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4 March 2013

那雞,不成器的紈絝子弟



他连他父亲一半的能力都没有,除了用肮脏手段的胆量外。但偏偏使脏也漏洞百出。大家对于阿鸡哥面对难题时的优柔寡断,印象深刻。

菲律宾媒体说苏禄军是那鸡邀请去沙巴逗留的,不管真假,反正后来的发展肯定是失控。谁知道来人的要求不是那么简单。死越多人,民间声浪越大,鸡哥就越怕,越怕就越不敢动手。

到底还有多少苏禄勇士要“来”呢?他们根本不用“来”。当地的居民会告诉你,被打死的有当地的苏禄人,只是一夜之间,变了“叛军”而已。其实,全村合力打死挟持人质叛军的“本地居民”应该也是外来的“落户”人家。大马警察都没那么勇,别说平民。我们的胆量最多是隔着铁栅做生意,看到拿刀的都撒尿,别说看到拿M16的。

当菲律宾总统公开和苏禄佬划清界限后,其实就是卖东协面子的 Let Go讯号。鸡哥本来可以当机立断,干掉他们。但是就好像他迟迟不敢宣布大选那样,这次他又再失去先机。这个永远拿不定主意的孬种。

他唯一果断的行动就是污蔑民联叛国,却没想到大家心里清楚:是你在躲避大选,而民联急切要大选。要大选的人会把别国叛军拉进来骚乱而使大选不可能实行吗?你真的把全国人民当白痴?

其实国阵里头比沙巴还乱。鸡哥不只大选要赢,还要赢得比上届多,否则一定下台。上届老鸭赢了140席还要下台。今届国阵智囊ASLI竟然说可以赢123席,拍马屁拍到鸡屁股,不知道阿鸡脸有没有黑到。

不过,人家现在倒是忘了那个回来爆料的巴拉,视线已成功被转移。现在民联四州如果不跟国阵拖,闪电举行州选举,可以先拿下四州。但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们再举行州选举,就会有对国难不敏感之嫌,而投鼠忌器。所以备战充足的华叔,气到出烟

不过你以为不忿的只有民联吗?巫统内部已经不耐烦。再死多几个,不但这个国阵票仓州会发生票变,军警铁票也会游离。鸡哥最大的问题,就是时常忘记这个是网络时代,发生什么事,都瞒不了人的。

说到底,他只是个无能懦弱怕老婆的纨绔子弟。

16 comments: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还有他还是个败国的二世祖。

anakmalaysia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anakmalaysia said...

A born loser !

小明 said...

他真的是优柔寡断,主流还称他为做事深思熟虑呢

moot said...

马来西亚立国谈判的一群人,都是英国人故意选择出来的鬣狗 。 出现鸡鸡这样的料子不出奇。

Fair仔 said...

人家入侵后已经表明,不想打直走出去! 还要跟人谈判?

我们的政府对外来入侵的番兄弟,比对我们这些华印裔国民还好!

Botak said...

丽莲:泡妞他倒是在行。

ANAKMALAYSIA:Haha, his time is up.

小明:主流媒体已经到了恬不知耻的地步。

MOOT:要不,就是和陈平谈?哈哈哈。

FAIR仔:碾过去,干掉他们,剁碎喂鸡。哇咔咔咔咔咔。(开始变态)

tonytan said...

我忽然覺得,陳水扁兩粒子彈的戲碼會不會也在我們番薯國上映,只是那雞會演得更大(沙巴事件),這場大龍鳳會不會就這樣讓國政大步跨過呢?畢竟前車可鑑,陳水扁也因此多執政了一屆,911事件也讓小布什保住了政權,這會不會是那雞智囊團的另一終極武器?我開始很擔心了,民聯會不會就此功虧一簣呢?
外敵當前,萬眾一心,以大局為重,同仇敵愾,民心會就這麼轉回來嗎?

tamiya said...

看到说这个是内政,所以要警察来对抗的标题,就郁闷。

为什么被入侵还说是内政?那军队是用来干嘛的?

fucai said...


SEE OUR MAINTSTREAM HERO SAYS:


鄭丁賢‧

對英勇殉職的我方警隊人員,謹此致上哀悼。他們為了捍衛國家領土的完整,以及維護馬來西亞的尊嚴而殉難,應該獲得人民的尊敬和感激。

這也讓人深思,任何的戰爭和衝突,要付出流血的代價;這種代價,兩方都難以避免。

在此之前,出現求戰的聲音,指責當局懦弱,要求在第一時間圍剿殲滅,給一些顏色讓入侵者瞧瞧。

如今,人們看到的不止是顏色,而且是血色;生命就此斷送。

我在懷疑,那些高喊戰爭是惟一解決問題的熱血分子,如今看到血流了,人死了,又作何想?

我仍然堅持,戰爭不是惟一的途徑,也不是最好方式。

沙巴是大馬領土的一部份,無可置疑;但是,沙巴問題是歷史問題,糾纏已久,蘇祿人和蘇祿的殘餘王朝,仍然有很深的情意結,必須通過和平化解。

入侵拿篤的“蘇祿軍",不是臨時起義,靈機一動,而是有準備和策劃而來,背後也有支持的力量,而且,很難確保沒有獲得沙巴內部,或是大馬某一方面的配合。

況且,何以在這個敏感時刻,大馬即將大選,而沙巴又是一個關鍵,而發生這起事件?

幾天前,和一政壇中人聊天,談起蘇祿軍事件,他突然說道:“想一想,如果發生流血衝突,那對選舉會產生甚麼影響?"
蘇祿軍"遇上選舉,究竟是巧合,還是陰謀?

我不願下判斷,我寧願希望是巧合,而不是政治陰謀。否則,問題更加複雜,更難解決,也會帶來更大傷害。

儘管問題藏在心裡,但是,馬來報章引述部落格的貼文,部落格則是引述自菲律賓報章,指之前有政黨領袖的代表前往菲律賓,和蘇祿方面會談。

政治味道濃得化不開;安華即刻否認。

同一個時候,公正黨的蔡添強卻說,這是巫統所策劃。當然,納吉也馬上否認。


fucai said...

see what our xian jia say
在此之前,出現求戰的聲音,指責當局懦弱,要求在第一時間圍剿殲滅,給一些顏色讓入侵者瞧瞧。

如今,人們看到的不止是顏色,而且是血色;生命就此斷送。

我在懷疑,那些高喊戰爭是惟一解決問題的熱血分子,如今看到血流了,人死了,又作何想?

我仍然堅持,戰爭不是惟一的途徑,也不是最好方式。

沙巴是大馬領土的一部份,無可置疑;但是,沙巴問題是歷史問題,糾纏已久,蘇祿人和蘇祿的殘餘王朝,仍然有很深的情意結,必須通過和平化解。

入侵拿篤的“蘇祿軍",不是臨時起義,靈機一動,而是有準備和策劃而來,背後也有支持的力量,而且,很難確保沒有獲得沙巴內部,或是大馬某一方面的配合。

況且,何以在這個敏感時刻,大馬即將大選,而沙巴又是一個關鍵,而發生這起事件?

幾天前,和一政壇中人聊天,談起蘇祿軍事件,他突然說道:“想一想,如果發生流血衝突,那對選舉會產生甚麼影響?"

“沙巴境內有到50萬以上的菲律賓移民,包括合法和非法;在這當中,究竟有多少人有蘇祿血統?"

“一旦流血,蘇祿軍百人喪命,血淋淋的屍體陳開來,沙巴的蘇祿人
“蘇祿軍"遇上選舉,究竟是巧合,還是陰謀?

我不願下判斷,我寧願希望是巧合,而不是政治陰謀。否則,問題更加複雜,更難解決,也會帶來更大傷害。

儘管問題藏在心裡,但是,馬來報章引述部落格的貼文,部落格則是引述自菲律賓報章,指之前有政黨領袖的代表前往菲律賓,和蘇祿方面會談。

政治味道濃得化不開;安華即刻否認。

同一個時候,公正黨的蔡添強卻說,這是巫統所策劃。當然,納吉也馬上否.

游荡花旗 said...

我跟你讲,纳吉打赢战就会以王者凯旋归来之士气宣布大选!那时,他走路都有风!

vinz said...

现在看起来,他好像是最大嬴家。其它所有课题视线成功转移,国民前所未有大团结。再发一些钱奖励军警,辅助受影响居民什么的,圆满结束之类。。。民联佈局己被打乱。。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屌到没力了,冇眼屎乾浄盲。

Botak said...

TonyTan: 不会。他之前的手忙脚乱而导致的无辜死亡人们会记住。这些已经不是他计划得了的。失控了。

塔米亚:军队用来国庆日步操的。

FUCAI:郑丁馅的东西不要放在我这里好吗?弄脏环境。

花旗:你把事情看得太简单。打赢战?赢不了。敌人在哪里?歼灭了多少?敌人还是无处不在啊!

VINZ:转移视线是真的。民联布局打乱就未必。你们再这么宣传多些,就难说了。别替鸡哥宣传。

IAMFG:花力气去刁做莫?哈哈哈/

vinz said...

不会吧。我只是在称赞好一个演出。当然只打乱民联一个星期的佈局。不知道公子现在可有信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