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3 July 2011

我的手按在靈車後頭的玻璃鏡上,跟著徐徐前進的靈車走。車裡,她躺在我替她選的棺木里。駕駛靈車的人很有經驗,總是把車速保持在人行速。我在想,這算不算是送她最後一程?

她在日本侵馬時出生。由於經濟拮据,百事蕭條,一生下來父親便把她賣了。誰知,領養的夫妻過來領取她時,她母親抱緊了她不放,沒人會去惹一隻紅了眼,準備拼命的母老虎,所以,她被留了下來。

從此,她恨極了她父親。她的性格,和她母親一樣,也原來是一隻隨時準備廝殺的母老虎。

小時候的她長得靈巧美麗。一雙大眼睛,炯炯有神,透著一股悍氣。從小就聰明,兇巴巴,能幹,罵人不眨眼。由於她老子重男輕女的觀念,她小學後就輟學。結果一個很書生氣的男生自動請纓替她補習。他比她大三歲,是個踩著脚車,鼻樑上架著副眼鏡,有點靦腆的中學生。

那男生就是老葉,當時還是小葉。補習的結果就是,到後來,她的中文閱讀書寫能力直逼大專生。當然,補習的另外一個結果就是,她開心騎著腳車跟在小葉的腳車後面,讓兩條辮子飛揚,開心地笑。

她不按牌理出牌的做風,令我從小到大都無所適從。小學一年級,我寫的字她不滿意,就把整頁作業撕掉。老師以為是我幹的,她去學校告訴老師,“是我撕的。因為他寫的字不夠漂亮!”老師噤若寒蟬。

從小一到小三我一直生活在緊急狀態的白色恐怖中,因為她告訴我,“我已經安排好了眼線,只要你不守校規,馬上會有人向我報告的。連食堂賣麵的阿嬸都是我的人,知道嗎?”我到了上小四,小五,才隱隱約約發覺那是假的。她手段之狠辣,無異於內政部。

上了中學就開始與她不和,兩人總是大聲吵。到我步入中年後更甚,兩人一吵,丟東西,粗口滿天飛,要什麼有什麼。我她二人嗓子又大,吵起來家人總是退避三舍。

可老葉不止一次對我說,“如果你媽有機會讀大學,她會是一名女強人。她只是因教育的關係,本身格局不能提高。她是個絕頂聰明的人。”

老葉短命,但我原以為她會撐很久。因為她向來健康,精力充沛。誰知道,老葉去後十七年,三個月前,她被診斷身患絕症。

兩個星期前,她吩咐我叫殯儀服務的人去見她,說她要自己選配套。過後我問她,選了嗎?她笑嘻嘻的說,選了啦。其實她忘了選,只是抓著殯儀館的人談天。對一臉錯愕的殯儀服務人員說她光頭大兒子的故事........

去世前四天,我去見她,她突然用拳頭猛擊我的臉頰,然後又刮我幾巴掌。我大喝:KNN,你做麼?她瞇了眼,頑皮的嘿嘿笑,“現在不打,以後沒機會了。”

再過兩天,她打電話叫我弟弟去見她,弟弟說,放心,下個星期天我會過來。她大吼,“他媽的,下星期天我做頭七了。”嚇得弟弟馬上飛過來。

後來,我們在她身邊商量她的身後事,越說越大聲,閉著眼睛的她突然出聲,“哎喲,你們這麼吵我怎麼去得成?”我們只好噤聲。

结果就在隔天,在上星期一早上,她走了。星期天真的是頭七。頭七前一天就是709,我的朋友在吉隆坡街頭前仆後繼的突圍。

頭七晚上,兄弟三人都在等,希望見她一面。結果什麼都沒有。真遺憾沒有周星馳的那個花盆。

辦完了她的身後事,我抱著女兒,試圖從小母老虎的臉上尋找她祖母的一絲遺傳,幸虧看來看去好像沒有,我鬆了口氣。

一晃間,竟然見到了在舊時太平市的街道上,十七歲的小葉,戴著五十年代的黑框眼鏡,梳著咖哩卜頭,騎著腳踏車。車後座坐著十四歲的她,兩條辮子向後飛揚,開心地笑。突然她轉過頭來,向我眨眼,抓挾的一笑,我一驚,看清楚了懷抱中女兒強悍頑皮的眼神。淚,打了幾轉,流了下來。

72 comments:

Douglas said...

同聲一哭。

節哀順變。

強哥哥 said...

节哀顺变。

鱼米之乡 said...

我自己也发觉,过了愤青的岁月,心对亲情也特别柔。

鱼米嫂说:“当那个感受来时,记得捉住,因为这种感觉不是时常会有;会感动的心是完美的。”

ken lee said...

节哀顺变。

杨 霓 said...

节哀顺变

张玉燕--Yoke-Yin said...

看了让我鼻酸。
节哀!

moot said...

无憾而去, 夫复何求。

anakmalaysia said...

Take care !

小莊 said...

你妈妈真的是女中豪杰,病了还那么幽默和强悍。
有这样的妈妈陪着你长大是你的福气。

凤凤 said...

妈妈会在天上瞪着你,说你这光头怎么搞坏她的形象。相信我,妈妈还在,一直都在你的心里。

tamiya said...

走过生、老、病、死,还能坦然面对,是很大的勇气。

叶妈妈一路好走。。。

林放 Lim Fang said...

节哀顺变。

老颜 said...

my deepest condolence, 願令慈一路走好

J Sky said...

节哀顺变!

我老爸也在上星期二傍晚走了!

LIM said...

节哀顺变。 你妈妈真强,儿子也强.
lim

正掌心 said...

My deepest condolences. 节哀。

Fair仔 said...

叶妈妈并不是一般的妈妈,看得很开。 如果相信有天堂,殿门应该是为这类人而开。

--

J Sky 您要好好的过。

TH Gan said...

Condolence to you and family, Botak, "You never walk alone" 节哀顺变。

四月 said...

光头,感恩叶妈妈给你挥的最后那一拳,结因此而打开了吧……虽然不是最完美,可是却是没有遗憾的结局。

感恩叶妈妈把光头叶带来这个世界上,她的旅程结束了,你和流着叶妈妈的血的小光头叶的旅程,正要开始。

叶妈妈走好~

蚯蚓 said...

节哀顺变

HK said...

偉大的叶妈妈!

節哀~~

安哥爵 said...

看到了.来探你了.祝好.

Biyun said...

节哀顺变.

啤酒花™_J said...

老虎的精神还在!

山城大熊 said...

生老病死,必经之路,节哀顺变吧。

波波 said...

原来你是叶妈妈的遗传。那么她在你的身上,活着。
丧亲的遗波有时来的慢(我啦),要正视和做适当处理。得空再放光头妹扎辫子的来看。不懂会不会看到叶妈妈的影子。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节哀顺变。

玛丽 said...

節哀順變。

戆居居看天下 said...

节哀顺变

Susuteh 奶茶 said...

致哀,节哀!

Botak said...

謝謝大家.
想不到在這兒讓大夥兒給她憑弔了一回.
謝謝.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節哀順變。

黛丝 said...

Words seem inadequate to express...
sincere thoughts & prayers are always with you & your family.

游荡花旗 said...

生离死别,人生必经历。 有缘当一生母子已是难得啊!

光头,节哀顺变。

ChongSiew said...

節哀順變。

苦妈 said...

波大,你写这篇博文时,流了不少眼泪吧?节哀。

Michael said...

節哀順變

· 康华 · said...

感恩叶妈妈把光头带来这个世界上,让我们认识光头。

节哀。

思问者 said...

唉,害我也流泪了。

谢谢你提醒我多照顾妈妈。

节哀。

芊芊 said...

叶妈妈教子有方,培育出很出色的孩子,值得学习!

了解你们一家此刻的心情,,因为我们不久前也经历失去妈妈的悲痛.....节哀顺变.

妈妈虽然走了,不过,我们常常可以从兄弟姐妹,自己和后代的身上看到妈妈的影子,因为我们的身上都有妈妈的一部分.

薰衣草夫人 said...

你的心,叶妈妈看到的.
节哀顺变.

eric foo said...

节哀顺变,有任何事需帮忙随时打给我。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你母亲有你这位成才的孩子,老来安慰。而我老母却有我这不幸的孩子,恐怕临老过不了世,我老母还未年过50,有排被我气。

mengon said...

節哀順變。

落花先生 said...

生死有命,节哀顺变

Yi Pian Yun said...

My deepest condolences to you and your family.

yeo said...

节哀,

逝者已矣 生者当如斯

带好小母老虎,
叶妈妈看得到你的用心!

阿成 said...

my deeply condolence

阿成 said...

节哀顺变

云淡风轻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云淡风轻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云淡风轻 said...

节哀顺变。

JC Wong said...

Botak先生,节哀顺变。

Bo said...

Botak 节哀顺变。

kwanyau said...

生死有命,节哀顺变。
感恩!叶妈妈会与你同在。。。

lkf said...

南无阿弥陀佛。

XION said...

节哀顺变,OM AMI DEWA SAY

杨艾琳 said...

想起你母亲,和她灰白的长发,抹不去。老友,节哀。

nono said...

节哀顺变, 我的家公也是刚刚过身不久。。

你的文章害我又哭了。。。

草禾刀, blee said...

节哀.

永续豪言 said...

take care

信~~~ said...

叶伯母~~一路好走~~~

废人2

MunLeong said...

子麟,节哀顺变。

BiowLee 淼淼 said...

长辈好走。

Matthew Teow said...

God Bless.

Botak said...

艾琳, 好久不見, 別來無恙?

杨艾琳 said...

哈哈,听说你在新加坡?几番波折,我在夕阳里看到了人生该看到的。你呢?

civic said...

无论生死,爸妈永远都在我们心中。
节哀!

槟城老唐 said...

如此生花妙笔写出如此妙趣横生,真情流露之悼文;叶妈妈有儿如此,当快慰平生!更何况临终之时,心不颠倒,洒脱自在!何哀须节?

Botak said...

謝謝大家, 沒想到真像替她辦了二次追悼會. 有心了.
老唐: 沒你說的那麼灑脫啦, 老人家有幾個真能灑脫?
艾琳: 我夕陽里看不出什麼, 不過每天倒是被太陽曬到半死....

一介草夫 said...

相当另类的文章。欣赏你的文章。希望赏脸联络。

Botak said...

一介草夫,你可以写电邮给我。就在这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