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2 August 2009

中元節的迷思

不管對人對神或對好兄弟, 華人一直都在拜. 那是傳統.

門關開了, 好兄弟出來了, 當然要拜. 怎麼拜? 燒些錢, 祭些食物. 幫幫忙, 別甚麼甚麼我.

做生意遇到阻礙, 當然要拜, 拜地頭蛇, 甚麼部門就拜甚麼蛇頭, 怎麼拜? 燒…哦不, 給些錢, 疏通疏通. 明天就甚麼文件都搞定.

但是這個年頭, 陰間的好兄弟少, 人間的牛頭馬面多. 單單巫統全體黨員就多少了? 再加上其他國陣成員黨還得了? 也幸虧有張慶信這類忠誠信徒在拜. 反正就是提款機嘛, 他也認了.

拜人拜鬼, 意義都是一樣, 就是疏通疏通, 你別甚麼甚麼我.

但其實人們對於下面上來那些好兄弟的誤解太多了. 他們最需要的是你們誦經給他們. 以一顆真誠的心大聲的誦讀, 他們會很高興的.

然而番薯國的國陣牛頭馬面就複雜得多, 他們要的不只是錢啊. 搞不好連命都丟了.

作官的, 當賊的, 分別都不大, 舖天蓋地而來, 官就是賊, 有時比賊還兇, 你疏通得了多少? 我們每天花的錢, 損失的錢, 有多少是花在疏通方面的?

官不找你, 賊來了. 走着走着, 就鬼騎摩多衝出來抓了妳的手袋就跑, 妳被鬼拖在地上一百米, 奄奄一息, 撞鬼了妳, 妳看妳. 報案吧. 人家卻說每天都有打槍啦, 抓不到人的啦. 看, 又撞一次鬼啦妳. 醫院等死吧妳.

看, 可憐的阿福就撞鬼了. 好好的一個人啊, 讓豬頭鬼給害了. 聽說鬼會抓人的腰帶搖啊搖的哦, KNN, 好猛啊, 我們中元普渡那些好兄弟那有這種修為啊!
我們燒得半死才燒間三呎高的小屋給祖宗啊, 人家雞敗鬼的雞宮可以平地而起, 就靠大家的疏通啊.

鬼影踵踵, 前前後後左左右右上上下下, 媽的, 你們這麼緊張中元節幹屁啊? 你們這麼怕好兄弟幹屁啊? 下面上來的好兄弟比上面這些雞敗豬渣鬼好多啦! 其實馬來西亞鬼門關早已大開, 我們每天都在過中元呢.

24 comments:

老颜 said...

botak兄,您真搞!

这年代,恐怖分子代表受欺压的一群,而执政一方,往往代表他们才恐怖。

安哥爵 said...

每天都过屮元节.烧掉真金白银,还超渡不了他们.可恨!

老兄写得一针见血.

大王 said...

上面的鬼真的比下面的鬼恐怖得多了,以后大家可能没钱买冥纸来拜下面的鬼,因为钱都给上面的鬼抢光了。

追命 said...

Botak 兄写的逼真。好!
上面的鬼是抢你的钱, 下面的鬼是向你乞钱。两者不同, 下面的善良多了。

koon said...

人说鬼你也说鬼,就你说的鬼死好笑。

二楼后座 said...

botak兄,
不要写到走火入魔写到像顾城一样写“鬼进城”就好了。

鬼进城的其中一段

0点
的鬼
走路非常小心
它害怕摔跟头
变成
了人
.........

late seeker said...

botak兄远在红毛国,还很应景的贯上中元节,丝丝入扣,果然厉害。新山这里最近到处开始在“起火”了。

读了这文章,苛政猛虎看来要修成苛政猛鬼了。

方人也 said...

当疏通成习,大疏大通,小疏小通,不疏就不通的时候,这类用在疏通的“政治成本”和“官僚成本”最终只有转嫁给商品,造成百货价格上涨,百姓负担加重。我们每天花钱购买的服务和商品,其实有一部分是悄悄付给你我都看不见的“政治成本”和“官僚成本”的。

二楼后座 said...

方人也:
大马做生意不但数期长,无形成本也高得离谱。
这就解释了大马的cpi和ppi数字往往反映不出实际的情况。(通常都是实际的比较高)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商家经常一有机会就趁火打劫---糖价一公斤涨一角,kopi就一杯涨一角。面粉/油/盐和鱼旦粉炒粉的关系也是一样。
要知道,疏通成本没有行情,也没有图表可以作为参考,很多时候简直就是乱来。
不趁火打劫,margin不拉高一点,以后要疏通就成问题了。
大马高官不吃人间烟火,也不吃元宝蜡烛,以上两个数字拉得再高,也不关他们的事。
他们只管继续吸血就好了。

波波 said...

光頭,這下果真的是鬼言鬼語了起來呀?

世上太多真假鬼難分的事,也難怪還活在這個國家的我們谷住要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有機會,我也想走了。

Eric How, said...

"鬼节" is coming. 恐怖的他们 very hardworking on the roadblock..... 要大家的真金白银!!! 疏通疏通

Botak said...

老顏: 群魔亂舞,甚麼是神,甚麼是鬼? 這世道啊, 還是我們做人的最慘.

Uncle: 超渡不了, 那些是牛魔王豬八戒. 所以我才想起我們怕那些看不到的, 卻忽略那些看到的.

大王: 到時就拿樹葉拜他們.

追命: 下面的當然善良多了. 誦經給他們吧, 比燒錢好.

KOON: 沒有啦, 我突然想起英國有沒有XX門開這回事, 還是他們的都在Halloween?那會不會有一些跑過去亞洲, 因為有出口...

二樓: 你讀書比我多...

斑馬: 新山火災嗎? 怎麼沒聽我妹妹說起..

方人也: 對, 這些其實就是社會成本. 把國家拖垮那種.

波波: 人家說我也說囉...應景嘛..要走不是難事, 但要確定你想去那裡, 別來歐洲, 經濟不景加上作風保守, 我也遲早會離開. 你有家庭嗎?

ERIC: Road block? 那你們不是每天都見鬼?

小傻强 said...

秃兄讲鬼古,好得人惊啊!

难怪你不怕,你天天和鬼佬鬼妹混在一起的。

二楼后座 said...

botak兄,
我敢肯定,除了头发,读书是你比我多,知识也一样。
球场上的视野和技术我就不知道了,比过才能爽一下,才能下定论。
我擅长打volante这个位置(俗称绞肉机),有时客串左右飞翼,因为创造力不够,打不上fantasista,嘿嘿嘿。

傻强兄,
botak兄他老人家天天和鬼佬鬼妹混在一起有什么关系,我每天都跟鬼子在一起才是水深火热啊!
没办法,要打倒敌人,首先要做的是---了解他。

小傻强 said...

后座:
你的意思是先让鬼附身?

二楼后座 said...

我在鬼子国当然是跟鬼子打交道啦。
当然,以前我会当驱魔人the exorcist搞定那些淫魔。
她水深,我火热。
ganbatte, dame, ganbatte, dame, iku-iku-ikuuuuu........我附她身,她上天堂。

薰衣草夫人 said...

唉,其实下面的比上面的更好疏通.....

木子 said...

现在这个世界好像人比鬼可怕吧 ...

Botak said...

傻強: 可能是太多鬼佬鬼妹, 所以這裡不需要中元節.

二樓: 我的頭髮是短, 不是少. 看來你倒是很辛苦, 整天為國捐驅...

夫人: 下面的看我們臉色, 上面的我們看他臉色.

木子: 本來就是. 我信鬼神. 但是人們總不去防備那些看得到的, 卻花時間去對那些看不到的...

Frank C said...

二樓用词俏妙,共赴巫山之乐,翘然纸上.

iku-iku-ikuuu 一词,纠缠之意,不言而喻.高明高明.

可见,阁下武功之高,深不可测.佩服...

二楼后座 said...

frank兄,
过奖过奖了。
我是一介武夫,只会尽精报国,botak兄和傻强兄才是绝世高手。
还有,妈妈生你都能搞定,说明你的功力不在他们两位高手以下。

Eric How, said...

http://15malaysia.com/films/house/

Frank C said...

岳飞的老母,在他背上刻了个:‘精忠报国'.

想必令寿堂比也在阁下背上刻个:'精虫报国‘.

辛苦你了.

Botak said...

你們兩個要不要拍A片? 拍了可以放在我這裡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