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0 August 2009

誰反回教了?

黃泉安不能道歉. 也幸虧他沒有道歉.

犯甚麼錯誤了? 批評你們就是反回教? 甚麼道理了?

這種人嘛, 英文有個形容得很漂亮的字眼, 叫paranoia (妄想迫害症候群), 即無時無刻都認為人家在侮辱他的宗教, 只要有一點反對或質疑的聲音就跳起來.

為何回教革新理事會會有這種反應? 第一, 是潛在的大馬來人主義作祟. 在馬來人的潛意識中, 民族與宗教結合的時候就是天下無敵, 誰與爭鋒? 現在看到一個敢挑戰他們在宗教的旗幟下做錯事的人(拉查里) 的華人, 自然受不了.

別提醒我他們是民聯支持者, 那是題外話. 民聯支持者的大馬來人主義就肯定消除了嗎? 不.

第二, 是由於他們宗教所產生的自卑與自大. 自我隔離加上自我膨脹的結果就是嚴重的妄想迫害症候群.

記得不久前一名丹麥漫畫家畫了一副開回教先知摸含摸得玩笑的漫畫, 馬上引來了全世界包頭佬瘋狂與歇斯底里的攻擊, 似乎他們千多年來的宗教尊嚴就因為一張漫畫而毀於一旦.

世界上開基督教玩笑的漫畫數不清, 從修女到教宗, 那一個不中招, 怎麼不見基督教徒或天主教徒恫言發動聖戰謀殺漫畫家, 或炸掉某建築物? 在阿富汗的石壁佛像被塔立班炸燬, 佛教徒怎麼沒號召向回教徒報復?

為何總是認為人家在侮辱你宗教? 為何總要製造悲情, 對號入座? 哈, 對了, 就因為你們知道全世界怎樣的看你們的宗教, 而人家這麼看你的宗教, 當然是有原因的, 對不對?

不肯面對事實, 不肯認錯, 整天挖洞把頭埋進去, 整天以為把馬來民粹和回教霸權結合便沒有人可以動你們. 批評你們一個人便是反回教? 如果真依照你們的原則做事, 掉轉過來, 華人早應該對馬來錢瘋報發動聖戰了! 他媽的.

24 comments:

Fairnation said...

RPK说过,回教比基督教发展晚了500年。 类似现在回教不文明的事情,基督教在500年前经历过。

小生觉得他只说对一半,现在是知讯时代,学习和纠正错误是可以很快的。
只是这些人为了本身的权力地位,有议程的不断"干训"他们。制造假想敌人,来团结族人。日夜受到熏陶,潜移默化。不变成这样也很难。

这些国家"领袖"是因为想用"利用"宗教治国。却忘记了人不是神,"宗教"可以被人诠释为对他有利的条件。

Fairnation said...

如果没有国家机器40年来一直有系统的洗脑,也没有这样大的效果。
知道谁是搞风搞雨背后的首脑,打击时请大家不要手软。

二楼后座 said...

我都说过了,马铲不只是拜以色列为师,还有要超越的感觉。
所有宗教的出发点都是好的,只是往往被当权者胡乱解读,为己而用而已。

老颜 said...

fairnation说的没错,类似的事情,中世纪黑暗时期基督教也干了不少。不过那时候资讯相对封闭,所以有不少信徒轻易受蒙蔽。

今时今日,回教内的闭塞者还想要用类似手段来打压他人,等同自取灭亡,提早完蛋。

lkf said...

这件事,jeff应该向JIM道歉。他可以和人吵架,两个人之间骂得多凶是他们两个人的事。但是jeff说这个人是极端分子,因为他是JIM的成员。jeff的说法就是把全部JIM的人都说成是极端分子了。你可以说某个人是极端分子,但请提出证据。就好象你可以说某个华人不卫生,但你不能说因为他是华人,所以他不懂卫生。
我知道JIM不极端,我也认识几位JIM的朋友。
Jeff应该道歉。

lkf said...

Jeff说他收回对JIM的指责。既然收回指责,为什么不能道歉呢?

二楼后座 said...

ikf:我知道JIM不极端,我也认识几位JIM的朋友。

你认识那几位jim的朋友不极端,不代表他们的组织不极端。
我也认识很多马来朋友,他们也不极端,我们还经常一起踢球吃喝玩乐,你去我家,我去你家,那代表所有的马来人都不极端吗?
出了这堆朋友的圈子,我就感觉到那是另外一个世界。远的不说,看看他们伪大的领袖在发表的言论,你就知道他们的思想方向是往哪儿去的。
收回言论和做错事情是两码事。
前者是平息冲突和纠纷的手段之一,而后者是做错事情。
你没有做错事情而去道歉,讲明了你不但人格有问题,还自我矮化,有奴隶心态。这种人是永远被看不起的。
有空看看日本的右翼政客,经常口无遮拦,当言论成为火种,自己变成箭靶的时候,他们也只是收回言论,甚至辞职(也有当中是内阁成员的),他们就是不道歉!因为他们认为他们没有错,只是他们的言论过不了世论这一关。所以他们才会有一帮忠诚的追随者。

lkf said...

如果认为自己说的话是fair comment,有何必收回呢?
因为某个组织有某个人是极端(这点还没被证明),我们就说某个组织是极端。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因为某个组织有开明的人,就说某个组织是开明呢?
这样的思维逻辑我觉得有问题。
说JIM不极端的还包括了林吉祥和林冠英。
一些人说Jeff反回教,这我不能苟同。同样的,Jeff不提他说JIM是极端组织,说他没有反回教也是在转移焦点。

lkf said...

还有为什么要降低自己的水准,和马来西亚的部长比?因为部长做错事不道歉,我们也做错事不道歉?

二楼后座 said...

如果这个组织不极端,为什么人家批评他的一个组织人员就硬把人家套为反回教,还大锣大鼓地叫人道歉?
不要跟我说这种做法是很温和!
他们的做法跟污青和钱疯报有差别吗?
或许你认为上面这两个组织不极端,但是我认为他们完全解释了什么叫极端!
我不清楚你是否在玩政治,如果是的话,对不起,你没有资质。
如果林吉祥和林冠英也同声同语,你明天就看不到rocket总部了。
还有,你为什么一直说jeff做错事?
你是没有看懂收回言论和道歉的区别吗?
收回言论是一种手段,道歉是一个结果。
那逗号和句号你懂了吧?
玩政治的人,下笔或发言只能用逗号或问号,相反地,如果只会用句号,那么你的政治生命的句号也不远了。

Botak said...

Fairnation: 雖然比基督教發展晚了500年, 並不代表他們可以脫離時代的.JIM 和巫統是不同的, 但也脫離不了那種思維.

老顏: 中世紀的基督教幹的壞事可多了, 問題在於現在是二十一世紀, 而你看依朗竟然有一位權力高於總統的宗教領袖, 這不是和中世紀的基督教一樣?

二樓: 馬鏟拜不了以色列為師, 人家雖然極度卑鄙, 但太聰明了.

國華: 我覺得他收回言論也夠了. 如果沒有林首長出聲, 言論可能他也不收回.哈.
不是我們非回教徒不講道理, 在爭論事情的時候, 如果你針對某件事的做法和講法使我感到你像偏激份子, 那我就說你是, 是對事不對人. 當然, 我們可以自許比馬來人有文化, 而以君子風度面對一切. 問題在於, 在這種我們長期受打壓的大環境, 我是否需要循規蹈矩, 當別人可以為所欲為?
民聯的支持者除了要敢反國陣, 也不能在面對民聯的馬來人時, 自我閹割, 否則我們守遊戲規則,他們不守,有屁用?
現在的問題在於他們說JEFF OOI 反回教, 這是個大問題, 不站穩立場, 以後甚麼爭論就說你反回教, 怎麼辦?
我們不能沒要求他們做甚麼就道歉, 這沒有道理可說的, 這種問題我想了很久. 我們總在自我安慰, 認為自己是文明人, 所以人家做錯十件事可以不理, 我們做錯一件就必須道歉? NO!
When there is no justice, vigilant justice apply. 是時候華人給點骨氣他們看了.

大王 said...

我没有反回教,我只是很怕回教。这么可怕的宗教。。。Oops说错了,是这么可怕的教徒!有了他们,世界绝不会安宁!

lkf said...

Jeff没有反回教,他当然不需要为反回教道歉。那些说他反回教的人,大家可以自己去看看是那一些人。
但是他说JIM是极端组织,他应该道歉。这是两回事。
致以林吉祥林冠英说什么,自己Google吧。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

lkf said...

还有,我的确没有资质玩政治。这点我有自知之明。

二楼后座 said...

如果自认没有资格玩政治,就辞掉所有组织的职位吧,还留恋什么?
政治不一定是发生在党与党之间,公司里面也有政治,何况社团?
千万不要跟我说社团与党不一样,社团是为人民,党是为自己。
因为雪隆华堂里面有Nahar Mohd Nor这样的同志就一厢情愿认为JIM不是极端组织,那跟小马小政不认为污桶很黑有什么分别?

Botak said...

二樓: 話不能這麼說.
以事論事, 國華的立場是沒有錯的. 即: 如果JEFF OOI 真的有說JIM是極端份子, 那在情理上來說他要道歉. 那是一個講道理的人的說法.
我的看法就比較反傳統. 首先我不理會黃泉安有否說過那句話. 因為我認為在爭論過程中替對方戴帽子免不了. 但是在大馬來人主義和回教霸權的陰影下, 我們可以不拘小節. 只看大節所在---那便是: 動不動就說人反回教是可大可小的. 原因我已經在貼文裡敘述了. 這一點我很固執, 也不理會人家怎麼說.
但是我們不能把話題扯到別的社團去.

二楼后座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二楼后座 said...

(但是我們不能把話題扯到別的社團去.)

如果今天反回教这话是从别的社团发出,就应该以理争取。
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你今天单挑我反回教(如果我是jeff),叫我吃死猫还莫名其妙地叫我道歉的话,我也不会让你好过,肯定套死你是极端分子。这是没有商量的余地的。(jeff有没有讲是另外一回事)
现在华人怎么啦,歉人钱吗,欠扁吗?
人家剃我眼眉十多次我不能多吭一声,我向别人打个喷嚏就要道歉,需不需要多加个下跪叩头啊?


话说回来,狗公扑街含家产郑全行又乱吠了。这条丧家狗,丧家程度直追千古烂蕉陈修信了。
为什么我们华社总是这么多这种mutant的呢?在别族前面就低头摇尾巴,看到自己人就蒙踩。只会欺负自己人,他妈的,有种去骂污桶。
电影里,金城武的“不夜城”是真的,
成龙的“新宿事件”也是真的,
但是只要鬼子动到我,我就跟他死过,管他妈妈嫁给谁!
中国人动我我就跟他讲道理,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我的手,从来没有沾过中国人一滴血。

小傻强 said...

二楼后座有没有部落格?

二楼后座 said...

没有。
不够“科厘”写。
读书不多脑袋装得少。

小傻强 said...

屌,Botak这么烂也敢写,为何你不能?

大佬 said...

多多限制,就不明白回教还是全世界第二多人信奉的宗教。

Botak said...

傻強: 不錯. 像傻強才高八斗, 不寫博客就晒料.

大佬: 宗教也好,團體也罷, 有兩種方式可以絟住人. 一種是那實在是好得不得了的團體, 讓人心甘情願跟它一世, 不會離開.
一種則是用封建血腥和強硬手段'鎖'住門徒,再加上嚴刑厲法, 必須包頭包尾甚麼的. 再加上洗腦麻醉歇斯底里, 門徒自然有增無減.
因為誰敢叛教?
你整天聽說基督教或佛教徒轉換宗教,回教徒有這種自由嗎? 它的人數那會不多?

二楼后座 said...

对自己有信心的宗教是不会约束教徒的自由,相反地就会。人数多又怎样,有量没有质。
一个国家的政府也一样。
这就好像马铲的悲情诉求,那只是一种没有自信,自卑而发的一种暴行。
以为压低别人自己就在一定的高度,其实自己一直都没有达到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