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8 August 2018

子彈還在飛

不是復出,退隱的感覺很好,暫時不打算重開『筆劍社』,我何苦花時間花精神教育那些喪屍?手癢時想起我這裏還有個賣書專頁,寫兩句刺激一下狗奴才。

狗奴才,包括火箭做了官的領導,和他們的基層或支持者,還有華社 。華社的奴才 DNA,性喜迎奉苟合,被人奴役鞭韃而不究,喜滋滋接迎老馬來擾亂國政。也正因為如此,奴才也看不到火箭的禍國殃民。

火箭支持者的人格扭曲,睜眼瞎話,才是可怕。大選前可以信誓旦旦希盟一定會承認統考,罵馬華,罵張一里,大選後可以其實統考不重要,火箭文棍更在網絡散播兩種教育制度破壞團結的鳥論,乍看之下還以為是巫統的文章翻譯成中文了。這些話如果是馬華的人會怎樣呢?呵呵。

這些低等生物,腦中沒有道德是非黑白,而只有共黨式的敵我之分,馬華出賣華社不行,林吉祥出賣華社沒問題。巫統六十年暴政,有三分一是老馬幹的。現在狗奴才們把一切推給那雞,如白蓮教般迎接老馬,明知道是自欺欺人,就不容許人家刺穿泡沫。否則就歇斯底里人家是馬華。哈哈,馬華早就收檔。馬華2.0 42席,剛開始啊!

行動黨罪大惡極的地方,不在無力承認統考,而在於挾 42席的強勢,任由只有 12席的老馬坐大,為所欲為,絲毫沒發揮在朝的制衡力量。為了做官,可以忘記初衷,替老馬圓謊,文棍更為之塗脂抹粉,這些人都要下地獄啊!

變天到現在,經濟秋風苦雨,健全而公平的 GST 被廢除,SST將掀起另一輪的通膨,老馬為私怨砍掉多個項目,強國如中美與之疏遠,王毅完客套話沒下文。他重新挑起和新加坡的爭端,和東南亞各國除了表面客套話,至今還沒有進一步合作。所以他只有厚著臉皮不停的去騷擾日本。我國在外交上是否已經被孤立呢?但我想可能沒人要和一個93歲行將就木的老妖怪簽署任何協定吧?

日本當然不會隨便借錢給他,他們知道他借錢是因為要做戲做到底,因為國家根本沒有破,只是希盟硬。『希望捐款』是我國有史以來最大的騙局,而95% 的捐贈者,華社,更是世界史上其中一個最下賤的民族。自己的權益沒有保障,繳了沒有回饋,還要捐錢給騙子,去討好壓榨我們的人。這一切,都在火箭的掩護下,以『正義』的招牌進行。誰不捐款,誰就是不愛國。

沒錯,這裏發生著的,是文革2.0,全國華社只有一種政治正確。你看中文報章就明白,雞哥時期你可以罵政府的程度,和現在你寫政府不好可以去到多遠,比較一下。老馬的真面目,很多年輕的火箭小狗,不知道。

這些火箭狗不能兜了,就不停捏造事實,拿法家來罵。呵呵,畢竟他們需要稻草人啊!只有打稻草人可以轉移視線,而他們最痛苦的是:法家說的,逐一實現,他們不能說法家對,又不能說法家錯,這些火箭狗的人格要如何扭曲才能寫得出東西呢?

對於那些還肯聽我說的人,有幾樣東西大家要注意:第一,老馬不停用一些突發性事件來轉移大家對於嚴重經濟事故的視線,比如,突然說雞哥將被扣留在反貪局過夜,喜歡看熱鬧的愚民,會覺得這比經濟崩潰通膨來臨和外資撤離重要。第二,現在親希盟的 content farm四處發放假消息,大家要小心。

還記得嗎?我在今年58日於『筆劍社』曾寫過:老馬回來就是要完成他的『馬來人大藍圖佈局』,然後短期幹掉納吉,中期目標瓦解藍眼,最後對於已經沒有防備能力完全麻木的火箭抄家,一舖清袋。筆劍社重要的文章我都放在我的博客『冷眼橫眉』了。

是這樣,得空再寫。

201888日刊登於《愚民大國》專頁)

2 comments:

tzuu leong wong said...

少有的无力感,一切都在意料内

TZUULEONG WONG said...

那麼你幾時再有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