竟然嚴厲到:批評泰皇飼養的狗也會換來牢獄之災。嘿,這就開始往朝鮮金氏政權的 pattern 發展了。

這種作法是共產黨的造神形式,和熱愛自由的泰國民性是格格不入的。但是,一來自小就認為這是理所當然,二來普密蓬形象也實在是好,私生活也很自律;三來亞洲民族或多或少,有普遍崇拜大家長的奴性 DNA(如高喊萬歲的柔佛皇民,新加坡李大帝的信徒,和越俎代庖,斥責對泰國負面報導的大馬網民),所以這麼久來也就沒事。

但是再說一次,這種神話式的崇拜和民間對威權的接受度,是針對拉瑪九世而已。他去世了,軍政府和技術官僚還想保持人民對皇室這種宗教式的崇拜,難度就高了。

以前的日本天皇,沒有姓氏,也沒有日本公民權,因為他被認為不是人,是神。後來二戰後,昭和發表“人間宣言”,放棄神性,自貶為人,放棄參與政治,回歸政治花瓶角色,結果延長了皇室壽命。

最聰明的當然是英國皇室,不但下放了權力和保持了貴族地位,漫畫家還可以把英女皇畫成一個笨笨醜醜的肥婆,憨豆先生的喜劇可以開女皇的玩笑,皇室八卦花絮是狗仔隊的糧食。結果大家對皇室的要求大大降低,而且也不減對皇室的敬意。

人家對你的尊敬,不是靠執法單位的暴力來支撐的,這點柔佛皇室和泰國當局,都還沒學起來。當然亞洲人,難。

泰國皇室這種造神運動在一個幾乎沒有秘密的網絡時代,其實已經進入一個瓶頸。但是在拉瑪九世的光環下,這瓶頸不明顯。現在他兒子雖是花花公子,也不是十惡不赦,但是到光環就欠奉了。而要在一個七千萬人口的非鐵幕國家,維持群眾對一個花花公子像神般的膜拜,難度有高的。

泰國政府必須替皇室去神化,讓皇室走入民間,那麼這些理應屬於上世紀的皇室皇族,才能走得遠。如果有一天泰國民眾對軍人干政的厭惡達到了沸點而起義,泰國很可能爆發類似戰的玩意。和軍人唇齒相依的泰國皇室,如果站在輸的一方,很可能會面對悲慘命運。原因很簡單,鎮山之寶普密蓬不在了。

1 comment:

TZUULEONG WONG said...

奴化了的亞洲人,進化需時三世,施主你可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