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3 May 2017

靠攏馬哈迪:對民主的徹底背叛

我明年五十了,打從投票開始就沒有投過國陣。我一直強調原則性鬥爭,是希望在野黨明白,如果你沒本事完全撤換現有的腐敗體制,那人民最需要的,不是你“做政府”,而是你“制衡腐敗的政府”。你就算失去做政府的機會,也必須堅持大原則,做個稱職的反對黨,做人民的喉舌,那大家會感謝你。

如果大前提只是“做政府”,入閣做官,那不如加入國陣算啦! 你們現在聯合的土團黨,就是失勢的巫統,想借希聯打回去巫統而已。

反對和老馬結盟的不只是黨外人士。火箭柔佛州前任主席巫程豪在他星洲日報428日的文章中提醒大家, 在老馬執政期間,1997年國家銀行炒外匯虧損國庫300億;柏瓦惹鋼鐵廠累積虧損100億;土著銀行醜聞累積虧損100,都是無頭公案。這些還不包括動用國油資金拯救包括老馬大兒子船務公司的朋黨公司。

由於涉及公眾利益,林吉祥他“也原諒了馬哈迪”是極度不要臉的。因為這出賣了節操的火箭強人,根本沒資格代表全體納人和選民原諒馬哈迪。

80後出生的青年也許不知道,這國家到今天還活在老馬遺留的禍害中。除了是朋黨經濟的始作俑者,老馬也在1988年開除大法官而動搖了大馬的司法獨立,並強逼平面媒體每年更新執照而得以控制新聞容。他的M計劃引進數以百萬的菲律賓回教徒以贏得當年的沙巴選舉,而導致使今天的沙巴沿岸民賊不分,海盜猖獗而難以控制。

而身為華人,我也不會原諒馬哈迪在1999年對大選承諾不認帳後,罵華社為共黨,到現在還沒道歉。就算是今天,老馬還是不能壓制他對華人的仇恨,一直把各類中國投資說成是中國移民來恐嚇馬來選民。

在野黨替老馬洗底的動作越來越大,火箭文棍更不停的鼓吹老馬的重要,模糊在野黨已經背信原則的焦點,一切以“先做政府”為先決目標。面子書版的火箭報還留言,先靠馬哈迪上台,然後再清算馬哈迪,結果被眾人笑到刪了留言。

喂,如果“希盟上台後會清算馬哈迪”不是敷衍選民的謊言,請翻譯成馬來文給馬哈迪看咯。別用土團騙馬來人,火箭騙華人,那是國陣的模式啦!

505四週年,在野黨聯盟打著反貪腐的旗幟,搭上竊國大盜,想起四年前的激情,倍感滑稽。此舉名不正言不順,而且老馬大選後回歸巫統的可能性十分大,除非在野黨已經準備進入建制,同流合,否則,肯定兩頭不到岸,走成死局。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