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2 December 2010

鄉野村夫

推介禮和講座會過後,躲在鄉下,陪女兒。

下個月滿兩歲的女兒看來很習慣鄉下的生活。她指著那母雞,說:“雞———雞———” 突然想到她也許在叫咱們的最高領導,嘿嘿嘿。

民聯的百日承諾雖然不是沒有漏洞,但是至少有承諾是好的。至少那是他們三個大黨手拉手一起講的,而不是個別政客的承諾。那就比較像大選宣言。雖然我認為承認獨中文憑和廢除特權還是必需的,這遺漏太大了些。

但是卻不得不承認這遺漏反而顯示了一些真實性。如果他們真能什麼都答應,我還會犯了猶豫,不知道信不信他們。真他媽的矛盾。不過一百日的意義在那裡?是100日達成目標,還是100日內實行?

不知道為何我南下工作的消息傳得這麼快,看來以後別‘順口’說話。不過,這次我離開沒什麼別的,也只是為了份工作而已,雖然對這地方沒有眷念。

這次離去和九年前相比,有著對朋友強烈的不捨,也許是人老了,開始有東西放不下,不像當年英姿勃發,牛勁沖天,說走就走。尤其博客界交到的朋友,肝膽相照的一群。近來和他們吃飯時,總是有些事情說不出來,大家都不說。就是一種不捨。

大馬沒有別的好,就有朋友。

望著頑皮的女兒,李壽全的《張三的歌》在腦海裡徘徊。還真不知道應該帶她去那裡。(沒有力氣流浪了)

50 comments:

Eric How, said...

You'll never walk alone mate....

游荡花旗 said...

What a great picture with your daughter !

Douglas said...

老豆和囡囡都可爱。

冬至阖家快乐。

记得。。。要继续写下去。

You are a Kop...You'll never walk alone!!!

张玉燕--Yoke-Yin said...

哎哟。。。你家姑娘真的越来越可爱,讨人喜欢了。再辛苦也值得,是吗?

Fair仔 said...

很喜欢你第一张的照片。

Fair仔 said...

两父女蹲着的那张!

· 康华 · said...

Botak有些发福了。

老颜 said...

网路无国界嘛,何况比起谢斐尔,新加坡近多了。小姑娘越来越可爱了~

冬至团圆快乐

Teong Hock said...

波大,

“ 海外存知己, 天涯若比邻。”

很可惜,马来西亚又多流失了一位人才。很期待, 也希望老兄会继续写下去。我一定会继续作为你的潜水读者。

祝你冬至阖家快乐,2011 年事事如意,心想事成,南方大展鸿图。

"You'll never walk alone"

二楼后座 said...

记得下次回来出写真集,我已经帮你在新宿2丁目霸住上架位了。

yeo said...

小姑娘可长大了~
可是"千"字辈?

祝你
早日南下 大展鸿图

再说
新币比马币好使

還有,
工作再辛苦,也要继续写下去啊!

大王蛇 said...

原来botak陪女儿的时候是不穿格子衣的。所以这件背心应该叫做“陪女儿衣”。

安哥爵 said...

下乡了就不要太入戏.对着女儿对着鸡就别提那厮.

四月 said...

好温馨的父女图,羡慕死人了!

miao said...

还是喜欢穿格子衣服的botak.
累了就别流浪,没有什么比有个家温暖。


冬至快乐团圆,万事顺利。

Botak said...

Eric: This season Liverpool play like sohai…..

花旗佬: 做人老豆是這樣….

豆漿: 冬至了…..(小小聲說, 岳母做的湯圓嘛嘛地而已)

玉燕: 也越來越頑皮, 說不聽, 正宗大喊十.

FAIR仔: 喜歡雞? 哦, 那張她也跟着蹲下來, 有點意外.

康華: 本來就很福一下…

老顏: 可惜, 對本地發生的事情會沒那麼敏感了.

TEONG HOCK: 又一位利物浦迷? 哈哈哈, E貓聯絡.

二樓: 除了A罩杯, 也沒有其他的看頭…

YEO: 千字輩? E貓聯絡.

大王: 大王在上, 平時小人都是赤膊, 太熱了.

安哥: 只要有人叫雞, 我就會想起偉大的領袖.

四月: 妳還沒給我女兒氣到,….

淼淼: 不想流浪就得找個家. 不在這裡.

Botak said...

豆漿: 你在檳城? E貓我啊. 在你的網站找不到E貓.

Jason Production said...

哎呀!你说南下,我还以为你来澳州……

可是不要紧啦……要加油~

冷眼热血 said...

怎么大家的回应都那么柔性,我就来点刚性的吧!

对民联而言,承诺承认独中文凭的话,只能讨好一个种族,而这个种族的支持率已经接近涨停板,潜在选票收益不大,不如省略。不过,我相信,如果民联能上台,这一点在中期还是可以期待的。

废除“特权”(实为“特别地位”),当然是全体“非土著”所盼。不过,马来人社会的思想暂时还没进步到这个程度,如果仓促作此承诺,只会替自己倒米!

就我来说,其实对民联的期望也不是太高,只求它能带来竞争,打破“国家反人民阵线”的垄断,让一环扣一环,已腐败到极点的国家机器能有所松动,就像往恶臭薰天的酱缸里抛几个EM泥球那样!

“破裂”国要走上民主进步的正轨,恐怕至少需要二度政党轮替!

鱼米之乡 said...

跟女儿生活趣事多着呢;慢慢享受吧!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那只不是鸡来滴,那是垃~~圾.

ken lee said...

我也喜欢两父女蹲着的那张!温幸逗趣!有缘南下来相会!你不写我没早报看咯!

anakmalaysia said...

Congrats,no matter where you are we will never forget you,when are you going to be back in ipoh ? Can i buy you a lunch or dinner ? I mean Your wife and little girl too.Give me a call please !

Botak said...

Jason: 澳洲有可能。新加坡很多时候是我们的跳板。不过你要跟我说澳洲好不好啊?

冷眼热血: 承认独中文凭已经不是讨好华裔那么简单,而是一视同仁,废除针对性种族歧视的必要政策。不承认独中文凭已经不是学术性的课题,而是故意为难华裔,毫无逻辑,野蛮,不知羞耻的做法。为何接受统考的大学的文凭你们承认,而统考却不承认?这点不纠正,永远是番薯国教育界的羞耻。这是根本性问题,不是种族性问题。承认独中文凭,是理所当然的。

马来特权是这个国家停滞不前的原因。与特权连接的就是贪污和朋党。如果公正党可以公开呼吁取消,为何民联不敢宣布为竞选宣言?当然,马来人,不会放弃拐杖。这是着国家无法通过瓶颈的原因。
破裂国要走上民主之路,不是台湾和韩国那么简单。因为还有种族课题和皇族问题。这是这国家无望的原因。

鱼米:哈哈,呆久了人就会懒惰。

丽莲:哈哈,垃圾和那鸡,差别不大。

Ken lee: 你不是看联合早报吗?(那是全世界最闷的中文报)

Anakmalaysia:Thanks,sure. That is very kind of you

moot said...

波大南下展屠龙技,恭喜。 鸡很无辜,不过把鸡煮来吃的时候,应该很爽吧。

至于那100日的东西,做起来反而比日本方面容易,需要的功夫和资源没想象中的难。要说难度高,缩小公务员体制那难度才高。

薰衣草夫人 said...

怒汉变温柔,喜欢这些温馨图.也许在女娃儿身边,你才能完全放松.

冷眼热血 said...

Botak兄, 你说这国家无望,我完全赞同。

承认独中文凭是一视同仁,废除针对性种族歧视的必要政策;你这么想,我也这么想,只可惜长年累月被五毒散侵入五脏六腑的马来族群大多数并不这么想,连印度人也未必完全赞同。如果民联现在已经赢得政权,则不怕作此宣布,否则很容易出师未捷身先死!

公正党公开呼吁取消的是“马来人主权“(ketuanan melayu),而非马来人“特权”(特别地位),botak兄恐怕弄错了。“马来人主权“是污桶在1980年代捏造出来的子虚乌有的东西,而马来人/土著特别地位却是宪法153条所规定的,连公正党都不敢碰。

Douglas said...

波大,已回复。

请check喵。

tamiya said...

哈哈,遠走天涯,奔走海角,以為相隔遙遠,卻是別離咫尺。

這裡沒有什麽特別好,就是人情味讓人留念,留戀。。。

老颜 said...

想问botak兄,可愿意把流浪日记扩展成中篇或长篇的传记文体,来写另一本书?

这系列,是我看得最感动,也最感触的一个系列,没能在这回的书里出现,甚是遗憾。

也许从番薯国迁移到英国写起,又回到番薯国、新国等,都可继续弄。

山城客 said...

又一个人才被新国挖去。。。。。。
番薯国的政府是替他国培育人才吗?

eric foo said...

楼上的山城朋友,是的。每天当你看着汹涌人潮从新山长堤跨境到小新上班,你就明白番薯国是有多么的烂。连我这种不是人才的也流了出去。。。

山城客 said...

哈哈!
楼上的朋友幽默!!
不是人才,人家新国还不要呢,要不然我何必在此守着这烂摊?
能在新国吃开的,必有斤两也!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Botak,去怕输国从事什么行业?在那里也可以写博的…马残的吊到累了,短时间也改变不了什么!相信你在新国也会写下那里的东西后我们就会拿出来和我们番薯国比较了,很佩服你'中年怒汉'的本色!希望你能写下去!

冷眼热血 said...

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

Lai said...

Botak! Finally bought your book at AEON Bkt Tinggi!! Good luck to you!!

戆居居看天下 said...

小孩那么大了。。。真快

ken lee said...

这里的中文报我看来像知识画报。太平淡了。都不看。有免费阅读报,繁忙时间分派,地铁站都有。内容很少不会太深。广告居多。没舍看头。你的博和老颜的是我的早报。在等二楼的,不过不要av。哈哈。

方人也 said...

Botak兄,去新加坡工作好啊!比较一下两国,你就会有更多题材来写国阵中央政府的无能。其实新加坡不是很远,一两星期要回家不是难事。祝你工作愉快。

WL said...

呵呵呵……澳洲好!

我女友在新加坡,我在澳洲Perth。

她说她实在受不了很多新国的东西,比如说租房子,脚步快等等……

Perth就是那种,lay back的生活方式。类似英国,但是比英国更疏懒。

还有还有,我不知道你是什么field的。但是现在西澳蓬勃发展矿业。工作机会到处出现。

澳洲还有机会申请PR(现在),你是某些行业的博士,又是英国的,通常被接受的。

距离马来西亚飞行时间只不过5小时,在Perth,没有时差。就算周末要回家,都可以。

呵呵呵……还有什么你想知道?

Martin said...

早餐还没吃就听到你们说家国无望,心都冷了半载,不知要说些什么?

是不是上一代的人也有同样想法,所以现在国家才这么乱?

那下一代怎办?我是没有子女啦,你们呢?

游荡花旗 said...

Botak,

Wish you and your family a very Merry Christmas and may your dreams come through.

云淡风轻 said...

第一次在你的博里留言。
潜水太久了,都快缺氧了,浮面透透气。
冬至夜,很荣幸和你茶聚,第一次见你这位天庭饱满,口吐鸟语的博客,总有点小鹿乱撞的感觉,虽然我对后庭并不感兴趣,哈哈!
夸张一点的说,和你交流胜过读万卷书,见解独到,令人折服。很羡慕你的一班同学,事业都很成功。谢谢你的书和亲笔签名,不过,还是很遗憾,当晚没见到你的泪光,哈哈!
曾问及四月有否加入美女的行列,你的答案是........

Botak said...

這幾天頭腦完全放鬆, 寫不出東西來. 只懂得和女兒玩....
雲淡風輕...這名字好熟, 沒想到是個男的. 哈哈...

A secret man said...

“破裂”国要走上民主进步的正轨,恐怕至少需要二度政党轮替!

Totally agreed but never give up wherever you are.Country need you and others continue write blog etc for brain storming for all generation.

Merry chirstmas & Happy new year.

fannychew said...

大学毕业时爸爸要我去新加坡工作,但是我不想,我觉得新加坡太无聊了,少了水炮车的刺激,哈哈。。。结果连中学都没有念完的两个弟弟,都在新加坡都捞得比我好。

这座游子城,的确除了有朋友以外,没什么好。

最近几天也突然有冒出去新加坡工作的念头,想到反正我都被人家解散了,如果没理想可言,我不如也学大家脚踏实地赚钱好了。

不过,新的一年即将到来,目前看来理想暂时还可以不灭,队霖国阵的梦依然必须继续发下去。

我也喜欢你和你的女儿的照片,好温馨哦,好好珍惜和女儿的相处时光了,小孩很快大的。

Botak said...

Moot: 那只鸡,的确是等着宰来吃的。

夫人:真的,就是完全放松了,现在头脑一片空白。

热血:唉,很多东西民联不敢碰的。。。

豆浆:收到了。。

塔米娅:对对对,以后你去到哪里都好,记得娶老婆要回来娶。

老颜:不错。你真是知音啊。我有想过,但就怕和评论不凑合,一本书看起来怪怪的,才作罢。下一本吧。

山城客:不算。我可能看新加坡不上眼的。。。哈哈。

ERIC:你是人才啦。。

IAMFG:去开丽春院。那边合法。

热血:还找不到。

Lai:soli soli, the quantity ordered was low…

Angkuku: 我们老了。。。呜呜。。

Ken Lee:不是没有新闻,而是有新闻人家不想让你知道的。

方人也:不很远,其实也不近。

WL: 我会考虑澳洲的,主要为了我女儿的教育。我不喜欢新加坡的教育系统。

马丁:不是上一代有没有这想法的问题,是问题一向都存在的问题。不是我们要不要的问题,是马来人这么多年来肯不肯改变的问题。这就是为何我的读者多是35和40岁以上的。看多了,经历多了,就知道什么是无望。

花旗佬:same to you la…

云淡风轻:我不就是普通人一个。。。

秘密的人:对,可能要梅开三度。。。

Fanny:新加坡吸引人的地方,不是新币。如果那些人是为了新币下新加坡,那他们不会享受新加坡。
我是和大部分人相反。新加坡的次序吸引了我。一般大马人认为死板,没有lubang,不能通融的,恰好是我所爱的。
你们赞赏的新加坡教育系统,却是我所不喜欢的。这么怕输在起跑点,三岁就学这个那个,那为何你们的小孩大学毕业时还是和老外的不相上下,人家在7岁才学算术的,其它时间都在玩。

cylai said...

Botak假如移民去澳洲,不擔心令嬡學不好中文嗎?

Botak said...

CYLAI: 不擔心. 最主要能夠融入當地主流社會. 做個好公民. 記得自己是華人就行了.

芊芊 said...

Botak (不好意思,如此称呼你):

我是 四月的网友,目前全家在墨尔本定居。

如果你有意移民澳洲,可以跟 四月拿有关的资料,我曾经给过她相关网址,希望没有被删除。

澳洲的生活费比大马的便宜很多( 自己煮,若天天上馆子,很快就破产)。最贵的是房子和房租,教育制度不错,孩子放假会哭,吵着要上学,因为很 fun ,政府也提供很多福利给国民,治安良好,生活很轻松悠闲。

不过,如果年龄超过 45 就无法申请了。现在可以通过网上申请,你也可以先做一个 assessment test ,够分数才提交申请,如果需要帮忙,可以跟 四月拿我的 email 。我们当初也是自己申请,不通过中介的。

你的孩子这么聪明,在大马很容易被埋没了。我的小儿子当年在大马上 “寄读幼儿园”时,就因为上课问太多问题,被老师(也是园长)说他是问题学生,上课不许他发问,还给他取个外号叫 “为什么小弟弟”!害他伤心得要命,不要上学。加上治安问题,所以我们决定离开大马。

不忍心再看到潜能被埋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