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3 July 2012

光头视频评论:乱世会有完美的改朝换代吗?





和三位朋友谈完,心情其实有点沉重。因为,他们对于民生知道得那么多,对于即将可能发生的事情却准备得不多。

我是说,大家都知道现在等如乱世,社会秩序崩溃,司法不彰,执法如儿戏,官吏如狗,警吏如贼。专精为产生动乱而制造的谣言与谎言,可以通过普通管道向全人民播放。连歪曲513 都有人故意去拍部电影来干,那在选举做手脚。或者甚至制造动乱不让你选举,又算什么呢。

当然不算什么。和我谈的年轻朋友,一方面对于国阵造成的种种社会不安了
若指掌,一方面,却一厢情愿的认为 BERSIH 推动的万人上街能够有效地给我们较干净的选举,认为只要尽量呼吁人民出来投票就能制止幽灵选票,而没有人有心理准备在一切失灵时该怎么做。

所以当我在最后问,“如果民联本来就赢了,因为肮脏手段而输了,你认为会有革命吗?”得到的答案竟然会是,“这必须以正确的方式进行,而革命,不是一个正确的方式。只有选举才是正确的方式。”

唉。哈。是从小的教育使然吧?他们的思考模式似乎跑不出一个框框。如果什么都只能以“正确”的方式进行,到今天我们还是英殖民地。而谁告诉你,国阵向来用“正确”的手段赢得选举?

其实全国人民何尝不是如此?那些人一厢情愿的希望通过万人上街后一个干净的选举和一个平和的过渡会出现,因为他们不能面对,也不想面对另一种情形。“如果没有干净的选举呢?”你傻傻的问。“所以我们要召集更多的人上街啊。”他们说。答非所问。

其实,你bersih 上多少次街和选委会在背后如何操作,是两回事。(就这句话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听懂)我也希望不用革命,我也怕革命。但是我们总得有两手准备。我们应该逼联合国早插手,别等选举结果出来才做打算。

自小的教育把脑筋酱得比较硬了一点点,是可以理解的。上次新加坡大选,看了他们的新一代反对党人就有气,因为他们是 PAP 的教育制度教出来的产物啊!

就像上回第三集的视频,用坦白的角度谈了种族问题,马上有人感冒。有些人为应该由德高望重的人来谈(不是光头这种山野之人),有人怕谈了影响民联的胜算,宁愿按住春袋继续当二等人。恨我这不知高低的人去捅蜜蜂窝。

如果现在民联不可以公开谈敏感话题,以后难道和国阵谈?就算是民联的支持者,也有奴才心理的。只是他们本身也不清楚。

其实,这次的谈话进行得蛮好的。汉坤是位年轻律师,有志向,有见地,他所说的地方法院的所见所闻,就是市井生活的写照。April LING (此四月非彼四月)是位酒店经理,说话组织性强到像每次都有讲稿(相比我的口齿不清和唠叨)。这两人都年轻,也刚刚加入了民联的政党。声音洪亮的猪肉佬豹哥最有喜剧效果,Eric看到他就想笑,偏偏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笑过,看他倒是很想揍我一顿的样子。

整个谈话分为三个部分播出,属于连贯性的,没有独立的题目。第一个部分我们听到了民苦民怨,第二部分看到民联年轻人的乐观,第三步部分我开始收网,不过最后决定don’t push hard。我们都是草民,我们的谈话都简单。大部分时间,我都是聆听者,间中穿插打扰人家,泼一下冷水,在挨揍前又赶快顾左右而言他。。。老油条就是这样。

放心吧,我们不会有革命的。真的。这点,我很乐观。

20 comments:

eric foo said...

豹哥的声音真洪亮,不必担心收音效果差~!└(^o^)┘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革命,大佬我就烂命一条,早已把命豁出去了,要革命割命都悉随尊便。

JC Wong said...

Hello, Botak, you should carry your guitar in the interview, brings more fire to the speaker ma!! Hehe!

The ending you made a bit "Lou Qi" but your point is clear enough.

I feel that a more extreme action to topple down "U-Tong" might be an option. But it won't be a planned movement, it always something happened triggers an unexpected event. Also, it might requires some splashes of blood on the street. The thing is, who's blood is that?

Botak said...

Eric:说真的,他的不用收音。

大佬:何必那么认真,油条一些吧。这社会还不到值得你为它死的时候。

JC Wong:那轮到我拿吉他,马六甲葡萄牙村那群卖唱为生的高手呢?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聽完心情很沈重,難道還要給這些狗嗨再贏多一次,把國家的錢財掏空嗎?如果民聯贏了,會和平交權嗎,死老馬肯定玩野!要打嗎?代價太大了,但對那些流氓,你不打鳩它,它也會來搞你的,唉!已經看得到它們會玩得多臭了,也沒法去阻止它,雞敗!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對不起,老兄,只顧屌人,忘記問候你身體好了嗎?應該沒事吧?沒想到你找到一個美女來讓我們養眼一下(沒法!你講話悶嘛!豹哥好像要殺人那樣,小律師又.....開玩笑!)

游荡花旗 said...

革命是浪漫的,马来西亚人是不浪漫的。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革命还早得很呐,可能会让很多人失望,这届国政还不会倒,除非国债真的让国家倒了,大不了多印点钞票。

Botak said...

IAMFG:哈哈,他妈的,我老人家当然闷,以后找多几个美女让你养眼一下。

花旗:革命不浪漫,看人家的就浪漫。

丽莲:森州情形怎样?其实现在问题是很多地方都已经是marginal case,在倒与不倒之间,那么幽灵选民就是造王者。

游荡花旗 said...

大马人吃太饱,如何革命?要某些人登记做选民好像要他条命酱!但是,他一定会 like 革命流血的照片!

mengon said...

這三位朋友的論調和看法,其實蠻熟悉的,提出的種種弊端,也耳熟能詳,現在一般民聯支持者或反國陣者,對來屆大選大都抱持樂觀態度。
反而,我們在現實生活中,很難也很少聽到國陣支持者的聲音,期待光頭下一次能邀請到馬華或國陣的朋友,到你的節目來發表他們的看法和意見。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波大我是觉得森州是最有望变天的,上一届是做票,若不是兵票早失森州了。

Kwee-yong Tan said...

豹哥好像沒有什麽發言到。

Botak said...

花旗佬:别那么坦白,小心给人说你躲在美国说风凉话。

明安:对,还要准备酒,让民联与国阵的喝,让他们打,我的点击率一定上升。

丽莲:我们就这样蹉跎下去。。。

TAN:有啦。只是不够其他两人多。

鼻屎同学 said...

一些人可以park车park到几km走路去听讲座。

听完懒爬爽后,票还是往秤那里投。

Botak said...

鼻屎:对。还有,有没有钱收很重要。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波大講話是悶些,但是屌人就很多笑果,好像'大中華打飛機份子','熊貓來了,怎樣?!要和它打种嗎?''中國上太空,你的兒子上?!'句句聽了都很覺得很好笑,笑後覚得很有poit地讓人明白,知道你是生氣才出口成髒,不好意思,但是真的忍不住,哈哈!

Botak said...

唔,那天一时想不到到底要只是作主持人就好,还是吊人。结果就闷闷下,就这样了。哈哈。

chunkhan said...

波大,刚从旅行回来。视评越来越丰富及精彩。
上次的留言让你误解了,唉,我也是草民一个。
我当然支持你发表,只是要达到更多人的关注就要由大人物来发表,就如你所说的巨星一样。

说到革命,无论民联胜或输应该都在微差之间;在这过渡期我比较担心是巫统。上次牙医输了漏夜烧文件。这次估计如果输了也会发烂渣。也不懂警方是不是中立的。革命应该不会,乱象就会一大堆。

Botak said...

chunkhan:哈哈,视频还好,不够专业,唠唠叨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