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8 March 2013

興權會靠向國陣救得了吉靈佬?



興權會和雞哥會談,還說有下一回。外人看得愣一愣。當年興權會曾和政府扛上而做英雄。今天很少人想到,這組織的問題,在於他們堅持以種族為主的鬥爭路線。在大家都說多元主義的今天,根本顯得與大局格格不入。

當然,我們都諒解吉靈佬是變相三等公民,長期被歧視,是他們凡事皆訴諸種族利益的根源。但是,吉靈佬忘了最大的問題在於自己。萬惡根源在於種姓制度,種姓制度製造出來的印裔社會分裂,也造成了吉靈佬社群的人格分裂。最歧視,最壓迫吉靈佬的,說穿了就是吉靈佬本身。

興權會其實是國大黨2.0。只不過由於在野而不在朝,形像比較好而已。但是當選民開始唾棄馬華,巫統等以種族為主的政黨時,在野的興權會,卻是不可能成為民聯一分子的。因如果民聯如現在又再接受一個以種族為主的政黨,那不是前功盡廢,自打嘴巴?

所以興權會現在靠向國陣是不奇怪的。你可以和印度人講利益,卻很難和他們講原則。多輩子的苦難使他們習慣搖擺,雙手永遠向上乞求。迎接的是三美威魯或者拉瑪沙米,都沒有關係。低下層的永遠不會去思考為何自己一直是爛泥。反正有人在上面帶,我就跟著。

知道嘍囉症候群是什麼嗎?大群人呼喝招搖過市,嘍囉興奮的揮舞雙手在大人物後面,哪怕一絲利益也沒有,也有相似大寶森節乩童全身刺痛的快感和膨脹,有個大人物,哪怕是巫統的,火箭的,國大黨的,趕快跟著!這是規矩,是性格,是文化,也是生活。

如果現在印裔社會多數支持的是興權會或者國大黨,而不是民聯,我不會驚訝。如果他們看不到是國陣本來就是他們最大的壓榨者,那他們更加看不到多元政黨和績效制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而種族代表性的政黨永遠只是殖民地甲必丹政治的延續。

窮,苦難,種姓制度,像張網,罩住了吉靈佬。他們跑不出來,也看不遠。看到大人物來,雙手不期然的又舉高了。

民聯的印度票,危險啊。千萬別忽略了他們

15 comments: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不要只讲吉领佬,我们唐山大兄也有不少酱的人。

Fair仔 said...

你上次讲过印度的种姓制度,稍微赞一下中国再低下的人都可能有机会出头天, 结果迎来了大中华打飞机份子。

个人经验,觉得印度人飘忽和摇摆不定的比例偏高! 很多见高就拜见低的踩,特别是对同种人。

zues讲的印度人吊不过。。哈哈哈!

fucai said...

remember the no ubah fcuker!!
he is more perkasa than perkasa

Botak said...

丽莲:每一个种族都会有出卖族群的人。但是印度人的问题是他们看不到压榨他们的人是谁,或者低下层的,根本感受不到压榨,他们以为那就是生活。。。。你看华人醒得多块?

Fair仔:有人说,印度票已经比不上孟加拉票多。我不知道是真是假,如果是这样的,更加要确保一票都不能烧啊。唉。

Fucal:那个Ubah哥你们帮他红啊!不传他的视频,当他死的,就没事了。不过,马华应该发现他是票房毒药了,有反作用。应该很快会丢弃他。

LOL said...

马来西亚的印裔社群有种性制度吗? 我还以为印度才有

Albert Kong said...

他们就像一位落魄的红牌阿姑,从六年前刚下海时的大红大紫,到今天沦为企街的份儿,谁付的起谁都可以上。魅力已不再,不足为惧。

Fair仔 said...

Albert, 我们的选举制度是first-past-the-post。任何几巴仙的变动都会造成翻天覆地的变化和结果!特别是按照上届大选在朝野投票比率是51:49的比例。

也许很多人都不知道,国阵多得那几巴仙的票就可以以2/3多数议席执政,民联多那几巴仙就会以简单多数执政。

即便鸡鸡知道华人票不大可能有大回流,他还是穿起唐装敲锣打鼓。因为他知道那一点点的回流对他是很重要。吃鸡糊不重要!最重要能阻止对方赢,这点民联似乎不太懂!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这些咖喱水,认为谁打赢他们、比他们强,再给一点点好处就可以收买了,多谢他们的头々沙米肥佬弄到他今时今日的地步,无法给后代多教育,生产黑社会,黑金政冶,我们公司請人做工看到是黒皮都先入为主认为会偷东西、酒后乱性、打刧伤人打老婆等、有些钱就走路望天了、天毛自鄙---所以就那么多混水摸鱼之辈,咖喱族是很可憐

Botak said...

LOL:我们的很多呢。你没看到那些为情自杀的?

Albert:他们不自强,这是重点。现今的黑社会,也是华人大哥在幕后,打架的工作就 sub 给黑皮。黑皮专门出面做那些污浊工作,因为钱在华人大哥这边。

Fair 仔:非常正确。所以我很担心印裔票。

IAMFG:他们受过教育,有钱那些,才令人讨厌。

游荡花旗 said...

马来西亚是由三大民族所组成:马来人,华人,和非法外劳。

zeus said...

民聯應該不可能答應興權會的要求,擬定一個什麼印度人發展大懶凸,因為在政綱裡面已經講了,不分種族扶貧之類的。

納吉卻可以抽水,以首相之名(關他非法還是合法了),宣布成立一個藍帕什麼研究機構之類的,他們就會被收服了。

感覺上這些印度佬兩頭蛇,吃兩家茶禮,不到最後一分鐘,都不會完全曬冷去一邊,真他媽的。

moot said...

网上人家那里搜来的。 民行从前到现在,都有不少印度代议士。 308 后 ,比矮唷唷党多出几十倍的印度代议士。 可笑的是,兴权那个大头鬼当这些人不到。 很可能就是犯贱的种姓 : 没有Brahmin种姓阶级的的就不算代表。

7 MPs
Karpal Singh, Professor Rama, Kula, Manogaran, Charles Santiago, Gobind Deo, John Fernandez

11 ADUNs
(in NS) S Veerapan, K Arumugum, P Gunasekaren, (in Penang) Professor Rama again, Jagdeep Singh, Tanasekharan, R Sanisvara Rayer, (in Perak) A Sivaesan, V Sivakumar. A Sivasubramaniam, (in Selangor) M Manoharan, and

1 Senator
S Ramakrishnan

Botak said...

花期佬:很好,完全正确。你跟令伯回来投票/

猪哥:他们好像被民联拒绝过。。

MOOT:人家根本不是为了族群,而是为了自己上阵。

草夫 said...

长期的被边缘化,长期失衡的政策,导致自暴自弃的一群深受冷落!威胁治安,制造动乱,就是这一群!问问自己,我们除了谩骂,讽刺,到底应该为他们做些什么?社会工作者如何冷漠的对待他们?国家领导又何曾真正真心的关心过他们面对的问题?

Fair仔 said...

草夫, 我想听你意见, 你觉得怎样才能帮到他们呢?