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8 December 2010

董總還有存在的價值嗎?

我知道我知道,是巫統橫蠻霸道啦。

但是在憲法的護航下,我們總可以做點什麼,對不對?要不,林連玉也不用橫揮鐵腕批龍甲了。如果一切都會順利容易的,林老的公民權就不用被吊銷了。

國民型中學的困境,董總給政府的備忘錄列出了八個層面的問題待解決。多少個層面也罷,追根究底,就是一個原因,當年華文中學改制時政府的承諾沒有實現。

可是面對不履行承諾的政府,應當理直氣壯的董總,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畢恭畢敬的呈上《關於解決改制中學/國民型中學問題的看法和建議》。並且‘吁請’政府正視此事。

此時此刻,愚民社會看來,好像董總又做英雄。“哦,至少他們提出來啦!”

人家擺明車馬踩你,你卻只是呈上‘看法’?‘建議’?並還‘吁請’?

唉喲,不,沒說你錯,但問題是這麼樣何必要成立一個組織叫董總?馬華也可以乾這類事,要不,任何一個什麼福建廣東會館,都可以做同樣的事情。是嗎?

事情已經到這個地步,華校已經被欺壓得無路可走了。董總如果還是董總,就應該拿出NGO的款來。和政黨聯手也好,和其他NGO聯手也好,訴諸各種手段,一個壓力集團的角色,不是那麼容易扮演的,不是發幾篇文告就當是交差的。必要時還要吵上聯合國。

要不,一篇備忘錄只是和華社交待你有做點分內工作而已。這樣的事,整天被人罵的馬華,肯定比董總做得更好,(雖然同樣沒有效用)。羅志昌在《在林連玉老師面前,抬得起頭嗎?》中指出,“林連玉精神,不是技術性的解決各局部的行政問題。”

羅志昌更引用曾慶豹的說話指出,“華教運動的核心是「運動」,這「運動」涵蓋人民基本權益、自由平等、多元共存等價值。 ”

可能董總會說,那麼厲害你來做?好,既然是這麼難做的,如果現在的政治環境已經是那麼惡劣了,那我們最好認命。國民型中學也不需要董總了。董總就專管獨中和新紀元學院好了,因為那不需要和政府打交道。需要和政府交涉的,提醒政府什麼是他們責任的事,你們就縮了嘛。對不?

因為你們只在既有的基礎上,發文告,吁請吁請一下。凡不能進一步爭取的,叫混日子,和馬華沒分別,只在人家畫出的圓圈內翻跟斗,博取掌聲。

商人當權的董總,就像其他華團一樣,都在提提案做樣子。看華總,幾十個提案,沒有‘譴責’,沒有‘強烈反對’。都在‘吁請’。今年的提案其實明年還可以用,年年一樣。

我們也不敢要求太多,但是說實話,華總就像董總,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他們要求的,‘吁請’的,和華社所要的相差十萬八千里。而做做樣子的華社代表,我們已經有了馬華,不需要多一個‘華總會館’,或‘董總會館’了。

但是做做樣子很重要的,做了樣子就有名堂。要不華總怎麼扛上‘大馬華社最高代表’的旗幟,出席中國人大?

突然懷念那個色狼華教鬥士陸庭瑜。雖然他有上下其手的毛病,但至少,他敢到人家辦公室前靜坐抗議絕食,給人打破頭也不退縮呢!


風雲時報新聞評論

23 comments:

moot said...

林连玉基金还没发动攻势, 董总已经在乱了,
其实,董總是不敢說,”那麼厲害你來做“, 一出口的话,排队的人多得很。那时候又来一场内斗。

其实最好的方法, 就是来个”华教革新行动提案“比赛,用奖金,看谁写得最好。提案必须是行动性,可行的计划, 而不是发文告耍嘴皮的东西。然后就成立行动小组, 去做实践。

华教已经让董總尸位素餐的“领导”浪费了十多年, 不能再荒废下去了。

Botak said...

MOOT: 其實林連玉基金那敢發動什麼攻勢?
不過看死董總走不下去了. (當然, 他們可以硬撐. 做些門面功夫過日子)

moot said...

董总曾经有一段很活跃的时间。 改制独中过渡, 建立统考系统,建立系统机制。 等等, 每个时期都有个转换的里程碑。那根基是有点了,不过是要继续革新运作的,用文告过日子。 那过去的运动,那叶某某也参与过, 可是奇怪, 一大群人上了高阶,都不动了。

华教运作,是应该有一个全面的计划,执行和回馈。可是这定案规划方面, 董总好像当自己是“上轨道了“,用文告打发时间。

如果现在要董总,提供任何一间华教学校的运作政策,效率报告,成本支出,他们拿不出来。没有这些资料和企划打算,现在的董总凭什么去告诉华社,华教的方向在那里。

华小电脑班和其他收费的问题,董总没有全面的数据。 独中运作行政的问题, 经费的问题,师资问题临教问题,董总也没有数据和解决方案, 也没有计划去行动起来。 还亏叶某某得过什么“企管博士學位”。 可是一看,叶某某干的却是内斗.

ah peh said...

When this Yap opens his mouth I know he is NOT qualified.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懂总太多人生意上与政府有来往呱,哪里敢屌自己的米饭班主。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所以现在董总出来找我们华校生捐钱我都叫他们向叶新田拿就好了!反正出卖华社一定收不少啦。硬骨头真不好做…他们会物尽其用地打击你们这班乱民!只希望换政府看看有机会改变罢了。

khengsiong said...

問題是:董總有沒責任為國中辦事?

你已經說了,董總專管獨中和新紀元。(還有華小吧。)如果國中不行,為人父母者被迫把兒女送入獨中,董總會更開心哪!

Botak said...

MOOT: 葉某某……真有點駝衰咱們葉家….

阿伯: 當一個人被一群捧他的人圍在中間, 是看不到自己not qualified的.

大佬: 董總已經變質了.

IAMFG: 因為他, 新紀元少了很多捐款. 是我也會等他下台才捐.

KHENSIONG: 他們當然有責任. 我的寓意在於, 他們這麼做, 不如不做, 我其實是在叫他們收檔.
如果他們只管獨中, 他們可以接收的捐款更加少, 鋒頭也會被別人搶完, 他們不會肯.
他們要是只管獨中, 就代表不了整體華教了. 那董總也可以收檔. 大把人搶着來代表華校, 這光環, 誰不要?
(看透了這群混混)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朱门酒臭,路有冻死骨!还没等到这班含家参死,我们先一个个倒下去了!上帝要你灭亡,必先令其疯狂!少点耐性都顶不顺…愿主打羔你!

moot said...

波大: 董总整个队伍行政什么的, 不少过100人。如果保守的平均薪水是5K,1年就需要6百万。加上运作电水维修, 1 年最低要6.5百万。

董总的收入是很大的问题, 里头也没有“可持续收入“ ,自立的打算。 叶某某为何跳脚林连玉基金原因,很明显了。捐款不够,那些支持叶某某的董事就要贴很多很多的钱。

moot said...

khengsiong ;董总的财务不透明。整个华教,真正有财务报告的,是由柯嘉逊开始领导新紀元的时候开始。 连独中, 董总什么的财务,都不透明。而且里头可以看到报告的, 都没去注意财务运作状况。 没钱了,就去募捐。

董总应不应该“服务”国民型中学? 我说那是必要的。 而且这些“服务”,必须是专业的, 也应该收费。 而且大可以设立专业团队,帮中小型企业做咨询工作, 赚收入。

外国出名私人大学,除了募捐,也去搞咨询弄收入。 老实说,董总原本就应该是有个专业咨询
服务中心。

Botak said...

IAMFG: 沒那麼嚴重, 少個董總不是世界末日.

MOOT: 支持他的有錢佬本來就不多....

蕃薯老头 said...

人民要和旧势力斗争,必须有个政治组织,也就是所谓的政党。七、八十年代以前的反对党、董教总、华团的领导人,都是在二战前后的三十年中,国际大势所趋,在我国“火红年代”里涌现出来的政治界经济圈里,具有忧国忧民思想的人物,大家的力量结合起来,才能在我国兴起一股人民的力量,可惜他们还是斗不过旧势力残暴的镇压,随着他们年老逝去,以及八十年代后世界形势逆转,后续无人,反映在华教上,也是一样,各州独中的掌舵人,多是大商家,不与官斗不稀奇,只要不叫独中关门,当然一切河蟹。这种局面不正反映在本届董总的选举上吗?
一个组织的出现兴起,即使是进步的,也可能被敌人消灭,壮志难酬。
若是违反历史进程的,则迟早会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若是因为领导人的问题,那么组织就应该换领导人,而不是质疑组织是否应该存在。
若是该组织因积弱而无能,有理想的年轻人们,你们还等什么呢?

蕃薯老头 said...

人老了会“反常”,常见的老年痴呆症,会让一个英雄变小孩,举止不可理喻。帕金森病,人的手脚会不听使唤,抖动不止。其他奇奇怪怪的,年轻人自然想像不出。
老年人头脑的退化病,有的可以减缓,有的难以控制,有的无法解析,陆老几十年的艰苦斗争,有目共睹,年老举止若有失常,宜加小心求证。

Botak said...

番薯老頭: 我是以質疑其領導人的素質的方式, 來突出這組織的存在價值. 組織當然早已積弱腐敗, 但是如果大家讓他們那麼樣的繼續下去, 董總的做事方法會是華社的恥辱. 年輕的要做點什麼? 別的不說, 柯嘉遜都被踢走, 人心還不寒嗎?
不管老一輩的人是否放得下那些意識形態, 我只可以說, 柯院長一走, 很多人都灰心了, 捐錢的, 都要等葉新田下臺. 包括我. 這, 就是現實.

我在早期兩篇文章已經說了, 陸老是華教鬥士和他是色狼的事實, 可以同時存在. 這是華教界眾所週知的事. 你問多少人都是一個答案.

我在早期文章也批評過華社的造神傾向, 所以陸老只可以是神.

http://botakray.blogspot.com/2008/12/blog-post_21.html

http://botakray.blogspot.com/2009/01/sot.html

而因為痴呆或伯金遜症而摸到人家, 是又一個新的自欺欺人藉口, 不怕笑壞人?

他在很早很不太老的時候就是這樣了. 可恥的是那些所謂華教中人, 就摀住受害人的嘴巴, 他媽的“以華教為重”. 愚民者, 如是也. 一群不知道法律和受害者權益為何物的出土文物. 可是又同時是華教中人啊, 所以每個人都妥協, 妥協, 妥協. 典型的愚民社會, 永遠也不能了解法治的重要. 所以間接的, 永遠的接受了我們大環境的現實.

我現在笑他, 也替不了那些受害者出口氣. 如是你的女兒怎樣?

小心求証? 你要我說100次都行. 你們的神啊?? 啊?

moot said...

找“一个英雄” 来负担全部责任,是东方社会的通病吧。陸老的咸猪手问题,是对华社的当头棒喝,陸老终究是人。 可是还是很多人没学到拒绝“造神化“现象。 ”一个“,已经变成了文化。 看看我们的运动, 一个李宗伟, 一个妮歌, 后面就断层了。 华教运动也是”一个沈老“,“一个林老”, 一个马来西亚。

而且,我们社会常常陷入”伪命题“的窘境。以”华教利益为重“ 就是伪命题,大家就在上头纠缠不清,消耗社会资源。 把当时的陆老和华教利益放上等号,真有够吊诡。

番薯老頭: 和旧势力斗的团体, 时间久了, 有大部分都会变成原本他们讨厌的“旧势力”。

你说 : 若是该组织因积弱而无能,有理想的年轻人们,你们还等什么呢?

你是说笑吧。把“年轻人们”加入进去消磨?年轻人们可没那么傻。 当年林连玉设立董總的制度,是因为当时出钱的董联会和商家有一定的文化质水准,不干预华教运动的运作。

现在可不是那个光景。 如果那问题不改进,那是董總自取灭亡。与他人何干? 这就是”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

蕃薯老头 said...

拜读了波大兄两篇文章,对当年发生的事件经过又重温一遍。老头不认识陆老,也不是所谓的华教人士,一年多前还不知如何上网,不曾拜读。此事在陆老退隐后就告一段落,事情确有发生,人们手下留情。
老头不曾把任何人当成神。一个人百年盖棺论定之后,有人要把他当成神膜拜,当成恶魔诅咒,那是他的造化。若是活生生的被当成神,不止是膜拜者的不幸,也是他的大不幸!
老头老了,自然把希望寄托在年轻人身上,这是自然的规律。
老头举出两种老人病,只是例子,太专门的讲不出来,并非有这种两种病的人就会如此这般,因为老头身边有这两种病的人都不曾这样,但是有讲不出来的病者,举止匪夷所思。

MunLeong said...

有一个相当消极的现象。当一个社会从动荡到相对平稳,人们生活较安定时,人总会多在自身利益打转。动荡越大,志向就有可能越大。生活越安定,志气多短。打战时人可以牺牲生命,战胜后大家就会提出要求该得到什么。生活安定岂不是动荡时大家所向往的吗?人到了安定的阶段,多少都会得过且过了。 就像经济学里的供需平衡,当众人都基本需求有了一定保障的时候,人多会开始放弃一些原本的追求。一个不小心,危机来了也不察觉。董總的存在应是先天下之忧而忧,避开自身的利益冲突,继找有志之士(或有潜质成志之士),训练教育下一代人,永续追求目标,更快达成目标。番薯老頭呼吁有理想的年轻人站出来,而有一担子见识的moot却又不以为然。子麟的冷眼橫眉制造了一个精辟见解的空间。我们也许真要认真思考,我们是不是继续自爽还是问我们能做些什么。我自问不算有志之士,这句话我要一直问自己。

大头猪 said...

有,董总当然有存在价值,存在发表文告的价值。在"稳定大于一切的"笼罩下,董总似乎可以免于受责难,继续庸碌地无为下去。

eric foo said...

番薯老头提到的年轻人加入董总,本身就已经很难实行了。

年轻有心者,既非董事或有钱人,如何加入?这为其一。年轻有为,有钱有能力成为董事者,都不愿意浪费时间,去和那些霸着茅坑不拉屎的老鬼抗争。。。这为其二。即便加入了,都极有可能因商业利益为最终考量,打消抗争,宁愿抛弃理想被收编。这些都非幻想,而是事实了。

除了看着董总沉沦,应该没有办法了。

moot said...

MunLeong :eric foo 给了你非常充分的答案。

在我做回答的时候,我已经去上网大约的分析董教总的组织成分。

如果一群年轻人,结合出一个『最大文化利益输出,华教可持续经营』的方案, 他们要打多少关呢? 首先,就要说服各州的董联会,而董联会又有自己的利益关系,不过还可以在用华教发展的商业利益(非寻租)来说服他们。

然后就要和教总打交道。嘿,那里的“博士”更多。即得利益的,未必会接受。

期间,虽然方案是双赢,不会换掉现有的管理人, 不过改变,会让即得利益的人觉得委屈,肯定会反弹, 结果就又来一场对决消耗。

年轻人那有那么多的资源供消耗?

蕃薯老头 said...

老头一段感言,不意引起诸君兴趣及讨论,波大兄借位了,不好意思!
老头在九日发言时,并没有把问题全讲清楚,
“八十年代后世界形势逆转,后续无人,反映在华教上,也是一样,各州独中的掌舵人,多是大商家,不与官斗不稀奇,只要不叫独中关门,当然一切河蟹。这种局面不正反映在本届董总的选举上吗?"就是这一段。
也就是说各校董事会,各州董联会大部分的领导人,他们都想要一个像目前这样的一个董总,所以少部董事认为应推行像七八十年代那样的领导方针,自然不可能实现。各校各州领导的思维不改变,即使现有的领导人下台,再选出来的,恐怕也差不远。更糟糕的是,不是很多人排着队想要上去,而是推三推四没人想要做!因为没有人想有朝一日被茅草芭里又跳出来的老虎咬上一口!

诸君把其中的一些关键阐明了:一、年轻人财力有限,不能像商家那样出钱,没钱的当然不能当董事,更不能当董事长。二、一个组织,是会随着岁月而老化腐败消亡的,如果不能有意识的引进年轻的接班人的话。
老头所指的一个组织,是指社会上所有的组织,不单指董总。
要改变一个社会的积习和不公,非政府组织和华团只能是推波助澜者,主导者还应该是政党或政治性的组织。只是那些年轻人若不愿进去老化的组织里和老年人斗争(最多被踢出来),又如何希望他们去和政海里的敌人做生死斗呢!

moot said...

蕃薯老头 : 你是自相矛盾。
生有涯。年轻人可以做自己的事业,何必和那些“以为自己事业有成" 的董事斗?

越成功的企业董事, 是不会傻到去在非政府组织团体揽权,而只会站在一边看行政运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