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4 December 2010

船沉了,你們就抱著那30%下去吧!

不啦,我哪敢挑戰你的30%?沒死過咩?

新經濟模式第二階段,推翻之前第一階段所建議的,而保留30%土著股權。說來說去,人家就是拋不開那30%,說來說去,五十多年過去,人家最注重的還是那30%。尊嚴也就只是那30%。

外國人有誰不明白的,對,是白給的,不用憑本事去掙的。一個國家進步的程度,由此可見。

我就不明白有什麼值得開記者會。你的第一階段根本沒有多少人放在眼裡。你說取消什麼,從來沒有人抱太大希望。兜了个大圈,回到起点。有多少人会有惊讶的眼神?不然呢,你以为阿吉哥有什么大刀阔斧的魄力?

說真的,從來不認為我們會從1970年的新經濟政策陰影中走出來。什麼新模式,或新姿勢,不管是你上我下老漢推車或河馬壓頂,都跑不出1970 年新經濟政策的框框。大家絕對understand。

其實何止那30%?只是30%還好說,人家還給得起。 30%的精神背後是種變相的主奴制度。是一種鋪天蓋地,無孔不入,無所不在的枷鎖。

從專業領域的醫學考試,法律考試,到各類的執照,升學途徑,公共領域就業,等等,所謂的固打,已經成了我們生活的一部分。

五十多年來,我們就把它理所當然了。當然是理所當然,要不,沒死過咩?你敢稍微提問一下,人家就會把統治者拖下水,說你侮辱他們統治者,說你侮辱他們宗教,說他們被邊緣化了,沒地方站,就來跌下海了。嚇!

其實,我們要求的只是憲法下的權利。憲法153條文除了說特別地位,還有非馬來人的合法權益。當然,最好別提,這是理所當然的被忽略的。你敢稍微提問,人家會從迫害者變成受害者,成了受害者就可以訴諸瘋牛症手法,還有警察護航。

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假種族主義者,卻製造了真的種族主義者。現在種族歧視在公務員當中已經根深蒂固。看我們的警察和馬來教師,就知道這國家還有沒有希望。博客費爾南德斯律師把這稱為政客為了掠奪國家財產而鼓吹的新納粹主義。

阿吉哥也真夠幽默,還列出番薯國經濟九大隱憂。咳咳咳,什麼九大隱憂啦。把優惠特權歧視欺壓去掉,換上績效制,就藥到病除。一切問題的根源,在於那30%精神的背後所衍生的政策。

現在,已經太遲了。我們只有一大隱憂,就是國家已病入膏肓,船要沉了。沉的时候倒是一个大马,没有厚此薄彼,挺完整的。上蒼保佑。

24 comments:

moot said...

船沉了,还是可以赖华人。

虎宝宝 said...

嗚嗚,botak老大,我也是教師哦。。

Botak said...

MOOT: 看黃明志最新的錄影吧...他說: 我們已經無路可走了. (這句話最正確)

虎寶寶: soli soli, 加上了'馬來老師', 以便區別. 哈哈,(手太快了)

leejiajia said...

沉船?有这么多人陪,谁怕谁?
不过,我还是做只舢舨比较有后路,人家死是人家事。。。。好处我又没得到,干嘛要陪他们?

moot said...

没有经济学家去算, 为了维持那 30% , 我们到底付出了多少资源。比如说,在股市特别为了特定设立30%的分配, 到底系统上政策上的成本,浪费了多少钱?

無路可走是黄明志说的, 我不苟同。台北市长胡志強就说过一句话 :有没有救都要救。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said...

真的替他们可怜。

游荡花旗 said...

置于死地而后生!

马来西亚一定要有一次死到够够力,才能重生!

鱼米之乡 said...

50年不变,不沉船也难!
看看我们的主要粮食,米;适耕庄稻农年年都会面对的问题,那些国阵成员党领袖只会年年发文告上报搞名声,问题却解决不了。今天的新洲日报雪隆版最后一页就是明证。

chongsiew said...

我怕上蒼也保佑不來了。。。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高级猪嗨拿住30%来欺骗低级猪嗨(说:华人印度人抢完你的饭碗,要吃饭就要听我的!),两只没脑的猪嗨只会吃、撒野…就是不会做!但是有你们华/印度人这班傻嗨肯给。吹咩!真是吊你妈的嗨!全民如此!可以怎么样?!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不到十年就2019,到时沉了船,华人还可以自立耕生呱。

anakmalaysia said...

Worst than the beggar, should we call this the arrogant retard ?

Botak said...

李家家: 沉船是有人陪. 只怕元兇逃之夭夭, 剩下的賴我們......

MOOT: 他們肯定有一流的經濟學家, 他們不是不知道後果, 他們只是不理會後果.

沈興: 我們也可憐.

花旗佬: 我也是這麼想. 不過有兩種極端性的可能, 要不就死裏逃生, 大澈大悟, 要不就往宗教裏鑽, 尋求解脫.

魚米: 對, 沒有人是要解決問題的. 要解決問題的人會莫名其妙的被侮蔑為反統治者, 然後被一群流氓打.

CHONGSIEW: 難說啦, 看拜什麼神啦. 哈哈.

IAMFG: 就不可以怎樣, 所以不需要那麼激動.

大佬: 全民種田? 自供自足.

Anakmalaysia: Ya , it is amazing that what they are asking for is to be rewarded without having to work, yet they have been so loud.
The funny thing is, someone has to be there so as to work to feeding them, yet they are chasing people away, why?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没有发展哪来酱多的30%,迟早吃自己.

游荡花旗 said...

在花旗国告诉老外番薯国有如此30%不劳而获政策,听得老外眼大嘴张,还以为我跟他们开玩笑!

因为他们认为世上哪有如此国家政策,而人民还不作反起义推翻政府... 真是不可思议!

老美,believe it or not ! 就是有如此国家,名叫番薯国。人民极度善良,容忍性超强,爱好动物,终生辛劳打拼,只为养猪!

wick said...

30%的救生衣留给猪,剩下的70%我们去抢。但是我们会游泳,不会跟猪一起陪葬。

Botak said...

麗蓮: 早已經在吃自己.

花旗佬: 看到老外跳起來, 不是第一次了. 我就整天宣傳我們的國丑.

WICK:....看來妳也是很滾了....

kuah siew aim said...

又要人家养他,又不肯善待人家,甚至还口口声声要赶人家出家门,这种人是笨呢还是聪明?

ah peh said...

Botak,

Did you read that Gerakan Tan Lian Hoe (Wanita Chair) speech?

Mountebank said...

馬來西亞在在很多外國人尤其西方人眼中,是一個全球最種族歧視的國家(之前是亞軍,輸給南非,後來終於掄元,搶了第一),我每次給外國人問到這個,再進一步向他們闡明後,沒有一個不嘖嘖稱奇的。
我不知道如果我是友族朋友在國外被人問到這個後,要如何告訴外國人這個30%的事實? proud of it? ashamed of it?

馬來人抱著這個一起下去不新奇,可是那些國陣的華人狗腿子卻個個不感到不舒服,才讓我納悶。

比如那個蚊子黨的阿蓮auntie,還公開警告我們千萬不要換政府,後果不能想像;還有那個考不上醫生屈就牙醫的馬華仁兄,一直“製圖”警告說民聯上台後天下大亂我們更慘。

會更慘咩?最慘情況不就維持那個30%,起碼,可能還有機會翻盤,又何樂而不為呢?

藉此昭告天下,本人先前對納吉的小小期望,昨天已經正式破滅了。

eric foo said...

我操他娘的30%,他们死就好了,我可不想陪葬!那些每天制造政权倒台恐慌的九流政客,我操他们奶奶的祖宗十八代!!够胆就搞513 2。0版,看谁怕谁?如果有机会,我一定组个共和军,实行武装推翻,一起死过!—*¥%^&*#$—@#¥¥%

Botak said...

綠草: 哈哈, 領導不笨, 下面那些笨.

阿伯: 看了, 笑死. 這就是他們的standard.

MONTE: 國外不會有人明白. 說了只能是笑話. 然後把我們當成恐怖份子.

ERIC: 別那麼hot....去看套A片, 冷靜一下下...

立志磊爾 said...

是时候把钱存去外国,不然到时船沉了连渣都没有!

蕃薯老头 said...

苏哈多极权独裁政府倒台前,第一是华人又再次被打、砸、烧、抢、杀,但那也是最后一次;其次是这个政权从此以后就走入历史,印尼华人也不再有那种炼狱的经历了!花大婶似乎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否则举这个历史,不知大老大会不会视为不详之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