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1 July 2011

恭賀眾博友突圍成功

這次的黃色集會只說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其實示威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我們不必讓警察的恐嚇得逞,不必相信主流媒體所報導的一切,更可以對教你囤糧的馬華民政走狗嗤之以鼻。

家事纏身,身陷小島的我,看著一眾好友走上街頭,心中的艷羨,難以言喻。但朋友是知道的,所以709當天隔岸傳功,參與其盛的他們不斷的給我發短訊,讓我有如在第一線的感覺。

看著他們的短訊再比較馬新兩國媒體的即時報導,可說是趣味盈然。

當短訊收到“警方發射垂淚彈”的消息時,番薯國第一電視的電視畫面完全沒有示威的人潮,而只是顯示了警方如何牢牢控制場面,訪問一兩個表示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行人,強調商店因此被迫關門,強調示威給全體人帶來的不便,同時標題無時不刻在強調“非法集會”這個詞。 (Perhimpunan Haram)

小新國就有“馬國警方發射垂淚彈”,“反對黨領袖安華受傷”的新聞號外標題,並播放訪問示威者的片斷,沒有剪接。使看電視的人馬上明白黑手黨警察扮演製造動亂的角色。但是小新媒體把淨選盟的訴求稱為要求“選舉制度改革”(Electoral Reform), 而不是要求乾淨無黑箱作業的選舉。這就有給臉巫統政府之嫌。所以,小新國也沒有報導一個地址註冊三百名選民的新聞。

當然,小新媒體不會報導最後一眾人等成功聚集在體育館外面。要不,怕輸國的人仿效的話,還得了?哈哈。當德霖(魚米之鄉)打電話告訴我,他,四月,李佳佳,和小強已經成功趁著下大雨,突破防守走到了體育館外頭,所看到的人數超乎想像時,我興奮得跳了起來。

然而,我們同時也看到了奴才的狗樣,你可以走上街頭,如你不贊成的,也可以在家裡看電視。但是歪曲事實企圖混淆群眾,就是不折不扣狗奴才,瞎衰你祖宗十八代,在番薯國的歷史上留名。

本地中文媒體的賤和沒文化,可從他們反駁鄧章欽的文告中看出來。那種完全沒有大是大非的觀念,極端鄉愿,只懂得分《你是我的人還是他的人》的態度,令人懷疑到底他們有沒有讀書的?

那天中國報的報導,已經不是沒有春袋那麼簡單了。要知道,怕死而避免報導重點,和不擇手段歪曲事實,是兩回事。前者在本地這種新聞環境,情有可原。後者,則是厚顏無恥了。

很高興已經有人設立面子書呼籲杯葛該報。我覺得這事應該做到盡,而別讓它冷卻下來。不必去考慮什麼“有些無辜的新聞工作者會受累”,我們已經說得太多類似的話了。我們知道有些人“該死”,有些人“無辜”。廣島原爆的死者大多都不是軍人。要成事,就必須狠得下心。

要真正打擊敵人,可以運用的手段應該包括使你所見到的中國報職員覺得在該報工作沒有意義,或產生恐懼或羞耻而離開。這種鋪天蓋地的民意必須是攻擊性的,到最後,當一家報章撐不下去時,或一種“本地報章不值得看”的意識出現時,就會有柳暗花明的改革效果。

再一次,恭賀所有當天出席並成功躲開黑手黨,經歷水砲和催淚彈,仍然走到體育館的博友。時代不同了。不肯跟著時代前進,還以為五一三那套可以奏效的人, 將變成傻瓜。

31 comments:

強哥哥 said...

欠你啊,有Botak铁头功可以顶几粒催泪弹壳回去。

二楼后座 said...

我带了狗粮去,却见不到狗,丧狗倒是不少,只好拿去堆肥。
他妈的叫我们囤米,我还想在那天轮他们大米!
709,我们闯入jalan pudu的时候,我知道,我的机票没有白买啊!

波波 said...

二樓,你老老實實說,那個拿日本嘜站在同善前面載金絲眼鏡的西裝友(或者那個camera man)的是你嗎?

二楼后座 said...

不是,呀蕉呀到一半(故意拿禄黄色野来咬)被老衰盘话的那个就是。
心虚啊心虚啊,看到黄色就抓,黄脸婆螺丝马应该是第一号被抓才对,knn!

tamiya said...

光头,好久不见呢。。。呵呵,早上才不经意看到你的部落已经一个月没有更新,怎么事发两天后还是静悄悄的,没想到下午你就浮上来了。。。

如果有你的铁头功和强哥哥的金刚腿,呵呵,一定很精彩

玛丽 said...

少了光头,失色不少.

加愛 said...

如果你指的該報是中國報,〈說好的和平呢?示威亂隆市>加上鎮暴隊背影圖片,老大在用隱喻罵政府。報館老總常被叫去訓話被脅關報館,要罵政府得轉個彎出招,這種隱喻手法我做記者時也用過,一看就知罵的不是人民;我鳥你,你認識老大,知道老大為人,竟然不置疑那文字背後的意義,跟著起哄。
如果你罵的與我說的無關,我道歉。

Botak said...

加愛,別跟我來這一套。你離開中國報多少年了,現在中國報的辦報方針你懂了多少?
老大我認識,哪又怎樣?你知道的是當年和我們一起唱歌的老大,還是現在做了老總的老大?張映坤本來就不是骨頭很硬那種人,雖然對朋友疏爽好義,但政治上是另外一回事。
有本事的,叫張映坤澄清說他們是在說反話,別讓人吊了才來玩弄字眼。至於旁人急於討好附和,只會使笑話變得更加笑話。
張映坤的名字也在攻擊鄧章欽的什麼公會裡面。他,其實也代表了鄉愿的一群。那篇文告,是笑話,也反映了他們的格局。
針對本地華文報是大是大非的問題,大家這麼久來已經忍無可忍。諒你這見縫插針,撥弄黑白的人也不太懂。別借個話題在我這兒出風頭。
鳥我?你不配。
去,去找老大哭訴去。滚。

二楼后座 said...

回到东瀛,在电子新闻上有看到关于这次游行的新闻报道,有几条架佬网路右翼粉肠留言说这次的游行原因是华人多年掌握经济,乱用手段去垄断利益,马来人有所不满而爆发的。(这些右翼烂蕉,第一,分不清中国和中华圈,第二,只要是跟中国韩国有关,就只会乱汪,哪怕地震时人家捐钱帮过他们)
我看了之后笑一笑,然后不用问,这几条朴街被我插到爆虹。
我直接跟他们说,你们这些躲在井底的蛙身狗头烂蕉,跟我回去一趟再写。你们话不通不用怕,那边有一群跟你们同父异母的杂种狗,能够自然沟通,搞不好还可以当场乱交,然后被拿去填海造福人类。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波大久违了,家事纏身,身陷小島,也难挡一颗热血的心,没有你的热写,失色不少,但写博也不是一种义务,激情起时就尽情写吧,时不时来望一望你的博,也成了一种习惯的说~

eric foo said...

原来当天连二楼也从小日本回来,真正的英雄啊!!其实催泪弹也不是那么可怕,吃多两粒就习惯了,最感动的是旁边的人,不分种族都会伸出援手,这才是真正的一个马来西亚体现啊!那些捧着污桶卵葩的狗渣,我丢那妈冚家铲!!!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我也有穿黄衣去游自己的行,可是老衰不捉我,却被人奚落。
对大佬穿BERSIH黄衣的评论

Botak said...

ERIC: 對啦, 那鳥人也回來, 真是新聞了...

大老: 記得穿黃色內褲, 很旺的.

Botak said...

傻強: 你以為是少林足球?

二樓: 唉, 想不到你終究是來了, 卻無法見上一面. 你可知道"二樓去709"的消息會有多轟動?

塔米亞: 剛浮上來, 又要潛下去了....

瑪莉: 不會不會, 我的頭顯眼, 會連累大家被抓...

麗蓮: 謝謝你們還是那麼關心...唉, 有心無力, 一言難盡. 累.

大米 said...

妈的。。某人不要污染「大米」两个字!我不爽我就是不爽!

鱼米之乡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鱼米之乡 said...

二楼功力太好,5万人都找不到他。

可惜当天经理人没机会用金刚腿将催泪弹踢去廖中莱的家。

大米 said...

哦,有心无力。啧啧啧。

大米 said...

再有,加爱,隐喻是没有用的。你要怎么说都可以。但是大家看到的不是这样,而是奴颜。他已经不是我以前尊敬的老大了,我对他很失望。

btw,希望你记得我是谁。

四月 said...

光头呀,好怀念你鸟人的风采呀,那个加爱是谁呀,谢谢你送上门来给人鸟呀,好久没这么过瘾了呀~~

MunLeong said...

那里可看到鄧章欽的文告?

Douglas said...

波大鳥得好!!!

鳥小人的功力還是一級棒!!!

贊!!!

Botak said...

嘿嘿, 他媽的, 反應竟然這麼大?

這樣說吧: 中國報那個報導, 和借訪問無知小孩來歪曲事實的做法, 不一定是張映坤直接面授機宜, 或下指令的, 但是, 不管是或不是, 他肯定要負全責. 因為他是老總.

所以我罵的是中國報, 不罵個人, 所以我從來不突出他的名字. 換句話說, 其實在我這兒,他不會很難堪的.

可是, 這時, 那些要和張映坤討好套交情, 要我看交情分上讓步的鄉愿瘋崽, 與那些不知道什麼原因想踩張映坤一腳的人, 就把他擺了上台. 哈哈.

我寫東西, 目標很明確的, 我的讀者都明白.

游荡花旗 said...

光头,你好吗?我很想念你啊!自从你走了以后,我的日子不知怎么过... 你在下面的日子好吗?

我无法像二楼兄一样飞回去,唯有参加花旗国洛城的聚会。心情是很复杂的,因为这里太和平了,总想找颗催泪弹,但到处都是花旗肉弹,夏天嘛!

在这里向所有黄衣派勇士前辈至敬,请受小弟一拜!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波大,同善醫院那個金邊四眼光頭是你嗎?不知道是不是吸太多催淚气引發幻覺,不過我相信你會來的。太久沒看你的文章了,那麼忙嗎,保重。

Botak said...

花旗佬: 我在下面的日子? 媽的你咒我啊? 或者你是說"我的下面的日子...."?? 嗯....我的下面....還可以啦.

大佬: 我真的沒去. 我剛好孝服在身, 不能去.

ken lee said...

等到花也谢留。仲有同各路英雄聚集致敬!salute!

二楼后座 said...

(你在下面的日子好吗?)
哈哈哈刚才笑到我趴地,哈哈哈!

花旗兄,你没问题吧,哈哈哈。

王小唬 said...

大选一日未到,相信还有一轮,到时等你一起来吧!

wk said...

套一句另一只愤鸟的话:那天我终于尝到了我缴给狗政府的税(I literally touched my tax money paid to the government)。感觉很肚懒。

冷眼热血 said...

我不买本地报纸已经很多年了!

中国报那天晚上的封面头条标题,主题是“说好的和平呢?”,副题前半句是“示威乱隆市”,意思已经很清楚了,什么“隐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