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2 July 2011

奇文共賞: 是讚美還是..........?

這篇文章刊登在正義之上日報的溝通平台。看起來,就像往常的一篇打油文章,而且如遊記般的完整地介绍了全部的版位。(還真沒想到有人會打長途電話談報章的專欄內容,並且還“會心一笑”,可見用情之深。並且吃早餐看該報看得“身心都感到快樂”,可見該報有醫療作用)。

但是,獨立新聞的林宏祥眼睛很毒,看到了那句話,就問,“這其中有隱喻嗎?”就說與雪華堂的謝偉倫聽。偉倫說給我聽。我老人家反應遲鈍,不及年輕人想得快,就拿出來和大家共享,看看到底這篇文章是褒是貶。

星洲日報是我們母子橋樑

我是一位全職家庭主婦,現已坐五望六,只受過小學6年教育,不懂得操作電腦,唯有靠閱讀報章,我才沒有忘掉如何書寫華文字。愛上星洲日報有三十多年了吧。那時孩子還小,一家五口講的是華語,看的也是星洲日報。年復一年,孩子漸漸長大,從小學、中學到後來離開家到首都上大學,星洲日報就成了我們母子溝通的橋樑。孩子會撥電話給我,和我談《快樂星期天》周刊或鄭丁賢的專欄,這常讓我會心一笑。

朋友們很驚訝,上巴剎就是個斤斤計較的“師奶”的我,竟捨得長期訂閱星洲日報。可是,他們不明白,如今孩子們出外工作了,家裡剩下兩老,每天清晨晨運回來、上巴剎買了菜後,我們吃著早餐看著報紙,對我們而言,這是一種生活享受,我們的身心都感到快樂。

每次出國旅行,除了家中的狗外,最掛念的該是星洲日報吧。我掛念著鄭丁賢、林明華、張立德、林瑞源的文字,還有副刊“惡主編”曾毓林以及《星雲》的唐米豌、冬陽、章欽、李永業、傅承得的佳作。去年到柬埔寨遊玩,我還買了一份柬埔寨星洲日報回來,讓孩子們看看。

最近,和同是星洲日報讀者的朋友聚會時,聊起臨終關懷。原來她們都在看每星期四的副刊“銀色年華”、“聽生死說故事”、“行孝要及時,感恩要行動”。或許年齡相近吧,我們看了竟產生共鳴。而副刊的“求醫不如求己”和“民間語錄”,現在都存在我的剪報貼簿裡。星洲日報份量很重,每兩個星期,我就會將舊報紙拿到回收中心。(星洲日報/溝通平台‧讀者:劉女士.)

20 comments:

LIM said...

连狗都不如?因为排在狗的后面?

moot said...

把文章写得又臭又长,成语又泛滥成灾的,是马来西亚平面媒体编辑的通病。我读过西西留转载的东方名家:破碎的中文支离的文化,文章中的建议, 用来对照中文报章所谓“读者来函”, 就知道到底是不是报章自我意淫的独角戏(Astroturfing) 。

波大一扫,就挖出“會心一笑”, “身心都感到快樂”, 哈哈哈哈。

隱喻!隱喻!!?真有隱喻? 难道是说,大家只看副刊,没人看新闻。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呵呵~说好了只看“副刊。

蚯蚓 said...

看来他们母子是大吊报里的内容,我们也是明天吊,不是吊到很高兴吗!尤其吊那些人。要不然那里有话题!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大佬我看到那些字眼含贬义。其它的就有褒有贬。

Fair仔 said...

我也会心一笑了!

· 康华 · said...

份量很重,拿去做环保回收?:D

啤酒花™_J said...

:) 褒贬之间,自己看着办咯。

強哥哥 said...

"孩子會撥電話給我,和我談《快樂星期天》周刊或鄭丁賢的專欄,這常讓我會心一笑。"

原来郑先生的专栏是让人发笑的……

好一个坐五望六的家庭主妇!

yeo said...

中毒了啦!

mengon said...

相信作者没有贬意,一个只受過小學六年教育,不会操作电脑,没接触过网络媒体,有这样的看法,实在不足为奇。

大王蛇 said...

读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含义。

Botak said...

LIM: 其實最好笑就是這個

MOOT: 這種狗屁文章, 真令人想起共產黨的文宣.

麗蓮: 我倒沒想到這點. 看來星洲是鼓勵大家看副刊, 要不看國內新聞大家又要罵人了.

蚯蚓: 應該和星洲拿劉女士的電話打去問問看.

大佬: 別多心了, 都是說好話的….

FAIR仔: 這麼多人會心一笑, 看來慧根還真不淺!

康華: 這句可大可小, 可能本意是稱讚星洲夠大份….即是星洲要提醒人家它夠大份…

啤酒話: 喝了啤酒前看和喝啤酒后看, 是兩回事吧?

傻強: 家庭主婦也有很厲害的….

YEO: 誰? 誰? 誰?

明安: 只受過小學六年教育的人, 要投稿, 又不想被投籃, 這樣寫是很可能的. 嗯…我…我…我們小學時也會這麼做…

大王: 老師, 咪有咪有, 咪有蝦米含義, 我們玩玩罷了.

eric foo said...

哇~真是一篇意淫奇文啊,看到我感动流精,不对,是流泪,星州果然是精溢至上。。。又错,是正义至上,让人感动流涕的毒物。。。噢!不,是读物啊!

游荡花旗 said...

死光头,星洲日報害了你吗?

leejiajia said...

每次在家的时候,除了和家中的狗玩外,最掛念的該是那一群博客吧。我掛念著葉子麟、強哥哥、仁哥、魚米的文字,還有譯女“柔如水”四月以及《肚懶》的賴昭光、要鳴、豆漿、安哥爵、西西劉的佳作。昨晚深夜睡不著,我還開電腦來把他們的文章再看一遍,讓孩子們也看看。

(我病了,還病得不輕,這種病叫“神經病”)

一介草夫 said...

能凭着自修学习,难能可贵!能写文章更是了不起!在努力,多写好文章,好让大家欣赏。

supervision2006 said...

感觉很hard sell

lundiao said...

哦,原來也有師奶是不看中國報的啊?
剛剛才換了星洲日報,就看見了中國報的不堪(指7月10日的報紙),如果再換去別的,星洲能有多不堪?(頂多是星洲和互聯網開砲,世界還很太平)

居安思危 said...

一篇短文可以让各路英雄皱起眉头在研究,应该不简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