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6 July 2012

期望复仇的侠客


三年了,事情当然是毫无进展,因为猪头狗党还高高在位。杀人凶手进出自如,每天都在她家人脸上刮一巴掌。

而她也总还期待司法可以还她家一个公道,因为她也像外面的众生一般,只敢在圈定的范围内斗争,认定了要不猪头狗党们开恩还她公道,要不等他们倒台。别无他法。

消费她的人此起彼落,拉她上街的,拉她和父母上座谈会,或什么会的,一个接一个。

那些人声嘶力竭,拳头紧握,七情上面。毕竟,有她出现,和她那大家所熟悉的哀怨痛苦怨愤的眼神,就是对他们活动的一个认可,她的出席,就是对他们的斗争一个激情和眼泪的盖章。观众也觉得有分量。

反智的社会,更认为“来一个赞”,“share出去!”就能帮她减轻痛苦,认为“来一个赞”,“share出去!”就能执行公民义务,自己犹如成了侠客。

过后,没有人帮到她,她仍旧怨愤,那些人总是一个表情,“不换政府,没希望哦。”然后拍拍屁股走了。反正,不换政府,我怎么帮你哦。我都出席了聚会,我都按了赞,我都share出去了,你还想怎样?

唉,我说,当法律不能给我们正义,我们只有自己争取正义的伸张。要不,古代的侠客为何干着杀贪官,戮污吏,取人首级的勾当?只因为平民百姓如蝼蚁,任人鱼肉,求天不应啊。

说斯文得体些,就是让公民正义赤裸裸的照着大自然法则运行,说粗鲁些,就是用江湖手段解决吧。黑社会都还不是这么干的?也只有报了仇,心里的阴霾才会被洗条干净,才不会背负着一个包袱过一生。

别哭了。收拾起眼泪,静悄悄的复仇去。真的,要静悄悄的。因为在这伪善的社会,谴责复仇的人会多过谴责凶手的人啊。他们对着一群犯法的猪头狗党,却不敢干犯法的事呢。快意恩仇的正当性,又岂是习惯了猪头狗党统治的阴囊萎缩群体能了解呢?

是为三周年祭。

16 comments: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每次看到趙麗蘭哭紅了眼的照片都很心酸,每次看到那三只雞敗反貪會旳豬都眼火暴,又奈何不了它們,幾時會有人捐款請殺手劏豬我一定捐助它,為何沒人敢做!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如果还不能换政府,就只有成立基地组织搞游击或天地会反政府。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换了政府就算没有所谓的公道,都应该会有只替死狗。

大头猪 said...

现在哪来的侠客?没有了,他们只存在于历史中。
以前盗亦有道,整班强盗还能被孝子感动而良心发现,不杀人抢财而离去。

烂仔是很多,侠客就没有。

leejiajia said...

波大,你这。。。。没名没姓的故事人物,是要大家各自诠释,各自表述?是要让人用头脑来阅读还是用情绪来阅读呢?

Botak said...

IAMFG: 哦,那自己做。

大佬:有人会说这说法太情绪化,they will miss your joke.

丽莲:有一点很矛盾的。很笑话的想。。。如果换了政府马上就有公义,是否司法还是不独立?

大头猪:我们处于烂仔的世界,只好用烂仔的手法解决问题。这是人心深处的大自然法则。但是小心政客说你鼓吹暴力。对于他们,谁管你的悲情,最主要的是继续当YB, 哪怕是白痴YB.

Leejiajia:这问题可哲学了。。。把一切世俗律法丢开,就按着你内心深处问,你想怎样?那就是了。哈哈哈。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那留意多几天的新聞吧!包你爽!

vfoggp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Botak said...

VFOGGP:怎么,贴了文章就走了?你的立场是什么?你的评语是什么?
把这家的文章转贴给那家,把那家的转贴给这家,然后就要坐下来看好戏?自己却连名字都没有?来我这儿都是光明正大说道理的,别像偷窥隔壁女子换衣服然后打飞机的人。

西西刘近来把网站公开给日本人贴文,可谓促进文化交流,值得赞赏。虽然该八口半朋中文水准低落,词句组合差劲,并且整个怕人家破坏他议程的三流政客模样,但是日本人写中文,似懂非懂,是要给一些鼓励的。

现在是互联网评论百花齐放的时代,别作钻人裤脚的网络寄生虫。

vfoggp said...

西西留和你都是我敬重的博客。
《记明福》短文讀後,很想知道你的回應,就衝動地轉貼,失禮了,請原諒。

Botak said...

失礼了。
西西留和我的观点很少一样的。他要怎么写是他的事。我光头还怕人家不高兴了?嘿嘿。
对于这篇日本人写的。。。我的回应就是没有回应,由他去。哈哈哈。
得空来坐。

游荡花旗 said...

马来西亚急需 Cicakman!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botak,when Melaka talk show? everybody is waiting...

槟城老唐 said...

曾经有人一直傻傻的举着一块用残了的牌子,为死者申诉不平的遭遇;也有被指消费死者家属,此起彼落的人们陪伴着他的家人一路走来...或许大家不如大侠睿智通达,只敢笨笨的在圈定的范围内斗争...大侠满腹悲情安坐美丽的彼岸,不屑的冷眼旁观...当法律不能给我们正义,我们只有自己争取正义的伸张!然而,大侠不要告诉我,古代的侠客如何干着杀贪官,戮污吏,取人首级的勾当?因为我们的武功远远不及大侠高强...

Botak said...

花旗佬:你要当CICAKMAN我支持你,但是你了解本文写的是什么吗?

IAMFG:还没有剪接好。都病了。。。。

老唐:哎呀,我已经拼着给河蟹法令河蟹的危险,你还是要逼我说得那么清楚啊?哪,我说的就是“血债血还”四个字那么简单。没有人帮得了她。没有人安慰得了她。我在这所谓舒服的彼岸。或在那肮脏的对岸,答案都是一样。其实本文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什么歇斯底里的哭诉都没有用。只有凶手的死亡才能带给受害者家属心里的平静。
至于消费与否,见仁见智。有的真的是真心的,那不是消费。有些是政治人物,如行动党,每年都拿出来喊一次。有些是头风的,把自己当成人家的代言人。五花八门。
是真心的不必介怀,是假的欢迎对号入座。
唉,稍微出过点力的都会感到被本文伤害,有的甚至挑战我,那你说如何做?答案,我已经写了。只有受害者家属可以自救。别人的慰籍在别过身去后留下来的是空虚。

游荡花旗 said...

Botak, 你说的我都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