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8 September 2016

Adios!下地獄吧

黃泉安一句叫人安息的 Adios 令一眾豬玀的玻璃心碎裂。和歇斯底里告訴人家自己是強國的支那豬一樣,自卑生自大,疑神疑鬼,杯弓蛇影,用沒教養的態度在文明社會濫用文明準則,用鼠輩惡毒而懼怕的眼神,過濾每一個可能令自己陷於自卑的字眼,在大眾駭然的眼光中,嘶啞狂喊要求人家的“尊重”。

不然?不然他們就訴諸暴力,那是合理的,理所當然的。他們的邏輯是和IS一樣的。

當然,很多時候,問題在於自己,拿拐杖拿了五十多年,無論怎麼,看到牆上的影子都不是人,是豬。是以,一句Adios 激起眾蘇門答臘逃犯後裔們 Mengamok 的因子在血液中的翻騰。

一句Adios,不是多元文化的顯現嗎?他媽的那些大愛族,勸人跨出去的,限制華人不可反抗不可鬥爭的走狗,沒了聲音?

呵呵,何止大愛族沒有聲音,連華人也叫黃泉安收聲。最後林冠英實現了終極出賣,竟然和黃泉安切割,趕快明這和黨無關。哈!這是大是大非的問題,黃泉安何錯?如果你這也不敢撐黃泉安,站出來道理,我們如何相信你會撐我們?

火箭鵪鶉,不是天生的,而是賤粉鵪鶉造成的。鵪鶉的賤粉,縱容火箭繼續鵪鶉,反正是鐵票,林冠英可以看著黃泉安死,他還是會有人支持。他們吃民糧的偶像不準被責問,大家避重就輕,也幫政客替大家洗腦,大家hea 著做就好了。

不准問候 Adios?那不如自己逃避不了現實,包頭黨這支持回教法的賤貨哈侖丁,死都要跑去美國動手術。有本事騎駱駝到你阿辣的中東國家動手術啊?幹什麼去萬惡的,由猶太人主宰的美國呢?還要葬在美國呢!要不要臉啊?

這才是問題所在,他們臉上早已經因心虛而掛不住,已經在找咂,已經在死命躲避自己牆上的影子。躲不掉的時候,黃泉安自以為很有型的一句 拉丁語Adios,點著了自卑的野蠻火種。

至於那些還在替林冠英,還在罵黃泉安的鵪鶉們,記得,腦殘要吃藥,要不然不會好的!

1 comment:

TZUULEONG WONG said...

欲加之罪 ,何患無辭,都知道你們這些冚家山蕃會發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