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6 August 2009

甲型流感的軟硬天師

看到廖部長給人吊到屁股開花, 也是可憐. 非光頭轉性同情馬華當官的跟屁蟲, 而是他面對的是一個他無法挪動的大問題, 包括了沉澱經年, 早已醬缸化的制度, 習性, 官僚等等.

我們的問題首先是, 你要軟還是要硬? (不, 不是那條東西) 我們就拿世上兩個極端的例子作比較.

軟的, 就是歐美的放任自由的做法. 拿英國作例子, 倫敦是世界的其中一個旅遊重點, 每天的班機不知載了多少有流感的人進來. 然而他們到今天還是表面上不理不睬, 機場也鬆得很. 這點和美國 (流感其中一個發源地) 挺像. 只是大街小巷貼滿了佈告指示, 叫人如果有甚麼甚麼, 就要馬上甚麼甚麼.

為甚麼呢? 第一: 這裡的醫療制度已經佈置妥當, 如果有人發病, 就會第一, 第二, 第三…自然有程序跟着走. 而且如果沒有特別症狀, 或聲明你剛從墨西哥回來, 你說你有流感醫院還不太信, 叫你照指示再看清楚. 就算你真的中招了, 也只是把你隔離, 不會掛藤蔓滿家抄斬一起封鎖.

當然, 最重要的原因是如果政府敢動不動就隔離人家的全家, 很可能明天就得下臺. 要自由嘛, 就得冒一點點險. 結果呢, 英國六千萬人口, 11,000人中招, 61 人死亡. 他們甘之如飴.

再看硬的例子, 中國. 他們絕對採取主動, 每一國外航班, 不管你從那裡來, 都在下機前先掃描, 中招的必須先關在酒店. 國內一有人中招就全部一起居住的都隔離. 沒有商量的餘地.

為甚麼如此做? 因為中國很清楚, 他們的醫療組織結構面對如此龐大的人口壓力, 不可能像英國那樣作法, 而且民眾和醫院合作的意願也不會太高. 所以只好用硬的. 結果呢? 中國13億人口, 不到 3,000病例, 好像還沒有人死, 連世衛組織也不敢質疑他們的數據.

英國美國有完整的醫療組織架構, 和較好的公民意識, 中國情願花大量的人力財力, 不怕麻煩的去做預防措施. 他們是兩個極端. 但兩個都沒錯. 沒發現嗎? 好玩的是東西方價值觀, 西方是在沒有證明有罪前你是清白的, 中國是在還沒證明清白前你是有罪的.

然而我的番薯國怎樣呢? 我們沒有完善的醫療架構, 私人醫院不一定跟着政府醫院幹, 醫務人員的態度和素質都有問題, 所以軟的不行了. 但如果我們學中國來硬的呢? 那肯定在執行時有許多濫權, 貪污, 和執法不當的問題出現. 而且, 國家的錢早已被人虧得七七八八, 那來的人力物力財力如此蠻幹, 每一架飛機check? 叫機不給錢都沒有人check 啦!

結果我們只有吊在中間, 馬馬虎虎. 所以囉, 別罵尿中來, 69人死 OK 啦!

19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分析得有理,我们不能软又不能硬,因为我们的官孙子基本上没有......

· 康华 · said...

Botak兄,你回来竞选,我投你一票!

二楼后座 said...

番薯国的做法永远都是三温暖。
先热后冷,冷后再热,最后闭上眼睛不动。

叶蓓怡 said...

夹在中间也难做人啦XD

正掌心 said...

记忆稍微长一点的,在疫情初期,世界各国大费周章的时候,我们的政治动物却好像选上世界小姐那样,晒完命,自己说自己如何如何的完善;大事报道别人邻国多少多少感染,现在?糗透了!

金融风暴这样,大学排名这样,廉政排名这样,电子网络应用这样,民族和谐这样,就是没有开始跑,就庆祝拿冠军的一幅猪八戒样!

最后,人民买单!

安哥爵 said...

多一个部门就多贪.那当然没建设.
又死多一个了.70.

二楼后座 said...

世界上对宗教最忠诚的,非我国领袖莫属。
水灾-天意。
楼倒塌-天意。
工程缺陷-天意。
疾病感染-天意。

法律上最能解释“alibi”这个词眼的也非他
们莫属。
种族主义和金钱政治-拖衰家马蛤吊一直痛批(因为这二十多年他都不在现场)
柔州大水灾-睡觉鸭去当crocodile dundee,他不需要在现场。
h1n1-拿鸡带着脱毛鸡去法国南部研究紫外线杀菌,因为他们发现把葡萄变成美酒的阳光杀菌效果比365天的烈阳来的好。顺便交待国内死亡人数上升的时候,他不在现场,与他无关。


p/s:鬼子国烂归烂,问责制度可是世界数一数二。国内有问题,首相永远要坐镇对策本部,掌握第一情报。
当年爱暖丸实习船在夏威夷被老美潜水艇撞击导致9名实习学生死亡事件中,森喜朗首相(当时)接到通报还继续打高尔夫球,结果他回到国会时他首相的椅子已经换成狂人小泉纯一郎了。
换成我国,第一是天意,第二是别国责任,第三是马照跑,舞照跳,钱照搞。
好莱坞小金人得奖型的电影继续上映。
而这种电影通常都是没有主角,因为他们不用在现场,也不会在现场。

黛丝 said...

头头是道,道出头头。
我也觉得这里的软硬都不行,所以国人没有任何快慢感!
就是会TL,然后一个两个受感染!

late seeker said...

马国硬的不行,只好用软,却软得不像样。听朋友说,出现流感症状的人自愿寻求进一步的医疗服务或隔离,但医院赶他回家,说:“等你真正肯定是流感再来吧!”够利,这是什么应对政策??

真正的问题就是制度、習性和官僚吧。

二楼的开场很有趣。

草禾刀 said...

更有人管你下面的人怎么被人骂死,一家人还出国快活去了。。。

kinkyskiny said...

我發現用乳罩當口罩有助預防h1n1。

tamiya said...

部长热衷拉票,首相出国度假。。。根本就是人民自己瞧着办,老子我逍遥快活去啦。。。

失败のman said...

英国好像不只11,000人吧,是110,000人吧。

现在政府不是要减低死亡人数,而是在想办法如何减低“统计”死亡率。
把他们归类,那些不是直接死于流感的都不会记录在案,这样,我们的死亡率就不会太高了。他妈的,真是自欺欺人。

Botak said...

無名: 他們有, 只是不能.

康華: 這麼看得起葉某, 謝謝. 可惜我的人去到那裡罵到那裡, 只怕還沒選舉就給自己人拉下台.

二樓: 好一個先熱後冷, 冷後再熱, 以後我們就稱它們為三溫暖政策吧. 還有, 問責制在我國不存在. 問錢制就有,

蓓怡: 不是被逼夾在中間, 而是自己無能而不上不下.

展興: 人民是老闆, 當然埋單, 哈哈哈哈.

UNCLE: 就是這樣才惨, 不論有甚麼新措施, 都會想你所說的:多個部門就多貪.

黛絲: 每一次天災, 政府靠的是運氣, 不是他們收拾殘局, 而是那樣災禍自己消失.

斑馬: 老實說, 我們不能對症狀過敏, 因為這病菌不到 air-borne 的地步, 即不是通過空氣傳染. 所以去老外地方戴口罩會給人笑. 不過醫院應該有一套方法來證明是真是假, 但是你想期望我們的中央醫院會細心處理此事?

草禾刀: 出國的鳥人太多了. 誰誰誰?

KINKY: 這真是發現, 不知道你怎麼綁, 但只能用一邊, 還有一個殼怎麼處理? 讓它吊着嗎?

TAMIYA: 你得諒解他們已經無能為力, 所以就用黃老政治--無為而治.

SPIDER: 你應該看錯了資料吧. 幾個月前的確有人預測到了八月會每天100,000人, 不過現在的數據是這樣:
http://www.bbc.co.uk/blogs/thereporters/ferguswalsh/
細讀開頭以下第八行就是了.
如果現在人數過了100,000, 相信英國人不會如此篤定.

anakmalaysia said...

My friend, please remember this is the BOLEH LAND. Impossible is possible, possible is impossible.Baru tahu kah?

薰衣草夫人 said...

这两天多留在私立医院,发现医护人员多数没戴口罩,而且亲耳听到紧急室里的护士对来电说:"如果是疑似A型流感,请到政府医院去好吗?因为我们这里的病床巳满."
你说,这问题出在那里?

小傻强 said...

那天去pasar malam,很多美眉戴口罩,我操,白走一趟。

二楼后座 said...

sana pasar malam, malam rasa panas.
闷热夜晚,我为卿狂。
傻强兄,
你有确认她们的口罩不是从下面拉上去的?
如果是你就走宝咯。



话说回来,
27/8凌晨12点多av蔡细粒被小华gongket sampai mati.
小华从此鸡无宁日。
整件事从头到尾,搞来搞去是谁的错?

四眼超人-既然是吃政治饭,就不能够太有道德洁癖。再说,既然是党代表选出来的,好丑gagilang,何必赶尽杀绝呢?

蔡细粒-身居要职,好学不学学人当av男优,最惨的是还引用大鼻杂技佬侮辱全世界男人的“名言”,一点悔改的态度都没有。礼仪廉耻没有一样对得上位,自己利益大过天,一天到晚想当部长想到发烧,结合外部势力捅自己友。口口声声说为党,如果当初不去选第二号,直接收山,现在的小华应该比较宁静和好过。

小华党员-一看就知道只是一堆管它黑猫白猫,谁能给我们大鱼的就是好猫的家伙。当初蔡细粒周身屎,还选他为no.2,如果不是有东西下了袋,难道细粒仔真的有过人的“长处”,不能不崇拜?
所以整件事,罪魁祸首就是---小华所有党员!
所以我到现在都搞不懂,小华,还有小政的存在是为了谁。
千万不要跟我说是华社!
如果华社还认为这两只污桶小狗还能为华社做事的话,我看华社的前途也差不多了。

Botak said...

Anak Malaysia: Yes, I was born and brought up there, would never forget we are capable of achieving anything impossible, you name it we got it.

夫人: 訓練護士似乎沒有一個統一的渠道. 而且私立醫院與中央醫院是否遵守同一個遊戲規則? 這部長有沒有說明?

傻強: 她們戴口罩是因為她們笨. 病菌沒有air-borne, 即不可能隨空氣傳染. 主要的是患者的手摸了鼻子後別碰到其他人會碰到的東西. 所以多洗手比戴口罩有效的多.

二樓: 口罩怎樣從下面拉上來? 你不要給KINKY 影響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