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 July 2012

光头视频评论 - 一次改朝换代解决不了的问题


好像很少与大家谈一些主观性的看法。

表面上看来,大马的问题,在于根深蒂固,酱缸化了的种族,宗教,和贪污问题。这个酱缸,是巫统主政的恶果,也是不可能在一次的改朝换代就能全部解决的。

但是贪污是怎么来的?贪污来自黑箱作业,黑箱作业源自被合法化的隐蔽性,被合法化的隐蔽操作来自特权,也就是种族特权。

其实,说穿了,大马的根本性问题,就是种族问题,就是种族主义政策延伸出来的问题。

因为我们的国家大事,教育金融,衣食住行,无一不牵涉到种族特权,间接或直接都好。

大马的问题,不是一次改朝换代能够解决的。不管谁上台,大马在未来二十年会变得更加回教化。为什么呢?因为马来人发现在多年的特权保护之下,他们已经失去了和外界竞争的能力。他们大多只能在政府机构,或官连企业任职。所以,他们只有往宗教里钻,逃避。

但是,如果民联执政,至少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回教党以宗教来淡化政治上的种族色彩,把马来人带向更加回教化。这是无可避免的结果。但是因回教化而去种族化,不是坏事。

所以,一次革命是革不完的。在马来族群中,一次改革只能将种族意识淡化,(如果成功的话)。如果失败的,那种族和宗教问题仍旧会把这国家带去荷兰。

有谁以为换一次政府能够把全部问题解决,就是在发梦。

这次说些比较严肃的问题,不知道大家习惯不习惯。

42 comments:

大头猪 said...

上一次投票,坦白说是有点意气用事,就是不选国阵就对了。在另一政党的代表旁边画个X,虽然见都没见过那人本尊。

这次投票,应该也是以“不选国阵”作考量。
大马华人其实没其他更好的选择。

当然,选谁都好,绝对不投废票。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我从不矮化自己,把华人矮化的始祖是马华,波大怎么不提一提。最讨厌他们那句明言;争取什么,要求什么。

moot said...

殖民思维还老神在在。。

德国用了许多年探讨国家机器和二战责任问题,才得到欧洲各国的共识来搞欧盟。 而且可以牛到合并后,拿几百亿去清理东德超级污染和失业问题。

而亚洲各国就不断地内耗在民族主义,殖民主义的分而治之的政府上。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有什麼好不好,媽的,換了才説!

Fair仔 said...

如果有人觉得换民联做就可以一剂断尾, 那人也真的很天真。

要上正轨,至少要几次的轮替。

民联非天使。 即便想做,有些事情也未必有这样的能力和契机。

chunkhan said...

波大,谢谢满有深度的见解,认同种族进化论应该会随着时间,慢慢改善,只是看污桶的荷兰造化如何,呵呵

只是小弟觉得,公开谈种族,应该要由各族有名望的领导带领,在ISA或黄室的控制下,寸步难移啊

mengon said...

"不是你對民主認識不夠深,而是你沒有春袋,不感面對事實。"

這點得歸功於馬華,在人民長時間的給與他們信任,相信他們的言論后所起得的潛移默化作用,導致很多人的春袋都不見了。

zeus said...

震耳发聩呀!

但是喔,如果公开讲我要你放弃特权,对他们来说(对我们也是),心理冲击太大了。可能连最开明的马来人都不能接受。

反对巫统的马来人,并不一定反对特权的,只是他们看出巫统利用他们的特权来自肥。所以投公正党和回教党目的,是为了要民联可以“正确”的行驶马来特权,来照顾大部分的马来人。而不是用于朋党自肥。

所以我们投民联,只是希望在减少浪费和贪污之下,会多出更多的资源,来分配给华人。当然,分配的机制,还是特权那一套。不同的只是饼干因为减少贪污变大了,饼干屑多一点而已。

Botak said...

大头猪:对。有目标,就会果断。

丽莲:如果六百万华人像你这样,多好。

MOOT:国阵就是殖民主义借尸还魂。

IAMFG:哈哈哈。知道啦。

FAIR仔:只怕并非人人如你清醒。

CHUNKHAN:谢谢关心,但是。。。“各族有名望的领导?”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方天腥?李三猪?

明安:嘿嘿,我口齿不清。。其实是《不是。。。就是。。》,并非《而是》。。。Soli。。。。。

ZUE:讲爽而已咯。。。。又能怎样?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独立和中立,我真的要去看下自己是哪个,看来我要回小学了。

Botak said...

哈哈哈,大佬,大家这么熟何必假假。。。

鼻屎同学 said...

看完后,扎了一下。还好春袋还在。

* 这次穿格子,严肃了很多。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波大这次太文雅了,没有屌粗话。

翁詩健 said...

波大,這次你只談了馬來人和華人的問題,那麼印度人呢?

Botak said...

鼻屎:没有衣服穿了。。。。

大佬:粗口不是故意而为的,是顺势。我和粗口已经到了人剑合一的地步。。。。

翁诗健:哎呀。。。竟然把他们给忘了,原来我这么大小眼啊。。。

pingjinn lim said...

异中求同,同中存异;才不置于最终效果本末倒置!子麟兄,你应该放下。放下宗教,种族,甚至是偏见。没有这些的国度一样有贪污问题,老中也有。或许,你可以说是存在特权,但是我说是机制瑕疵没有修补。像马英九今天的局面,质疑比企图粉饰重要。

pingjinn lim said...

一些你个人特质是在我身上没有的,读你的,听你的,还是有些不吐不快,我还是说了!

Botak said...

pingjin: 这不是偏见,是问题所在。我们要面对它。认为是偏见的,也是自我矮化的一种表现。模糊了焦点,自己就好过些。但是人家可从来不模糊呢,就只我们模糊。
有些人甚至怕提出来会影响民联入主布城的机会。但那就是姑息养奸。如果因为要民联上台而把问题扫进地毯,那就是制造另一个国阵。
这么多年了,还要沉默?

Fair仔 said...

马来西亚对于多数族群的“扶弱政策”或特权就是机制瑕疵。 还要花这样多年,逻辑上是讲不通的。

而这老树盘根的荒唐机制,不会因为一次的轮替,突然消失。

老中是稳定压倒一切,番薯国是马来主权为先。 两者看似没有关联。但,不同的论述同样都是为了维护政权,而采取封闭的黑箱作业政策。

污桶和它们的博客,从来就是毫无掩饰,大摇大摆的渲染种族主义。

又不是特意乱找渣,讲句心里话也要避忌?
收埋收埋,谁会知道“你”心里怎样想?

比起他们,botak讲的算很含蓄。 我也很想知道,哪一句有偏见?

mengon said...

重聽一遍,哈,原來是我歪曲了你的言論,抱歉。

Botak said...

FAIR仔,我已经连接了林季批评我的博文,让不同的声音发酵一下。

明安:表紧。。。拿红毛丹来谢罪就可以鸟。。。

pingjinn lim said...

你说的是没错,但是道理就像刺进肉的刀,谁都知道拔出是对的,问题是拔出却等同有些人拔出后却要你重新刺进去,例如“特权”。民联如果有领导开明想放,国阵尤其是巫统就更可能打打种族牌。

我想只有像有人可以练就特异功能,把刀从人体逼出来才行!问题就是要放弃特权的人像botak想的肯放弃才行。我是认同,可却仍觉得时机像处理人单位一样,我们不是拥有者不适宜发言,不是因为矮化,而是知道肯定有些人最终废除后,更多极端与对立的局面。土权就是好例子。

pingjinn lim said...

哈,Botak你说你接受“异议”,其实身为公民或国人甚至爱国者,是百分百立场与你一致。

一次改朝换代解决不了的问题,这结论绝对正确。我很同意;但想与做,我总觉得依据时态演进,并不可能如此“顺摊”。

丽莲,波大不提马华与批评可以是两回事情。因为也是时候解决如此的问题。

Fair仔 said...

botak: 林季兄有他的顾虑及想法,我有我的看法。一篇文章或回应,并不一定能把所有想法都完整的呈现出来。

*拥有特权的人不会轻易的放弃特权,除非拥有其他更为坚定的意识在左右时局。

不是拥有特权者不适合发言,这说法有点消极。
如果马丁·路德·金秉也持这一套,那他一系列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就不能成功。
1950-1960年间,黑人只占美国人10%左右。 我们的非土著人口比例是比当时的黑人更有谈判筹码。

土著票是分裂的,如果非土著票沿着对坚持实行歧視政策的政党作对,根本不需要明言, 这些政党迟早会摒弃种族政策。因为为了执政他们不能不这样做。

还没有达成目标前,就好象钟摆一样摇摆不定,不够坚定的人容易被人欺负。

Botak said...

FAIR仔:照呀,对啊。
所以我看到都好笑。懒得反驳。
如果这番话是由林冠英,或安华说出来,恐怕早被捧上了天。
他们的意见是,这不是你说的话,因为你不够社会地位。
所以什么样的政府就培养出什么样的人啦。在这种政治体制下,要他们改变思维方式,很难。要不,大陆的民运分子也不会有共产党的作风啦。

还有一些很奇怪的事情。。。林季,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接受异议”啦?我只是把不同的声音摊开给大家看,不像一些超人或蜘蛛人删留言而已。
我坚持我的看法,我是不会接受异议的。。。不明白其中分别的,还是要重读中文。
哎哟,don't put words in my mouth啦.

pingjinn lim said...

“FAIR仔,我已经连接了林季批评我的博文,让不同的声音发酵一下。”

噢!可能只是我的理解与认知不同,所以异议两字用“”形容。因为可能也不贴切。

观点是个人的,实现还是不能实现,一依靠做,二依据理想模式的思考。

我只是觉得依据指责问题现象来解决问题,然后借由对撼或激烈要求废除XXXX等许多,只会反了效果。政策所以制定,有制动力;对于政策出现不满是反动力;两股力量对撼需要更大的社会成本。

Fair仔 said...

反过来说,有怎样的人民就有怎样的政府。 我是说着人民有投票权的国家。政府不会先改,只有人民想改,政府才会改。

什么都不敢公开讨论,如何激发思维?

如果非土著都沿着“默认选项(Default)”投票,即任何强化种族歧视政策的政党都不支持。 那需要跟土著有正面的冲突?

我们族群间需要互相叫嚣,互相对骂吗? 只要一直对该政党不合作, 不认同,不卖帐, 和投反对票就行了。 ‘我不想跟你吵’,我投谁你管得着吗?

只要这些政棍,一直尝到败果,情报人员就会做事。
你不怕他们不知道你的想法。 如果它需要你的票,搞不好会用国家机关帮你“自圆其说”:“再下去拖垮国家和族群竞争力云云。。”。

我们不是政党或某党党员,我们不需要顾虑失去某某人某某族的支持,这些不应该是我们烦的东西。

连我们自己民间都不敢说出想法,你还能指望政党去为你声张?

Botak said...

“。。。连我们自己民间都不敢说出想法,你还能指望政党去为你声张?”
Fair 仔,说得好!!鼓掌!

pingjinn lim said...

对!是该提。

问题却更应该是巫统或回教党人提。

站在宪法立场与现况不对等,宪政治精神被扭曲成压抑,矮化与不正常。

可,我还是提醒有所谓1971年《宪法修正法令》。

有如此的约束,其实也相对的由于敏感产生的禁忌,容易被人套罪名;相对的也因为如此的宪法条文需要三分二国会通过修改,甚至由于触及统治者地位,母语使用或国语抑或公民权等其实非常容易触及煽动,且要废除与修改更需要通过统治者会议。

很大程度上,禁忌或敏感是修宪产生的相对约束力,由于有如此条例出现,有些地方是相对比较难深层次级别的谈。

pingjinn lim said...

相对于敏感说法,其实就是有个活口的;例如保护政策,我举吉打回教党政府房屋固打为例子,不是我要替谁说话,问题是把非土著限额提高至5:5;本身不利,且限制兴建60巴仙房屋就四成廉价屋;问题是附加成本之高,加诸到购屋者身上,就算土著享有7%折扣,仍需要把原本28万的房屋价格,锁到32万以上,其实不是更多人能居者有其屋,反倒一般房屋价格机制的市场功能不能幸免;如果换人做却没有仔细研究政策衍生的成本问题,无论是土著或非土著都深受其害。他们应该深层去思考政策结构体系,而不是不深入计算衍生的理所当然惠民,难道大家因为想住廉价屋而失去住中价房屋吗?就学固打制道理也一样;甚至母语还是外语使用认定只是器具,有那么多敏感限制,谈论的空间还是必须朝实惠与效能中看,值得还是不值得?

johnhq said...

引来山怪以务实为名替种族主义涂脂抹粉,世界果然无奇不有,嘿嘿。

Fair仔 said...

林季兄, 你讲远了, 也想多了。

如果回教党和污桶不提,怎样办?我们永远不提?
---------
宪法只说保障土著的“特别地位”,而特别地位这东西是虚无缥缈。 新加坡也有类似条文。

它并没有阐明,是个什么样的特别地位。 更没有提到特权。 如果政府是以153条文给予土著优惠,政府很大可能是违宪。 如果说是以政策给予,更本是不需要修宪。

从新经济政策实行到后续各个名堂的“扶弱”政策,无论存废都不用修宪。又何来2/3修宪会触及统治者地位之说?

宪法阐明各族有学习母语的权力,有人说要摒弃国语吗?又何来煽动? 除非统治者漠视宪法。

我们国家其实不是君主立宪, 而是宪立君主。看得懂我的意思吗?

你所说的只要政府修改政策就可轻易办到。

事情其实很简单,何必把它复杂化?

pingjinn lim said...

种族主义根本上是大恶不赦,除非有人有政治用心,否则没人想替他粉饰天平。依据种族来区分分配机制,全错!但是,你不是大多数,你我也不是在尊重少数的领域。想改变,只有智取,面对对峙,面对票决,你只能依据相对位子,得到相对优势。308后,民联的结构本来就只带给百姓一个启动的开口,但是根本上马华与其他成员党甚至无法诱导巫统把国阵朝向正面的刀口;我只能说相对的腐败,带给他们思考停留在如何保持他们既得利益,甚至一些短见的只想到捞取好处就撤退。叶子麟想法是好,动机是对;票议决对于选民,未必就必然有利,反倒我们需要整理整个国家在50年来有什么不利。我不像叶子麟般停留在所谓的独立,当然也因当年思维不深,而以为中立就好。我个人是借力的,亲民联,倾向改朝换代。要说,要评,我政治立场从不遮掩;如果有人想扣帽子的最终别怪我话不留余,没说清楚。人的想法,想一次过完整说清楚本来也不容易。说多了,也只是求实事求是,理智交流。

pingjinn lim said...

橫眉提出的思考,其实是非常及时,民联必须做的,安华就算当得了首相,否则他如何承诺是一回事;未来政局,也未必担保就正如他担保的。

我说的重点很简单,其实不利于国家的不仅叶兄说的内容,甚至从国家体系,上议院本身的机能也不正常,甚至行政决定受司法审查吗?

一次改朝换代解决不了的问题?种族主义,宗教至上而已吗?不是吧?

单凭争论不休小至官僚体系机能与操作,大至权分,写数百篇博士论文也讨论不完。

我不反对谈,甚至我的想法是必须厘清在这阶段可以做什么,谈论什么,教育与扩大群众认识什么;这些需要务实的做。

波大在国外呆久了,应该更清楚我们国家民主甚至体系全部是拿来主义,转移与套用,不知其所然,甚至民主概念也不清不楚,甚至自己权益,法律认知,甚至国家组成与宪法到底是什么也有非常多人不清楚。

是不是应该一步步把公民教育起来,把群众认知扶育起来,从体制与公民社会做起。如果换了政府,民联连这个也不做,换了等于没换,一次改朝换代解决不了的问题,换到不想换也解决不了问题。

(如果回教党和污桶不提,怎样办?我们永远不提?)

你认为能不提吗?可,比较像样,思路清晰的博客现在也只有雏形;连百人也没有。我没说不提,反倒希望从各个层面,范畴,更专业的提出;甚至我们必须强化律师公会与现有的公民组织。更有系统的办公民讲座,读书会等。清本正源,还宪法原貌!公民发声,应该不只是知识分子能发声,不是应该连一般公民做得到吗?集体拥有成熟的认知,还需要谈什么敏感与顾忌等政治人物回避的吗?就因为他们相对的约束,所以他们越滥用如此的一说。要破除,只有靠醒觉度高的群众,甚至有侵略意图的遏阻言论自由,也能游刃有余的破除!

Fair仔 said...

写博文和视频评论不同于写博士论文。 难道botak没有提就不知道国家体系出现很大问题吗?这些以前都讲过N次,听过N次,用不用每篇都画公仔画出肠才叫不片面? 用不用每篇都从头到尾来个彻底的解释才叫完整?

换了政府,叫民联教育民众? 这跟中共用和谐来忽悠大陆人有什么分别? 叫个有利益冲突的组织来教育利益相关者?象不象摆只老鼠入米缸?

公民意识,要靠人家灌输,要跟随特定人士的认知路线;
而不是通过讨论,激辩, 从思考激发自己的思维,这跟洗脑没有分别。

林季兄从不是特权者不适合提,到回教党污桶提,到后来的从各个层面提出, 变化也好大,已经不再拘泥于`不是特权者不适合提'。 难道后面那个提出不是botak所要讲的?

马华一直大大声讲回教国,讲到现在每个人都麻木了。 很多人应该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如何要成熟的公民意识?就得常说,常辩,常思考。

zeus said...

嘿嘿,可以插一脚吗?

那句,“不是特权者不适合提”,说到特权好像是马来人“内部独有”的超能力。马来人的特权,是其他种族给来的。今天你可以优先30%进大学,是因为其他种族已经“优先”被牺牲掉30%的学额。

特权是相对的,不是你与生俱来,而是其他人做多给你的。想一想,只要今天全部印度人、华人回印度、中国,剩下的马来人,拥有的“特权”,就没意义了。

现在的问题不是“特权者肯不肯放弃自己的超能力”,而是我们“需不需要继续放低自己来让你看起来有超能力?”

我不管你醒不醒觉、醒觉地快还是慢,只要我们不牺牲,你的特权就没有了。。。

pingjinn lim said...

“不是特权者不适合提”,我所谓提是废除。

如果你们提出,而既得利益不接受;促成加剧社会对撼的对峙不安定场面,是反了作用。这是其一。

如果你们提出,非但不能得到成效,提也等同白提。

在思考解决问题上,我提了固打的例子;维护相对只有少数人受惠却造就多数人失去原有的选择或附加社会成本,让促成的情况加深他们的思考,变化就在里头。

他们最后会选择改变。

zeus said...

//如果你们提出,而既得利益不接受;促成加剧社会对撼的对峙不安定场面,是反了作用。这是其一。//

既得利益不接受,就表示我们既受害者就要接受?
房子的附加成本增加了,表示他们也受害,才能叫他们废除。这也要看他们的脸色呀!那为什么我们(除了买房子以外)其他的损失,都要默默接受?

如果有种族主义者提出一个可以压迫华人,但马来人却没有利益损失的方案(如华人交多税、却分配不到大学、医疗资源),这样的种族政党会获得大部分的马来人接受。那我们“既受害者”是不是不用提出来说,“喂,为什么我要牺牲你却拿多?”

我不知道当初黑人民权运动时,他们心里想的是:
“继续歧视黑人会导致美国白人、美国国力、经济下降”
还是
“黑人也是人,我们也要尊严与平等,凭什么我要在巴士上让位给你?”

pingjinn lim said...

zeus,你提出的质疑;我当然不可能说不对。但是不用顾及现实状况。最终,你认为发生在美国黑人大婶不让位的故事,可以延烧到我国?在美国进行平权运动的时候,我们也有个大叔名叫林连玉。这林连玉下场与黑人大婶开头是一样,同样的带上法庭;可是结果是迥然不同的。

简单说。我国除了种族不对等,我们还有不对等宪法地位,甚至我们还面对司法面前,不对等下场。

同样的法理,我在10多年前写的比botak激昂,说的也与你zeus口气心态一模一样。但是整场博弈下来,第一次的下场是拉伯大赢!无论,你讲得多有道理,但是老马下啦!拉伯上位,全世界好像没有事情般;甚至在oldkopidiam提现在botak提的东西被人干到不成人样,你知道当时的窘境是粗口文化,我们没有什么飞机大炮,但是我们当时的网络口水战,全部是道理加几句很现在丘光耀那种。就算反对党枪手也没有多少人讲种族主义或回教化问题。

在三零八后,要集结;我没那么笨冲着大多数,倒大多数人要的胃口,其实有识之人也多如此;我选择定向针对问题,现象;没想到拉伯,才没多久自身对于处理巫统大派系问题矛盾无力与无能;修整改革空雷不雨。避开botak谈的问题,有幸民主久逢甘露。

今天botak或你可以提出无数观点,我不是不认同;但是你们认为目前情况相较308当时启智后的人占据大多数?

甚至,你今天提出要求废除,甚至已经是民联时代;一样的搁在你脖子上的就是族群被煽动,大家闹得很不愉快,结果呢?类似内安法令的条文越订越多,你想可以争取活的更好,却开了大倒车;有了对峙,造就恶法,有了恶法,造就集权,有了集权,造就霸权,霸权再衍生滥权舞弊,不可控制的局面。

你今天说botak很厉害,但是你试着解套?思考如何解套?如果有道理,大家也不妨听你的。我写东西从不喊得好听,否则网络如公厕却于事无补。

我其实想得好多,不是因为我支持什么他妈的种族主义宗教极端,反对你们所思所想;但是麻烦嘴巴讲得如此爽的人给一些周全的思维;有效的对策;可以实行根除种族问题的方案。

老实说,在形式上大多数土著也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他们许多人甚至接受了没有水平与高素质的教育;甚至他们连优惠折扣后的房子都买不起啊!但是谁告诉他们事情的根源?谁又告诉他们政策是想得很美;现在给你们优待7-8%但是楼价由于政策与管制,飙升一倍啊!!

zeus said...

pingjinn lim,我明白你的说法,你不是反对我们所说的,只是不想“现在”说出来,以免现在出现的改朝换代契机,会因为马来人的排斥,而毁于一夕。你选择不要刺激他们,不要直接告诉他们,“喂,老子要和你平等”,反而曲线告诉他们,“你们看,就算有固打制,你们还是吃亏”。

所以希望他们可以看得出,问题不是华人抢了他们的利益;而是巫统的霸权,利用马来特权的词语,来为自己谋取利益。我这样诠释你的看法,对吗?

但这和botak讲的没有冲突呀~Botak讲的是
1.他们“自然而然”地认为,他们应该拥有特权
2.我们又不敢讲出来,导致人家不知道我们不爽他们。

没错,我们可以讲朋党、贪污,来打击巫统的特权论,来联合大部分马来人的票源,导致改朝换代。所以不要(至少暂时不要)“倒大多数人要的胃口”,不谈“废除特权”,而谈经济、制度层面上的特权,导致大家都吃亏。

但如果他们认为特权他们是应得的,问题还是存在。没错,他们认为巫统的朋党骑劫了他们的利益、贪污蚕食了他们的财富,但如果他们认为“自己应该获得特权”的心理不改,就算改朝换代成功后,他们也希望公正党/回教党,以“公平、不贪污、回教化”的方法,来分配国家的利益。希望公平(可能公开招标)来发展房屋,控制价钱,再来给予他们特权买房子(折扣也好、保留也好)。

看到吗?改朝换代成功了,但如果他们还是认为自己应得“特权”,问题还是存在。Botak就认为这种自己认为特权应该存在的心态,导致黑箱作业的出现,最后导致贪污横行。姑且不论botak的理论对不对,但如果他们还是认为“自己天生该得到特权”,就算大马没有贪污,我们的日子也是不好过。

我讲得只是一种醒觉,一种“为什么你可以得到比我多”的感触,我不认为这是什么讲爽、讲到好听。
可能你的看法是要曲线“教育”他们,让他们发现特权是搞不过的,从而放弃。
我的看法是,我们是自己告诉他们,“喂,不要认为老子永远都会当二等公民”,来向他们抗议。
可能你会以为他们的票数占大多数,选择“不倒他们的胃口”,
但别忘了,没有我们的华人票,他们再想推翻巫统,也天方夜谭。
为什么他们不试下,听取我们的诉求,和我们达成协议?
(当然,我们都没人提,他们都不懂我们华社不爽特权)

游荡花旗 said...

至少有一半以上的读者是没有春袋的。

dark-ear said...

The root cause and the mother of the Malaysia dilemma is the economically UNCOMPETITIVENESS of the Malays. By nature, the Malays are racially inclusive and secular. However, they were offered two solutions to the Malay dilemma: CAGE and CAVE. Be a monkey in the cage and be fed and protected. In return for freedom and civil liberty for peanuts and banana. Or more like "kandang kambing" where they are brainwashed to be herd-like and let out within approved compound. Others are welcome to join them but they are prohibited from going out to mix with others. Thus, manifested a form a racism and racial segregation.

Or they are convinced to dwell in a religious cave for an austere and backward life in exchange for after-life "heaven". Thus, the religious fervent.

The bottom line is: how to induce and encourage the Malays to abandone the cage/cave mentality, embrace competition and self-reliance. That's how we could progress toward ending the tendency for an Islamic state and racial discrimination, both wa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